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关于我转生成蛇的那件事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沧海巅 来源:纵横中文网

“你叫什么名字?”

无忧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稚嫩又清纯的声音落入耳畔,少年微微怔了一下,开口如玉石之声,“姓李,名世民。”

他虽还是少年模样,看起来不过比无忧大三四岁的样子,可他却比无忧高出了一个头,说话的语气也是像大人一样沉稳。无忧低眉抿唇笑了笑,抬头看着他,眸光明媚,“那我叫你世民哥哥好不好?”

“好啊。”

他轻声答应了。

树枝上纷飞的桃花掉落在无忧的长发上,为年少的她增加了一丝美艳,她水眸中如浴春风的笑容,似乎有些晃到了他心里。眼前的女子不过是七八岁模样的孩童,可她嘴角的娇笑竟让他有片刻的失神。

少年移开了目光不再看她,无忧也将视线落在那纷扬的桃花上,满目繁花。

静立了一会,无忧忽然想起了什么,低眸从广袖中掏出一块精致的玉佩,她往前一步递到他面前,“世民哥哥,这是你方才掉落的玉佩。”

半响,他都没有开口说话,也无任何动作。

直到无忧疑惑地抬起头看他时,他才望着她缓缓道:“你我有缘相识,这块玉佩既然被你捡到,那就送你好了。”

无忧水眸一怔,稚嫩白皙的脸庞上浮起了丝丝红晕,她又垂下了眉眼,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这玉佩虽然是她捡到的,但毕竟是他的东西,贸然收下别人的东西,不太好吧……

无忧悄悄抬眸瞥了他一眼,见他年少俊逸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无忧暗自幽叹,只好将玉佩再次放回袖中。

“小妹,你怎么在这?再不回去父亲可就要责怪了。”

长孙无心突然的到来,结束了他们这场短时间的相遇,无忧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姐姐带走了。

手被长孙无心牵着走,无忧却频频回头,回望那桃林中的少年。

他静静地站在树下,望着渐渐远去的她,他平静如水的目光好似有了变动,但由于相隔的距离渐远,她已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只能紧紧攥着那块玉佩……

……

时光如水,自那日桃林一别,至今已过去一年。

又是烟花三月的季节,无忧独自来到洛阳城外的桃林,去年她和他就是在这片桃林相遇的。无忧在繁华的桃树下漫步,手中握着的玉佩渗着丝丝凉意。

这一年里无忧都没有再见过他,无忧心里猜测,许是他不是洛阳人,所以一别后便再没见过。

无忧虽年纪尚小,却也懂得些人情世故。

她是父亲最小的女儿,因此父亲和母亲都视她如掌上明珠,对无忧宠爱有加,伯父还特为她介绍了一门亲事,当朝的皇亲国戚,唐国公府李渊的公子。当兄长与她说起此事的时候,无忧略微惊了一下,沉着的心不知是喜还是忧。

听兄长说,伯父认为李渊的夫人窦玉是位奇女子,她教出的儿女定会大有所成,故而才劝父亲与唐国公结为姻亲。

不久后,兄长便告知她,唐国公同意与长孙府定下婚约。

由于无忧年龄尚小,暂时只有一纸婚约,等到无忧到了适婚之年再谈婚论嫁。

微风吹拂,枝叶轻摇,她望着漫天飘落的桃花,一如去年那般繁华,沉下心思绪渐渐悠远。

他也姓李,会不会与唐公府有关系呢?

可这只是无忧的猜想,几率微乎其微,想想便作罢。如果她长大后嫁去了李家,那她和他此生还有缘再见吗?

无忧将玉佩放回袖中,叹息一声,回忆逐渐涌现。

那日她和二姐郊外游玩,她因一时留恋繁华景色,不小心与姐姐走散了。她急切地穿梭在大街小巷找寻姐姐,不料却遇到了青楼老鸨,那老鸨见她相貌姣好,便欲强行带无忧去青楼。

正当无忧束手无策的时候,他便出现了,虽然年纪不大,却有个好身手,应当是从小习武之人。

但是双拳不敌四手,他趁着机会拉起无忧的手腕就开始跑,一边跑一边躲。直到无忧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他才在城外的一片桃林停了下来,看了眼身后已无人追逐,遂放开了无忧的手。

与无忧拉开距离后,他便不再说话了……

“小妹,你又来这桃林作甚?”

身后传来了兄长的声音,把无忧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她转过身看向身后。

一位身着白衣长袍的俊郎少年正向着无忧而来,手中的折扇轻轻摇动着,玉冠长发面容俊美,步伐缓慢神情淡然如水。他就是长孙无忧的四哥,名为长孙无忌,与无忧是同胞兄妹。

待长孙无忌走到无忧面前,无忧才嫣然一笑回道:“我喜欢这桃林的景色,很美。”

听了无忧的话,长孙无忌扭头看了看周身,数棵桃树都繁花似锦,经微风的吹拂,片片粉色花瓣飘漫天,的确很美。长孙无忌收敛视线,如墨的瞳孔注视着无忧,“那也该早些回去了,免得父母亲担心。”

无忧轻抿嘴唇,眼神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

随后,无忧的眸光落在了面前这位白衣墨发的兄长身上,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越看越感欣慰。再看旁边的一株桃花,无忧扬唇笑得灿烂,“四哥,你生得真好看,面若桃花呢。”

长孙无忌一向都是白衣长袍,手持折扇,长发一半冠着一半散于身后,气质优雅,从容不迫。

他听着无忧的调笑,却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深邃的眼眸中浮现一丝丝的宠溺,唇角的弧度似是浅笑,“小妹谬赞了,四哥哪能及这桃花艳丽,倒是小妹你,确有这番姿色。”

无忧低眉一笑,并未回话。

“你且随我快些回去吧,下次若有机会再带你出来。”

长孙无忌再次重复要回去的话语,语气虽是不急不缓从容自若,无忧却明白他的担忧,轻轻点头:“好,那四哥,我们走吧。”

无忧跟随长孙无忌离开了桃林。

其实无忧已经来过这桃林数次了,不管是秋风习习,还是大雪纷飞。每次都是长孙无忌要出去游玩,无忧硬是要跟着他一起出来,这样父母才会放心一点允许她出门。跟随兄长出来后,她便会来到这桃林看看,待上一会。

桃林的风景确实很优美别致,因是他带她来到这里,所以无忧便喜欢上了这桃林的风景。

刚回到长孙府,经过大厅时,无忧发现母亲高寒香已经在此等候他们了,她不觉脚步一顿,与长孙无忌对视一眼,两人一齐走进大厅。

“母亲。”两人一同开口唤道。

“嗯。”座椅上的高寒香微点了头,侧目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旁边的桌上,再将视线转向无忧两人,“四郎,观音婢,你们两个这又是去哪里了?”

观音婢是无忧的小名,父亲和母亲自小便这样称呼她。

母亲虽年过三十,但风韵犹存,白皙如玉的脸庞丝毫不显老态,蓝色的襦裙倒显得她优雅端庄。高寒香目光柔和面色平静,无忧便知道母亲并无责问他们的意思,所以她也不担心母亲因此生气。

长孙无忌手里的折扇早在进来之前便合了起来,他一手拿着折扇双手放在身前,拱手道:“母亲,小妹待在府中闲来无事,无忌便带着小妹出去走了走。”

无忧紧跟着点了点头。

高寒香语重心长地说道,“出去走走可以,四郎成熟稳重,这我倒是很放心。但是观音婢,你年纪还小,你父亲如今的身子骨也不好,你莫要让你父亲担心才是。”

说完以后,高寒香不禁皱起了秀眉,眸光黯淡了几分。

说到父亲,无忧沉下了心静默不言。

父亲本是当朝的大将军,为国征战四方,立功无数。但是随着父亲征战时的负伤增多,年纪渐老,如今的身体已大不如前了,只能在府中养着无法再上阵杀敌。

母亲日日在父亲身边细细照料,但仍不见父亲身体好转,为此全家人都为父亲的身子骨担忧。

无忧正了正色,眸光填满了真挚的情感,看着发愁的高寒香道,“观音婢知道,一定不会再让父亲和母亲为观音婢忧心。”

“嗯,知道就好。”

高寒香的眉间因欣慰而舒展开来,她自是对无忧这个小女儿很是满意。一旁的长孙无忌见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遂对母亲再次拱手,“母亲,若无事的话,无忌就送小妹回房了,教小妹看会诗书。”

“好,待会用晚膳时,记得来前厅。”

高寒香叮嘱过后,长孙无忌便带着无忧离开了大厅,朝着无忧的院子走去。

无忧居住的院子离大厅并不远,中间只隔了长孙无忌的院子和长孙府的花苑。在经过花苑时,女子的欢声笑语落入了耳畔,无忧抬眸看去,只见是前方牡丹花丛石桌旁,两位华服少女正在与一位贵妇人谈聊。

无忧看清那几人是谁后,并无意惊扰她们,正准备和兄长绕路走的时候,其中一位眼尖的少女看到了无忧两人,她一手放在石桌上,妖娆的身姿站了起来朝着无忧两人大声道,“哟,那不是无忧妹妹和四弟嘛,怎么不过来坐呀?”

她这一举动,使另外两人也朝无忧这边看来,无忧深知是躲不过她们了。

既然如此,无忧和长孙无忌还是向着原来要走的方向而去,不多时便走到了她们跟前。那位首先看到她们的少女离开石桌走到无忧面前,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两位这是要去哪啊?”

少女是十多来岁的面孔,衣着华丽,身姿妩媚又妖娆,盯着无忧的美眸透着轻视与不屑。

这是无忧同父异母的长姐,名长孙无锦,她身旁的另一位贵妇人便是她的生母,长孙府的姨娘花容。另一位目光温和的少女,就是已故的长孙夫人之嫡女,无忧的二姐长孙无心。

长孙无锦和花容素来与无忧不合,此番遇见定是会为难她一番。

长孙无忌倒是没有在意什么,他浅笑了一下,温润其言,“大姐,我与小妹刚回府,正要送小妹回房,不知大姐有何事?”

延伸阅读

九臻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p8gi.shtml
九臻工艺品项目介绍:九臻工艺品总部以“信誉,质量,服务”为宗旨,秉承着“高标准,高质

香港凯福珠宝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uj7f.shtml
北京市同晖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系香港凯福珠宝国际集团旗下大型黄金首饰制

车霸王电动洗车器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sqt5.shtml
车霸王电动洗车器诚招全国各地空白县市独家代理。您的城市您做主。您的事业您当家。轻松洗

协禄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g7hy.shtml
协禄婚庆用品经销批发的请柬、红包、喜字贴、气球、结婚胸花、婚庆纸杯、喜庆用品、婚庆用

埃莉派护发品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d596.shtml
埃莉派护发品在日本拥有49年历史。Apace词源于古代英国的一个地名,它位于不列颠南

金烁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d6vc.shtml
金烁手机壳总部是一家主要从事耳机线、数据线、皮套、金属边框、钢化膜、充电器等系列产品

煜升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dg93.shtml
煜升对讲产品在持续地开发和引进新的技术、新的加工工艺、新材料的同时,着眼于对中国住宅

特铭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azal.shtml
特铭家具项目介绍:特铭家具总部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靠的产品质量,良好

北方银业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gw2l.shtml
河南北方银业贸易中心是在河南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实行自律性管理的合伙制法人。贸易

茜子发饰加盟  http://www.gite-isole.com/uk0i.shtml
Shes,17年专注配饰领域,以发饰为主,涵盖围巾、帽子、太阳镜、精品等时尚饰品;S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隋圣帝传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倒数第一“抖之力,三段!”望着黑板上那几个白的有些刺眼的粉笔大字,江东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紧握的双手因为大力,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刺进肉里,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踏马的!该剪指甲啦!”江东望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修剪过的指甲,暗骂一声。“江东,抖之力,三段!级别,低级!全校倒数第一!”班主任王大林一脸

  • 电竞新锐女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的夏家人包括盟主帕莱都十分惊讶地望着毫发未伤的夏宇。“夏宇,你没事?”雄哥惊讶地看着连头发丝儿都没乱的夏宇,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没事啊!”夏宇活动活动手脚,也同样疑惑自己居然没有受伤,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突然,他看见自己胸前的项链流转着微弱的银光,心知是夏薰送他的项链救了他一命——他装作整理

  • 快穿怨妇女配上位攻略之飞身寻觅江心客,一见如故兄弟情(4)

    “教主,那老头子已经被杀,如今看来,济世阁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是不是应该想想,如何安放那批炸药”密室之中,一名男子说道。只见密室之类顿时如刀光剑影一般,万箭齐发,苍然剑气直打的石壁上无数剑痕,一方剑气直射入在旁侍卫的身体,那侍卫身上并无半点伤痕,便倒下在地。“一个林叶心已经让底下的人束手束脚,现在又

  • [综漫反穿]我的抱枕有毒之雷雨之夜回家

    第六章:雷雨之夜回家杨晓看着陈驰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她有些迟疑,甚至感觉到了失落!她默默的拿起电话,给母亲杨芷打了一个电话:“妈妈,我在同学家练几天钢琴!”“钢琴?家里没有啊?还是我给你请不起钢琴老师?”“嗯!妈妈,我••••••”“好了,不要说话了,你现在在哪,抓紧回家了!”“我••••••”面对妈

  • 抢个王妃做皇后在线阅读第3章

    “八门,开!”甘兴辉大声的喊出口诀,脚下的步法改变,他一步迈出,阴阳双刃自然的被手横在背后。李建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阴阳阵上面在八个方向分别漂浮着八个巴掌大小的字: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既然你不留情,那我也不管了,兽器召唤,兽铠现身。”李建右手做了个握拳的动作,透明的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把

  • 陆夫人有祖传乌鸦嘴在线阅读第九章

    退出了叶的房间,白哉靠在墙边。刚才他才注意到,叶的灵力,自己见过。和自己百年前见过的那人几乎是一模一样!但由于两人性格差异太大了,白哉一开始并未注意到。直到看见叶的睡颜的那一刻,白哉才猛然想起他——麻仓叶王。初次见面时,他经历了千年的灵魂依附于一个孩儿童的身体中。由于自身过高的灵力与精神力不是这个弱

  • 噩梦前沿第十章在线阅读

    “无论如何……”子衿紧紧地盯着九幽圣君的眼睛,眼中显得甚是急切:“无论如何!请圣君看在我曾经和你拜堂的份上,三日后务必前去青丘观礼!”“你不放心?”九幽圣君吃惊的看着子衿:“可是那狐帝朝三暮四,对你不忠?”子衿放开九幽圣君的手,刚才因为抓的太过用力,子衿隐隐的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疼痛:“我也不知道,轻

  • 舍我三生承诺第八章在线阅读

    其实关于这件事,莫钰的考虑也是不少的,毕竟自己坐在这个位置,在皇权的争夺也是处于风口浪尖,若是身后没有一个强力的依靠,靠着自己的清廉和高风亮节真的能在这皇权的争夺下生存下去吗?莫钰昨天也是收到消息,彭寒弦代表彭家来依附在秦王的麾下,单是彭家的那一位老将军,在这王朝咳一声,整个王朝都要抖三抖,更何况手

  • 和偏执男配HE[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摘不到的星星,总是最亮的,溜掉的小鱼,总是最美丽的,错过的电影,总是最好看的,失去的情人,总是最懂吾的,但吾始终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道理____孤世梦铭。如今这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猪上树,狗说些人话的事情,都不感觉奇怪,现在居然看到万年赤炎蟾蜍,冷梦铭算是见长识啦,原来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啊。原本

  • 九串项链第五章在线阅读

    早晨清婉居“小姐,你一定要替老奴做主啊!公主太过分了,她把老奴的儿子给打了,小福他多处骨折了,手也折断了,还受了内伤,大夫说了,他至少要休养四到五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好。小姐你也是知道的,老奴是老来得子,人到中年才生下小福,老奴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出点什么事,这叫老奴怎么活呀!”呜呜呜……“奶娘,你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