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女状元的高考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不老春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时候,感觉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是因为有大人的存在,一切事情都抱着旁观的心态,直到失去他的现在,鲁迅挑起了继承的重担。

“好嘞,我就进它次一块门,拿来那一块铁,然后打出最厉害的东西,虽然我还没想好是什么,但那一定要是惊天地鬼神的东西,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师傅‘炼铁术’的厉害。”一旁的韩依被突然跳起来的鲁迅下了一跳:一块门么?

但经鲁迅一阵动弹,原本环其飞舞的萤火虫一哄而散,纷纷飞向湖中的莲花,继续散发着它们求偶的光芒,回过头来再看鲁迅这边,已经走了,留下了圆圆的屁股印。

什么?难道现在就要走了么?以后终于再也见不到他了么?终于。。。

绵绵的这江上,下着绵绵的细雨,漫漫的周树街上,走着慢慢的韩依。

似曾相识呢,,,

韩依想起那三年学医的日子里,自己也是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凉凉的雨滴滴落下来,凉凉的,却是最贴合自己此时凉凉的心境。突然间,感觉雨滴不再落下,抬头,一把白色的伞已经撑在自己的头上,再转过头来,是即使雨天也一身白衣的师傅。

“淋雨会着凉的,一起走吧。”黄师傅说到。

“。。。。。。”韩依点点头。

“冷么?”

“。。。。。。”

“又是雨天啊,”见韩依不回话,白衣女子也没在意,从怀中掏出一块桂花糕来:“雨天吃桂花糕会更香哦。”

“。。。。。。”接过桂花糕,一口咬下,直觉得甜甜的桂花糕入口便化了开来,甜而不腻,一股热乎乎的暖流从口中蔓延到了全身,“好吃。”

“是吧?”见韩依终于开口了,白衣女子也不禁扬了扬嘴角,“还记得小时候,因为打雷,我吓得哭个不停,我那一向以医术高超自居的师傅也拿我没有办法,便给我吃了块桂花糕,我竟然就不哭了呢。”

“原来像大姐姐这样的人也会哭啊?”

“我这样,是怎样?我当然会哭啦。还不止一次呢,不过我每次哭,我师傅就给我做桂花糕吃。”

“要是这样,那我一定一直哭一直哭,就会有很多很多桂花糕吃了。”舔了舔手指,韩依一副还没吃够的样子。

“我才没你那么贪吃呢。”白衣女子笑着从怀中又掏出一块桂花糕,递给了韩依。“就算我想那么做,师傅很早便离开了我,记得那也是个下雨天,我醒来时,屋子里便只剩下一封信了。大概男人都不擅长当面说再见吧,说什么有个非去不可的地方,留给了我他的住所和无数本医术。”

“就这么走了么?那大姐姐你不会很伤心么?”

“是啊,我可是哭了好久好久呢,只是这一次,就算哭得再久,也没人给我吃好吃的桂花糕了。可是我还是止住了?”

“怎么止住的?”

“我发现信的背后还写着什么,翻过来一看,竟然是桂花糕的做法。最后还附上这么一句话:‘小丫头,翻遍屋里这么多医书也治不了你的哭病,偏偏这桂花糕很有用,也没教过你做任何药材,你就先从学做桂花糕开始吧。’于是,我含着泪做了我第一块桂花糕。以后,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吃块桂花糕就没事了呢。所以说,韩依,也许有一天你一直倚赖的人会突然消失,但伤心并不能改变事实哦,你需要做的,就是挺起胸膛,收起眼泪,做完自己的桂花糕。”

“嗯。”吞下了桂花糕,韩依突然感觉到头上的伞没了,抬头望了望,雨也已经停了,暖暖的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暖暖的,十分贴合自己此时暖暖的心田。

。。。

又是雨天么?韩依漫无目的地走在绵绵细雨下,虽然似曾相识,但已经没有人为我挡下这凉凉的雨了吧。正想着,却突然发现雨滴不再落下,抬头,是一把“伞”,与其说是一把伞,不如说是由几片大荷叶和一个奇怪的支架组成的东西,要比一般的伞大许多,绿茵茵的,清脆的雨滴打在荷叶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韩依回过头来,是他——毕竟听了他三年的自言自语,已经知道他的名字了,鲁迅。

鲁迅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生,鼓足勇气,说了一句:“淋雨会着凉的,一起走吧。”

“嗯,谢谢。”韩依不自觉地回了一句,也没多说什么。

“冷么?”

“还好。”

“你是去鲁班周树门吧,我知道你哦,我也是鲁班周树门的。”

“嗯,我也知道你哦,你叫鲁迅是吧。我叫。。。”

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任谁也不免心中一喜,鲁迅低头回应道“韩依。”

“你知道我?”

“嗯,在周树门的时候,我听过别人这么叫你。”

“是么?。。。”

“对了,不知道你要不要吃,”说着,鲁迅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桂花糕,递向韩依:“听说下雨天和桂花糕很配哦。”

桂花糕?韩依觉得十分惊讶,为什么他也这么说?难道桂花糕真的在雨天比较好吃?“为什么会这么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额,,,”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接过去,还追问了这么一句自己随便编的话,鲁迅一时不知如何圆回来:“呵呵,其实是我自己觉得下雨天挺适合吃东西的,然后身边就只有这桂花糕。”鲁迅想挠挠头,表现得害羞一点,只是一只手中还有“伞”,另一只还递着桂花糕,着实有点尴尬。幸好韩依还是接过了桂花糕,“这么巧,我最喜欢吃桂花糕了,”说着,便咬了一口,“嗯,味道确实不错,你哪来的?”

“是吧?以前我师傅经常做给我吃,”鲁迅听韩依说自己喜欢吃桂花糕,心情顿时澎湃起来——他唯一会做的也只有桂花糕了,“现在他走了,我就自己做给自己吃,幸好他做的时候我有留意,他走之后,我尝试了几遍也做的像模像样了。”

可惜当年黄师傅给我桂花糕的时候我从未见她做过,韩依心想,道:“你师傅?就是以前炼铁派的鲁宾师傅?”

“恩恩,他可厉害了,发明了各种打铁的工具,我从没见过比师傅炼出来的铁更硬的铁呢。不过他有时候也犯糊涂,有一次啊。。。。”

.......

目送着两人的背影走远,白衣男子右手执着一把伞若有所思地站在一个拐角处,一只手腕上系着酒壶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喂,鲁尚,啊。。。”一个明明穿着鲁尚一样的衣服,却衣冠不整,头发更是乱的像个鸟窝的男子眼中带着三分霸气,五分睡意,七分醉意,外加一分柔情地看着鲁尚:“。。嚏,下雨天的,刚刚还在杏花楼喝的好好的,没事你瞎出来溜达啥呀?知道你不能喝酒,又没让你真喝酒,不就是多喝点水吃点菜陪陪我么,后天就要机巧术大赛了,这不是为了赛前动员动员你么?虽然这是我要喝酒的借口,你也不用趁我尿遁的时候玩消失啊,害得我还冒着雨来找你,阿。。。嚏”

“行行行,鲁平,别说了,没什么事。”鲁尚转过身来,将左手中的伞扔给了鲁平,“回去吧。”

鲁平眼中带着三分霸气,五分睡意,七分醉意,外加一分疑惑地看着鲁尚:“你一个人出来带两把伞干啥呀,虽然这把伞也是你送我的,做工还这么好,阿。。嚏,但,是不是我惹到你啥了,你要拿走。你别这样,我是想我们学了这么久,该出来放松放松,阿。。。嚏,我知道我不应该明知道你不能喝酒还带你去杏花楼,还让那些姑娘给你敬酒,但我不是让老鸨换成水了么,啊 。。你等等我啊。。嚏。。”

鲁平往嘴里灌了口酒,按了一下伞上的一个按钮,原本只有筷子长短的伞一下子撑了开来,鲁平撑起伞,向鲁尚追了过去。。。

雨中的周树,万物享受着上天的滋补,一只松鼠呆呆地站在一片树丛下避雨,呆呆地望着鲁迅撑着那把奇怪的伞,向边上的姑娘讲述着他与他的师傅,也许是在师傅死后第一次有人肯那么认真地听自己的讲述,鲁迅的语气中充满回忆:

“还记得那一次,师傅的朋友送了他一把相当贵重的剑,听说是由玄铁铸成,削铁如泥,市值一万马币呢,我好奇,便趁我师傅去别的镇买打铁材料时偷偷拿来试挥了一下,可谁想竟然把它甩进了熔池里,拿出来的时候,整把剑都变样了。”

“那后来呢,就算你师傅再怎么疼爱你,也不会就这么原谅你的吧。”

“我也不会坐以待毙啊,当时心想一定死定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自己来把剑打回去了。”

“你师傅不是打铁高手么?你自己打的剑可以瞒过他?”

“当时哪管那么多,心想说不定他每天要打那么多东西,这把剑的样子谁知他还记不记得。虽说我在炼铁派那么多年了,真正自己要打铁,那是我第一次,我请教了师兄们一些打剑的细节,然后自己就偷偷找了个地方打了那把剑。为了能尽量瞒过我师傅,我可是好几个晚上没睡觉,重打了十三次才算满意,终于赶在我师傅回来之前把剑放了回去。”

“那你师傅最后发现没?”

“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也第一眼就看出来他的第一眼闪过的不对劲,所以立即向他认了错,交代了全部经过。”

“那你后来又没有被处罚?”

“没有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我主动认错的原因吧,师傅还称赞我打得不错,以后努力呢。”

“你师傅也太好脾气了吧。那他是不是没有骂过你,打过你?”

“这倒没有,有一次我为了测试我新打的斧头,把他家门前的树砍了,他就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啊?你把他的宝剑毁了都没骂你,却因为砍了一颗周树镇最不缺的树?你是不是瞒着他,没告诉他,他教训你做人要诚实?”

“这倒没有,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他了。”

“那他教训你什么?”

“砍树前,得看看树上有没有人。”

。。。。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鲁班周树门前。雨也已经停了,鲁班拿下‘伞’,拨了一下‘伞’柄上的一个圆形纽,伞如同含羞草般收了起来,支架变成了一个手镯的样子,套在了那些荷叶的柄上,鲁迅又在手镯上按了个方形的纽,那些荷叶又含苞待放般张开成了把扇子。

“哇,这是什么?这么神奇。”看了全过程的韩依不禁赞叹起来,问出了她刚开始见他就想问的问题。

“我做的个小玩意,毕竟也是周树门的一员么,后天还要参加技巧术大赛。来,这个给你,”在女生面前装逼得逞的鲁迅从怀中掏出了个和刚刚长相差不多的手镯,递向韩依,“这是改良版,比我这个更加轻巧,适合女孩子带,给你,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在外面突然下雨了。”

韩依刚要拒绝,却听鲁迅说:“拿着吧,打铁的最希望自己的打的东西被人用了,到时候还得靠你给个用户体验评价呢。”便接过了那手镯,刚接过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真的和平时见过的手镯重量一般无二:“哇,真的很轻,谢谢,对了,你刚刚说你要参加技巧术大赛?”

“对呀,我现在正要去报名呢。”

“能做出这么棒的东西,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赢的。”韩依说到。

“哈哈,谢谢了,那我也该敢去报名了,再见,”说完,鲁迅便向周树门的侧门走去。

“再见”默默看着鲁迅远去,韩依也转过身来,从正门走了进去。

雨后的周树,万物享受完上天的滋补,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松鼠从树丛里跳了出来,蹦跶蹦跶地,跳进了另一个树丛。

。。。

过去

这江湖中央,两个老头坐在船中对饮一杯。

“哈哈,这酒好得离谱啊。恩恩,这菜也是好得离谱。来再干。”说话的正是鲁宾。

“你这老头,也颇没良心,我花了好大功夫弄来的那把价值一万马币的宝剑,就这么被你的徒弟弄坏了。虽说你我也过了为这种小事闹别扭的年纪,可你倒好,连伤心都不伤心,在这儿好吃好喝。”说话的是鲁宾对面的人。

“哎,宝剑么,坏了就坏了,你不是送我了么,你心疼啥?还准备向我要回来?”见对面人不来与自己碰杯,鲁宾也不在意,自饮了一杯,“你是不知道,我那徒弟,为了不让我发现,你猜怎么着,自己打了一把。”

“那又怎么样,谁打的,你都能看出来两把剑的差别。”

“你还真别说,我一眼呀,就看出来了剑的不一样,价值差得离谱啊。”

“废话,我那把剑可是名家所铸,可是市值一万马币呢。”

“是啊,我那傻得离谱的徒弟打的那把剑,在我看来,市值十万马币。”

“十万。。。你个老头可别护短啊,你不伤心也就罢了,还开始拿我送的剑开涮了,怎么着,还不如你那小娃子打的铁?”

“你见过我评价铁器加入私人感情的么?我那徒弟,也不知是怕我生气还是怎么着,打得认真得离谱,在我看来,估计重打了不下十次,最后的成品啊,那叫一个好得离谱。你说我能不高兴么?我后继有人了。来,干。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飘荡在这江湖上。。。。

松鼠从一棵被砍倒的树上跳了下来,跃上种树人家的窗户,一把宝剑挂在屋子醒目的位子上,一个跌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老人怒气冲冲地进到屋里来,喝了杯茶,看了看挂着的宝剑,面色转喜,欣然笑了一下。

延伸阅读

仙系缘之勇敢的胆小鬼  http://www.ditieba.cn/peem.shtml
之前孙皓天一行人也遇到过这般高的怪人,不过当时候遇到的是一个落单的,掀不起太大风浪,

凤眼迷离欲生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itieba.cn/ybpi.shtml
临江村三面环山,入夜也要早些。昏黄的灯光从家家户户透出,偶而飘来几声犬吠。一大一小两

网游之无敌奶爸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ditieba.cn/uaan.shtml
第十章乱葬岗苏若“好,通过多数大比,前十已然决出,分别是明家明天,明嵩。龙家龙绝尘,

总裁破产后我怀孕了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ditieba.cn/pu6j.shtml
李阳想了想,抱着苏嫣,站在原地没有动。出租车走了这么久,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若是抱

诗与酒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ditieba.cn/6bhq.shtml
清晨,H市。晨光正在这座新兴的城市上空盘旋,初醒的太阳已落在高矗的楼房的顶端,路旁的

都市之国风美少年为钱发愁  http://www.ditieba.cn/ycid.shtml
云市。仁心医院。三楼,医生办公室。低沉的声音一声声传来。“慕小姐,你要早做准备,再这

热血高校之破界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itieba.cn/awln.shtml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老师还没走,不少学生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萧轩和大炳去开萧轩的

[综英美]境外灵魂引渡档案之他是职业选手?  http://www.ditieba.cn/uff5.shtml
美女老板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此时那个少年已经选定了一个打野英雄,盲僧-李青!

海贼之无敌女帝海贼团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ditieba.cn/6z5p.shtml
裴允不动声色,道:“护送的两个侍卫全都殒命,荆棘枝子上头挂有碎纱,偶有血迹,一路寻过

九劫至圣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ditieba.cn/xcmd.shtml
第七章惊才绝艳的谢晓峰是被誉为“天下第一剑”的剑客,也是神剑山庄的庄主,他已经成名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星时代故事之前

    “我就说你住的地方不好吧?就连个飞机场都没有,我每次过来都要坐几个小时的车。”乔荞对着司机笑笑,她一直都在努力的微笑,每一次婆婆过来总会说这样的一句话,因为她住的城市没有飞机场,因为害得她长途跋涉,这并不是婆婆第一次针对她。乔荞想自己是幸运的,没有聪明的脑子没有漂亮夺人的外表却嫁了一个高富帅,换个角

  • 水月洞天之水月镜花在线阅读第四章

    白素贞回头一看只见在半空中不知何时竟然站立着一位金光四射面颊如玉的女子,口中禁不住问道:“请问您是哪一位神仙,莫非也是被北极冥王囚禁在此?”女子微微笑道:“你可曾听过在上古开天辟地之时,曾有一位女神舍身补天的传说?”白素贞似有所悟地问道:“难道你就是上古天神女娲娘娘?”女子点了点头道:“正是。”白素

  • 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之战神附体

    从演武场离开,林羽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周围的风景。此时绿树成荫,百花绽放,将林家装饰得十分漂亮。花儿的香味远远飘送,引来不少的蜜蜂和蝴蝶,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招蜂引蝶”吧。蜜蜂辛勤地采着花蜜,蝴蝶游手好闲地在花间嬉戏。蜜蜂的翅膀发出嗡嗡的声响,蝴蝶则烂漫地在花丛中飘舞着,从它们的身法来看,蝴蝶倒是更加的潇

  • 沙雕的我被误认成剑宗老祖在线阅读第十章

    “许哥,乔总对温小姐真关心啊!”设计师身边的小助理感叹,他们给乔执量身定做服装也有几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乔执什么时候对一个人这么关心的呢,就是以前乔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乔执也没有什么表示。“听说是乔老爷子给乔总找的未婚妻。”许林见乔执走了,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啊?真的假的?”助理惊讶的声音大了些,没想

  • 神主逍遥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爷与夫人还有大少爷昨日寿宴后便和唐老爷子回唐家了,三天后才能回来。昨晚二少也出国去处理M国那边的公司事务了,没有一个星期回不来。”李妈和叶谩语同坐吃着午饭,叶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李妈用勺给叶谩语盛了碗汤:“小少也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明天就是小姐您的演奏会,他们若是都赶不回来该怎么办呀?”“李妈你

  • 望京阙在线阅读第三节

    我是被两记大嘴巴子抽醒的。“啪啪”声响彻耳膜,我揉了揉略肿的脸,看着满脸吃惊的大叔:“下手不能轻点么?”大叔无辜道:“不是我。”一个女声传来:“是我!”我循声看去,一个二十来岁的丫头探出脑袋来。丫头弯眉圆眼,稚气未脱,一条马尾在脑后轻轻晃荡,以最天真无邪的方式表达着浓烈的玩世不恭气息。“女侠怎么称呼

  • 不想当武神的药神不是好穿越者第1章在线阅读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太阳刚刚露出个头来,放射出柔和的光芒,一切都预示着这是一个晴朗明媚的早晨。可是郓州节度使钱国祯的府上,却是暴风骤雨,夹杂着电闪雷鸣。一大清早,司宪大人就带了弓手,把钱府的公子钱怀玉捆了送到府里来了。钱国祯本来就有“下床气”,又听司宪大人告了一状,哪里能忍,抄起家法就给钱怀玉一通:竹

  • 修荒纪第8章在线阅读

    张无忌走到厨房,拿着刀就开始剖鱼,这时,他突然发现有一条鱼和其他人长得不一样,他也不认识。这条鱼,呈扁状,鱼鳞为红色,长长的胡须,真是怪哉。或许是新品种吧,海里的鱼多了去了,他不可能全认识。“咦?这是什么?”他剖开鱼腹后发现里面有颗蓝色的珠子,好奇的打量着。他清洗干净把玩一阵后就收了起来。“嘶…”他

  • 重生之逍遥剑仙血誓

    “落老,刚才的11道光芒是什么?还有为何您刚才说的是灵力,而不是幻力?还有王者天赋是什么?”轩辕离幽把心里的疑问说出。小紫推了一下落老,落老才缓缓道来:“你所在的玄天大陆不过是个低等大陆,玄天大陆这种低等大陆是修炼幻力的,高等大陆是修炼灵力的。你看到的11道光芒是你拥有11种属性,王者天赋是天赋中最

  • 疯魔剑神在线阅读第6节

    番外一繁花似雪,落地生尘世俗之人都知道,人有生老病死,死后归于地府九幽,判生前功过,往生轮回,那妖呢?妖死后又会去往哪里?世间万物,有阴即有阳,有光即有暗,与繁华光明的阳世相对而生的九幽,终年有如黄昏一般,昏黄的光线下,远远近近的黑色山体,寸草不生,一条黑色的河流在广袤的大地上,蜿蜒横穿,河流两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