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网游之英雄不朽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黑色忧愁 来源:飞卢小说网

提笔而闻,窗外雨滴涟漪,落笔而叹,四壁清冷难耐,撩挑青烛,烛中有你,暖心四溢。

2019年7月19日 上午9:03

昏睡了两天的章泽终于醒了,他睡眼惺忪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你醒了啊。”

章泽激动的看着婉璃,险些从床上掉下来。

“你当心点,身上还有伤。”

“你怎么样?”

“我没事,是莫竹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他人呢?”

“他走了。他说让你等着他,别忘了你俩之间的约定。你俩之间有什么约定啊?”

“没什么,都是些无聊的事。”

莫竹离开后就在中海市藏了起来,因为那晚刺杀章泽的人是K组的特别行动队,他们只有在杀手任务失败时才会出动,也就是说他们是专门清除杀手的杀手。现在自己和章泽肯定都是龙峰的眼中钉了,与其跟他们在一起,不如自己行动,以便监视特别行动队的动作。

章泽带着婉璃回到方凡家。

“啊,婉璃。”

月涵看见时给了婉璃一个大大拥抱,婉璃被月涵的热情吓了一跳,险些出手,好在被章泽及时拦住。

“这是月涵,你昏迷的时候全靠她照顾你。”

“婉璃,婉璃。你是怎么醒的啊?”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体内有一种冲动的力量来回涌动,然后就醒了。”

章泽想恐怕是梅姨的毒药刺激了婉璃的苏醒,不管怎样,婉璃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

“方凡呢?”

“他去查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章泽拨通了方凡的电话。

“你在哪呢?”

“别告诉任何人,你快来北海公寓找我。”

章泽被弄得糊里糊涂的,但也只好先去找他。

2019年7月19日 美国

卓曼来美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住在叔叔刘毅家。当年刘毅在中海市经营着一家餐馆,虽然规模不大但温饱不成问题。一家四口的日子平淡且安稳。

一个大雪夜,刘毅正打算闭店休息了,突然一个抱着小女孩的男人挡在门口,男人虚弱的说道。

“求求你给孩子点热水喝。”

刘毅见状赶紧把父女二人让进了屋,刘毅的妻子看着襁褓中的女婴心疼的说道。

“这孩子可受苦了。”

随即冲了杯奶粉,女婴的脸色才渐渐好转。父亲对刘毅的妻子千恩万谢,正准备走的时候,刘毅端着一碗鸡蛋面喊住了他。

“别走了,这么大的雪,就算你能受得了,孩子也受不了。今晚就住下,先吃点面暖暖身子。”

父亲鼻子一酸,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滑下,满是脏污的脸上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这两道痕迹也深深刻在父亲的心中。第二天刘毅看着父亲抱着女婴准备离开。

“要不你留在我这帮忙吧。工资不多,但好歹有口热乎饭。”

父亲欣然同意。

“你叫什么名字?”

“卓万飞。”

从那天开始卓万飞很努力的工作,最后碰到一个机会才飞黄腾达,飞黄腾达的卓万飞并没有忘记刘毅一家的恩情。天有不巧,有一天刘毅家的餐馆突然失火,刘毅进出几趟就为了自己多年的家当,火势越来越猛,赶来的消防员及时制止了他,这才算是没有发生更严重的后果。卓万飞知道刘毅的困境后,出钱让刘毅一家人去美国定居,在美国卓万飞给刘毅开了家中餐馆,经过几年的打拼愣是在美国创出自己的品牌,干起了连锁店。而且还不断登上美国的美食杂志周刊,连那些米其林三星的主厨都称赞刘毅的厨艺。

这次卓家的变故让刘毅很伤心,他得知消息后马上将卓曼接到了自己身边。

“小曼,干什么呢?”

卓曼正看着章泽的照片。

“叔叔,没干嘛。”

“这是你男朋友啊?”

“怎么会。”

卓曼笑了笑。

“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早把你当自己女儿看待。你还能瞒得住我?”

“可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经过叶国忠之后,我希望你再选择感情时能谨慎对待,叔叔不想再看见你受伤。”

“我知道了,叔叔。我有件事想和您说。”

“什么事?”

“我想回国。”

“你回去干什么?”

“我想好了再告诉您。”

“你个小机灵鬼。”

2019年7月19日 晚19:00

章泽赶到北海公寓时,方凡正一筹莫展。

“什么情况?”

“委托人让我来这幢公寓的16楼帮他拿一本相册。”

“那就去拿啊。”

“我也想,但这里一共15层,根本没有16楼。”

“不是吧,这段时间一直跟人打交道,你可别吓我啊。”

“别废话了,赶紧找吧。”

章泽挨家挨户的去询问北海公寓16楼的消息,每户人家都没人回应,章泽失望的敲响下一户人家,吱呀的声音有一种钻进心缝的寒意,门应声而开。门后探出一张女人的脸。

“你有什么事吗?”

“请问16层在哪?”

女人表情变得异常慌张。

“没有,没有,我不知道什么16楼。”

说完后女人用力关上了门,章泽慌忙向后躲闪。一种莫名的恐惧向他袭来,章泽有些害怕了,决定回去找方凡,可当他回去时却发现方凡不见了。

方凡一直留在原地思考着该如何找到16楼。突然他感觉到背后一阵寒气,他回头观瞧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楼道的灯慢慢变暗了,方凡开始寻找章泽。

“章泽,章泽。你在哪呢?”

2019年7月19日 晚21:00

时间越来越晚,找不到方凡的章泽决定去公寓外面仔细看看这幢公寓,他心想没准是方凡找错了公寓楼也说不定。章泽走出公寓,抬头观瞧,原本是整幢大楼的北海公寓现在只剩下他和方凡所在的这个孤零零的单元,而且每户都是漆黑一片。章泽看着其他凭空蒸发的单元,不由得感觉后脊背发凉,他马上跑回去,决定要拉着方凡赶紧跑,这地方不干净。

方凡不管怎么喊都找不到章泽。他回到15楼,走到楼道窗边透透气,他突然发现原本需要仰视的对面楼层,现在居然可以平视了。这个发现让方凡大吃一惊,如果不是自己瞬间长高了,那就是这幢公寓长高了。

2019年7月19日 晚23:00

章泽此时已经口干舌燥,他感觉身上的力气正一点点消失,最后章泽只好坐在一楼楼道里等着方凡来找自己。

方凡想明白了一切,16楼不一定是非在上面,下面的最后一层也可以叫16楼。但眼前的状况难住了方凡,一楼再往下没有楼梯,只有一个黑洞。方凡咬咬牙跳了下去,没有想象中的高,落地后方凡看见周围都是墙,只在正前方有一扇门。方凡径直走了过去,这是一扇老式的木门,门上的猫眼没有镜片,方凡顺着猫眼看进去,里面一片血红。

方凡转动门把手,轻轻推门而入,里面并没有刚才看到的血红,而是普通的家具,家电。方凡很快就找到了委托人要的相册,他打开相册发现里面全是门的照片,而且这些门的样子他好像在哪见过,方凡仔细回想着,终于他想起来了,照片上的这些门就是公寓每层住家户的门,可为什么要拍这些照片呢?

方凡继续往后翻,几乎每页照片的内容都差不多,突然他看见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章泽被闪光灯闪的睁不开眼,再仔细看还能看见章泽身后的自己。再下一张照片让方凡全身颤栗,照片中的家具就是眼前的家具,而照片中的人正是自己此时的背影。

方凡猛然回头,身后空无一物。方凡紧握着手中的相册夺门而出。方凡跑到公寓大门口时看见章泽正躺在地上大口喘粗气。

“你怎么了?”

“我太累了,来来回回上上下下跑了好几趟。”

“你干嘛?”

“找你啊。我去问住家户16楼的情况,等我再回去找你的时候你就不见了。”

“我一直就在15楼,就是刚刚才去的一楼下面。”

“活见鬼了。相册拿到了吗?”

“拿到了,赶紧走吧。这地方邪门的很。”

方凡和章泽离开北海公寓后,那里又变成了一整幢大楼,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方凡和章泽从北海公寓离开后马上回到家。方凡将相册放在餐桌上,月涵正在卧室哼着歌整理衣物。方凡有些奇怪,月涵从来都不喜欢哼歌,因为她五音不全,又一次因为这个笑她,月涵跟方凡生气了很长时间。

“月涵,月涵。”

方凡轻轻唤着月涵,但月涵却没有回应,依旧低头整理衣物。这时章泽将手搭在方凡肩上。

“怎么了?”

“哦,没什么。有点奇怪而已。”

“奇怪什么?”

“月涵从不喜欢唱歌或者哼歌,因为她五音不全。但今天不仅哼歌而且还没走调。”

“你也太神经质了吧。”

月涵听到了二人的聊天,猛地回头看向二人。方凡忽然发现月涵的双眼不像原来温柔似水,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马上又恢复向以前一样。

“你们回来了,等你们好久了,快过来喝汤。”

章泽小心拽了下方凡的衣角。

“看见了吗?”

“看见了。”

“我是不也神经质了?”

“看看再说。”

来到餐桌旁坐下,章泽看着月涵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小声问道。

“月涵,婉璃呢?”

月涵端着汤走向餐桌,三伏天,月涵手上却戴着一副厚厚的橡胶手套。

“喝汤。”

她全然没有理会章泽的话,拿起面前的两只碗,青花瓷的汤勺在汤盆里慢慢搅动着。

月涵微笑着将汤递给二人,面面相觑的方凡和章泽接过月涵手中的汤。

“这是特别为你们煲的肉汤,你们要全都喝完啊。”

说罢,月涵转身进了厨房。肉汤的香味引人垂涎三尺,甚至让人忘记一切烦恼与顾虑。章泽一勺一勺的喝着,感觉眼前的汤如同稀世珍宝般,不舍得一饮而尽。方凡机警的看着碗中的汤,看的竟有些入神,突然汤从乳白色变成了褐色,再从褐色变成了铁锈一样的深红色,随之散发出一阵恶臭的气味。

章泽已经喝完一碗,正准备盛第二碗的时候,方凡赶忙拦住他。

“别动,这汤有些古怪。”

章泽甩开方凡的手,执意又从盆中盛了一碗,这次他一饮而尽,表情很是享受。最后心急如焚的章泽端起汤盆咕咚咕咚的喝着,方凡看着章泽越来越鼓的肚子,如同快要涨破的气球一样,章泽放下汤盆瘫坐在椅子上,脑袋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下来,嘴角边还挂着几缕头发丝。

方凡大惊,快步走向厨房,此时月涵脱下手套,双眼凝神的看着他。

“好喝吗?”

“啊...”

方凡惊恐的大喊着,眼前的月涵头上只剩下一半血肉和头发,另一半是还挂着血丝的森森白骨。方凡再看向月涵的双手,那哪里还是一双手,干瘪的像是十根树杈一般。

“老公,你怎么了?我问你话呢。这汤...好喝吗?”

月涵发出阴森的笑声,她进一步,方凡向后退一步。干瘪的双手伸向方凡,方凡已经退无可退,紧闭双眼。四周的空气像被注入了成吨的液氮,凝结成了一间大冰窖,他感觉到那些干瘪的手指正从自己脸上划过,一阵气息掠过脖颈,突然月涵咬住了方凡脖颈上的动脉。方凡大喊一声,体内那股力量喷薄而出,猛然睁眼,面前的月涵却已消失不见,更离奇的是,他此时居然还在北海公寓的一楼楼道里。方凡压制住体内的野兽,以免自己变得狂暴,他仔细看了看周围,身边躺着昏迷的章泽,自己手里还拿着那本相册。

方凡此时脑子还回想着刚才月涵恐怖的模样,久久难以平静。突然方凡感觉有人在拽他裤脚,他低头一看,原来是章泽醒了,方凡马上蹲下,而章泽正使劲抬起胳膊指着方凡的身后。

“你...你...后面...”

方凡回头观瞧,什么都没发现。他又回头看向章泽,突然从他暗淡的眼球中看见一个短发的女人,额头的刘海遮挡着眼睛,却无法遮挡住刘海下眼睛发出的红光。

方凡扶起章泽立刻向楼道深处跑去,他能感觉到身后有什么在追赶他们,每一户的房门此时都开了关,关了又开,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像在为身后那东西加油助威。

光,前面有光。一扇玻璃窗,方凡架起章泽纵身而跃,撞碎玻璃窗重重的摔在地上。方凡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和来的时候一样,他才稍微安心一些,他架起章泽快步赶向自己的车,北海公寓中传出凄厉的哭喊声。

方凡紧握方向盘,心中默念这次不是幻觉,这次不是幻觉。此时广场的大钟敲响了午夜十二点的钟声,钟声回荡在中海市的每个角落。方凡渐渐感觉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又向外悄悄探着头,他连续几次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突然从路边冲出一个女人,方凡赶忙踩下刹车,左打方向盘,车子勉强避让开女人。

“你不要命了?”

“大哥,你救救我,后面有人追我。”

“追你?”

方凡怀疑的看看女人身后那一片漆黑的玉米地。突然从玉米地传出男人高喊的声音。

“快追,别让她跑了。”

“快上车。”

情急之下,方凡只好先让女人上车,随后方凡马上发动车子,向远处驶去。方凡从后视镜中看着瑟瑟发抖的女人。

“别怕,他们追不上了。”

“谢...谢谢你。”

“他们为什么追你啊?”

“因...因为我偷了他们一样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一本相册。”

突然女人面目狰狞,双眼血红,而且她的头迅速抖动起来,以致于渐渐看不清她的长相。方凡大惊失色,赶忙踩下刹车,一阵轮胎的嚎叫声后,车子慌忙停下。方凡在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后座的女人却消失不见了。

方凡下车瘫坐在路边,大口喘着粗气,路灯并没有温暖他颤抖的身影。抖动的手从口袋摸出一支烟,小心点上,一阵烟雾消散在昏黄的路灯下,他稍微稳定了心神。

方凡回想着目前发生的一切,16楼在1楼下面,而且那里没有任何住户,只有走廊尽头的一家。他又想起了那扇门上没有透镜的猫眼,他从里面看见去时一片血红,但开门后却一切正常。他突然想起那个女鬼的眼睛也是红色的,难道...难道自己从猫眼看向里面时,那女鬼也正从猫眼看向外面?方凡不寒而栗,他又深吸一口烟,现在必须让自己稳定,如果狂化对现在的状况一点帮助都没有。

很显然刚才车上的女人就是北海公寓的女鬼。方凡又想起了刚才女人上车时的那片玉米地,可自己来的时候根本没发现什么玉米地啊。方凡赶忙回到车上,发动车子,章泽依然昏迷着。方凡回头看了眼后座,后座上除了那本相册外什么都没有。

2019年7月19日 凌晨2:00

方凡带着章泽回到家,月涵和婉璃正焦急的等着他们。婉璃看见昏迷的章泽,马上走了过来。

“他怎么了?”

“太虚弱,昏迷了。”

婉璃在一旁照顾章泽。月涵抓住方凡的胳膊,方凡回想起刚刚的幻觉,还是心存忌惮,他下意识的甩开了月涵的手。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哦...哦...没什么。”

方凡看着一切正常的月涵还有她关切的眼神才确定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2019年7月20日 早8:23

一觉醒来后方凡全身酸痛,他听见章泽和婉璃在隔壁聊天,他轻轻敲了敲房门。

“你没事了吧?”

“好多了,昨天不知怎么,就像虚脱了一样。”

“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昨晚我们分头寻找16层,我敲开一扇门询问16楼的情况,里面的女人惊慌的说着不知道,然后就匆匆关上了门。”

“女人?你还记得那女人的样子吗?”

“瘦瘦的,凹眼窝。”

“那你还记得那个女人吗?”

“哪个啊?”

“就是你当时看见我身后的女人。”

章泽回忆了一下,表情越发的难看。

“我想起来了。你身后的那个女人和给我开门的女人是一个人。”

方凡摸着下巴的胡渣,这女人究竟是谁?她和这本相册的关系又是什么?这一切恐怕只有委托人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延伸阅读

洁之圣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a45i.shtml
加盟条件

维克斯滤清器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668k.shtml
维克斯滤清器隶属于阿菲尼亚集团,位于上海,创始于2004,美国维克斯滤清器的高性能,

暖巢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nsat.shtml
暖巢地暖主要生产发热电缆、碳纤维发热电缆、碳纤维电热毯、碳纤维电暖器、碳纤维电热线、

楚胜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g8xc.shtml
司专职生产和销售各种油罐车,有东风小霸王加油车,东风劲卡加油车,东风多利卡加油车,东

友顺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afzy.shtml
友顺眼镜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目前主要经营的品牌有:爱迪丹顿眼镜、佑佑木眼镜

泡芙蜜语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6v2v.shtml
泡芙蜜语隶属于广东诚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创始于2009年,一种叫做泡芙的独

北极狐帽子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pc8v.shtml
北很狐帽子,20世纪90年代创于欧洲,以生产销售服装服饰为主。2004年在上海成立分

宇沃德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b08w.shtml
宇沃德加盟详情宇沃德(eWorld)——企业信息化领域全球领先者,深圳市宇沃德信息技

学泰印业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d99y.shtml
上海学泰热转印印出您辉煌的明天!热转印花膜广泛应用于多种塑料制品(ABS、AS、PS

东胜除尘配件加盟  http://www.abruzzitrattoria.com/dasg.shtml
泊头东胜除尘配件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泊头市车站南路东靠京沪铁路、京沪高速和104国道,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成了海皇的男人无量山跳崖!

    夏师兄为人平和,很快和玩家们打成一团,而且一直回答玩家们叽叽喳喳的问题。然后,许多玩家发现了一个惨痛的事情。那就是想要白茹无量剑派……是需要交学费的!这个规定从夏师兄口中一说出来,原本准备拜师的人中的一小半,面色又是一变。“大家可以不需要担心现在太贵,加入无量剑派的报名费,只需要十两银子而已。”夏师

  • 综漫之不同人生神秘的暗魔4号星的建筑

    在逃生舱刚落地苏醒程序就开始工作了在短短的一分钟后刁天龙和凯米尔性了过来,当他们地一次踏上死亡星上看见的是一片荒芜。随后刁天龙转身在逃生舱上摸索了几分钟后,在逃生舱上找到了空间高压氧气模块。在看到他和凯米尔只有6个空间高压氧气模块叹气道“6个氧气模块看上面显示的氧气量只够维持两个暗文明人7天的量,可

  • 琉璃脆在线阅读第六节

    几个时辰之后,山洞之内。仙灵儿平复了体内的真元力,呼出一口气,睁开眼来。本来她也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势,只是比较狼狈而已,所以几个时辰的调息后,伤势基本上就已经好了,剩下来只要好好的修养几天就好了。看着在自己旁边打坐调息、恢复伤势的师弟师妹们,仙灵儿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没想到自己头一次带队出来就损失

  • [傲慢与偏见]初次印象第6章在线阅读

    霍知妤这一夜睡得不太踏实。梦里又出现了那只草编的小兔子,被一个人捏在手里。想伸手去拿回来,那人却宝贝一样的不肯给。她想看清那人的面目,这一睁眼却是醒了过来。夜半,她有些懵懂,真不知道那草编的小玩意儿和她到底有什么关系。想继续蒙头睡觉,却听到外头传来锵锵锵的声音,像是某种兵器发出的。原来她是被这声音吵

  • 共济失调第3章在线阅读

    陈锦泽因为头还是有点昏,不知不觉就在床上睡着了,睡梦迷蒙间好像听到陆婷敲门叫他下来吃饭,就立马起来穿上衣服下楼了。走到餐厅,陆婷已经吧饭端上桌了,阳光照进客厅,暖暖的,厨房里还炖着排骨汤,香味不断地从厨房里散开,陆婷一个人在厨房餐厅间忙前忙后。陈锦泽心里一酸,小时候一直羡慕别人家有爸爸有妈妈,羡慕别

  • 数码宝贝黑战抽的就是你

    比起陈夫人柳眉倒立颇有几分跋扈凶悍的样子,陈老爷倒是活像个弥勒佛。只是他笑得再和善,苏凤章也不会多一丝一毫的好感。听见这话,苏凤章只是轻笑一声,反问道:“陈老爷这话我是相信的,当初您跟父亲不说歃血为盟八拜之交,但也是至交好友,同进同出,这就算是家养一条狗都有感情了,更何况是人,怎么可能我苏家一出事,

  • 真香预警第7章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之后,陈明带着手下的人终于来到白凯峰设置埋伏的地点,只是,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感到镇静无比。满地剑痕,到处都是战斗之后的痕迹。陈明的脸色顿时猛烈的变化起来,很快,他就找到了跪在地上几乎已经无法支撑身体的白凯峰,陈明简直不敢相信,跪在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先天强者白凯峰。“白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

  • 我为幸福之风云突变,再起波澜(9)

    这里是天夜凡族的太牢峰。夭凡与虚牧白走出地牢,便看见夜蓝正一脸焦急的在等候。夜蓝冷哼一声,看着虚牧白的眼中仿佛有一股憎恨之色。“将仙斛灵果交出来,你们可以走了。”夜蓝语气冰冷生硬,随手丢给夭凡一块玉符。夭凡看着手中玉符,面色微微一笑刚想开口,远处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呦!夜蓝师妹?你不去看望掌门师兄,

  • 将军对朕不怀好意在线阅读第三节

    刚跳进来,赵明就感到一阵寒冷,研究生也不怎么样嘛,赵明扫了一眼随意摆放物品的房间,可以说是杂物间了,简直比自己这个大老粗还随意。经过一番翻箱倒柜的搜掠,赵明不禁要抓狂了;没什么硬性自卫物品,像刀啊、棍子,就找到一把像样点的水果刀。两罐罐头鱼和两瓶水。连菜刀、煤气……都没有。赵明瞄了瞄散落在地上的一堆

  • 血脉系统在线阅读瑞尔斯,你醒醒(下)

    雨雅冷宇轩陈熠恒潘恒鑫汪卓俊以及乌力朴一群人带着受重伤的瑞尔斯连忙飞到了医院。(雨汐:好像长了些。众:9494,等一下,雨雅会飞吗?雨汐:他会轻功嘛!)到了医院,雨雅先迷惑了医生让她不用药物。然后医生说:“病人伤得较重,我们只能止血,以及包扎,能不能醒来就靠他自己了。”“嗯(⊙_⊙),没问题,只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