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拳坛之威震八方之转机(3)

作者:唐刀 来源:飞卢小说网

翌日中午。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千岁千里的声音柔和得一如既往,只是默默加上了认命的成分。

“哼,看在认错态度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美由纪撅着的小zui慢慢放下,每次和千里吵架生气的时候她总是最后会被逗得想笑的那一个,表情什么的,根本绷不住啊。

千岁千里跟本意识不到,这个看上去完美继承了老妈男人婆个性的妹妹早已经度过了自己十五周岁的生日,而即将到来的十六岁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千里的眼里,美由纪永远都是那个会大声嚷嚷着只要哥哥教自己网球、每次和自己决斗以失败收场之后还狠狠对墙击球两百次的认真的女孩,在生活和学习方面也冲劲满满,但是遇到更强的对手时心理素质总是给实力扣分,这或许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吧……可是想了这么多,美由纪对他而言永远是年纪相差自己三岁的小女孩,网球水准虽然不断提高,但和处于男子高中生顶尖水平的自己相比,她还只是个跟在后面求他帮忙的小妹妹。不会改变的年龄差始终摆在那里,就像飞出高空去的风筝,和提线人的距离永远不多不少正好是线长而已。

如果不是昨晚老妈的一番提醒,千里还是粗神经地对妹妹保有上述陈见。

“美由纪长大了,”千岁真由嫌自己的粉色唇膏碍事,边说边拿出纸巾一点一点抹掉,对着镜子确认唇上没有残留物之后,继而直直看向自己那个稍显木讷的儿子,“没有女孩子会想让自己崇拜的人看见自己最丑的样子。”

“……老妈,美由纪才不是那么矫情的小孩。”

“美由纪已经快十六岁了,千里。用脑子想想看你班上的**学十六岁的时候都在干嘛。”女人说完,转身朝护士站走去,见着自己办好各项事宜的老公之后,习惯性地shen手挽住他,顺道回头和还在想着什么的千里说,“乖儿子,明天和你妹妹道个歉。晚安。”

回到现在。

美由纪憋着笑,一面回想着昨天醒来之后自己爆炸性的哭声,一面回想着小偷哥哥当时说过的话。所以手术后复健到底要多久呢?

“哥哥,我什么时候出院?”

“老爸联系了医生朋友和你的教练,他们都说东京的运动神经修复技术是全国最好的,所以等一周之后拆线,绑石膏钢架固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始复健了。”千里也知道这对于处在水准上升期的美由纪而言是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因为身体素质好、骨骼密度高,所以石膏只需要固定一个月,骨头就能差不多长好,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可是女孩却不这么认为,一个月绑着石膏,意味着一个月不能动,之后还有艰难的复健期等着自己,无论如何听起来都是不堪入耳的艰难。三三.转机

翌日中午。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千岁千里的声音柔和得一如既往,只是默默加上了认命的成分。

“哼,看在认错态度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美由纪撅着的小zui慢慢放下,每次和千里吵架生气的时候她总是最后会被逗得想笑的那一个,表情什么的,根本绷不住啊。

千岁千里跟本意识不到,这个看上去完美继承了老妈男人婆个性的妹妹早已经度过了自己十五周岁的生日,而即将到来的十六岁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千里的眼里,美由纪永远都是那个会大声嚷嚷着只要哥哥教自己网球、每次和自己决斗以失败收场之后还狠狠对墙击球两百次的认真的女孩,在生活和学习方面也冲劲满满,但是遇到更强的对手时心理素质总是给实力扣分,这或许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吧……可是想了这么多,美由纪对他而言永远是年纪相差自己三岁的小女孩,网球水准虽然不断提高,但和处于男子高中生顶尖水平的自己相比,她还只是个跟在后面求他帮忙的小妹妹。不会改变的年龄差始终摆在那里,就像飞出高空去的风筝,和提线人的距离永远不多不少正好是线长而已。

如果不是昨晚老妈的一番提醒,千里还是粗神经地对妹妹保有上述陈见。

“美由纪长大了,”千岁真由嫌自己的粉色唇膏碍事,边说边拿出纸巾一点一点抹掉,对着镜子确认唇上没有残留物之后,继而直直看向自己那个稍显木讷的儿子,“没有女孩子会想让自己崇拜的人看见自己最丑的样子。”

“……老妈,美由纪才不是那么矫情的小孩。”

“美由纪已经快十六岁了,千里。用脑子想想看你班上的**学十六岁的时候都在干嘛。”女人说完,转身朝护士站走去,见着自己办好各项事宜的老公之后,习惯性地shen手挽住他,顺道回头和还在想着什么的千里说,“乖儿子,明天和你妹妹道个歉。晚安。”

回到现在。

美由纪憋着笑,一面回想着昨天醒来之后自己爆炸性的哭声,一面回想着小偷哥哥当时说过的话。所以手术后复健到底要多久呢?

“哥哥,我什么时候出院?”

“老爸联系了医生朋友和你的教练,他们都说东京的运动神经修复技术是全国最好的,所以等一周之后拆线,绑石膏钢架固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始复健了。”千里也知道这对于处在水准上升期的美由纪而言是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因为身体素质好、骨骼密度高,所以石膏只需要固定一个月,骨头就能差不多长好,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可是女孩却不这么认为,一个月绑着石膏,意味着一个月不能动,之后还有艰难的复健期等着自己,无论如何听起来都是不堪入耳的艰难。三.转机

翌日中午。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千岁千里的声音柔和得一如既往,只是默默加上了认命的成分。

“哼,看在认错态度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美由纪撅着的小zui慢慢放下,每次和千里吵架生气的时候她总是最后会被逗得想笑的那一个,表情什么的,根本绷不住啊。

千岁千里跟本意识不到,这个看上去完美继承了老妈男人婆个性的妹妹早已经度过了自己十五周岁的生日,而即将到来的十六岁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千里的眼里,美由纪永远都是那个会大声嚷嚷着只要哥哥教自己网球、每次和自己决斗以失败收场之后还狠狠对墙击球两百次的认真的女孩,在生活和学习方面也冲劲满满,但是遇到更强的对手时心理素质总是给实力扣分,这或许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吧……可是想了这么多,美由纪对他而言永远是年纪相差自己三岁的小女孩,网球水准虽然不断提高,但和处于男子高中生顶尖水平的自己相比,她还只是个跟在后面求他帮忙的小妹妹。不会改变的年龄差始终摆在那里,就像飞出高空去的风筝,和提线人的距离永远不多不少正好是线长而已。

如果不是昨晚老妈的一番提醒,千里还是粗神经地对妹妹保有上述陈见。

“美由纪长大了,”千岁真由嫌自己的粉色唇膏碍事,边说边拿出纸巾一点一点抹掉,对着镜子确认唇上没有残留物之后,继而直直看向自己那个稍显木讷的儿子,“没有女孩子会想让自己崇拜的人看见自己最丑的样子。”

“……老妈,美由纪才不是那么矫情的小孩。”

“美由纪已经快十六岁了,千里。用脑子想想看你班上的**学十六岁的时候都在干嘛。”女人说完,转身朝护士站走去,见着自己办好各项事宜的老公之后,习惯性地shen手挽住他,顺道回头和还在想着什么的千里说,“乖儿子,明天和你妹妹道个歉。晚安。”

回到现在。

美由纪憋着笑,一面回想着昨天醒来之后自己爆炸性的哭声,一面回想着小偷哥哥当时说过的话。所以手术后复健到底要多久呢?

“哥哥,我什么时候出院?”

“老爸联系了医生朋友和你的教练,他们都说东京的运动神经修复技术是全国最好的,所以等一周之后拆线,绑石膏钢架固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始复健了。”千里也知道这对于处在水准上升期的美由纪而言是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因为身体素质好、骨骼密度高,所以石膏只需要固定一个月,骨头就能差不多长好,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可是女孩却不这么认为,一个月绑着石膏,意味着一个月不能动,之后还有艰难的复健期等着自己,无论如何听起来都是不堪入耳的艰难。

“真麻烦,我想回家。”

千里皱眉:“不行,这期间刚好放暑假,我会一直在东京看着你。好好休养好好复健才不会落下病根。”

病根吗,小偷哥哥的手肘好像就是因为当初没有根治,才会在和冰帝比赛时恶化的。

“老爸老妈都要上班啊,他们肯定要回九州是不是?那你一个人看着我,我不放心。”

棕皮肤的男生彻底被自己妹妹逗笑了,到底是谁不放心谁?

“不用为钱担心,场馆主办方承担了你的治疗和复健费用,而且之前我比赛的奖金都有存下来。”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存折挥了挥,美由纪以自己傲人的视力看清了上面的数字,将近300万日元。

“老哥你怎么这么机智!”紫蓝色的眼睛见着了喜人的数字明显放大了一圈,“这样的话,就算东京很无趣我也就勉强待一段时间吧。”

玩味的神情审视着美由纪,千里的脸朝着妹妹靠近了一点,“我才是会觉得无趣呢,你倒好,可以经常见到手冢了。”

千里确定自己听见了“刷”的一声,同一瞬间,眼见着妹妹的棕皮肤上绽开了红晕。

“才不想见到小偷哥哥!”怒气值升高,想到昨天自己失态的表现,美由纪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里。

“是是是,等过几天再见面吧。”

七月三日,晴,距离全国国中生女子网球赛已经过去五天。

手冢国光有些过意不去,在得知千岁和妹妹要暂住在东京之后,他感到自己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问鼎全国冠军的千岁美由纪,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就在下一刻从巅峰跌入谷底,从各种方面而言,这都是运动生涯中的巨大打击。更何况,自己连恭喜都没说出口,虽说在前几天那种情况下也有点说不出口,但是手冢国光还是觉得作为一个被信任的前辈,应该对这个女孩的努力给予她应得的回应。

这是他第三次拿起电话打给千岁千里,前两次的时候千岁都回绝了自己要去探望美由纪的好意,他琢磨着也是合情合理,一个自尊心强的女孩应该不喜欢被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不过今天确实也事出有因,前天千岁托他在医院附近帮找的公寓,他已经得到了答复,想着先去探望一下千岁妹妹,再带着千岁去看看那套公寓。

“手冢君,十分感谢你的帮忙,美由纪也刚好做完了治疗,现在来的话时间正好。”

“好的,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之后,立刻起身出门,如果不是被手冢彩菜提醒,自己就会忘记探病应有的礼仪。

“院子里种的月季剪几只带过去吧?”母亲的笑脸总是让人心安。可是月季真的适合探病吗?心生疑惑之时,手冢国光脑中又浮现出千岁妹妹一脸倔强地挡在他身前的模样,他一边zui上答应着母亲,一边从自己日常照料的黑松盆栽中选了瘦小却苍劲的那一株带走。也没顾上听彩菜的那句“女孩子比较喜欢花喔”的箴言,就掩上了手冢家的前门。

“小偷哥哥!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手冢国光的身影在307病房门前一闪而过,里头等候已久的女孩立刻目光灼灼。

千岁千里打开房门,将眼镜少年迎了进来。“明明才见过吧。美由纪那天病糊涂了,把你来过的事全都忘了。”

手冢毫不在意的样子,让眼睛始终不离他的女孩心满意足。对啊,嚎啕大哭什么的还是全部忘记最好。

不紧不慢走到病chuang前,靠着右chuang沿的左手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待那东西来到跟前,再连同右手一起捧住,同时身体微微朝chuang上面色红润的女孩前倾,郑重地说道:

“恭喜你夺得全国冠军。”

随着眼前人厚重好听的声音在距离三十公分的位置响起,美由纪的心跳得更加有力,同是三年前的夏天,在大阪图书馆门前的草坪上,小偷哥哥也说了同样的贺词,只不过那一次是一句告别的附加语。而现如今,当晌午的烈日撑破七坪小病房的yin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美由纪只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一起瞩目这个青学之王的夏天,反而将自己夺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回忆分神的棕皮肤女孩,维持着那个前倾姿势的眼镜少年,在门口看着二人的僵持,不禁笑出了声,就这样划破了一方宁静,也自觉多余地拉上了跟前的房门。

哥哥的一声轻笑让美由纪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她立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在手冢的眼里,这个动作和千里简直一模一样。

“谢谢小偷哥哥!”弯弯的眼睛,细长却JianYing的眉形,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结合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种和谐的曲调,“不过这个是什么?松树吗?”

小黑松的主人顺手把青瓷盆放在未置一物的chuang头柜上,说道:“是黑松,感觉和你比较合适。”

“黑松?名字倒是和我搭,都是黑色的嘛。”上扬的语调,自嘲的口吻也掩饰不了女孩极好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它。”

面朝阳光的青学部长似乎被捕捉到一丝笑意,但反光的镜片藏住了他眼底的情绪。等到棕皮肤女孩将目光从黑松身上移开,只听见手冢更柔和了一点的声音:“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公寓大小在30坪左右,三楼,三居室,正门外是直筒的阳台,坐西北朝东南,月租15万日元,距离医院康复中心只有十分钟路程。

“这里真的很好,手冢,真是太感谢你了。”千里眼睛闪烁,煞有介事地朝眼睛少年深深鞠躬,让对方无福消受地后退了半步。

“别这么说。”

“想吃什么?我请客。”

“今晚约了不二在家里吃饭,可以的话一起去吧?”

请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千岁千里心里不是滋味,虽说在将棋方面应该随时趁虚而入、步步为营,“小偷哥哥!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手冢国光的身影在307病房门前一闪而过,里头等候已久的女孩立刻目光灼灼。

千岁千里打开房门,将眼镜少年迎了进来。“明明才见过吧。美由纪那天病糊涂了,把你来过的事全都忘了。”

手冢毫不在意的样子,让眼睛始终不离他的女孩心满意足。对啊,嚎啕大哭什么的还是全部忘记最好。

不紧不慢走到病chuang前,靠着右chuang沿的左手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待那东西来到跟前,再连同右手一起捧住,同时身体微微朝chuang上面色红润的女孩前倾,郑重地说道:

“恭喜你夺得全国冠军。”

随着眼前人厚重好听的声音在距离三十公分的位置响起,美由纪的心跳得更加有力,同是三年前的夏天,在大阪图书馆门前的草坪上,小偷哥哥也说了同样的贺词,只不过那一次是一句告别的附加语。而现如今,当晌午的烈日撑破七坪小病房的yin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美由纪只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一起瞩目这个青学之王的夏天,反而将自己夺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回忆分神的棕皮肤女孩,维持着那个前倾姿势的眼镜少年,在门口看着二人的僵持,不禁笑出了声,就这样划破了一方宁静,也自觉多余地拉上了跟前的房门。

哥哥的一声轻笑让美由纪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她立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在手冢的眼里,这个动作和千里简直一模一样。

“谢谢小偷哥哥!”弯弯的眼睛,细长却JianYing的眉形,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结合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种和谐的曲调,“不过这个是什么?松树吗?”

小黑松的主人顺手把青瓷盆放在未置一物的chuang头柜上,说道:“是黑松,感觉和你比较合适。”

“黑松?名字倒是和我搭,都是黑色的嘛。”上扬的语调,自嘲的口吻也掩饰不了女孩极好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它。”

面朝阳光的青学部长似乎被捕捉到一丝笑意,但反光的镜片藏住了他眼底的情绪。等到棕皮肤女孩将目光从黑松身上移开,只听见手冢更柔和了一点的声音:“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公寓大小在30坪左右,三楼,三居室,正门外是直筒的阳台,坐西北朝东南,月租15万日元,距离医院康复中心只有十分钟路程。

“这里真的很好,手冢,真是太感谢你了。”千里眼睛闪烁,煞有介事地朝眼睛少年深深鞠躬,让对方无福消受地后退了半步。

“别这么说。”

“想吃什么?我请客。”

“今晚约了不二在家里吃饭,可以的话一起去吧?”

请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千岁千里心里不是滋味,虽说在将棋方面应该随时趁虚而入、步步为营,但是对现实生活向来抱有着“与世无争”信条的自己,说什么也不想欠手冢国光这个人情。脑子甚是精明的他此刻也有点纠结不清,转而一想,这次跟去他家,一来是摸清了这个妹妹最崇拜的人的家底,二来也可以改日带着礼物造访,三来说不定可以和看上去同样大智若愚的不二周助交个朋友。脑子一来二去不停转,终于决定一同前去,虽说看似将这些优劣得失一一枚举十分麻烦,但在千岁千里这里不过用了一秒出头的光景。

灿烂的露齿笑,颔首:“那就麻烦手冢君了!”

和式木门清脆的响声传到正在一楼准备料理的手冢彩菜耳中,这是一栋两层半的独栋小楼,除却前庭和后院的交错种植的小叶枫和罗汉松,以及落地窗前用石头砌成的小鱼池,二楼的架空层延shen.出的斜顶小阁楼让整个日式建筑染上了一点洋味。女主人听着了敲门声,赶忙拉开了玄关的门。

“国光回来了啊,这是?”千岁千里被这棕发伯母看个正着,对方毫不掩饰的好奇因为弯起的笑眼而未能让人感受到一点点尴尬,高个子男生随即笑了笑,这温文尔雅的阿姨和自家大大咧咧的老妈完全不同画风啊。

“伯母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千岁千里,家住长崎县。”

“你好呀千岁桑,国光平日受你照顾了。”礼数不能更加完备,千里生怕自己失礼,也赶忙点头哈腰起来。

“没有的事,我才是受手冢的照顾了!”

“你的妹妹身体怎么样了呢?没事吗?”彩菜此前是听说过这个叫千里的男生的,当年国光之所以能够和青学同伴一同携手ting.jin全国大赛,好像还是托了他和妹妹的福。

千里听闻伯母的问切,立刻把腰肢压得更低:“托您的福,过两天就能出院了,而且手冢真的帮了我们大忙,在东京的住宿也顺利解决了。”

“啊呀,那真是太好了,如果有什么能帮上的,请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真的非常感谢您!”

一旁的眼镜少年看着千岁的头随着话音一次次往下低,在那一头卷发就要贴着地面之前,实在是忍不住喊停:“妈妈,不如进屋吧。”

才惊觉自己对千岁的纠缠,手冢彩菜马上捂zui道:“真是不好意思,快进屋吧,周助已经在茶室等着了。”她的声音一瞬间没了方才故作镇定的客套,略带上一点清脆的上升语调,那副不好意思的笑脸被千里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给这温婉的伯母加上了名为“天然呆”的微妙属性。

“手冢你和伯母真是不怎么像呢。”在茶室门口看见安静坐在窗边的不二周助,千岁千里故意调高了声调。

“千岁桑,好久不见了~”一如既往眯着的眼睛,微笑着的一张令人捉摸不透的脸。

“好久不见啊,不二同学。”卷发少年随即坐在了周助对面,继续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反倒是不二和伯母比较像。”

“哈哈哈,确实是,伯母也说相比之下我比较像她的儿子。”眯眼笑着的少年望向坐在二人中间那个神情永远警惕的少年,不怀好意地将这谈话的包袱扔给了他。

只见手冢国光熟练地摆弄着白瓷茶碗,不一会儿就给俩人斟满了乌龙,同一时刻面对两个腹黑,他可是调动了一些脑细胞加以应对的。

只是回答的话语没来得及发出,木门外就传来彩菜“料理已经准备好了”的声音,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手冢第一个走出茶室,不二习惯性地跟在他身后,一脸热切的微笑,而千岁则是一面慢慢起身,一面把碗里的茶喝了个见底。“小偷哥哥!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手冢国光的身影在307病房门前一闪而过,里头等候已久的女孩立刻目光灼灼。

千岁千里打开房门,将眼镜少年迎了进来。“明明才见过吧。美由纪那天病糊涂了,把你来过的事全都忘了。”

手冢毫不在意的样子,让眼睛始终不离他的女孩心满意足。对啊,嚎啕大哭什么的还是全部忘记最好。

不紧不慢走到病chuang前,靠着右chuang沿的左手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待那东西来到跟前,再连同右手一起捧住,同时身体微微朝chuang上面色红润的女孩前倾,郑重地说道:

“恭喜你夺得全国冠军。”

随着眼前人厚重好听的声音在距离三十公分的位置响起,美由纪的心跳得更加有力,同是三年前的夏天,在大阪图书馆门前的草坪上,小偷哥哥也说了同样的贺词,只不过那一次是一句告别的附加语。而现如今,当晌午的烈日撑破七坪小病房的yin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美由纪只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一起瞩目这个青学之王的夏天,反而将自己夺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回忆分神的棕皮肤女孩,维持着那个前倾姿势的眼镜少年,在门口看着二人的僵持,不禁笑出了声,就这样划破了一方宁静,也自觉多余地拉上了跟前的房门。

哥哥的一声轻笑让美由纪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她立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在手冢的眼里,这个动作和千里简直一模一样。

“谢谢小偷哥哥!”弯弯的眼睛,细长却JianYing的眉形,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结合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种和谐的曲调,“不过这个是什么?松树吗?”

小黑松的主人顺手把青瓷盆放在未置一物的chuang头柜上,说道:“是黑松,感觉和你比较合适。”

“黑松?名字倒是和我搭,都是黑色的嘛。”上扬的语调,自嘲的口吻也掩饰不了女孩极好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它。”

面朝阳光的青学部长似乎被捕捉到一丝笑意,但反光的镜片藏住了他眼底的情绪。等到棕皮肤女孩将目光从黑松身上移开,只听见手冢更柔和了一点的声音:“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公寓大小在30坪左右,三楼,三居室,正门外是直筒的阳台,坐西北朝东南,月租15万日元,距离医院康复中心只有十分钟路程。

“这里真的很好,手冢,真是太感谢你了。”千里眼睛闪烁,煞有介事地朝眼睛少年深深鞠躬,让对方无福消受地后退了半步。

“别这么说。”

“想吃什么?我请客。”

“今晚约了不二在家里吃饭,可以的话一起去吧?”

请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千岁千里心里不是滋味,虽说在将棋方面应该随时趁虚而入、步步为营,但是对现实生活向来抱有着“与世无争”信条的自己,说什么也不想欠手冢国光这个人情。脑子甚是精明的他此刻也有点纠结不清,转而一想,这次跟去他家,一来是摸清了这个妹妹最崇拜的人的家底,二来也可以改日带着礼物造访,三来说不定可以和看上去同样大智若愚的不二周助交个朋友。脑子一来二去不停转,终于决定一同前去,虽说看似将这些优劣得失一一枚举十分麻烦,但在千岁千里这里不过用了一秒出头的光景。

灿烂的露齿笑,颔首:“那就麻烦手冢君了!”

和式木门清脆的响声传到正在一楼准备料理的手冢彩菜耳中,这是一栋两层半的独栋小楼,除却前庭和后院的交错种植的小叶枫和罗汉松,以及落地窗前用石头砌成的小鱼池,二楼的架空层延shen.出的斜顶小阁楼让整个日式建筑染上了一点洋味。女主人听着了敲门声,赶忙拉开了玄关的门。

“国光回来了啊,这是?”千岁千里被这棕发伯母看个正着,对方毫不掩饰的好奇因为弯起的笑眼而未能让人感受到一点点尴尬,高个子男生随即笑了笑,这温文尔雅的阿姨和自家大大咧咧的老妈完全不同画风啊。

“伯母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千岁千里,家住长崎县。”

“你好呀千岁桑,国光平日受你照顾了。”礼数不能更加完备,千里生怕自己失礼,也赶忙点头哈腰起来。

“没有的事,我才是受手冢的照顾了!”

“你的妹妹身体怎么样了呢?没事吗?”彩菜此前是听说过这个叫千里的男生的,当年国光之所以能够和青学同伴一同携手ting.jin全国大赛,好像还是托了他和妹妹的福。

千里听闻伯母的问切,立刻把腰肢压得更低:“托您的福,过两天就能出院了,而且手冢真的帮了我们大忙,在东京的住宿也顺利解决了。”

“啊呀,那真是太好了,如果有什么能帮上的,请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真的非常感谢您!”

一旁的眼镜少年看着千岁的头随着话音一次次往下低,在那一头卷发就要贴着地面之前,实在是忍不住喊停:“妈妈,不如进屋吧。”

才惊觉自己对千岁的纠缠,手冢彩菜马上捂zui道:“真是不好意思,快进屋吧,周助已经在茶室等着了。”她的声音一瞬间没了方才故作镇定的客套,略带上一点清脆的上升语调,那副不好意思的笑脸被千里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给这温婉的伯母加上了名为“天然呆”的微妙属性。

“手冢你和伯母真是不怎么像呢。”在茶室门口看见安静坐在窗边的不二周助,千岁千里故意调高了声调。

“千岁桑,好久不见了~”一如既往眯着的眼睛,微笑着的一张令人捉摸不透的脸。

“好久不见啊,不二同学。”卷发少年随即坐在了周助对面,继续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反倒是不二和伯母比较像。”

“哈哈哈,确实是,伯母也说相比之下我比较像她的儿子。”眯眼笑着的少年望向坐在二人中间那个神情永远警惕的少年,不怀好意地将这谈话的包袱扔给了他。

只见手冢国光熟练地摆弄着白瓷茶碗,不一会儿就给俩人斟满了乌龙,同一时刻面对两个腹黑,他可是调动了一些脑细胞加以应对的。

只是回答的话语没来得及发出,木门外就传来彩菜“料理已经准备好了”的声音,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手冢第一个走出茶室,不二习惯性地跟在他身后,一脸热切的微笑,而千岁则是一面慢慢起身,一面把碗里的茶喝了个见底。三.转机

翌日中午。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千岁千里的声音柔和得一如既往,只是默默加上了认命的成分。

“哼,看在认错态度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美由纪撅着的小zui慢慢放下,每次和千里吵架生气的时候她总是最后会被逗得想笑的那一个,表情什么的,根本绷不住啊。

千岁千里跟本意识不到,这个看上去完美继承了老妈男人婆个性的妹妹早已经度过了自己十五周岁的生日,而即将到来的十六岁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千里的眼里,美由纪永远都是那个会大声嚷嚷着只要哥哥教自己网球、每次和自己决斗以失败收场之后还狠狠对墙击球两百次的认真的女孩,在生活和学习方面也冲劲满满,但是遇到更强的对手时心理素质总是给实力扣分,这或许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吧……可是想了这么多,美由纪对他而言永远是年纪相差自己三岁的小女孩,网球水准虽然不断提高,但和处于男子高中生顶尖水平的自己相比,她还只是个跟在后面求他帮忙的小妹妹。不会改变的年龄差始终摆在那里,就像飞出高空去的风筝,和提线人的距离永远不多不少正好是线长而已。

如果不是昨晚老妈的一番提醒,千里还是粗神经地对妹妹保有上述陈见。

“美由纪长大了,”千岁真由嫌自己的粉色唇膏碍事,边说边拿出纸巾一点一点抹掉,对着镜子确认唇上没有残留物之后,继而直直看向自己那个稍显木讷的儿子,“没有女孩子会想让自己崇拜的人看见自己最丑的样子。”

“……老妈,美由纪才不是那么矫情的小孩。”

“美由纪已经快十六岁了,千里。用脑子想想看你班上的**学十六岁的时候都在干嘛。”女人说完,转身朝护士站走去,见着自己办好各项事宜的老公之后,习惯性地shen手挽住他,顺道回头和还在想着什么的千里说,“乖儿子,明天和你妹妹道个歉。晚安。”

回到现在。

美由纪憋着笑,一面回想着昨天醒来之后自己爆炸性的哭声,一面回想着小偷哥哥当时说过的话。所以手术后复健到底要多久呢?

“哥哥,我什么时候出院?”

“老爸联系了医生朋友和你的教练,他们都说东京的运动神经修复技术是全国最好的,所以等一周之后拆线,绑石膏钢架固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始复健了。”千里也知道这对于处在水准上升期的美由纪而言是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因为身体素质好、骨骼密度高,所以石膏只需要固定一个月,骨头就能差不多长好,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可是女孩却不这么认为,一个月绑着石膏,意味着一个月不能动,之后还有艰难的复健期等着自己,无论如何听起来都是不堪入耳的艰难。三.转机

翌日中午。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千岁千里的声音柔和得一如既往,只是默默加上了认命的成分。

“哼,看在认错态度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美由纪撅着的小zui慢慢放下,每次和千里吵架生气的时候她总是最后会被逗得想笑的那一个,表情什么的,根本绷不住啊。

千岁千里跟本意识不到,这个看上去完美继承了老妈男人婆个性的妹妹早已经度过了自己十五周岁的生日,而即将到来的十六岁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千里的眼里,美由纪永远都是那个会大声嚷嚷着只要哥哥教自己网球、每次和自己决斗以失败收场之后还狠狠对墙击球两百次的认真的女孩,在生活和学习方面也冲劲满满,但是遇到更强的对手时心理素质总是给实力扣分,这或许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吧……可是想了这么多,美由纪对他而言永远是年纪相差自己三岁的小女孩,网球水准虽然不断提高,但和处于男子高中生顶尖水平的自己相比,她还只是个跟在后面求他帮忙的小妹妹。不会改变的年龄差始终摆在那里,就像飞出高空去的风筝,和提线人的距离永远不多不少正好是线长而已。

如果不是昨晚老妈的一番提醒,千里还是粗神经地对妹妹保有上述陈见。

“美由纪长大了,”千岁真由嫌自己的粉色唇膏碍事,边说边拿出纸巾一点一点抹掉,对着镜子确认唇上没有残留物之后,继而直直看向自己那个稍显木讷的儿子,“没有女孩子会想让自己崇拜的人看见自己最丑的样子。”

“……老妈,美由纪才不是那么矫情的小孩。”

“美由纪已经快十六岁了,千里。用脑子想想看你班上的**学十六岁的时候都在干嘛。”女人说完,转身朝护士站走去,见着自己办好各项事宜的老公之后,习惯性地shen手挽住他,顺道回头和还在想着什么的千里说,“乖儿子,明天和你妹妹道个歉。晚安。”

回到现在。

美由纪憋着笑,一面回想着昨天醒来之后自己爆炸性的哭声,一面回想着小偷哥哥当时说过的话。所以手术后复健到底要多久呢?

“哥哥,我什么时候出院?”

“老爸联系了医生朋友和你的教练,他们都说东京的运动神经修复技术是全国最好的,所以等一周之后拆线,绑石膏钢架固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始复健了。”千里也知道这对于处在水准上升期的美由纪而言是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因为身体素质好、骨骼密度高,所以石膏只需要固定一个月,骨头就能差不多长好,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可是女孩却不这么认为,一个月绑着石膏,意味着一个月不能动,之后还有艰难的复健期等着自己,无论如何听起来都是不堪入耳的艰难。

“真麻烦,我想回家。”

千里皱眉:“不行,这期间刚好放暑假,我会一直在东京看着你。好好休养好好复健才不会落下病根。”

病根吗,小偷哥哥的手肘好像就是因为当初没有根治,才会在和冰帝比赛时恶化的。

“老爸老妈都要上班啊,他们肯定要回九州是不是?那你一个人看着我,我不放心。”

棕皮肤的男生彻底被自己妹妹逗笑了,到底是谁不放心谁?

“不用为钱担心,场馆主办方承担了你的治疗和复健费用,而且之前我比赛的奖金都有存下来。”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存折挥了挥,美由纪以自己傲人的视力看清了上面的数字,将近300万日元。

“老哥你怎么这么机智!”紫蓝色的眼睛见着了喜人的数字明显放大了一圈,“这样的话,就算东京很无趣我也就勉强待一段时间吧。”

玩味的神情审视着美由纪,千里的脸朝着妹妹靠近了一点,“我才是会觉得无趣呢,你倒好,可以经常见到手冢了。”

千里确定自己听见了“刷”的一声,同一瞬间,眼见着妹妹的棕皮肤上绽开了红晕。

“才不想见到小偷哥哥!”怒气值升高,想到昨天自己失态的表现,美由纪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里。

“是是是,等过几天再见面吧。”

七月三日,晴,距离全国国中生女子网球赛已经过去五天。

手冢国光有些过意不去,在得知千岁和妹妹要暂住在东京之后,他感到自己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问鼎全国冠军的千岁美由纪,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就在下一刻从巅峰跌入谷底,从各种方面而言,这都是运动生涯中的巨大打击。更何况,自己连恭喜都没说出口,虽说在前几天那种情况下也有点说不出口,但是手冢国光还是觉得作为一个被信任的前辈,应该对这个女孩的努力给予她应得的回应。

这是他第三次拿起电话打给千岁千里,前两次的时候千岁都回绝了自己要去探望美由纪的好意,他琢磨着也是合情合理,一个自尊心强的女孩应该不喜欢被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不过今天确实也事出有因,前天千岁托他在医院附近帮找的公寓,他已经得到了答复,想着先去探望一下千岁妹妹,再带着千岁去看看那套公寓。

“手冢君,十分感谢你的帮忙,美由纪也刚好做完了治疗,现在来的话时间正好。”

“好的,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之后,立刻起身出门,如果不是被手冢彩菜提醒,自己就会忘记探病应有的礼仪。

“院子里种的月季剪几只带过去吧?”母亲的笑脸总是让人心安。可是月季真的适合探病吗?心生疑惑之时,手冢国光脑中又浮现出千岁妹妹一脸倔强地挡在他身前的模样,他一边zui上答应着母亲,一边从自己日常照料的黑松盆栽中选了瘦小却苍劲的那一株带走。也没顾上听彩菜的那句“女孩子比较喜欢花喔”的箴言,就掩上了手冢家的前门。

“小偷哥哥!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手冢国光的身影在307病房门前一闪而过,里头等候已久的女孩立刻目光灼灼。

千岁千里打开房门,将眼镜少年迎了进来。“明明才见过吧。美由纪那天病糊涂了,把你来过的事全都忘了。”

手冢毫不在意的样子,让眼睛始终不离他的女孩心满意足。对啊,嚎啕大哭什么的还是全部忘记最好。

不紧不慢走到病chuang前,靠着右chuang沿的左手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待那东西来到跟前,再连同右手一起捧住,同时身体微微朝chuang上面色红润的女孩前倾,郑重地说道:

“恭喜你夺得全国冠军。”

随着眼前人厚重好听的声音在距离三十公分的位置响起,美由纪的心跳得更加有力,同是三年前的夏天,在大阪图书馆门前的草坪上,小偷哥哥也说了同样的贺词,只不过那一次是一句告别的附加语。而现如今,当晌午的烈日撑破七坪小病房的yin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美由纪只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一起瞩目这个青学之王的夏天,反而将自己夺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回忆分神的棕皮肤女孩,维持着那个前倾姿势的眼镜少年,在门口看着二人的僵持,不禁笑出了声,就这样划破了一方宁静,也自觉多余地拉上了跟前的房门。

哥哥的一声轻笑让美由纪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她立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在手冢的眼里,这个动作和千里简直一模一样。

“谢谢小偷哥哥!”弯弯的眼睛,细长却JianYing的眉形,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结合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种和谐的曲调,“不过这个是什么?松树吗?”

小黑松的主人顺手把青瓷盆放在未置一物的chuang头柜上,说道:“是黑松,感觉和你比较合适。”

“黑松?名字倒是和我搭,都是黑色的嘛。”上扬的语调,自嘲的口吻也掩饰不了女孩极好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它。”

面朝阳光的青学部长似乎被捕捉到一丝笑意,但反光的镜片藏住了他眼底的情绪。等到棕皮肤女孩将目光从黑松身上移开,只听见手冢更柔和了一点的声音:“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公寓大小在30坪左右,三楼,三居室,正门外是直筒的阳台,坐西北朝东南,月租15万日元,距离医院康复中心只有十分钟路程。

“这里真的很好,手冢,真是太感谢你了。”千里眼睛闪烁,煞有介事地朝眼睛少年深深鞠躬,让对方无福消受地后退了半步。

“别这么说。”

“想吃什么?我请客。”

“今晚约了不二在家里吃饭,可以的话一起去吧?”

请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千岁千里心里不是滋味,虽说在将棋方面应该随时趁虚而入、步步为营,“小偷哥哥!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手冢国光的身影在307病房门前一闪而过,里头等候已久的女孩立刻目光灼灼。

千岁千里打开房门,将眼镜少年迎了进来。“明明才见过吧。美由纪那天病糊涂了,把你来过的事全都忘了。”

手冢毫不在意的样子,让眼睛始终不离他的女孩心满意足。对啊,嚎啕大哭什么的还是全部忘记最好。

不紧不慢走到病chuang前,靠着右chuang沿的左手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待那东西来到跟前,再连同右手一起捧住,同时身体微微朝chuang上面色红润的女孩前倾,郑重地说道:

“恭喜你夺得全国冠军。”

随着眼前人厚重好听的声音在距离三十公分的位置响起,美由纪的心跳得更加有力,同是三年前的夏天,在大阪图书馆门前的草坪上,小偷哥哥也说了同样的贺词,只不过那一次是一句告别的附加语。而现如今,当晌午的烈日撑破七坪小病房的yin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美由纪只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一起瞩目这个青学之王的夏天,反而将自己夺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回忆分神的棕皮肤女孩,维持着那个前倾姿势的眼镜少年,在门口看着二人的僵持,不禁笑出了声,就这样划破了一方宁静,也自觉多余地拉上了跟前的房门。

哥哥的一声轻笑让美由纪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她立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在手冢的眼里,这个动作和千里简直一模一样。

“谢谢小偷哥哥!”弯弯的眼睛,细长却JianYing的眉形,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结合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种和谐的曲调,“不过这个是什么?松树吗?”

小黑松的主人顺手把青瓷盆放在未置一物的chuang头柜上,说道:“是黑松,感觉和你比较合适。”

“黑松?名字倒是和我搭,都是黑色的嘛。”上扬的语调,自嘲的口吻也掩饰不了女孩极好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它。”

面朝阳光的青学部长似乎被捕捉到一丝笑意,但反光的镜片藏住了他眼底的情绪。等到棕皮肤女孩将目光从黑松身上移开,只听见手冢更柔和了一点的声音:“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公寓大小在30坪左右,三楼,三居室,正门外是直筒的阳台,坐西北朝东南,月租15万日元,距离医院康复中心只有十分钟路程。

“这里真的很好,手冢,真是太感谢你了。”千里眼睛闪烁,煞有介事地朝眼睛少年深深鞠躬,让对方无福消受地后退了半步。

“别这么说。”

“想吃什么?我请客。”

“今晚约了不二在家里吃饭,可以的话一起去吧?”

请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千岁千里心里不是滋味,虽说在将棋方面应该随时趁虚而入、步步为营,但是对现实生活向来抱有着“与世无争”信条的自己,说什么也不想欠手冢国光这个人情。脑子甚是精明的他此刻也有点纠结不清,转而一想,这次跟去他家,一来是摸清了这个妹妹最崇拜的人的家底,二来也可以改日带着礼物造访,三来说不定可以和看上去同样大智若愚的不二周助交个朋友。脑子一来二去不停转,终于决定一同前去,虽说看似将这些优劣得失一一枚举十分麻烦,但在千岁千里这里不过用了一秒出头的光景。

灿烂的露齿笑,颔首:“那就麻烦手冢君了!”

和式木门清脆的响声传到正在一楼准备料理的手冢彩菜耳中,这是一栋两层半的独栋小楼,除却前庭和后院的交错种植的小叶枫和罗汉松,以及落地窗前用石头砌成的小鱼池,二楼的架空层延shen.出的斜顶小阁楼让整个日式建筑染上了一点洋味。女主人听着了敲门声,赶忙拉开了玄关的门。

“国光回来了啊,这是?”千岁千里被这棕发伯母看个正着,对方毫不掩饰的好奇因为弯起的笑眼而未能让人感受到一点点尴尬,高个子男生随即笑了笑,这温文尔雅的阿姨和自家大大咧咧的老妈完全不同画风啊。

“伯母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千岁千里,家住长崎县。”

“你好呀千岁桑,国光平日受你照顾了。”礼数不能更加完备,千里生怕自己失礼,也赶忙点头哈腰起来。

“没有的事,我才是受手冢的照顾了!”

“你的妹妹身体怎么样了呢?没事吗?”彩菜此前是听说过这个叫千里的男生的,当年国光之所以能够和青学同伴一同携手ting.jin全国大赛,好像还是托了他和妹妹的福。

千里听闻伯母的问切,立刻把腰肢压得更低:“托您的福,过两天就能出院了,而且手冢真的帮了我们大忙,在东京的住宿也顺利解决了。”

“啊呀,那真是太好了,如果有什么能帮上的,请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真的非常感谢您!”

一旁的眼镜少年看着千岁的头随着话音一次次往下低,在那一头卷发就要贴着地面之前,实在是忍不住喊停:“妈妈,不如进屋吧。”

才惊觉自己对千岁的纠缠,手冢彩菜马上捂zui道:“真是不好意思,快进屋吧,周助已经在茶室等着了。”她的声音一瞬间没了方才故作镇定的客套,略带上一点清脆的上升语调,那副不好意思的笑脸被千里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给这温婉的伯母加上了名为“天然呆”的微妙属性。

“手冢你和伯母真是不怎么像呢。”在茶室门口看见安静坐在窗边的不二周助,千岁千里故意调高了声调。

“千岁桑,好久不见了~”一如既往眯着的眼睛,微笑着的一张令人捉摸不透的脸。

“好久不见啊,不二同学。”卷发少年随即坐在了周助对面,继续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反倒是不二和伯母比较像。”

“哈哈哈,确实是,伯母也说相比之下我比较像她的儿子。”眯眼笑着的少年望向坐在二人中间那个神情永远警惕的少年,不怀好意地将这谈话的包袱扔给了他。

只见手冢国光熟练地摆弄着白瓷茶碗,不一会儿就给俩人斟满了乌龙,同一时刻面对两个腹黑,他可是调动了一些脑细胞加以应对的。

只是回答的话语没来得及发出,木门外就传来彩菜“料理已经准备好了”的声音,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手冢第一个走出茶室,不二习惯性地跟在他身后,一脸热切的微笑,而千岁则是一面慢慢起身,一面把碗里的茶喝了个见底。“小偷哥哥!好久不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手冢国光的身影在307病房门前一闪而过,里头等候已久的女孩立刻目光灼灼。

千岁千里打开房门,将眼镜少年迎了进来。“明明才见过吧。美由纪那天病糊涂了,把你来过的事全都忘了。”

手冢毫不在意的样子,让眼睛始终不离他的女孩心满意足。对啊,嚎啕大哭什么的还是全部忘记最好。

不紧不慢走到病chuang前,靠着右chuang沿的左手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待那东西来到跟前,再连同右手一起捧住,同时身体微微朝chuang上面色红润的女孩前倾,郑重地说道:

“恭喜你夺得全国冠军。”

随着眼前人厚重好听的声音在距离三十公分的位置响起,美由纪的心跳得更加有力,同是三年前的夏天,在大阪图书馆门前的草坪上,小偷哥哥也说了同样的贺词,只不过那一次是一句告别的附加语。而现如今,当晌午的烈日撑破七坪小病房的yin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美由纪只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一起瞩目这个青学之王的夏天,反而将自己夺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被回忆分神的棕皮肤女孩,维持着那个前倾姿势的眼镜少年,在门口看着二人的僵持,不禁笑出了声,就这样划破了一方宁静,也自觉多余地拉上了跟前的房门。

哥哥的一声轻笑让美由纪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她立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在手冢的眼里,这个动作和千里简直一模一样。

“谢谢小偷哥哥!”弯弯的眼睛,细长却JianYing的眉形,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结合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种和谐的曲调,“不过这个是什么?松树吗?”

小黑松的主人顺手把青瓷盆放在未置一物的chuang头柜上,说道:“是黑松,感觉和你比较合适。”

“黑松?名字倒是和我搭,都是黑色的嘛。”上扬的语调,自嘲的口吻也掩饰不了女孩极好的心情,“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它。”

面朝阳光的青学部长似乎被捕捉到一丝笑意,但反光的镜片藏住了他眼底的情绪。等到棕皮肤女孩将目光从黑松身上移开,只听见手冢更柔和了一点的声音:“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公寓大小在30坪左右,三楼,三居室,正门外是直筒的阳台,坐西北朝东南,月租15万日元,距离医院康复中心只有十分钟路程。

“这里真的很好,手冢,真是太感谢你了。”千里眼睛闪烁,煞有介事地朝眼睛少年深深鞠躬,让对方无福消受地后退了半步。

“别这么说。”

“想吃什么?我请客。”

“今晚约了不二在家里吃饭,可以的话一起去吧?”

请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千岁千里心里不是滋味,虽说在将棋方面应该随时趁虚而入、步步为营,但是对现实生活向来抱有着“与世无争”信条的自己,说什么也不想欠手冢国光这个人情。脑子甚是精明的他此刻也有点纠结不清,转而一想,这次跟去他家,一来是摸清了这个妹妹最崇拜的人的家底,二来也可以改日带着礼物造访,三来说不定可以和看上去同样大智若愚的不二周助交个朋友。脑子一来二去不停转,终于决定一同前去,虽说看似将这些优劣得失一一枚举十分麻烦,但在千岁千里这里不过用了一秒出头的光景。

灿烂的露齿笑,颔首:“那就麻烦手冢君了!”

和式木门清脆的响声传到正在一楼准备料理的手冢彩菜耳中,这是一栋两层半的独栋小楼,除却前庭和后院的交错种植的小叶枫和罗汉松,以及落地窗前用石头砌成的小鱼池,二楼的架空层延shen.出的斜顶小阁楼让整个日式建筑染上了一点洋味。女主人听着了敲门声,赶忙拉开了玄关的门。

“国光回来了啊,这是?”千岁千里被这棕发伯母看个正着,对方毫不掩饰的好奇因为弯起的笑眼而未能让人感受到一点点尴尬,高个子男生随即笑了笑,这温文尔雅的阿姨和自家大大咧咧的老妈完全不同画风啊。

“伯母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千岁千里,家住长崎县。”

“你好呀千岁桑,国光平日受你照顾了。”礼数不能更加完备,千里生怕自己失礼,也赶忙点头哈腰起来。

“没有的事,我才是受手冢的照顾了!”

“你的妹妹身体怎么样了呢?没事吗?”彩菜此前是听说过这个叫千里的男生的,当年国光之所以能够和青学同伴一同携手ting.jin全国大赛,好像还是托了他和妹妹的福。

千里听闻伯母的问切,立刻把腰肢压得更低:“托您的福,过两天就能出院了,而且手冢真的帮了我们大忙,在东京的住宿也顺利解决了。”

“啊呀,那真是太好了,如果有什么能帮上的,请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真的非常感谢您!”

一旁的眼镜少年看着千岁的头随着话音一次次往下低,在那一头卷发就要贴着地面之前,实在是忍不住喊停:“妈妈,不如进屋吧。”

才惊觉自己对千岁的纠缠,手冢彩菜马上捂zui道:“真是不好意思,快进屋吧,周助已经在茶室等着了。”她的声音一瞬间没了方才故作镇定的客套,略带上一点清脆的上升语调,那副不好意思的笑脸被千里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给这温婉的伯母加上了名为“天然呆”的微妙属性。

“手冢你和伯母真是不怎么像呢。”在茶室门口看见安静坐在窗边的不二周助,千岁千里故意调高了声调。

“千岁桑,好久不见了~”一如既往眯着的眼睛,微笑着的一张令人捉摸不透的脸。

“好久不见啊,不二同学。”卷发少年随即坐在了周助对面,继续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反倒是不二和伯母比较像。”

“哈哈哈,确实是,伯母也说相比之下我比较像她的儿子。”眯眼笑着的少年望向坐在二人中间那个神情永远警惕的少年,不怀好意地将这谈话的包袱扔给了他。

只见手冢国光熟练地摆弄着白瓷茶碗,不一会儿就给俩人斟满了乌龙,同一时刻面对两个腹黑,他可是调动了一些脑细胞加以应对的。

只是回答的话语没来得及发出,木门外就传来彩菜“料理已经准备好了”的声音,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手冢第一个走出茶室,不二习惯性地跟在他身后,一脸热切的微笑,而千岁则是一面慢慢起身,一面把碗里的茶喝了个见底。

延伸阅读

造梦者新风系统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6h6x.shtml
造梦者,是一家全球的科技型的空气处理企业,总部设在德国新风诞生地Niedernhal

宏泰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nc4u.shtml
宏泰烘炉是一家生产,销售烘焙设备的厂家,秉着十余年的行业经验,致力于烘焙行业。产品主

华鑫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x77p.shtml
华鑫消声器加盟总店是山东省包装技术协会会员单位市重合同守信用企业自行设计制造的F8系

鼎顺机械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np63.shtml
鼎顺机械生产灌装设备及其生产线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灌装行业的研制和发展已成为国内灌装机械

逸鸿祥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dqh1.shtml
逸鸿祥床上用品总部是实木床、儿童床、子母床、床头柜、花架、床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苏科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pxpv.shtml
苏科医疗器械主要经营眼科设备、器械及耗材。本公司具有精湛制造技术和出众的检验方法,有

百伶妈妈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ncu7.shtml
百伶妈妈孕妇装项目简介预防为先,防患于未然!女人,孕育生命的灵物,拥有着爱与智慧,承

大欢喜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x5ui.shtml
大欢喜情侣装总部经销批发的女式休闲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海镕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al9o.shtml
目前传统染衣还是采用原始大锅煮的方法,这样对衣物造成严重损伤、缩水、走型、色彩发乌不

创明利加盟  http://www.friesians4sale.com/gm0t.shtml
微保姆很具创新性、性、实用性,产品可24小时长期使用且无需专人看护,彻底解放了护理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贵妃晋升记在线阅读第九节

    叶流年的家,远,真远。在此之前端凝一直以为有钱人都会住在市中心,原来他想错了,有钱人居然是住在荒郊野外的……其实叶流年可以坐公交,也可以打车,可她就是想让端凝送,她希望回家的路越远越好,越长越好,让更多的同学看到就更好了,她也是有人保护的,她不是那个家长会上从没家长来参加的女生,她不是那个除了钱和成

  • 红楼之皇帝难为在线阅读第1章

    沈嘉禾端着新沏好的茶走进书房的时候,就看到裴懿正坐在书桌后,一脸认真地看着手里的书。他暗暗纳罕,今早日头打西边出来的么,不学无术的逍遥王世子怎的突然勤学起来?沈嘉禾轻手轻脚地把茶盘放在书桌上,把茶盏端下来,放在裴懿手边,正要退下去,腰身突然被一只有力手臂缠住,往后轻轻一拽,他便不偏不倚坐到了裴懿腿上

  • 乖,让我亲一口第十章在线阅读

    “怎么样了大彪?”夏昊关切的问道。“师叔,我还顶得住!”李大彪咬咬牙说道。“把这个吃了。”夏昊手里的丹药可不是李大彪能比的,别说见过了,有的他听都没听过。等了不到一刻,李大彪已经恢复好了。“谢谢师叔!”李大彪说着就要弯腰作辑。夏昊连忙拦住,说道:“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同时心中也是感慨,李大彪这样

  • 玄幻乘客:坐飞机太难了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还是改变了“听说了吗?玉面小郎君林不凡要入学院当老师了,那可是我的情郎哥哥。”万户侯郝海东之女郝红菱喜悦的大声说道。那还有在林不凡面前的羞涩,居然广而告之的大声称其为“情郎”。“你情郎?哼,不凡哥哥还是我老公呢。”镇关侯颜颂之女颜冬雨不甘示弱的道。“不凡哥哥是我的偶像,是我的‘男神’,你们少往

  • 星界环游记第8章在线阅读

    “叮铃铃~~~”“好了,同学们下课!”美术老师说完后就离开了,同学们也陆续离开美术室。“灿烈,下节什么课啊?”顾嫣雪。“体育!”朴灿烈嬉笑着说。体育课。“同学们,这节课老师有事,所以自由活动,还没下课前不能回教室!”体育老师。“哦吼~~~”全班同学都飞奔去玩了。而顾嫣雪就是坐在台阶上看着地板发呆。突

  • 另一个故事在线阅读第四章

    唐氏集团,坐落于阳城最繁华地段的双子大厦,六十三层的建筑物,高耸入云,气势不凡,俨然成为阳城这座大城市的地标。堇初站在大厦门口,微微停住脚步。高高盘起的栗色长卷发,虽略显凌乱却很型,无论从哪个角度望过去,都是那般的松散有度,温婉迷人。她身上穿着绿色缎面西装外套,搭配*色雪纺长裤,典雅中透出几许时尚,

  • 不合适没关系,我百搭在线阅读姐姐、妹妹

    午餐时间,看似不小的餐室显得相当拥挤。吵杂的人声,络绎不绝的人潮,不难猜出着间餐室的生意相当好。看着小食馆内忙碌的身影,张斐涌起了熟悉而亲切的感觉。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自己就是店里忙碌的其中一员。只是随着时光流逝,许多回忆已不复在。“欧巴、这个好辣、好像炸酱面……不过吃起来好开胃,就是太辣了……”

  • EXO的呆萌新成员第5章在线阅读

    古三娘脸颊上涌出了一片桃花,言语轻.浮地挑.逗着古小乐,明知道古小乐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内心中却是十分希望自己有一个完好的丈夫,并得到丈夫的关心和呵护。唉,老娘知道你不知道老娘在说些什么,也许根本就听不到老娘说话,但老娘还是希望与自己的丈夫说说,还是,还是,还是希望自己的丈夫看自己一眼,看看老娘

  • 穿越火影之见证之老同学攀比

    在凌菲菲带领下,当天下午六点,三人抵达餐厅。这家餐厅主打官府菜,迄今为止已有百年历史。餐厅之所以出名,除了菜品色香味美以外,主要是因为这里的人均消费水平都快赶上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两位小姐,先生,请问你们有预约吗?”“没有。”韩东来下意识道。“哦,如果没有预约的话,还请三位稍等片刻,因为餐厅暂时腾

  • 网游:我真的不是反派吗在线阅读吃饭

    大锅里已经没水了,徐芷往里舀了一勺油倒进锅里,重新拿起针线的于氏看到了,想说什么,嘴角动了动还是没说出来。小儿媳是为了几个孩子,自己不能辜负了她的心意。明松在下面烧火,等油一热,徐芷将打好的鸡蛋慢慢倒进锅里,然后用筷子来回拨弄,这筷子是她专门找人做的,比一般的筷子大了许多,专门用来在摆摊的时候夹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