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好男人贝内特先生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若一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晃多日,胡娟脸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最终还是留了一些灰黑的印子,但这反正是裴珮的身体,她胡娟是不在乎的。

是时候回去继续坚守工作岗位了。

辞别了三姨妈一家和自己生母,胡娟跟着她爹裴楠一起去皇宫了,马车里,裴楠面目表情地对胡娟道:“一会见到圣上之后,你就说:‘臣女才疏学浅,实在不堪太子司记之重任,请圣上收回成命’。明白了吗?”

胡娟闻言心里就奇了怪了,自己女儿当官了有出息,当爹的不是该高兴么?

黄日天适时发来提醒。

【已知信息:裴珮从小被她爹扔在乡下。从儿童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裴珮对她父亲应该是充满怨恨的,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裴珮应该不希望你对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用通俗的话来概括——怼就完事了。】

……

好叭,胡娟毕竟是来关怀裴珮的,于是她对裴楠道:“我挺喜欢这份工作的,包吃包住,还有医保,多少人都羡慕不来,我凭啥要辞工。”

裴楠闻言怒道:“我怎么有你这样无知的女儿!岂不闻非分之福,无故之获,非造物之钓耳,即人世之机阱。此处着眼不高,鲜不堕彼术中矣。”

胡娟:……

【日日给我翻译一下】

黄日天:【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自己份内应享受的幸福,无缘无故得到意外之财,即使不是上天故意来诱惑你的钓饵,也必然是人间歹徒来诈骗你的机关陷阱。为人处世如不在这些地方睁大眼睛,是很难逃过歹徒诈术圈套哒。】

……

胡娟把脸一虎,道:“爹,我从小在乡下长大,听不懂你这些文绉绉的话,但我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在说圣上在给我下圈套。你说,圣上要知道你在背后这样说他,心里作何感想。”

裴楠:……

忽然就心塞了有木有。

黄日天:【滴~您的关怀值上涨2点。现在是-110点。】

裴楠本来想一巴掌扇过去的,但是转念又想,这都要去见皇上了,孩子脸上一个巴掌印,到时候好说不好听,还是不动手了叭,于是裴楠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知不知道皇上要你做太子司记的真正意图?”

胡娟怼道:“皇上说了,要我记录太子的衣食住行,尤其是监督太子的过失,说能不能培养出一代明君的重担就交给我了,怎么地叭?”

裴楠又一次心塞了。

黄日天:【滴~您的关怀值上涨2点。现在是-108点。】

这时候,裴楠心里想的是——其实皇上只不过是因为他亚父开阳侯的缘故,想要把裴珮嫁给太子而已。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独独瞒着两个当事人而已。

此时裴楠倒不好直接说出来,但他是真的不想女儿嫁给太子。

为啥呢?

1、他不是很喜欢太子,原因前面有解释过。

2、他女儿从小在乡下长大,就是个土包子,强行嫁给太子的话,阶层不同,生活习惯不同,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像裴珮这样的,在村里找个人品好的嫁了,还比较能有共同语言,将来他这个做爹的经常贴补他们也不是不行。

他明明是为了这块叉烧着想,谁道这块叉烧竟一点也不理解他的心思。还这样怼他,简直是作孽。

算了,由她去叭,就让她撞的头破血流好了么,反正他已经提醒过她了。唉,这王八造的要是有裴珂一半懂事他就省心了。

胡娟:【果然怼就完事了呀。】

黄日天:【嗯哒,我是不是好棒棒。】

胡娟:【……你好棒棒。】

铁锤:【日日好棒棒(撒花】

————————————

不一会儿,车到了宫里,父女俩见到皇帝,磕头谢恩不提。

皇帝仔细看了一会胡娟,见她脸上的烫伤还有一些灰青的印记,心下不免觉得有些遗憾,心想:【太子啊我的好儿砸,不是爹硬要给你塞一个破了相的丑八怪,实在是——我亚父开阳侯当年还是世子的时候就放了狠话,决不会把他家姓宋的女孩嫁进皇家的。现在我只能退而求其次,给你娶裴阁老家的闺女,这样你就能得到开阳侯的支持,将来我一闭眼去了,也不担心你坐不稳皇位了。】

虽这么想,皇帝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和蔼地对胡娟道:“看你大好了,朕也就放心了,上次之事,朕已经教训过太子了。只怕这孽子衔恨在心,不过你放心,他此番若敢对你无礼,只管告诉朕,朕来教训他。”

胡娟额头一滴汗,心想,上次你把他打了,我的关怀值狂掉一百多点,差点被烫瞎了,我以后要是再乱告状,我是孙子!她跪地磕头道:“太子是一国储君,未来天下万民众望所归,臣女对太子督促乃是为了将来天下万民的福祉,臣女万不敢计较太子对臣女的态度。”

皇帝闻言微微颔首,命人领胡娟下去了,望着她瘦弱的背影,皇上忽然觉得,其实这个丑八怪乡巴佬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心,起码她刚才说出的那一番话,还算得体。

回到自己的宿舍,胡娟换上了女官的衣服。

再次带小陈去了东宫。

走到承恩殿门外,胡娟听见里面太子在和他的伴读夏澍说话,受过上次烫脸教训的胡娟这时候多长了一个心眼,知道太子是自己要关怀的对象,于是她挥手制止了要通传的小太监,悄悄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昨日礼部在朝会上进言,要楚王大婚,早回封地,过半的言官都出言附和,就内阁那五个老不死的一声不吭。】

说话这人是太子,语气是气急败坏的。

夏澍不疾不徐地劝谏太子说:【阁老们不同意也未必就是在针对太子,贵妃是鞑靼送来和亲的公主,楚王只有一半汉人的血统,阁老们再糊涂,也不可能拥立楚王。楚王没有外戚,唯一的依仗是关外的鞑靼,可鞑靼总不至于为了个和亲公主的遗孤来犯我大梁。楚王现在朝中,无枝可依,阁老们这时候落井下石,岂不是显得他们没有宽厚之怀。】

胡娟听明白了,太子非常不喜欢他四弟楚王。恨不得人家早点大婚,回到封地。心里不觉有些同情太子,这孩子还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死在他四弟手里呢。

太子听完夏澍的劝谏,冷哼一声道:“其他几个就罢了,裴阁老可是一门心思为楚王打算的,当年父皇指派他为太子太傅,他三度上书推拒,孤听人说,他当年请过旨,要给老四做开蒙老师。”

胡娟:……

真没想到裴阁老也被男主深深吸引,无法自拔。

铁锤:【李焱不愧是男主啊。】

黄日天:【我最讨厌这样的,凭什么人人都喜欢他。】

胡娟:【日日说得对!】

听到这里,胡娟伸手推开大殿的门,昂首阔步走了进去。

太子看见胡娟,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尼玛,她怎么又来了!

其实胡娟看到太子的那一刻,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但是她只是身体微微一晃动,终究还是站稳了脚跟,她对站立一旁的夏澍道:“鹤卿你回避一下叭,我有话要单独跟太子说。”

夏澍见她喊自己的表字,心里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明明只见过两次,她竟对自己喊得如此亲热。按他夏大公子往日的心性,对女子这样明目张胆的示好是极其不屑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胡娟这样的亲昵,竟让他心头微微漾起异样的波澜……

夏澍哪里知道,其实胡娟只是听太子叫他鹤卿,以为他姓鹤名卿……

夏澍离开后,胡娟站在原地,对太子说:“殿下,刚才无意间听到你和鹤卿的对话,在此先向您道歉。”

小陈:我们家司记姑姑真牛逼!偷听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成是无意间听见,牛逼!

太子闻言小脸一白,外强中干地道:“听见就听见,孤还怕了你不成?有本事再去父皇那告状呀。”

黄日天:【滴~关怀值下降2点,您现在的关怀值是-110点。根据现有情况,我们建议您改变一下交流方式。】

胡娟:= =|||

胡娟闻言命小陈退下,待屋中只剩下她与太子二人,她方才道:“我不会再去陛下那告您的状了。”

太子闻言朝胡娟投去惊愕的目光,心道这个恶毒的女人又憋什么坏招呢?我须得好好防备。

胡娟见此了然道:“不管您信不信,我都不会再去陛下那告状了。因为刚才我在门外听见您和鹤卿说的话,忽然觉得,其实您和陛下间所有的误会都是因为缺乏沟通所导致的,所以如果可以,我想先和您好好沟通,也希望您不要紧闭心扉,阻隔我们沟通的途径。”

个贱婢好大的胆子,还想我跟你个乡巴佬敞开心扉,你得夺大脸啊。

这要搁以前,太子这话直接就吼出来了,但上次在皇上那吃的那顿杠子肉实在刻骨铭心,他短时间内可真不敢随便对面前这个乡巴佬乱叫了。

胡娟哪里知道太子心里所想,只继续道:“太子殿下,你知不知道,世上再真挚的感情,都会败给理所当然。”

“什么?”

太子显然被胡娟的话给整懵了。

胡娟继续道:“上帝在每个人降生的时候,都赐予了他珍贵的礼物。可是愚蠢的人类,总是在拥有之后,就肆无忌惮地挥霍。譬如说,我的父亲,您的太傅,裴阁老。他就是这样一个随意挥霍的人,他以为,他是我的父亲,给了我生命,所以他理所应当地认为,我要感恩,要对他言听计从。孩子是上帝对他的恩赐,但是他不懂得珍惜,他把我扔在乡下,他以为,即便我在乡下吃了许多苦,还是要对他感恩。这就是我说的,‘理所当然’……”

胡娟说完,看了一眼太子,似乎想看看这个憋犊子还可教不可教。

太子也看了一眼胡娟,带着一丝防备的神情道:“有点意思,你继续说。”

胡娟点点头,露出一个孺子可教也的笑容,继续道:“裴阁老不知道,他与我的父女之情,早已败给了理所当然。正因为我与裴阁老早已没有父女之情,所以太子您不用担心,我会把您在背后诋毁裴阁老的话告诉陛下或者裴阁老。但接下来,我想劝劝太子,如果您还珍惜您与陛下的父子之情,就请警惕,不要败给了‘理所当然’……”

太子闻言神情变得阴晴不定,他咬着牙道:“什么意思?”

胡娟解释道:“太子觉得,自己是陛下的亲儿子,所以理所当然的以为,陛下一定要疼爱自己;而陛下觉得,太子是自己的亲儿子,所以理所当然的以为,儿子一定会体谅父亲。双方一旦都有了‘理所当然’的心思,便不再会因为对方为自己的付出而感动,因为你们彼此,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对方对自己的好,渐渐无动于衷,甚至会觉得无趣和厌倦,也忘记了感恩上帝恩赐给你们的真挚感情。”

太子闻言气的不行,心道这个乡巴佬居然说自己想得到父皇的疼爱,他堂堂一国储君,难道没有尊严的么?妈的,他一定要弄死这个乡巴佬!!

可那句“你这个大胆贱婢,竟以为孤是为了与楚王争夺父皇宠爱么?谁给你的胆子这样侮辱孤?”不知为何,竟哽咽在了喉咙里,被理智,憎恨,厌恶,和最后一点无足轻重的自尊所湮没。

甚至于,胡娟还在继续滔滔不绝:“所以,我想跟太子殿下说,如果您不想自己与陛下的关系,沦落到我和裴阁老那样,形同陌路,甚至终将反目成仇。就请收起那份理所当然的心,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量。”

看着太子气到煞白的脸,胡娟惴惴不安地问黄日天【怎么样,关怀值涨回来了么?】

黄日天:【关怀值一天只能查询三次,今日已达上限,请明日再来查询。】

胡娟:……

说得多,错的多,还是早点走叭,临走前,胡娟不甘心地回头补了一句:“殿下,太子司记这个官职是陛下给的,臣女不敢随意请辞,但请殿下放心,日后臣女会用行动证明给殿下看,从今日起,臣女绝不会再向陛下告状,在东宫所看到的,所听到的一切,都会埋藏在臣女心中,带进坟墓。”

走出殿外,下了台阶,看见站在外面的夏澍,胡娟走上前道:“我从今日起站在外面当值了,你进去叭。”

夏澍点点头,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有点犹豫地问胡娟:“裴姑娘可有表字?”

胡娟:……???

……表字,不是古代人才有的吗?

胡娟摇摇头,道:“无字。”

夏澍闻言心头一喜,睁着他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略有些期待地道:“既然无字,我斗胆赠裴姑娘一字,莫若‘云岫’二字极妙。”

胡娟闻言心想,什么玩意,才见两面就取名字,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但胡娟这么心思缜密,智计过人的精神病患怎么会把内心想法表露在脸上呢?她不动声色地点头,道:“多谢鹤卿。”

夏澍闻言,腼腆一笑,方才回了太子处。

夏澍走后,胡娟在群里问。

【云岫是啥玩意?】

铁锤:【这两个字,出自东晋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云无心以出岫。意思是,天上的白云无意间从峰峦中飘出来。】

……

胡娟:【那他给我取这个字是啥意思呢?】

黄日天:【已知信息1、太子和夏澍非常讨厌你;已知信息2、《归去来兮辞》是劝人辞官回家的一篇文章。得出分析:有大概率对方在讽刺你,叫你赶紧辞职滚回老家……】

胡娟:【沃日!】

延伸阅读

奥维斯特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gpig.shtml
奥维斯特(ALLVISTA)国内外洗衣企业管理机构,汇聚了高素质专职的特许品牌策划师

宝晟稀有金属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n2p9.shtml
宝晟金属从事稀有金属材料生产加工多年,是行业起步较早的生产加工型企业。公司拥有与国内

长沙喜玫瑰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ueot.shtml
喜玫瑰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综合性企业。公司技术力量

久雅地热地板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sn8w.shtml
久雅地板是国际著名的地热地板品牌。自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公司始终本着以人为本的服

紫予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a6ok.shtml
暂无

百领智能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pw14.shtml
百领智能手机周边产品主要产品手机配件、手机边框,手机边框加后盖,手机壳,手机钢化玻璃

文华神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psio.shtml
15年的发展,特别是1998年品牌定位确定以后的快速发展,文华集团已经成为年产值数亿

神奇装饰画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s45x.shtml
神奇装饰画产品是采用金属铝板、玻璃、瓷砖等一些耐高温的材质进行画面的私人个性化订制,

康林跑步机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6s6x.shtml
康林跑步机企业拥有先进的营销理念、完善的销售渠道,康林的发展变化永远与时俱进,为体育

白猫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nz2j.shtml
白猫好洗涤用品批发经销批发的白猫、洗衣皂、消毒、白猫、美贰玖、华诺成、青水系列销量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创世人生之第八章(8)

    夜晚,基地。“嘿,你的份。”刘小天接过同伴扔过来的烤猪肉,迫不及待的啃了起来。今晚轮到他们所在的小队值夜,大半夜的守在基地外面,格外的消耗能量,他已经饿的不行了。“听说今天有两个新人加入基地,这个是他们带来的见面礼。”同伴掂了掂手里的烤猪肉,和刘小天八卦起来。“是吗,这个时候加入我们基地,真少见。”

  • 逸蝉古门江洋大盗【求收藏!】

    “哎,你怎么不说话了呢?”江曲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陈玉琪想象中的画面中被砸得满头包,还满脸无辜地看着她说道。“江曲,你这家伙肯定还没有女朋友吧?”陈玉琪咬着红唇,瞪着江曲说道。“对呀,你怎么知道的。”江曲好笑地看着陈玉琪的表情,淡笑地说道。“你这种钢铁直男,能够找到女朋友就奇怪了。”陈玉琪白了这家伙一

  • 虚妄之花在线阅读第七章

    擎天对于这些常见的也很是熟悉,像是那个止血草,基本上100棵1晶石,而这摊主却是卖70棵1晶石,像是在淘宝街逛的哪个不是鬼精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做这个冤大头,所以除开那一棵木灵芝,摊主没卖出一棵药。擎天看了一遍摊主摊位上的药材,虽然有几棵药材对于炼体有不错的疗效,但是比一般的市价要高上两三倍,擎天

  • 无冕之王见闻录在线阅读第5章

    段千笙背着包袱乘着来接他的马车进宫之后,云小欣连忙撒腿就跑。皇家学院报名非要赶着早上这么个时辰,害的她完全没有时间先去报名。云小欣气喘吁吁的停在大气磅礴的偌大皇家学院操场,此刻操场之上****人数多不胜数。有些报名的地方是针对性的。比如只学医术,只学琴艺,只学武艺等等,也有三样搭配学的,这个就需要你

  • [微微一笑很倾城]K莫夫夫日常剧场在线阅读第5节

    林妈妈在罗府大吵大闹,叫嚷着要查凶手。“我的儿啊!你怎么这样命苦,前几天你还说要讨一房媳妇,和老娘我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怎的今日就死了?”林妈妈一把把地抹眼泪,嗓子都已经哭哑:“儿啊!你放心,娘一定给你找到凶手。你不能不明不白的死了,娘一定让罗家给你一个公道!”林妈妈停下哭喊,一把抱住罗管家的大

  • 傲世诸天在线阅读第1章

    痛,全身疼痛,这是付一诺现在唯一的感觉!“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声,然后就是自己被人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的声音!嘴角的血腥味在提醒着付一诺,她在流血,可是,躺在地上的自己,却觉得这地面不同于自己昏迷前的草地。付一诺想睁开眼睛,可是用尽全力,眼睛还是像被灌了铅似的,睁不开!随着接下来一盆冰水的倒落,付一

  • 长歌逍遥行在线阅读影,笑了

    待我神志恢复过来,我一把上前抱住了影,“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也很想你。你......怎么会开口说话的呢?”“我本来就不是哑巴。只是怕被人听出我是个女子,所以才不讲话的。”“那,那你这十年都没开口说过话吗?”一个我认定的事被推翻的时候,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是真的倔强啊!就像慕容一眼就知影是女子,就像我

  • 谁要拯救世界啊之各方震动(4)

    拉着唐荒上了车,杨雪莉才想起还没报告总局,拿出工作手机给总局打了一个电话,“我是青云市武者局的杨雪莉,刚刚我们武者局出现了一位妖孽,一拳将考核机械傀儡秒杀。”一拳将考核机械傀儡秒杀。听到这话,裴玉霞急忙查看了一下号码,5916开头的,还真是青云市武者局的电话号码,不是神经病打来的骚扰电话。她真的很想

  • 网游之无敌幸运星在线阅读第3节

    在听到了至尊系统的系统精灵的问题之后,江河沉默了,对于他来说,想要在这个问题之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应该怎么说呢,估计也没有哪一个人能够飞快的在这一个纠结的问题之中做出答案吧!毕竟这个问题也就类似于那一个曾经困扰了21世纪所有的男性广大同胞的“妈妈和老婆同时掉到了水你先救谁”这个问题

  • 我跟系统杠上了断崖探索

    没多久,张平草草的吃完饭,也起身离开了。作为一个不愿被‘失踪’,且手中刚沾了一条人命的小人物,他深刻的明白‘苟’的道理!回到房间,张平拿出一本假秘籍《大力金刚掌》,开始强化。在之前的打斗中,他就发现自身的武技过少,尤其是黑大衣那次,这种感觉更加强烈。自己仅仅修炼了一门《天魔刀》,且还需要武器才能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