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所谓术者在线阅读天无情,一尸化三妖

作者:小猪佩妮 来源:纵横中文网

白虎山因长年少雨,山上树木初秋叶落,以致本就稀少的枝头更显萧瑟。一空旷处方圆百米更是只有一株伸向山崖的歪脖柳,只见同样枝叶稀疏的它却为柳荫下的两物遮蔽着骄阳。

“道友,既然来了何不歇息片刻。”

虚空中,老僧面色一惊去了隐匿之法,与歪脖柳隔百米相望。

“阿弥陀佛,施主修行不易何端招此孽缘?”

歪脖柳枝叶一阵摇曳直到躯干幻化出一幅人脸画像,但见那画像开口直吐人言。

“圣僧所说是这两位小童?我本树怪长年无雨千年修行几欲消散,可我知此乃百里外通天河妖截留雨水满其私欲所致,冤有头债有主,又何苦与这蝼蚁般的苦命人为敌呢?”

“贫僧远道而来,听了小人谗言一时不察,这就找那河妖理论一番。”老僧说罢便走,他修为虽高却无十足把握能诛杀柳怪,更何况冥鸦不在,晚间寻些帮手再图不迟。

老僧行不过三,只觉天地震动,无数白嫩的根茎冲天而起,瞬间老僧已身陷囹圄。

“施主,这是何意?”

“那通天河妖法力通天,连上届河伯都被囚禁于河底地牢,你如何敢与其理论?”

老僧见四下无人被揭了短也不脸红,虚空唤出一降魔杵道:“你以为你留的住我?”

歪脖柳人脸画像隐没在遒劲的树干中,它是个和尚都不如的树妖,和尚若狠心舍了寺庙还是可以跑的,而他树精纵法力通天也难逃人挪活树挪死的天命。

一时!

叶如刀,漫天飞舞!

根如矛,层林尽透!

枝如鞭,万法皆空!

阵中的老僧身周金光流转,无数的枝叶被金系罡气绞杀的支离破碎,手中的降魔杵见白嫩樊篱久攻不破便去了逃的念头调转枪头向阵中心得柳妖杀去,他知树妖火攻最好,只是这一身木系巨宝一时让他难以取舍。

无尽的柳枝如天津麻花一样交叉成一束箭矢,旋转着向老僧冲去。 “开!”

老僧护体光罩此刻亮如骄阳,数十个佛门真言伴着刺眼的光芒迎上箭矢,佛魔相遇紧抱的柳枝突然散开,每一枝都带着旋转之力,无数的柳枝化为飞灰,无数的柳枝旋转着扎向光罩。默念法决的老僧,嘴唇开合频率越来越快,而被旋转之力带偏的降魔杵也被抛向了半空。

“红莲焚天!”

老僧喊罢,不看无风自起的熊熊烈火,右手成刀将左臂斩断后一飞冲天,而跌落的左臂瞬间被一树根吸噬的干瘪成骨。

哇........

外出的冥鸦大战刚开就已觅食归来,只可惜修为太低难以插手,此刻见秃驴要逃,一时不顾生死飞至半空黑羽脱尽化作道道剑羽—‘千羽杀’。

老僧苦涩一笑,与光秃秃的冥鸦落入火海。想他忘情绝爱算计一生,到最后竟然成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得道高僧。此刻他向佛祖起誓,若能苟活定将做一个舍生卫道的人,可惜身周被根茎包裹着,无数的根须扎入肌肤疯狂的吸食着他的血肉与法力。

人死,火未灭。初如繁星点点,后是星火燎原。一柳枝在毒火中蹒跚,卷起一只即将烧焦的落毛鸡向远处抛去。

“莫要再惹是非。”

冥鸦像一个肉球一样飞快的像西方飞去,她为数不多的眼泪从天空飘落,她突然觉得自己要是一条龙该有多好,那样她一定会将这大火哭灭,将这深渊哭溢。

水火无情,红莲业火借烈阳之精,所过之处尽化飞灰。绿意不再,枯叶成蝶,万千枯叶蝶在空中怒吼、咆哮、飞蛾扑火......末了,它们还是成了客死他乡的野鬼,因为它们未能完成叶落归根的宿命。

烈火中的柳妖枯黄的不再只是躯干,连深埋在地下的根径都在慢慢枯黄。一股粗达数丈的主根径带着不染尘世的洁白,冲向火中紧拥的蝼蚁,它一生清修未害一人更不愿吸食两小童,可它若死了,他们也将化为飞灰。根茎入体,一非金非石的笔刀从男童怀中飞出将柳妖一刀斩断,那落在外处的根茎瞬间被烈火吞噬。

阵火烈烈,笔刀悬空,相拥的二人缓缓分开。

叶小刀抬头望着相似的那片天,将怀中的女子放到后背,他能死而复生,她一定也可以,借着月色向东,一路向东。

“滚,妈的,背个死人求医,想砸我师父的招牌吗?给我打!”

向东,再向东。

“滚,还还魂丹,我家宗主刚刚白发人送黑发人,就算有这灵丹妙药,你这种蝼蚁也配?”

叶小刀,从十六蹒跚到了十九。

“小果,你等着我,待我修仙有成回来接你。”

洛梅山,一抹消瘦的身影匆匆而下,而山顶最得日月处却添了一座新坟,坟里埋的正是长青、流云两县万人口中的灾星。

“仙长,测下我的资质。”

那修真者侧眼看了一眼道,“你太大了,下一个。”

“仙长,求您了!我会努力的,勤能补拙。求您了!” 言语间,男子以头触地,三两下额头已见血痕。

修者于心不忍,将测灵石挪到了男子身前,男子颤巍巍的将双手放于其上,良久。

“没灵根,不能修仙,下一个!”

轰,晴天霹雳!

“啊!我叶小刀不能修仙,哈哈……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为什么?!” 男子拨开人群,步履蹒跚,声声凄厉。

“傻了,不能修就不修嘛,这么大了还没我那小子能抗事儿。”

“就是,这修仙百不过三,都像他那样这岂不是没人了?!”

叶小刀充耳不闻,他从洛梅山跋涉数年来到天剑阁,可事与愿违。

不知多久,路遇酒肆,叶小刀取出包裹中的笔刀,将包裹挚向小二。

“换酒!通通换酒!”

“好嘞,客官稍等!”

……

最后一坛,叶小刀向城门爬去,他想醉,可醉不成!因脑中有那一抹笑,心中有那一个人!

“知相思害相思,生一人死一人。”

叶小刀写罢左手持笔,右手在河边歪柳上打着扣。说他懦弱的选择了放弃也好,感他心念九幽**慷慨赴死也罢,他只是一个蝼蚁,他能奈这天地何?!

“你为何修仙?”

叶小刀见一书生扮相老者,咬牙道:“报仇!”

“仇人是谁?”

叶小刀皱眉苦思。

老者轻叹一声,“往昔过苦,不念也罢,这大道三千,道佛不成还有他途。”

叶小刀慌忙跪下,“求仙人指路,纵使成魔成妖小子在所不惜!”

老者哈哈一笑,“你身无灵根,既不能感应天地灵气,妖魔鬼怪,佛道两门皆与你无缘。也罢,这**争鸣,我儒家也要分些天地气运!”

“儒家?仙人,儒家就不需要灵气吗?”

“盘古开天,浩气长存!我儒家一道感悟浩然正气,你与这仓颉笔颇有渊源,老夫再赐你无字天书一卷,日后如何全凭你一人!”

叶小刀捧过一卷天书,迫不及待翻看一眼,当真白如祥云。“谢师父!”说罢便拜。

老者慌忙去扶,“老夫不收徒,要拜就拜那孔庙圣人吧。”

“谢前辈,小子这就动身。”

叶小刀一手持笔,一手拖书,他还要往东,去那个满是书香孔庙的东土!

见小刀远去,不知何处出现的书籍交替着演化成通天阶梯,老者拾阶而上,背对着叶小刀的脸皱成一团。自从截教零落,这天地便没了蝼蚁的通天之路,悲也,痛也!

似乎什么感应到了蝼蚁们的悲伤,当夜血月临空紫薇暗淡。秋雨乌云未能遮住的月华,最终红光透云层林尽染。

咔嚓,一道惊雷夹带着一股红芒将荒坟击碎,尸身体内的柳妖似有感应,它不想死,可无论它多么疯狂都破不开那薄薄的血肉,那具死而不朽的凡人也只能暴露在外任寒雨冲刷。

雨很大,可风更大,天际落下的雨帘倾斜着冲击着大地,仿佛二者是血海深仇誓要不死不休。

风住了,雨歇了,一声咔嚓从小果体内传出。

“是谁?”

白顾的三魂刚要进入识海,却被条条细柳抽离。

几道细白的嫩根顺着经脉往下延伸,细柳对于阴魂有着致命的伤害,被抽的七魄将散的白顾顺着骨骼的缝隙进入了骨髓,好在那株柳精只是贪恋血肉。灵魂顺着骨髓向四处蔓延,入过地府的白顾不敢死。血月万年难现,此次借着血月出世,地府混乱才侥幸逃生,地狱十八层的恐怖让她触目惊心,活着,自己下了地狱岂不是会让那些坏人笑醒?

白虎山火海中柳妖主根扎入小果体内那一刻,虽九成九被斩断,可好在有一丝残留。在吸尽最后一丝血肉后,柳妖也从浑噩中苏醒!尚未清明,就听两女在争吵。

“刚刚是你抽我的吗?”

“不是。”

“那你是谁,这是哪?”

柳妖只听声音也知搭话的女子定是瞿小果,至于语气嚣张的女子是谁?它不顾虚弱开启妖瞳,只见一白皑皑的枯骨正对着一身形缥缈的鬼魂厉声呵斥。

“一问三不知,当真没用。”

“住口,你何方妖孽抢了他人尸身还如此嚣张?”

妖孽?白顾这才仔细打量自己一番,双手瘦的皮都没了,月光下发出渗人的白,一时间十分错愕。

原来白顾借血月遁入小果体内时,也打破了小果怨气造就的怨煞鬼盾,这才给了柳妖破壳重生的良机,再看即将烟消云散的瞿小果魂魄,当真是血肉育绿柳、骷髅化骨魔、怨念生恶鬼,一尸化三妖。

见骷髅无言发呆,魂魄茫然无知,柳妖脱落一片柳叶将瞿小果魂魄包裹其中。 “天要亮了,见了阳光你便鬼也做不成了。”

良久,那具骨妖不知为何竟然哭了起来,抽泣中夹杂着对命运不公的控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瞿小果一时也红了眼眶,想她待嫁之际只是想告知亲人一声,没想到和叶小刀弄了个阴阳两隔。

山不在险,有妖则烦。一时间鬼哭尸嚎,似那北风让人不由的收紧着身子,捋顺着汗毛。

“白姐姐,你说这流云县大旱真的是我的错吗?”

白顾与瞿小果一阵抱头痛哭,直到黎明将近才将其中原委梳理清晰,占了别人身子当然不能再伤人心肝了,更何况归根到底那河妖罪孽最深。

“当然不是,等姐姐修炼有成把那河妖给你捉来,任你烹饪。”

“姐姐.....”

呜呜.....

柳妖充耳不闻,揣摩着在血月下觉醒的本命神通-《三分不死大法》。柳树一脉,插枝即活此乃一分真身,再则乃二分真神,三分真力。炉火纯情之后,自是无迹可寻又无处不在,农家池塘有我,皇家宫廷亦过。

两女折腾一夜,毫无疲色。直到血月西隐,白顾心慌异常,她第一次厌恶的看着依旧漆黑的东方,可她知道太阳要升了,今生她是一个鬼物,注定要生活在黑暗中。

瞿小果也是看着东方,片刻回过神道:“姐姐,你藏哪里?”

白顾顺着她的眼光见那株柳妖只有半米身高,当即将目光转向一处漆黑的山洞。

“这树妖太小,我另寻他处,明日再见。”

……

“那骨妖来历不明,你可要小心。”

瞿小果愣了一下道:“我只觉得她和我很像,前辈是白虎山的柳老伯吗?”

柳妖难以察觉处面色尴尬,他虽然千岁高龄可在草木妖界还只是个孩子啊。

“什么柳老伯?我叫木青。”

木青、瞿小果?洞口偷听的白顾闻两妖无声后,叹了口气往洞内深处走去,她在血月下也悟得了枯骨百炼,这世就做一个妖吧。

日升日落百鸟归巢,木青望着西方天际发呆,直到斜月高挂都没有那个愣头青。

月下一黑毛乌鸦无助哀鸣,身下的白虎山没了那俩孩童,也没了柳妖。它不能说话,只能用阵阵哀鸣表达着内心的苦涩,怪它,要是不自作主张用冥气保那孩童不腐,要是不下山招惹是非,也许他会等到自己化了横骨听自己说那些埋在内心深处的情话,可还有机会吗?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延伸阅读

伊贝蓝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gc4e.shtml
江苏省太仓市新宝洗涤用品有限公司--伊贝蓝牌凭借好的(冷水洗涤剂)洗衣店产品羽绒服免

聚晟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g746.shtml
聚晟茶具总部是陶瓷茶具、茶盘、礼品定制、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林城万宜酒店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utuu.shtml
林城万宜酒店加盟贵阳林城万宜酒店地处火车站旁,步行可至贵州新体育场、人民广场,去往大

澳仕玛国际钓具连锁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g8sj.shtml
澳仕玛国内外钓具连锁是一家专职钓具超市连锁企业。十余年的从业经验,建立了专职的团队、

周至福珠宝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e53.shtml
一直以来,爱美人士对于珠宝产品的喜爱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为了能够迎合现代人多变的需求,

盛世瑞鑫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phrv.shtml
盛世瑞鑫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周边、手机壳、配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蒂奥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d3nu.shtml
蒂奥集成吊顶自1993年开始在中国研制生产销售,九十年代末进入发展期,2000年~2

富达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xh2k.shtml
本公司生产彩盒、纸箱、包装盒、礼品盒等塑胶手提扣、纸箱扣、塑胶提手扣、塑胶防尘纸箱扣

捷径思维英语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bx74.shtml
沈阳捷径思维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秉承着“让家长教育投资最大化,让孩子学习效率最

本能心脑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zov.shtml
本能心脑潜能开发国际连锁机构历经近10年的教学研发与实践,目前已成为国内真正实现全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在哥谭卖叉烧第8章在线阅读

    “既如此,......那便战!”“是!”随着掌教韩玄道一声“战”,各峰主事均高声应是!“通知长老殿,半数长老出战,各峰战力及外门据点战力由各峰全权自定!”“属地附属门派战力,令其全数出动八成以上!”“通知太上长老清冥子出关,持我配剑,必要时刻可持剑入白玉教总坛!”“白玉教同为玄真域大派,本宗与其现撕

  • 小僧无尘第8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中午,杨志海那边打来电话,说是他拍到程淼了。陆小柏松了口气,既然程淼去了那边,那就不会来这里了。他收拾好东西,便和殷雾岫一起去小吃街吃饭。他俩到小吃街时,正是人多的时候,街边的小店拍着长长的队。两人碰巧看到一家自助餐店,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坐满了人,门外几个人往里走,于是相视一眼,跟在几人

  • 异世之制裁者之我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3)

    骆歆上午还跟往常一样,打扫双语幼儿园外那条街,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吃了午饭以后,就扛着大竹扫把去了隔壁两条街外的海天大厦。“系统该不会是要送我一层写字楼吧?”“当个包租公也不错哟。”“滋滋滋......那小日子岂不是很滋润?”仰望着这栋高近四百米的摩天大楼,骆歆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自己当包租公的画面。

  • 洪荒之吾为纣王霍德义

    看那对男女朋友出去了,霍德义又领着赵依薇看车。“来来来……嫂子,看看,你看中哪一辆随便挑,就当是兄弟我送给你跟大哥的生日礼物了。”霍德义豪爽地挥挥手赵依微也不推脱矫情,到处转了转,眼睛一顿,明显选择了中意的,指着它向霍德义道:“我要这一辆。”霍德义看着那辆车眼睛闪了闪,憨憨的笑了起来,“嫂子,要不,

  • 超级英雄附体之道歉!拿出你骂我的力气来!

    大家朝声音的来源看去,余夫人从长梯上缓缓走下来,身后跟着好几十个女佣。韩美娇看到余夫人,连忙跑到她面前,指了指不远处的余晚:“伯母!您得为我主持公道啊!”“美娇,你这是怎么了?”余夫人皱眉问道。韩美娇随即指着余晚,大叫:“就是这个不知从哪里混进来的野丫头对我无礼!”余夫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叹了

  • 伪装毛团当卧底之师傅我好想你啊(9)

    第二天的清晨,一缕太阳照射在萧翎的脸颊上,萧翎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说:“哈哈,铭启那老小子给我的果然是好宝贝,攻击力这么强,居然把我的伤势也恢复了。等我回蜀山一定要问问师傅,那是什么宝贝。”话还没说完,萧翎就觉得胸口好像多了一团毛绒绒的东西。萧翎伸手进去,把毛绒绒的东西揪了出来。一看,原来是昨天那只小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在线阅读感染

    秦阳用力的将刀**一只丧尸的脖子,顿时从丧尸脖子中喷出黑色的血液,一下子溅在了秦阳的身上。血液中那一股腐烂的味道让秦阳腹中一顿汹涌。最后仅存的那只丧尸也被上官云飞一脚踢翻,撞在墙边,大量黑色血液涌出。三人看到丧尸都不再动弹之后,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三人的身上布满了有腐烂气味的血液,双手也在不停地颤抖

  • 【综英美】身为二桶的我第3章在线阅读

    “紫玉,这位公子是?”珞雨蓝首先回过了神,却是迷恋了珞凝歌俊美的容貌。“歌儿……”珞白宇却是下意识的唤出了口,即使已经过去8年,可那双眼睛,他不会记错的。珞凝歌笑得更灿烂了,道“真好,宰相大人原来还记得我。”说着,顺手摘掉了缠着头发的玉簪,一头乌黑的长发就散落下来,“大姐,8年不见,你还是没变漂亮。

  • 都怪这该死的网课在线阅读第10节

    “落儿,怎么是你!”叶泉,叶川两人突然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孙子(儿子)叶落。“落儿,快跑,你不是他们对手。”下一刻,叶川见龙一鸣三人围上前隐隐对叶落成了包围之势,神色焦急说道。“爷爷,无妨。”叶落安慰着叶川说道。刚刚那一掌他对龙一鸣三人的实力已经有了了解,那龙一鸣的实力顶多就是

  • 极限尖兵在线阅读第十章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待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弗莉塔不知道,但就最近超英们诡异的脑回路和对她的执着来看,两人不可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天。她再不走又会被卷入一场大战。“你你你们聊哈,我就先走了!”弗莉塔看见这场面,只想溜之大吉。她扔开托尼的手,一个错步还没踏出去,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就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腕。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