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浪客在都市方屹是双标狗

作者:柒文 来源:纵横中文网

高考再怎么紧张难熬,学生们也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各凭本事,各听天命。

返校日那天,原本最压抑安静的高三教学楼成了最吵闹的地方。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眼神慈爱地望着教室里嬉笑打闹的学生们,突然觉得他们闹起来也很可爱。

今天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

原本信誓旦旦要在高考结束撕掉课本和习题的学生们,最后没有一个真的动手去撕掉一张卷子。这些习题曾经给他们带来压力和疲惫,却也记载了这三年的汗水和心酸。

怎么忍心撕掉泄愤。

颜秦生把课桌里厚厚的试卷和课本抱出来整理好,想着这么多书本带回去家里也没地方放,卖废品还能卖到十几块钱。

几个男生按着方屹的肩膀压在座位上,扯着嗓子在班里大喊:“班里的女生听着,屹少已经被我们擒下,要留言的赶快啊!”

女生们赶紧拿着花花绿绿的荧光笔围了过去,方屹无奈地笑了笑:“喂,你们不是认真的吧,我这是衣服不是画纸啊。”

陈耀辉一脸羡慕地望着方屹的位置,转脸对后座的颜秦生和王新伟说道:“瞧瞧屹少的人气,我也想被一群女生按着蹂/躏。”

“你还不知足啊,你看看你校服上那花花绿绿的爱心,”王新伟指了指旁边默默整理书本的颜秦生:“他还没人写呢,都没像你这么抱怨。”

颜秦生尴尬地笑了笑,他性格内敛,跟同学也不亲近,没人写寄语很正常。

“别动,我给你留个言。”王新伟拿着蓝色原子笔在颜秦生洁白的校服衬衫上挑选合心意的地段。

颜秦生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上半身一副“任君挑选”的样子,目光无意看见方屹的座位旁聚集着嬉笑打闹的同学,心中不由得感叹,受欢迎的人就是不一样。

方屹仿佛心有灵犀似的,隔着那么多人也朝颜秦生的位置瞥了一眼,然后拨开人群起身离开座位,校服白衬衫被各种荧光笔画得像个移动的花纸。

“不许在他衣服上乱写乱画。”方屹走到王新伟身后顺手抽掉他手里的原子笔塞回笔袋里:“多大人了还这么幼稚。”

“屹少你说这话不打脸啊,”王新伟扯了扯方屹的衬衫:“你看看你身上还有地方写吗?”

陈耀辉点头跟着附和:“屹少这叫双标——狗……”

“双标你大爷。”方屹抓起笔袋里的中性笔,把陈耀辉按在座位上:“我给你画成狗信不信?”

颜秦生听着他们插科打诨,也不插嘴参与,只是坐在旁边听着,听到好笑的就低下头颤着肩膀轻轻笑几声。

结果被方屹那么一打岔,王新伟忙着跟他们打闹也就忘记要给颜秦生留言的事情。

一直到放学,颜秦生的校服衬衫都是干干净净的。

放学铃一响,方屹就快速收拾好书本来到颜秦生座位旁边:“一起回家。”

“走吧。”颜秦生背起沉重的书包。

方屹看着他那满满当当像龟壳一样的书包说道:“都毕业了,你还把书带回去干嘛?我全丢外面垃圾桶了。”

“卖钱啊,你把书丢了干嘛,全送给我就行了。”

“能卖几个钱,你也不怕被压死。”

正值放学大潮,公交车上格外拥挤,基本上就是人挤人的状态,不需要抓扶手都不会摔倒。颜秦生被挤到了后门附近贴着车窗站着,他把书包拿下来搁在脚边,捏了捏酸痛的肩膀。

“早知道就不把书全部背回来了,死沉。”

方屹也从人群里钻过来,两人面对面挨得很近:“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他抬起两只手搭在颜秦生的肩膀上捏了捏,入手就是匀称纤细的骨骼,难怪扛不动东西。

“你这副营养不良的小身板,要是不学习,去工地搬砖都没人要。”

颜秦生不服气地歪头哼了一声,接着就看见方屹从书包里摸出一只中性笔。

“你要干嘛?”

“给你写毕业寄语啊,”方屹左手抓着公交车的吊环,右手把中性笔送到嘴边张口咬下笔盖。

颜秦生用难以理解的目光看着他,陈耀辉说的没错,方屹确实双标。

“你不是说在校服上留言是很幼稚的事情嘛。”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方屹松开抓着拉环的手去按住颜秦生的肩膀,右手拿着笔靠过来。

方屹当然不会忘记自己随口胡说的借口,他只是不想让颜秦生的校服被别人写写画画,就算非要写,那第一个也得是他。

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有些极端的占有欲吧,方屹也不止一次听母亲说过他从小到大都很“护食”的事情,只要他喜欢的东西,就不会给别人碰,虽然他自己根本不记得这些小事。

学前班的时候父亲买了一辆遥控赛车给方屹,他也很喜欢自己的新玩具。有一回亲戚家的孩子来家里非要玩他的遥控车,方屹死活不肯给,跟他打得不可开交,最后被父亲拎到屋里骂了一顿。

方屹耷拉着脑袋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见那小孩在玩他的车,顿时气哭了,跑过去把玩具车抢过来直接从楼上摔下去。

为此他又被母亲拉到阳台上训了一顿。

“好好的玩具你给丢了干嘛,你不是最喜欢这辆遥控车的吗?”母亲趴在阳台栏杆上往楼底下看:“好像没怎么坏,要不要妈妈再给你捡回来?”

“不要,”方屹鼓着腮帮抱怨,“别人碰过了。”

“你不要就送给军军啊,他那么喜欢这车。”

“不要,”方屹转头恶狠狠地瞪了亲戚家的小孩一眼:“我的玩具就是我的,我自己摔烂了也不给他。”

方屹的目光在颜秦生的衬衫上转了一圈,最后低下头在他左边口袋上写了一行小字。

颜秦生想要低头去看他给自己写什么,却被方屹的脑袋挡住了,只能看到他头顶的发旋。

笔尖隔着薄薄的衬衫布料打着转忽重忽轻地触碰着胸口的肌肤,颜秦生觉得有些痒,身体忍不住轻轻往后缩了一下。

“好了没有,怪痒的。”

“你可真敏感,”方屹嘴里咬着笔盖含糊地说了一句,抬眼意味不明地看着颜秦生,片刻后他才直起身把笔盖好塞进斜挎包里,然后抓着拉环站好:“我高考都没写得这么认真过。”

颜秦生笑笑,低头扯着衬衫看上面的字。

秦生,我们来日方长。

“就这几个字啊,我看你写了这么长时间,还以为你能多写点呢。”颜秦生说道。

方屹微微挑眉:“那你希望我写什么?”

“也不是说想要什么留言,”颜秦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指了指方屹衬衫上被同学们写满的祝福语:“总感觉不一样。”

“来日方长,算祝福吗?”颜秦生问他。

“不算,”方屹想了想,正色道:“是承诺。”

“诶……”颜秦生若有所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来日方长’这个词听起来很忧伤。”

公交车晃荡着前行,方屹没说话,深邃的眼眸里映出颜秦生素净的脸,默默把他穿校服衬衫的样子记在心底,当做是记忆里最干净美好的一部分收藏起来。

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颜秦生一大早就跑到方屹家里查分数,一向淡定的方屹也显得格外紧张,坐在电脑面前盯着网页等公布分数的时间。

方屹头也不回地伸手:“把准考证给我。”

“能先查你的吗?我紧张……”

颜秦生抓着手里的准考证不放,方屹伸手把准考证抽出来,在查询网页上迅速输入颜秦生的考号,颜秦生两手捂着脸,从指缝偷偷看电脑屏幕,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喘。

按下“查询”键的瞬间,方屹突然站起身,椅子后移时和地板擦出声响,颜秦生慌忙后退了一步,心中一紧。

怕是要完……

紧接着下一秒方屹整个人就扑上来把他按进怀里可劲儿地揉着头发:“秦生你行啊!分数一下子冲上来了!”

颜秦生顶着一头被揉乱的头发,从方屹怀里抬起湿漉漉的眼睛,歪头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激动地说道:“我怎么考了这么高的分!”

“要是这分数,说不定真能上淮原大学。”

颜秦生的声音已经激动到颤抖:“方,方屹……我,我真的能上那么好的大学吗?”

方屹伸手一把掀开他的刘海,把脸靠过来重重亲了一下颜秦生的额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原本沉浸在喜悦里的颜秦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地愣住了,男生可以亲男生吗……

转念一想好像电视里那些踢足球的踢赢了也会抱着脑袋亲,颜秦生晕晕乎乎地傻笑着,推着方屹按回椅子上:“快查查你的分数。”

方屹语气轻松:“考完试我就估算出来大概多少分了,绝对稳的。”说着他输入自己的考号按下鼠标,看了一眼分数,回过头一脸得意地冲颜秦生挑了挑眉:“你看,我就说稳的。”

颜秦生一路小跑回家里,兴奋地敲开家门向父母说了自己的高考分数。秦晚梅顿时笑开了花,一直沉默的父亲从房里走出来,灰暗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伸出抱着颜秦生低声哽咽道:“好儿子,真是爸的好儿子,你可给爸争脸了。”

“多高兴的事啊,爸你哭什么呀。”颜秦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哭,只是突然发现父亲老了很多,眼角的鱼尾纹里夹满了沧桑,胳膊上的骨头有些硌人。

秦晚梅掏出钱包数了数:“妈今天中午给你做好吃的,哦,对了,把方屹也叫过来吧。”

“好,”颜秦生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我先回房间睡一下,太困了,昨晚一直紧张着等成绩,都没怎么睡着。”

“去睡吧。”颜旭看着儿子的背影走进小房间关上门,自己垂下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整个人陷入沙发里的阴影中。

他眼泪汪汪地猛吸了一口烟,眩晕的感觉化作白烟呛进喉管里,良久才颤抖着手指夹下口中的香烟,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说好的高考结束就和儿子坦白,现在儿子也有出息了,你走吧。”

秦晚梅立刻沉下脸,哀伤显而易见:“让我再给秦生做顿饭行吗?”

颜旭苦涩地笑笑:“婚都离了,现在才想起来要儿子了?”他闭上眼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和你那有本事的野男人走吧,儿子不需要你管,我能照顾他。”

秦晚梅走到沙发旁一把抓起皮包,发狠道:“行啊,这就不让我见孩子了,你有种就让秦生一辈子不认我这个妈,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副窝囊样,不像个男人。”

秦晚梅摔门而出,离开家的时候连一件衣服都没带,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了。

颜秦生睡得很熟,这是他自打进了高中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没有升学压力,没有老师的批评,没有写不完的试卷习题。

梦里的母亲很慈祥,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父亲也难得穿上了正式的西装,整个人精神了许多,说要给儿子好好庆祝一下。

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声音响起,颜秦生才缓缓睁开眼睛,他打开房门来到厨房,看见父亲系着围裙忙碌的背影。

“爸,怎么是你在做饭,我妈呢?”

颜旭顿住手里翻炒的铁勺,背影格外落寞,头也不回地轻声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没妈了。”

颜秦生一下子蒙了:“什么意思……”

“离婚了,我跟秦晚梅三个月前就离了,只不过担心影响你高考,就没跟你说。”

颜秦生有些恍神,他花时间消化掉父亲的话,没有再追问,转身躲回房里。

其实他早有预感父母亲这几个月古怪的和平,只是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让他措手不及。

他甚至有种自己在做噩梦的感觉,关着门趴床上哭了一阵子又睡了过去。

颜旭没有叫儿子出来吃午饭,关了煤气灶的火,把炒了一半的菜半生不熟地放在锅里,自己走回空荡荡的房间,撒气似的一股脑儿把衣橱里秦晚梅的衣服全都扯出来丢到地上。

他像丢垃圾一样把女人留在屋子里的全部家当打包拖到楼下塞进垃圾桶里。

还是不可回收的那个垃圾桶。

没过几天,全国各大高校的录取分数线纷纷出炉,大小酒店爆满,每家酒店门口都打出了“谢师宴,谢恩师”的招牌,一排排滚动的红色字幕已经被“祝贺XX考上XX大学”所占据。

有人欢喜有人忧,那些高考失利孩子的父母路过酒店门口的时候,都会用羡慕又仇恨的目光瞪一眼滚动字幕上的名字。

方屹跟着父母站在定好的高档酒店包房门口,迎接各学科老师。

母亲今天特地盛装打扮了一下,穿着私人订制的红色旗袍,还特地烫了个头发,打扮得就跟军阀的阔太一样。

“儿子,待会儿饭桌上记得给老师敬酒,多说点感谢话,听见没有?”父亲嘴上叮嘱着,还不忘理了理衬衫袖口。

“知道了。”

这时班主任和数学老师一起过来了,方太太连忙笑着迎上去:“张老师孙老师快里面请,外头够热的吧。”

“方屹妈妈是吧,你可真年轻,恭喜啊!”班主任与方屹父母握了握手:“方屹这孩子一直都很稳的,我们早就猜他肯定能上淮原大学。”

方屹拉开凳子请数学老师坐下,数学老师还开玩笑:“你小子天天上课歪着脑袋走神我都没舍得批评你,你要是再认真听听课,比淮原大学好的学校都能考,知道吗?”

“孙老师,我就想考去淮原,再好的也不要。”方屹回答。

班主任坐在椅子上侧过身对数学老师说:“听说陈耀辉这次考滑了,三本都危险,他爸昨天还打电话咨询我,到底让孩子复读一年还是就念三本。”

数学老师惊讶道:“不会吧,这孩子成绩挺好的呀,高一的时候还做过我的课代表呢。”

班主任见怪不怪:“高考还不就是这样,七分靠人三分靠命,有的平时不出彩的,没准就能一下子超常发挥窜上去了。”

坐在一旁的方屹点头:“对啊,颜秦生这次就超常发挥了,正好卡着淮原大学的分数线。”

“什么?颜秦生考上了!”数学老师和班主任全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班主任说:“高考分数出来,他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以为他连三本都没考上。”

数学老师一脸疑惑:“不对啊张老师,颜秦生考上大学,他家长都没打电话通知你啊,这什么父母啊。”

班主任随手抓了一把桌上的瓜子磕着,嘲讽道:“别说他爸他妈,连颜秦生自己都没想着来告诉我一声,我们这些老师又不是等着吃他的谢师宴,翻脸不认人,考了淮原大学连声谢谢都不说,这小孩一点都不开窍。”

“颜秦生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是家里忙有事耽搁了。”方屹极力辩解。

“再忙打个电话的时间总有的吧。”班主任把瓜子壳吐在掌心丢进垃圾桶里,继续抱怨道:“要我说,什么样的家长养什么样的小孩,以前因为家暴的事情,我去颜秦生家里家访,那时候就觉得他父母都是奇葩,把小孩打得心理都扭曲了,就这样的家长能教育出什么好人。”

方屹神色不悦地把手里的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冷着脸起身离开座位走到父母身边迎接客人,他不想再听老师们议论颜秦生的不好,一听就窝火,想打人。

方屹也很纳闷,依照颜秦生母亲那风风火火的性格,儿子考上大学应该会在小区楼下扯个三十响的鞭炮,放得街坊邻居都知道才对,这么安静,连老师都不通知,不正常。

这几天方屹忙着接待家里来的亲戚朋友,也没有空去找颜秦生,而颜秦生也没来他家找他,方屹莫名心慌,抬腿往包厅外面走。

“小屹你去哪啊?”母亲追上去拦住他:“人都到齐了,就快上菜了,不要乱跑,陪老师吃饭去。”

“妈,我有急事。”

“你能有什么急事!”父亲瞪了他一眼,指着酒席语气严厉地命令他:“现在就回去坐着陪老师吃饭。”

方屹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厅里坐在位置上,席间以茶代酒轮流敬了老师们几杯,说些感谢的话。

结束了自己的任务,方屹就在桌底下拍了拍母亲的手,小声说道:“妈,我肚子疼,我想先回家去。”

母亲连忙弯下腰摸了摸他的肚子:“怎么了,是不是菜不新鲜啊,怎么突然肚子疼了。”

“没事,我回家了。”方屹抓起自行车钥匙,起身离开座位,小跑着冲出酒店,骑着车直奔颜秦生家。

延伸阅读

信仰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ds387.cn/yype.shtml
三日后,弟子峰三年一次的弟子比试大会正式召开。白云门的门规相当奇特,从祖师爷开门创派

灵以动天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ds387.cn/shnb.shtml
当今皇上乃先帝嫡子,自幼被立为储君,先帝驾崩之后,当今便登基为帝。可以说当今这辈子都

洪荒神祝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ds387.cn/y5lw.shtml
“剑种觉醒仪式,现在开始!”随着执事的一声断喝,剑种觉醒仪式便是在万众瞩目下正式拉开

西游:我在天庭有产业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ds387.cn/g4zb.shtml
然而,小绿龙的抓耳饶舌才刚刚开始,然后突然间彻底地僵在了那里。只见,水晶球中,那滴完

九白之侍寝前奏(6)  http://www.ds387.cn/63kx.shtml
第二日,给皇后请安后,梦婉刚从景仁宫出来。甄嬛和沈眉庄二人就凑上来了。沈眉庄率先开口

修仙狂途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s387.cn/gwx3.shtml
说到玉,各位想必都不陌生,在咱们市面上有许多种玉,比如和田玉。这种玉一般不良商家都会

[综]审神者又想吃人肉!异世界的陌刀阵  http://www.ds387.cn/yumx.shtml
秦无衣任然不愿意放弃,目前为止这些矮人是自己最好的兵源,这些矮人因为采矿,冶炼的缘故

妖艳男配作死手册第九章  http://www.ds387.cn/d034.shtml
半年后。刑部。林夕拄着下巴带听不听的,刑部尚书已经有点忍不下去了,却被身后的人拉着。

徒儿吃的太多了开新文了  http://www.ds387.cn/pwgy.shtml
一座精舍小院内,两位十一二上下的水绿褙子女婢,坐在廊下,交头接耳。“珍儿,你说太太是

我本帝王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ds387.cn/gmll.shtml
华夏K国,M市。虽说才刚入秋,可是天气已经有些寒凉,可对于在这座城市阴暗底下生存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乐英雄在线阅读第9章

    “什么有的没的就乱写出来一大堆,谁知道是真的假的。”杜姨妈看了一眼纸上乱七八糟的符号、公式,更肯定小满好面子乱说。毕竟她儿子都说解不出来,这么个不知道哪来的小丫头在纸上随便乱涂乱画的就说自己解出来了?“阿姨,我先继续去做题了。”小满起身对贺母说道。贺母点点头,怀着歉意冲她笑了笑。看着那边嘴里还念念有

  • 雷变记在线阅读第9节

    废弃工厂。“没想到他居然约在这个地方。”妇人全副武装,手拿驱蚊剂,不停地喷着。“他来了!他来了!妈,快把水拿出来。”妖艳女郎穿着V领裙,脚踩恨天高,不停催促着。沈慎开着车,在废弃工厂前缓缓停下。“哎呀,小伙子,你可来了,钱在哪呢?”妇人见他下了车,看了看他的手上,什么都没有。沈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

  • 无限世界之旅之鸡块就是人家定做的

    由于谭篮子起的晚,上午的军训他只赶上了后半段时间,到了11点半,拉过饭前歌后直接就解散开饭。女生是没人理谭篮子的,谭篮子也懒得在一堆迷彩里面查看哪个好看哪个是极品,丑媳妇......啊不对,是美女她总是要发光的。李思佳、吴晓波则很自然的和谭篮子混在了一起。谭篮子发扬主动进攻的交往精神,准备喊上同宿舍

  • 铠甲勇士刑天之风云再变在线阅读第二章

    宋青书心中不由得暗自叹道。“此时,宋青书受众人独宠。一切悲惨的命运都是从张无忌来到中原开始的。”可在宋青书的心中对张三丰,余莲舟等人还是心存芥蒂的。易地而处,若是张无忌犯下原世界宋青书那般罪责。张三丰会不会亲自出手清理门户。余莲舟还会不会狠心废其武功。不会,宋青书心中早有答案。所以,宋青书只有对莫生

  • 穿成豪门倒贴女配[穿书]第八章

    第二天早上南怃起来洗漱吃饭之后就匆匆往店里面赶,早上有点睡过头了,紧赶慢赶刚好卡时间到了店里面,进来一看好几个同事都围在一起讨论着D市的事情,南怃经过他们打了招呼把在D市买的一些特产分一些给他们之后就开始工作。今天的工作量不大,一上午把货架上的空缺补完之后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同事想和南怃出去吃饭,不过

  • 小白花被攻略了gl之有神之卡的男人(6)

    “城之内,孔雀舞的情况怎么样”艾脑中回味着妹妹的话,朝着被众人围住的孔雀舞走去。“气息有些不稳,心跳与呼吸都很正常,只是单纯失去意识,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清醒过来”西装男子粗略对孔雀舞检查了一下得出结论。“喂,那可是黑暗**啊,怎么可能只是失去意识这么简单”经历过黑暗**的众人叫嚷道。“会不会是琳对孔雀

  • 凡夫俗梦在线阅读第5节

    这一个字让还在悬崖边苦苦挣扎的顾念,瞬间跌入谷底。她似乎有些自嘲的笑道:“傅司煜,那我偏偏就不如你的愿,我会好好地活着,傅太太的位子永远都不会是许依的。”顾念的话无疑不是在激怒傅司煜,他倏地站了起来,捏住她的下巴,俯视着顾念冷冷的说道:“呵,是吗?”说完,直接掀开了被子,欺身而上,大手毫不留情的撕碎

  • 我在异世当神棍在线阅读第4章

    得,说曹操曹操就到,周家族老,印象中是个吹毛求疵的老匹夫,原主记忆里周一郎十分不喜欢这老头儿“回族老的话,就是那个炼丹炉”“呦,族老您来了,快快里边请”看着族老吹胡子瞪眼,一脸马上要驾鹤西去架势,周府管家连忙上前劝解到“族老,我家少爷又惹您生气了吧,您老先消消气”碍于是在周府外,来往的人又多,族老也

  • 地下城之我的技能强无敌在线阅读第五章

    下午放学的时候,老师突然把手冢叫了过去。手冢过去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为着接下来的迎新会,而找他商量一些细节问题的。说了一些要点之后,老师就将那份计划书交给了手冢,让他好好完善一下就让他离开了。由于这天网球部内并没有部活,而且,关于因为搭错电车而误来到东京因此阴差阳错的跑到冰帝上学的忍足侑士的住房问题,

  • 伪装乖巧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种情况让飞鹰兴奋的再次鸣叫连连,速度不由又加快了许多,这一次,单只飞鹰飞行的距离较之先前增加了一倍多。在一座山头停歇,龙宇抚摸着两只飞鹰的头顶羽毛,口中微笑道:“谢谢你们,等出了这山,你们就回原来的地方吧。”而飞鹰像似个受到关爱的孩子撒娇起来。一人二兽玩耍一会,便又继续升空。可是,这一次他们刚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