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影后的玄学日常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酸梅红豆 来源:晋江文学城

5

“哦。”苏文逸随便答应了一声,双眼仍直视着面前的吸血鬼,余光瞥见他的一只右手,不知为什么,她不想和他握手。

伊诺柯尴尬地笑了一声,收回右手:“苏小姐这样很无礼,就算再讨厌我,也不能无视礼节。血族是彬彬有礼的一族。”

“哦。倒是你说了半天,我没明白你什么意思。”

“简而言之,我,因为在人类社会随意地吸了一个女孩子的血,被我们那边老大的眼线发现了,目前处于流放身份,不能回家,不能吸血,长时间会导致身体羸弱,战斗不能,为了在流放期间保全自身,申请在你们家稍微住上一段时间。”说到这儿,伊诺柯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老大特批了哟……而且批得很痛快,说什么‘你帮我照顾好她’,你跟他认识?”

“完全不。”文逸面无表情。

“哦,那为什么……”伊诺柯站得远些,走来走去仔细端详面前的女孩,点点头,说道,“确实,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故人,就是眼睛小了点,嘴大了点,哼哼,不知道老大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文逸的脑子里已经在幻想自己拿着大砍刀的样子了。

伊诺柯一愣,伸手摸摸文逸的脑袋,用极为宠腻的语气说道:“傻表妹,你妈该回来了,好好去享用你那个什么‘草莓新地’吧,我睡觉去了。”

伊诺柯一连串打了好几个哈欠,不知从哪儿拖出来一个黑色的长条箱子,翻开盖,躺了进去,盖子又自动在空中动了动,准确地盖在黑箱子上。

虽说文逸了解过吸血鬼是睡在棺材里的,可是看到现场版棺材,还是觉得别扭。

一具棺材和自己睡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感觉还真不怎么好。况且那棺材占据了自己半个卧室,本来就不宽松的地方显得更加迈不开步子。

不过这东西倒可以作为证据,让老妈把它连同里面的“人”扔到外面,暴露在阳光下。

啊,那会不会散发出一股烤肉的香味?

想到这儿,碰巧文逸妈也回来了,笑咪咪地提着两个最新款的新地,和一大兜子吃的:“文文,你表哥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好好招待招待人家。”

“他不是我表哥。”

还没等文逸妈开口说话,文逸把她拉到自己卧室,指着长条形的棺材说:“你看,他睡在这里,这是个棺材。”

本来对这条“他不是表哥”的证据很有信心,但当文逸看到老妈脸上古怪的表情后,觉得当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果然,文逸妈摸了摸她的额头:“文文,你刚从医院回来,是不是还没恢复?”

文逸不知回答什么好。

“那不是前几天给你添置的新电视吗?怎么会是棺材?”

“那你说表哥人呢,他刚刚不是还在家里么?”

文逸妈脸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了:“他不是坐在你书桌前看着你笑呢吗?”

文逸看着空荡荡的书桌前,颇有些无奈道:“那你让他说说话呀。”

话音刚落,文逸听到了很诡异的,类似于鬼嚎的声音。

“哈——哈——,表——妹——,你——说——什——么——鬼——话——呢——”

文逸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向老妈:“你听,这像人说的话吗?”

文逸妈有些着急了:“文逸,是不是病没好利落出现幻觉了?”

——明明是您脑子里出现幻觉了啊。

文逸知道这样争执下去自己会被当成神经病,就此罢休。

“好吧老妈,我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我要做功课了,拜拜了。”说着,文逸把妈妈往外推。

文逸妈脸上古怪加担心的表情丝毫没有消退,皱眉说:“身体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啊,早发现早治疗病才能好得彻底,别自己硬撑着,乖,听话。”

“啊是是是,我真没病,别担心,别担心。”

文逸厌恶地瞪了一眼棺材,把书包重重地方在上面,自己也坐了上去,拖过来一把椅子当桌子使,写作业。

数学——概率?那是几年前学的了?今天白天讲的那部分,她勉强能听懂一些,下课又问了问华静,明白得似乎不怎么踏实。这作业……第二题就跟答案不一样了。

烦死了。

物理也开新章了,明天要测验……

虽然学校整体有两位数字的病人,但她们班就她一个,除了班主任,其他老师都不给她优惠政策。该背的背,该测的测,一句“有不会的一定问同学问老师”就把她打发了去。

家里还来这么个没用的危险物种。

倒霉透顶啊……

文逸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什么也不想写,想睡觉。

身下的棺材有了动静。

棺材盖往上顶了顶,又顶了顶,最后抬着上面的文逸悬浮在半空中。

文逸惊讶到不能出声。

慢慢地,像坐着飞毯一般,文逸在空中飘了一会儿,缓缓降落到地上。

棺材里坐起来一个打着哈欠的吸血鬼,睡眼惺忪,静坐片刻,忽然盯住坐在棺材盖上的文逸,立刻拉下一张脸,没安好气地大声说道:“你!重得跟山似的,从我棺材上起来!”

文逸倔强地盯着他,一动不动。

“疯女人,起来起来!”伊诺柯迈出棺材,抓着文逸的胳膊,要把她拽起来。

文逸死命地扒着棺材盖,眼睛仍不忘瞪着伊诺柯。

伊诺克怒道:“你起不起来?不起来我把你放棺材里。”

文逸咬了咬嘴唇,吸了一大口气,说道:“你凭什么对我大声说话?凭什么说脏字?你不就是个落魄逃难的吸血鬼吗?!看我的必杀技!去死吧你!”

晚上,没有日光。文逸四处搜寻银质利器,无果。

文逸扫了一眼伊诺柯,发现他正玩味地看着自己。一气之下,她以最快速度从盖子上爬起来,一步跨到书架前,抽出一本最近好奇才买的《圣经》,使劲扔向不远处的伊诺柯。

看到了伊诺柯惊恐的神情,她满意地笑笑,走回去,一脚踩在他的棺材盖上。

一分钟过去了……

伊诺柯翻了翻手中的《圣经》,在其中一页停住,对着书页啐了一口,把那一页对着文逸。

那上面印有一个慈祥和蔼的西方男性头像。

文逸猜道:“耶稣?”

“嗯哼,就是他,还有那个耶和华老爷子,看见他们俩伪善的脸我都想吐。”

“你对《圣经》没反应?”

“为什么会有反应?”

“你刚刚不是……害怕来着?”

“我只会害怕正版《圣经》,明白?”

“哦。”

“脚,从盖上拿开。”

“哦。”

“这么乖?”

“哦。”

“你怎么了?”

苏文逸一把抢过伊诺柯手中的《圣经》,呆愣地看了书皮半天,据说是精装版……还浪费了她半个月的零花钱。

6

自从发生在苏文逸身上的一系列吸血鬼事件过去了,她的生活就不再像往常一样轻松自然。

功课完全不会,苏文逸过了几天浑浑噩噩的日子,终于,在某一天放学后,爆发了。

第二天,星期五,她装严重肚子痛,赖在床上死活不肯上学。

作业不会就抄,无穷无尽的错题,改不完也问不明白,上数学物理像听天书。

数学课前小测得了若干个零分,物理阶段测抱回来若干个不及格。

更严重的是,老师根本不顾她住院的原因,一堂课居然叫她起来回答五个问题,一答不上来就当着全班众多同学的面训斥她。

急得要哭又不能落泪。

文逸窝在被子里,想着这些没完没了破事,枕巾在不觉间湿了一大片。

妈妈嘱咐了她几句,递给她一个药瓶,去上班了。

这些学习的事她也没敢跟妈妈说,怕她大惊小怪地说一些自己听过无数遍的话。

一个小时以后,门铃响。

文逸蹑手蹑脚地挪到门前,从猫眼向外看,门外的人竟然是华静!

文逸欣喜又疑惑地开了门。

“文~逸~怎么样,肚子好点儿没?”

“我……那个,其实我是装的,不想上学了……”文逸悄悄别过头,眨眨带着泪的眼睛。

“别难过,今儿我来就是为了给你补习……先从数学开始吧。”说着,华静走进文逸的房间。

华静看了一眼地上横躺的棺材,装作没看见,从书包里拿出练习册。

文逸靠在门上,愧疚地说道:“静姐,对不起,我……”

“道什么歉,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听你道歉的哦。今天咱要抓紧时间,我想看完数学再看看物理什么的。”

“谢谢……”

晚上9点——

“静姐,都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今天非常感谢。”

华静摇摇头,说:“我要看你做完这几道数学题再走。”

“这多不好意思……就我这水平,做完指不定什么时候了呢。”

华静说:“我跟伯母说了,明天周六学校补课停一次。明天后天我还会来你们家的,放心,成绩一定能上去。”

“静姐……”压抑很长时间的眼泪溢出,文逸感动得无以复加。

晚上10点——

文逸坚决送华静到楼下后,回到桌前思考她剩下的几道题。

棺材里的伊诺柯出来了:“喂,你们俩太过分了吧,我从太阳下山就只能呆在棺材里不能出来。”

“我在想题,你别说话。”

“啧啧,态度真不怎么样。”

“别说话!”

伊诺柯走到文逸的桌边,俯身看看文逸正在苦思冥想的题目,笑出声来:“还以为你在想什么难到惊人的题目,原来是小儿科数学。”

“哎呦您别说话行不行!”

“好好好,不说不说。”

10秒后——

伊诺柯在文逸的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终于忍不住:“你那个叫华静的朋友,我以前见过。”

“哦。”

“就‘哦’?小文逸不觉得很惊讶吗?”

“这很平常吧,我还觉得以前见过你呢。”文逸轻轻叹了口气,把笔甩到一边,一头趴倒在书桌上,满脸疲惫。

“我以前见过长得跟你挺像的人。”说着,伊诺柯两手撑在文逸身体两侧的桌面上,温柔地笑道,“小文逸哪里不会跟哥哥说。”

文逸全身瞬间僵硬,她跟男生的距离很少有现在这样近。

虽然她知道现在她身边这个男“人”轻浮到了极致,她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地变轻细了许多:“就、就是这道。这里不太会……”

文逸脑袋上方传来一串低沉的笑声,随后一只大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刘海。

伊诺柯的话语满是宠腻;“小文逸好笨。哥帮你解决它,乖,看着。”

伊诺柯低头,黑发与文逸的紧贴。他一手搂过她的肩,另一手飞速地列着算式,嘴角露出一丝明显得逞的笑容。

文逸的脑子停止了运转,双眼僵直地盯着他书写的数字。

“文逸,你真的,像我以前的……”

以前的恋人。

是恋人么?不过是他伊诺柯的单相思罢了。

万里的黑夜中,四处冷气弥漫,唯有一处的灯光显得十分温暖。

柔和的白光下,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环抱着一位略显轻涩的少女,男人脸上是满满的幸福。

即使只有这一刻的机会,也要与你紧紧相拥。

深夜,整个城市在沉睡,少了往日的浮华,灯火下是空荡荡的街道和稀少的车辆。

文逸熟睡了。

伊诺柯坐在窗沿上,半虚着眼,享受着晚风的徐徐吹拂,黑色的长发飘在夜空中,与夜融为了一体。

几栋楼之外,有一个外貌十七八岁的少年,随意地躺在斜斜的房顶上,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在他们眼中,夜,是深红色的,散发着铁锈的味道。

……

“老师,我要求换座位。”

这是在安静的早自习上,一个男生突然举手,引来了全班的注意。

班主任看看这个男生和他身边的女生,皱眉说:“齐轩怎么了?你对这个座位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齐轩手指着身边满脸茫然的苏文逸,义正言辞地说:“她身上有一股我难以忍受的臭味。”

文逸一愣。全班的目光瞬间聚拢到她的身上,她只得低下头。不知道该回应什么或者辩解什么。

华静瞪了一眼齐轩,“腾”地一下站起来,冷冷道:“我怎么不觉得文逸身上有特殊的味道?”

齐轩冷笑一声:“你应该也闻到了。”

“我没有!”

“为什么你偏要装作一个人类?”

华静睁大了双眼,满脸通红:“我本来就是……!你、请您自重!”华静重重地坐在座位上。

齐轩无视了华静的辩解,用一根手指将课桌推到一个呈呆滞状的男生旁边,与苏文逸隔开一定距离。

华静示威似的,立刻搬起课桌放到文逸的旁边,拍了拍文逸的胳膊,在她耳边小声说:“没事,齐轩他并没有恶意。”

文逸深深地埋着头,听着桌腿与地面的摩擦声,心中全部的苦涩凝聚在一点,眼眶中是止不住的湿润。

班主任第一次目睹班里最好的两个学生在早自习上闹腾,火气一下子上来,厉声说:“齐轩!华静!还有苏文逸!现在到我的办公室!其他人继续安静上早自习!”

齐轩右手指关节优雅地撑着下颚,视线与班主任交汇,他淡淡地说道:“你没有这个资格。”

“齐轩!!别以为我不忍心给你处分!!”

“呵,处分?劝退也未尝不可。”

“华静!苏文逸!你们两个跟我去办公室!!”

文逸依旧是深深埋着头,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红眼圈,不想让别人看到她无法停下的抽泣。

华静拍了拍文逸的肩膀,起立,毕恭毕敬地给班主任鞠了一躬,一字一句说道:“早上闹出换座位的事是我和齐轩的不对,苏文逸没有做错什么,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和齐轩两个。”

听到这番话,班主任的情绪稍微平静了点:“好了,明天齐轩和华静每人交2000字检查,下次不许在犯了。”

“是……”

齐轩一脸玩味地看着华静的一举一动,双眼中写着不屑与鄙视。

苏文逸回到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又大哭了一场,两只眼睛肿成了核桃。

已是夜晚,伊诺柯从铺满白玫瑰的棺材里坐起身,一眼看到哭着写作业的苏文逸,心里一紧。

“我的小文逸,谁欺负你了,哭得这么厉害。”

文逸没意识到伊诺柯已经起床了,赶紧把眼泪擦干,一抽一抽地说:“就是同学……没事。”

“嗯?同学?不会是那个华静吧。”伊诺柯立刻冲上前抱住苏文逸,轻抚着她的短发,“乖,要哭就哭出来吧。”

苏文逸挣脱他的怀抱,又把头埋在臂弯里,闷声说:“怎么、会是静姐、她、她还替我说、说话来着。”

“那是谁?”伊诺柯抽出一打纸巾,愣是抬起文逸的下巴,一点点给她擦泪。

“你、你肯定不会认、认识他。”

“小文逸你小看你哥?我可以让他来给你负荆请罪。”

“齐、齐轩,你、你认识么?”

伊诺柯一怔,擦泪的动作停滞了一秒。

“是车字旁的轩?”

“嗯。”

“呵……他真是,”伊诺柯揉了揉文逸的短发,一脸自信,“小文逸放心,哥能搞定他。”

延伸阅读

方若手工皂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aujw.shtml
优尚家简介优尚家科技是北京优尚家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时尚家居购物品牌,为追求品位、时尚家

爱玛特净水系统廊坊营销服务中心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gd8j.shtml
Imrita爱玛特,德国爱玛瑞特环境科技集团旗下精心打造净水品牌,致力于生活饮用水深

宝亨达首饰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68uj.shtml
加盟为一体的营销体系。根据公司第5个“五年规划”,确定了品牌连锁加盟的市场开拓战略,

窈窕丽人美容养生馆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gch.shtml
窈窕丽人美容养生馆提出“源初美容养生”理念,以美颜SPA、抗衰养生和产后恢复为3重主

君耀小夜灯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peqm.shtml
各位朋友,这一个是实实在在的项目,广东卫视流水专栏曾经推荐的项目:陶瓷香薰小夜灯.具

魔瘦之尔减肥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bsnz.shtml
成都魔瘦之尔商贸有限公司多年来通过减肥市场调查以及减肥中心发展趋势的精辟分析及精心策

明亮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daxx.shtml
明亮经贸经营各种电动、益智及毛绒类玩具系列,并与各大超市都有对接业务,特别对长期以来

翡翠皇冠假日酒店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u079.shtml
翡翠皇冠假日酒店是全球比较大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洲际酒店集团旗下会展型商务五星级酒店品

壹出生点读笔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siwp.shtml
壹出生点读笔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壹出生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

卡沃尔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af9f.shtml
卡沃尔智能车衣项目介绍:卡沃尔智能车衣公司秉承高科技产品以“简单、好用、节能、环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之传奇缔造者在线阅读第9章

    第二天我正式开始上班。下午四点半酒吧当值员工都到齐,魏明远带我下去做自我介绍。坦白说我的确被眼前的阵势吓到,虽然大家有统一规矩的制服,但半数以上的金色头发还是让我有点不大适应,而且普遍是孩子脸,平均年龄也就是二十一岁的样子。我拿出类似见大老板的微笑,“你们好,我叫柯小柔,新来的会计。”魏明远随后不咸

  • 权倾天下爬墙王妃快回来血战十式(求鲜花,求收藏,求支持)

    三国时期,武将的个人实力,不光与自身有关。还会受到命格的限制。这就是为什么五虎上将黄忠,明明年轻时实力更强。却直到跟了刘备,获得了命格上的突破后。才在三国大放异彩。全因为命格官职,限制了他实力的发挥。而这个,实际上也是谢孤最大的隐患。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只有官职的提升,才能够使得命格获得提升。但官职的

  • 救赎与毁灭在线阅读第五章

    林文呀!林文,老子说你什么好。这种没底线的事,你TM也能干出来。虽然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毕竟你现在已经改姓为林。“哎...”宋景文颓废的靠在座位上长长的哀叹了一声。“我还干过什么更离谱的事,说出来听听!“沉默了两分钟后,宋景文还是想要弄清楚,这孙子到底还干了多少没良心的事。本来今天替他去学校完成生

  • 穿书后她成了科举大佬之美女总裁上线

    “怎么了?”林安回过头见秦宣萱满脸泪水的抱着自己。秦宣萱在他身上蹭了一下泪水:“刚警察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我爸在国外遭遇了刺杀了。”“原来如此,难怪老鬼会让我取消任务。”听完秦宣萱的话,林安终于明白过来刚才的电话是什么意思了。“宣萱姐,其实刚才我师傅已经打了一通电话过来了,我想他应该是跟你爸一起被某个组

  • 陛下是妻迷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是星期六,学校的正课是没有的,沐轩邀请傅海鹏前往学校的图书馆一起借阅战技学习,但傅海鹏说,我不需要那些技能,等你战技修炼好了,反正你当前排,我当后面给你打远程牵制就行了。沐轩对这种不上进的想法确实没有办法,并且无力反驳。傅海鹏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远程灵法师,一般来说不管是灵法师和灵战师都是要区分距

  • [快穿]白莲花逆袭记之第五章

    “墨夕,你认识洺?”自从回到酒店,这个问题夏馨已经问了墨夕800遍了。“夏馨,我还有事,乖。去找蓝婧玩吧”夏馨回到酒店后,就一直在忙公事。自己一回国,事情真的是一拥而上。爸妈真的不给自己脱手的时间呐“夏馨,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800遍了,墨夕不嫌烦我都嫌烦了。你够了啊,再问的话,我就把你和你的行李都

  • 演技派征服世界在线阅读第6章

    李云回过神来,心道:“原来我体质为虚无体,万古无一,但却不是什么好的体质,可以说是废柴,但此人却不甘心,硬是创出适合此体质休行的功法”。李云望着这具身体,这人已死了差不多一万多年,但身体却没有损坏,心道,绝不会让你的功法白费。“这是什么书”,旁边李沐拿着一本古书翻了起来。李云知道,这是为了所法创功,

  • 异世界革命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少女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桂言叶。她的双亲都是事业心强盛,一心想要往社会顶层攀爬的企业家……或许正因为如此,双亲也对身为长女的桂言叶投入了厚望,桂言叶从小学开始就进行着上层社会的精英教育。芭蕾舞、钢琴、花道、茶道、甚至连武士道都被要求去学习。这种传统而古老的精英教育,让桂言叶有着这个时代日本女性非

  • 高冷王爷攻略手册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今天天赐不是最晚的,不过也不早了,班里只有三个同学没有来,三位老师和其他同学都在等他们。不多时,龙天浩来了,与其他同学不同的是,他带了好多吃的,就连丁香老师也打趣道:“你是来春游的还是来上课的”“丁香老师,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老爸说觉醒元力至少要三天,那我觉醒成功后肯定都快饿死了,为了更好的修

  • 从LSPL皇帝到三冠王在线阅读闯塔

    众人到得塔前,便不由自主的打量起来。整体望去,塔高估计三十来米,方圆占地不下十米。整座塔看起来苍老古朴,隐隐流露出时代久远的气息。在塔的第七层外表,一股阴森黑气将其缠绕。众人只是望着,便觉毛骨悚然。想来是因为塔内妖魔的气息太过浓厚所散发出来形成的。十二首座中的代理掌门青竹真人,呼唤大家安静之后。便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