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奴家是狐不是祸第一章

作者:邻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松年,你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你到处圈地,为了自己的利益哄抬房价,你们开发商就是不要脸的‘剥削阶级’!”

“赵松年,你这么有钱,我求你买我一幅画怎么了?我好歹叫你一声老师,你竟然不管我的死活,这么不近人情,我呸,你的良心简直喂了狗!”

在建新赵氏集团大门口撒泼闹事的人叫陈豪。

赵氏的董事长程松年在经商之前,曾是新市美术学院的老师,在艺术界也颇有名望,陈豪是他的学生。

裴歆坐在一辆价值上千万的迈巴赫内,车子的内室豪华奢侈,并且隔音效果极好,裴歆不得不降下车窗才能听得清陈豪的谩骂。

裴歆穿着一身灰色职业套装,她有一双大眼,小嘴,高鼻梁。她的黑长发在脑袋上绾成了一个丸子,耳边有些许碎发,干练又有点儿俏皮。

坐在裴歆旁边的赵松年西装革履,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银丝一样的白发若隐若现。他翘着二郎腿,在看加德纳的《艺术通史》。

“你赵松年发了财,坐豪车,买游艇,住别墅,玩女人,搞封建社会的三妻四妾,就你这种为富不仁的奸商,还好意思标榜自己是慈善家、企业家,简直恶心。”

陈豪继续叫骂着,嘴里吐出更多污言秽语。

陈豪脸瘦,穿着一件黑色高领毛衣。此时才初秋,他穿得明显过于厚重。他的头发极少,有些卷曲,此时稀拉拉的挂在头上,看起来十分邋遢。

他天天在赵氏大厦门口围堵赵松年。他说自己这些年怀才不遇,活得不如地痞无赖要饭的,希望赵松年能买下他的画,帮帮他,赵松年拒绝他几次后,他就开始破口大骂。

他骂人时,手舞足蹈的样子有些疯癫,裴歆都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人很多,路过的赵氏员工都远远地避开这人。很快,两个安保人员出来了,他们掏出警棍在陈豪跟前比划,企图吓走他。

裴歆也看够了,她微微侧头问赵松年:“赵董,就让他这样骂下去吗?怕是对您的声誉不好吧?要不要报警?”

赵松年抬头,透过玻璃窗,看了一眼被两个安保吓得满地打滚的陈豪,觉得很是滑稽可笑,“不用麻烦,就交给安保处理。”

“赵董,陈豪真是您的学生?”裴歆好奇地问,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人疯疯癫癫的,这样闹下去说不定会出问题。

赵松年合上书,笑着说:“是,当年那小子上课经常偷吃静物,我对他有印象很深。他的艺术天赋不高,也不肯努力。”

裴歆又问:“那赵董看过他现在的画吗?觉得怎么样?”

“看了,他只知模仿马蒂斯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没有自己的风格和情感。我如果买了他的画,他的名声肯定大涨,但美术作品的价值一定不是靠施舍怜悯加上去的。”

裴歆点头,陈豪虽然看着可怜,但裴歆对他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以前的艺术家会饿死倒是真,但现在这个社会还能活得不如要饭的,那么只有懒人了。

赵松年偏着身子,对司机说:“老张,去银塔餐厅。”说完这句,赵松年又对裴歆说:“我们去吃法国菜。”

裴歆已经上了车,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服从。

她是赵松年的秘书之一。

赵松年偶尔会邀约裴歆,十次邀约有八次裴歆会拒绝,但总有那么一两次她无法全身而退,比如今天。

一般来说,赵松年都会问她愿不愿意,有没有空,但今天他说的都是陈述命令式的话,让她不敢拒绝,毕竟赵松年是她的老板,衣食父母。

她曾经遇到过太多同情轻蔑的目光了,直到她成为赵松年的秘书,这些目光才逐渐消散。这个世界向来如此势利,她为了目前这份高薪的工作,也不得不妥协。

裴歆和赵松年走进富丽堂皇又充满浪漫格调的银塔餐厅。

赵松年先绅士地替裴歆拉开椅子,然后再落座。

裴歆眼皮跳了跳,有些不自在地道谢。

赵松年双手交握搭在桌上,双眼盯着她,裴歆拿着菜单的手顿住。她觉得今天的赵松年有点奇怪,赵松年的目光有一丝伤感,仿佛透过她再追忆另一个人。

裴歆尝试将赵松年的思绪拉回现实,“赵董,您也看看要吃点什么。”

“你点,我跟你一样即可。”赵松年继续盯着裴歆,目光幽深。

裴歆心里一抽。她本就不情愿陪赵松年吃饭,既然赵松年这么说,那她就不客气了,“那就法式烤鳗鱼,松茸鹅肝......”

裴歆忍不住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吃个晚饭就能把赵松年吃破产。

旁边的服务员一直没有应声,他正带些好奇和审视的目光打量裴歆,裴歆抬头恰好对上他的视线。

服务员脸色微黑,但相貌清秀,是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

新来的。

裴歆脑海里先是蹦出这三个字,只有新来的才敢这么大胆地直视客人,好奇客人的隐私。

接着她又在想服务员为何失神。虽然赵松年并没有越轨的言语和行为,但整个新市都知道这位桃色新闻不断的新市首富有无数个情人和十几个孩子。

此时在那个服务员眼中,说不定赵松年就是在和情人甜蜜幽会。

他是怎么想的呢?小三?包养?情妇?裴歆捏着高脚酒杯,皱眉,心里顿时五味陈杂。

赵松年将裴歆和服务员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伸出食指敲了敲桌子,服务员听到响声这才回神,微微低头弯腰,“赵先生,小姐,请问点好了吗?”

赵松年指着菜单,重复了一遍,接着又加了一句:“还有一份拿破仑蛋糕。”

“好的,先生。”服务员道。

裴歆有些尴尬,有些郁闷。她看向窗外,晚霞在天边散去,和煦轻柔的秋风吹拂着,让街边的银杏显得妖娆多姿。

现在裴歆是在和一个有钱有名的老男人吃饭。她总觉得在店里穿梭的服务员们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这让她非常不舒服。

砰——当——

“小姐,实在抱歉!”一个女服务员低呼。

裴歆侧头去看,原来是一个女服务员在运输剩菜盘子时,不慎撞到她的胳膊,留下一道油印子。

“我给您擦。”

裴歆看到女服务员伸过来的抹布,急着说:“没事,我自己来。”

她赶紧伸手去拿蜡烛旁的纸巾,没想到赵松年先伸手过去,她恰好碰到了赵松年干枯的手背。她的手被这可怕的触感吓得弹回,身子也忍不住一哆嗦。

“你冷吗?”赵松年已经抽出纸巾,他边替裴歆擦胳膊上的油印子,边笑:“我听天气预报讲立秋后的第一场冷空气要来了,该换成长袖了,注意保暖,别吃凉食。”

裴歆排斥赵松年的接触,但不敢表现出来,她尽量把眼前关心她的人想象成高伟岸的老父亲,笑着回话:“赵董,俗话说春捂秋冻,不生杂病,我适当扛一扛,有利于身体健康。”

“嘿,春衫秋裤不就是保暖的么?你可千万别把那些没有科学依据的内容当作保健指南,我可是过来人。”

赵松年的举动和关心让她倍感紧张,一双大眼有些慌张地乱飘,不知道该看哪儿。

忽然,裴歆的视线扫过门口时,看见了一双充满冷意和敌视的眸子。

门口站着一个身量颇高的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岁,浓眉星目,高鼻薄唇。他下身穿着一条黑色西裤,上身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衬衫,一条红蓝色的领带歪歪扭扭的挂在脖子上,显得有些风流不羁。

他就像古代矜傲又有些玩世不恭的王公贵族。

他的目光落在裴歆脸上,一动不动,那神情既冷又带着恼怒。

裴歆慌乱地把手抽回,放在膝上。

她的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她怎么忽然有种偷腥出轨被发现后的惶恐歉疚呢?

女服务员还在道歉,赵松年看裴歆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也不回应,他摆摆手让女服务员离开,好奇地问:“小裴,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裴歆急忙收回视线,但是赵松年已经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门口的男子忽然迈开修长的双腿,直直地朝他们走过来。

裴歆愈发紧张,这种感觉陌生又怪异。她再次抬头,男子已经走近他们,但是没有再看她,这让裴歆松了口气。

“弘谨。”赵松年蹙眉叫了一声。赵松年扫视男子,从头看到脚。在他看来,眼前的男子现在算是衣衫不整,不成体统。

“爸。”赵弘谨不咸不淡地喊了一声。

原来是赵松年的儿子。

裴歆偷摸地抬头打量赵弘谨,赵弘谨的额头饱满,下颌周正,五官立体。

这是个长得非常好看的男人。

他的眼睑下垂,眼角尾部上挑,颇有些放浪形骸。如果要忍痛从鸡蛋里挑骨头,那就是他眉峰处的眉毛有些稀疏。

“你看你穿成什么样子?昨晚没回家?在哪里过的夜?你喝了多少酒?”赵松年不悦地问出一连串话。

面对赵松年的恼怒,赵弘谨面无表情,他指着桌上的食物漫不经心地说:“红酒、龙虾、鹅肝,都是高血压不能吃的食物。爸,你是想早点归西,好让我跟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兄弟姐妹争个你死我活对吧?”

“说的什么混账话?!”赵松年吸了一口气,“你已经回国一年了,我让你来公司上班你不答应。你看你三哥他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你呢,整天只知道游手好闲,跟狐朋狗友鬼混,我不想再在报纸上见到你的负/面/新/闻。”

延伸阅读

综穿之玖宝要罢工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touqiongyao.cn/dsli.shtml
“你知不道知道,云西的母亲死了,我和他一起回家他的母亲就倒在我们俩的面前……浑身都是

魔君的仙尊妃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touqiongyao.cn/gn0v.shtml
纪有许带夏盛进了江家给她准备的房间。夏盛进去后,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看着财大气粗的房

最后的江城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touqiongyao.cn/xrzc.shtml
有了一个妹妹,而这个妹妹不仅长得可爱,不但不会吵闹,平时还经常陪着他一起玩闹,于是林

盛世红妆之世子请接嫁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touqiongyao.cn/dvs3.shtml
事出反常必有妖是萧红尘一直坚信的道理。如今这可以将普通人都冻成冰雕的寒气却是只在她衣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touqiongyao.cn/ukf9.shtml
当无极带着群妖来道,众人面前众人都不觉的让开道,路小无极强群妖交给了,众人看管...

我是至尊超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touqiongyao.cn/uk0w.shtml
“你这叫我去帮忙?你教我怎么上去,给我架高达,全自动的那种,我马上飞上去帮忙!或者你

上神大人请留步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touqiongyao.cn/gy8p.shtml
Ps:主角今后基本上不会开心灵感应能力,因为会比较难写“霞之秋诗羽”“那么,霞之秋“

错青春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touqiongyao.cn/077.shtml
一场本该宾主尽欢的生日晚宴,最终落得个不欢而散的下场,偏偏制造这一切的肖尽欢和洛丞,

我的周天宝典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touqiongyao.cn/ad99.shtml
“我就是张洛,我以前可能真的不会做饭,但是这种事情真做起来难道很难吗?妈,你也太小瞧

提灯夜行之浮夸的演技  http://www.touqiongyao.cn/udr3.shtml
硕鼠把镜子小心的放到自己的破旧的包里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就急忙的往屋外走。硕鼠刚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珠之最强第8章在线阅读

    沈年以为,胃口不好或许只是因为天太热,并没有放在心上。“萧萧,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的。”他把炸鸡推回去。正巧手机响起,沈年看一眼来电显示是蒋安,指了指手机对李萧说:“我接个电话。”李萧昕挥挥手,“去吧,一会儿回来把果盘吃了。”沈年走到酒店房间的阳台。露天小阳台,夜里吹来的风都是热的。他靠着黄铜色的栏杆

  • 影后手机里的小可爱第7章在线阅读

    晚上睡觉时,莉莉跑来要和阿曼莎一起睡,被爱丽拉走了,对此阿曼莎很感谢爱丽,虽然并不讨厌跟人一块睡,但今天坐了一天的马车,回家后又没有怎么休息,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不想再回答莉莉层出不穷的问题。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阿曼莎换下睡裙,梳好头发,走出卧室,对面莉莉的房间还静悄悄的,她便去了右手边爱丽的房

  • W公爵第4章在线阅读

    “舒坦。”老白叼这一根大前门。那是林逸的最后一根,不过也没有在意。看太白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老烟枪!“这就是凡人的世界?怎么不一样?比仙界还要舒服,如果不是我只能在这个世界停留七天,我真的不想回去了!”太白一脸的感慨。他在仙界上有玉帝,王母,托塔天,如来,等等,下游天兵天将,比上不足,之下有余。

  • 海贼王之王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池音给陆言安盛了好些肉,因为觉得他有些瘦。“喏,吃吧。”看着荤菜多到令人头皮发麻的菜盘子,陆言安抬手把菜盘扒拉到一旁,神情傲娇的像是打翻猫粮碗的猫主子。“肉太多,不想吃!”池音坐到陆言安身旁,劝小孩儿似的口吻哄道:“不吃肉肉怎么长状长高高?你看你都没有我力气大。”陆言安的脸色有些发绿。这女的真是不知

  • 宠妻无度在线阅读第五节

    云冰凌在这刹那间,很茫然。从来只有她教训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人敢教训她,更别提这种连续教训。“你?”云冰凌实在想不通,她怎么会被一个平平无奇的人多次镇住,女神的气场在林远的面前,荡然无存。“闭嘴!”云冰凌刚开口,林远又发威了:“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站一边去!”云冰凌的两次反应,林远都抓捕到了。这冰

  • [综漫]为你献上心脏在线阅读第4章

    在武界中所有人都信奉一句话,“千手一出,莫与争锋!”周乾的千手绝技,在武界是无人不知的。这招绝技需要巨大的精能,将身体之中的五行之气融会贯通,可以将周围几公里内的水分集中起来。集中后的精能在周乾的五行之气操纵下,形成强烈的气压,给予敌人重创!周乾七岁拜师学艺,投身于枯木山暴雷门下,深得暴雷的真传。周

  • [综]我把你当朋友第十章在线阅读

    九叔皱眉想了想,又问道:“那就没有大蛇,全是小蛇?”王二回想了当时的情形,摇了摇头:“都是小蛇崽子,没有大蛇。”九叔脸色沉了下来,虽说现在因为机械发达,灵气逐渐减少,但保不齐会有动物成精,动物成精比鬼物之类的更加可怕,动物一旦成精就开启了灵智,且妖物身体强横,鲜有克星。“今天中午煲蛇羹,大家都来啊!

  • 凌元录在线阅读第9章

    “唉吆,可真是奇怪了。今天这太阳可都是打西边出来了,她怎么也去那个地方?”一个尖尖的女子的声音传来,正是顺顺公司的大嘴~巴落落,落落人称包打听,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的眼睛。此时,落落正靠着玻璃门上,目送着一个穿着朴素,一头长发的姑娘,也进了行政部。那瘦弱的身影,那恬淡的面容,只是淡淡的一眼,就让人难忘

  • 天命是你兵来将挡(大修)

    “唐如初。”云翊叫了她一声,抬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拍了拍,她却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样子像是丢了魂一般。“小姐——”采清好不容易挤过来,扑到唐倩身边哇的一声哭开了,“小姐,你,你吓死我了。”“……你等不能等会儿再哭?先看看你家小姐怎么样。”云翊无奈地说着,低头看唐倩,隐隐有些不安。采清听了忙在脸上抹了两

  • 混元九界之潜心修炼 萤火密布

    微风拂面,正是晴朗的早晨。梅花园兰言还在练习九州剑谱。她的动作很到位,就是不连贯。濯岩道:“小师妹,你还是要放松一点儿,出拳时在用力!”兰言不知为何,就是不连贯。昨日李翊文书休息了一整天,就好像要闭关似的,嘱咐他们不要打扰。兰言累得气喘吁吁,坐在短椅上。濯岩一把拿住木剑,给兰言做了一遍动作。兰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