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终极高手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千里狼锋 来源:纵横中文网

“娘,为什么不要我了?”一个小男孩扶在门框上,金瞳的双眸之中,早已被泪水淹没,左手死死的抓住门框,门框被他抓出了一个深深的印记,指甲都碎裂了,鲜血沾满了他的手。

一个女人背对着小男孩,那女人美如天仙,但是表情淡漠,听到小男孩喊她,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不忍之色,一闪即逝,默默道“原谅娘,你毕竟是他的孩子!”

“他是他,我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大人的恩怨要算在我的身上。”小男孩歇斯底里的喊道。

“你身上流着他的血!”那女人提起手提包,登上了一辆车,开车的是一个英俊的男子。

小男孩死死地盯着那辆车,双眼闪烁出的,是难言的仇恨和浓浓的不舍。

拉着小男孩的人看到车子行驶走了,也放开了他,说道“你死了这条心吧!”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与嘲笑。

“你信不信,我一拳,就能让你死~!”淡淡的声音闪过,金瞳给予了那男人莫大的威压。

那人瞳孔一缩,这才想起来,这个小孩子的恐怖,连忙走向一辆车,开车走了。

小男孩好像被抽干了力气,瘫软在地上,默默的哭泣,金瞳的双眼都因为泪水,开始变得黯淡无光。

车水马龙的来往,一个小孩独自坐在马路边默默坐着。

一个十岁的孩子,有时候在马路边,有时候在天桥上,有时候被人当做要饭的,还会施舍一些。

第二天,这个小男孩坐在天桥上,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人默默的坐在了他的身旁。

“你回来干什么?”声音沙哑,根本不像一个小孩子。

“放着好好的孙家少爷不当,非得犯贱要见那个女人,昨天见过了,还不是被人家当成垃圾一样!”那男人淡淡的说道。

“不用你多事~!”小孩看着底下行进的车辆,无神的回答。

“我是你爹!”那男人突然提高了音量,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双眸之中,也有一点金光,可惜,也就一点罢了,不像小男孩,整个瞳孔都是金色的。

“既然不想要我,当时为什么生下我?”小男孩声音低沉的问道。

“她吃了七八次打胎药,就是打不掉,做手术,连着命脉,没法动刀。”

“简而言之,你是死乞白咧的,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本来想在你出生的一刻,杀了你,没想到你一双黄金瞳,放出一道金光,当时方圆百米的人都直接昏了过去。”

“是你爹我,冒着危险把你从那里抱了出来。”那男人说道。

“呵~!还不是想利用我的血脉罢了,”小孩冷笑一声,猛地站起身来。

随手抽出一柄匕首,一刀切在自己的手腕上,那男人一惊,刚要有所动作,小男孩抬起手制止道“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那男人果然没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小男孩,“我终于,不用再受,他人的摆布了!”心中想道,脸上浮现了一个解脱的笑容。

“从今往后,没有歇斯底里,没有软弱的眼泪,我就是我!”

在睁开眼,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我没死?”,声音中有些颤抖,“看来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了断!”

“砰~!”一拳将上方的棺材盖子打打翻,孙心辕的右手上伤可见骨,但是他不为所动。

缓缓的从棺材之中爬了出来,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偏执而狰狞的笑容,“我孙心辕,又回来了。”

————————————————————————————————————————————————

孙心辕猛地从王座上,坐了起来,有些怅然“竟然睡着了?”

“多少年,没有做梦了,到底是什么?”孙心辕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没有梦了,可是自己竟然在这里做梦了,很不现实。

“是你吗?”孙心辕低头看向身下的王座,坐着确实很舒心,烦躁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但是应该不是这个。

孙心辕有预感,应该是自己身上的东西,搜索了自己的身上,那黑珠子,竟然还别在孙心辕腰间的。

将黑珠子拿了出来,孙心辕将珠子放在自己的眼前,“这上面好像是灰啊?”

指甲在在那黑珠子上轻轻的滑dong,一片片黑色的污泥,被划了下来,孙心辕连忙跑到水池的旁边,使劲的清洗着。

洗了许久,这才看清楚,“哇~!竟然是‘佛魔一念’”

这是一个好像橄榄核一样的东西,一面刻着庄严的佛陀,另一面刻着狰狞的好似魔鬼,通体如玉,内敛金光,外放光滑,面是白玉色的正气,另一面却散发着漆黑的魔气。

雕琢的十分细致,巧夺天工,不,准确的说,更好像是天地生成,‘佛魔一念’倒是十分符合现在的孙心辕,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两条岔路。

但又有谁知道‘我魔慈悲!’

“就这玩意,害得我被追杀那么久,遍体鳞伤,然后最后又回到了qi点上,啊~!不对,至少,我得到了一个‘佛魔一念’。”孙心辕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这玩意也没啥用处。

“算了,至少还有那么点收获。”孙心辕摇了摇头,呵呵一笑。

随意的别在腰间,孙心辕没有注意到,那‘佛魔一瞬’竟然精光一闪,佛与魔,同时显露了微笑,随后恢复原状。

“花果山,水帘洞,有点意思了。”

顺着流水声,走到洞壁的瀑布面前,看到湍急的流水。

“看来瀑布的对面,就是花果山,没想到我原先离花果山不远啊!”孙心辕莞尔一笑。

“如果书中所说的不错,这瀑布正前方就有一个断崖桥。”

“现在我的武功,最多支撑我跳四米,要想出去,考虑到水的阻力,我最多跳出去三米,”

“目测瀑布距离断崖桥怎么也也有七米,要想出去,原路返回回不太可能了。”

孙心辕点了点头,撑着下巴,看向瀑布外面“必须借助工具,来个超级撑杆跳。”

“或者让我的武艺进阶,那样,还有点希望”

幸好这水帘洞内,有吃有喝的,渴了可以喝灵泉,饿了里面也有瓜果,一种暗红色的小果子,又苦又涩,但是至少不会吃死人,哦,不对,不会吃死猴。

经过灵泉的浸泡,孙心辕的身体恢复速度不是一般的快,连续打几趟拳,然后再泡在灵泉之中,可以让自身轻松起来,然后再锻炼。

又不愁吃喝,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但是没有人说话,实在郁闷。

而且这一时段,孙心辕已经捏碎了自己的横骨,一般妖类都是炼化,毕竟没有谁会对自己这么狠,而且捏碎横骨,很容易触发喉咙的大出血,然后血尽而亡,只有孙心辕这样的愣头青,才会不知深浅,强行捏碎自己的横骨。

所幸,碰到了滋养身躯的灵泉,身上的伤口不至于崩裂,不然必死无疑。

“我也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孙心辕疑问的说道,根本就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可能不是孙悟空,但是孙心辕忽略了一点,首先他来历不明,其次从万妖古城的石像中走出来。

孙心辕再次拿出那个圆珠子,一面佛陀,一面妖魔,”这个佛魔一念间,倒是有点意思。”抽出兽皮中的细毛,然后编成一条长绳子,说来也巧,这‘佛魔一念’上方一个小孔,纯粹是为了拴起来而定出的。

将细毛编成坚韧的长绳子,穿过“佛魔一念”,然后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实话,孙心辕还真有些不舍地丢弃它,毕竟是自己牺牲性命换来的,就算是一个挂件,也不错了。

而且,孙心辕很喜欢这个‘佛魔一念’的造型,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孙心辕不觉得自己是魔,也不觉得自己是佛。

既没有佛的慈悲怜悯,也没有魔的狰狞霸道,其实孙心辕更倾向于魔罢了,只不过他自己不这么认为。

连续几天的吃水果,其实并没有什么,虽然果子苦涩而且难吃,但也是天材地宝,对于身体的改造却是十分实在,仅是几天的时间,竟然让孙心辕的身体素质更上了一层楼。

灵气的改造也一样,对于身躯的改造一样十分神异,虽然天生神躯,但是没有东西补充,所以神躯十分的脆弱,和普通猴子躯体,没什么两样。

这水帘洞大得很,黑夜降临,不影响洞内的光景,反而比白天更为梦幻。

降龙伏虎拳法,已经登堂入室,虽然上一世练过,而且对于拳法的理解也很高,但是毕竟现在的这个身躯并没有适应,纵然理解适应,身体肌ròu的不适也无法登堂入室,最重要的,就是练。

不停地练,将拳法练成本能,融入自己的身躯,这倒是最简单的一步。

三十二个拳架子,连续打两遍,孙心辕就撑不住了,“呼呼~!”的喘息起来,肌ròu酸疼,十分难受,每当这个时候,孙心辕就会跳入灵泉之中,修养身躯。

连续几天的充盈,到是让孙心辕的武艺达到了一定的阶段,算是登堂入室了吧,能一跃五米高。

武艺没有好坏,在于使用的人,人的念头就如同那‘佛魔一念’,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魔本一体。

延伸阅读

美加美便利店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e00.shtml
美加美便利店隶属于南宁美加美百货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充满生机和蓬勃发展的企业,自创建

噜咔丝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p4f8.shtml
噜咔丝毛绒公仔是邗江区噜咔丝玩具商行经销商品,总部始建于2009年,员工200多人,

皖锻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aovi.shtml
皖锻机床成立于2002年,坐落于经济繁荣的珠三角城市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主要经营钢板

月牙儿玩具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66ii.shtml
月牙儿玩具一直秉承以“市场为导向,质量第一,诚信为先,求实创新,服务社会”的经营理念

传福珠宝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urre.shtml
深圳市传福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翡翠原料加工、设计、镶嵌、经营销售为一体的专业翡翠珠宝

千动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xgn7.shtml
千动箱包总部是女包、双肩包、斜挎包、男包、旅行背包、学生背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聚佳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nwot.shtml
聚佳床上用品总部是床单、被套、四件套、粗布、家纺辅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思漫珍珠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nkom.shtml
思漫珠宝有限公司,是从事珍珠饰系列产品的生产、加工及批发、少售。从1968年颗淡水养

自个捞小火锅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bzvd.shtml
近几年来,火锅行业发展迅猛,特色火锅加盟以成为了创业项目的热门。自个捞小火锅坚持以更

一休擦鞋加盟  http://www.greatnorthernmodels.com/45i.shtml
一休专业皮具护理的前身为“徐记擦鞋店”,2006年8月正式成立“一休皮革护理加盟连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书江南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宁芷璇从一进校门,就听见n群女生讨论怎同一个话题。“喂!你们听说了吗?言氏集团的少东言羽类要转来我们学校嘞!”某女兴奋地说。“不是吧!他放着好好的贵族学校不读,来我们这些平民的学校,真是有些不可思意。”“听说他长的超帅的,在以前的学校还是校草耶”一路上围绕着言羽类的话题她都已经听过n遍了,这

  • 小白花被攻略了gl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盖上一张卡结束这回合”因为遭到1200伤害LP变成2400的孔雀舞捂着胸口说道。0/2LP150“我的回合,抽卡”“发动魔法卡毁灭女神的归来,这张卡是专门为毁灭之女打造,它的效果是将墓地的毁灭之女召唤到场上,并且可以在这个回合发动攻击”“从冥界返回归来吧!代表毁灭与无限转生的神”卡的效果发动,琳

  • 无情女法医人面之谜(上)

    飞船外,司明用手枪击破了一块布满裂痕的玻璃后爬进了进去司明拿出手电进行照明“看来这里是外舰身走廊,副舰级的星舰果然不同,即使荒废了100多年也不见腐朽,看这墙壁上的痕迹,爆发了战斗吗?”眼前的走廊地上全是零零散散的物品,墙壁上有着各种划痕擦痕这时前方天花板上的灯开始闪烁,地上的一个通话器开始发出嘶嘶

  • [猎人]旋律新传之第八章

    聂怀桑最近发现一些事,他似乎抓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看着一下课就一如既往地去逗蓝二公子的魏兄,和跟着的拉着魏兄的江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聂怀桑拿着扇子抵着下巴呢喃‘江兄,魏兄’‘怀桑,你怎么了’蓝曦臣走过来看着聂怀桑站在路上不知所想什么。‘啊,曦臣哥哥’看着温柔看着自己的曦臣哥哥,曦臣哥哥要是真的是自

  • 打死那个地球人第3章在线阅读

    距离那晚和林珩行一起被困荒山已经过去一个星期,那天之后他一直没再出现过,于藤便理所应当的认为,这件事现在以林珩行对她的惩罚做了结束,他们从此以后就两清了。只是没想到,冤家路窄真的不是说说而已。这晚,于藤被开司派出去跟一个最近爆火的小明星,一路辗转反侧,最后小明星进了酒吧,于藤便也想硬着头皮进去。去酒

  • 长歌行在线阅读第7章

    这臭小子竟然无视他!薛玉珂的表现也让他有些诧异,至少这么多年以来,他还从没有看到过。真要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会是薛家的上门女婿?或者这是当着他的面看着两人朝里面走去,江擎宇阴沉着跟了上去。来到别墅门口,整个园林的设计可谓是美轮美奂,奢华中不失沉稳,颇为大家风范。“前方有人工湖,正前便是大门,两边所栽种

  • [综漫]少女黑化纪实星辰树

    林天识海之中,一颗紫光之石,漂浮起来。“这是…星辰本源之石…”林天愕然地望着天空。紫光慢慢漂浮起来,突然加速飞向那颗大树,与大树融为一体。“叮,恭喜宿主融合星辰树成功。”“叮,恭喜宿主获得星辰血脉。”“叮宿主受到星辰树反馈,突破到力魄境五重。”林天震惊万分,他赶紧查看了一下星辰血脉。当宿主收到伤害达

  • 咸鱼女配不想努力我给你个选择

    ‘当当当’对着那扇雕花的木门轻轻地敲了三下,在听到里面的答复后,齐公公才细声细气的说道:“四爷,苏姑娘来了”。“让她进来”。在听到齐公公毕恭毕敬的回答后,门内传来四爷阴沉冷漠的声音。苏安夏暗暗的吞了口口水,求救似的看着一脸笑眯眯的齐公公,可不可以不要去了啊,她现在真的有的害怕跟那个四爷单独呆在一起。

  • 总裁的天价歌后大风车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被人强,孙学义深得兵法奥义,知道武器拼不过柳开颜,自然只能凭速度取胜。调动丹田内灵气附在双脚之上,孙学义朝着柳开颜奔跑起来,所过之地更是被掀起一片风浪,手中的细小长条被他舞的密不透风,竟是直接挥舞出大风车的效果。“嘶,我还以为孙师兄这长条是用来削人的”“这种招式要怎么破?”每

  • 大唐:开局冲杀十万突厥在线阅读第10章

    “你看,这是咱们宋城最大的酒楼,名为酒仙楼,跟你说哦,这酒楼的主人可是一个大罗金仙实力的人物呢!饿了不?走带你进去尝尝这里的美食佳肴!”清瘦的青年男子并没有介绍自己是谁,带着白辰好像专门是往几个地方去,这不,这就一下子奔到了这最大酒楼这里来了,说着,就要硬拉着白辰进入酒楼里面去了。“呃,这位兄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