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断章取义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我自成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砰”又一次撞击,沐白直接被撞翻在地上,这次干脆就不起来了,因为自己连体内最后一点真元之力都消耗完了,就这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两眼睁得大大的望着天空;大脑中把刚才的动作一步步如放电影般,慢慢的回放,总结经验。

等到恢复了一点力气后,爬起来盘膝而坐又一次开始了恢复真元之力,沐白发现每一次当真元之力消耗完后,再修炼就会事半功倍,对此尝到甜头的沐白,修炼起凌波魅影步的时候都会分外卖力......

再一次的完成了真元之力的恢复。沐白立马又投入到修炼中,这次比上次的进步要大的多,之前最多闪躲避5棵树就会被撞翻,现在连续闪避10棵树还是游刃有余,连续穿过第10棵树的时候,沐白停了下来、胸口剧烈起伏、如同风箱般大口大口喘着气,看着没有再添加新伤的身体,嘴角轻轻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分外的邪魅。

“还要努力啊,才连续躲避了10棵树真元之力就消耗殆尽了,实力啊!我要实力;只有踏入黄级武者,在丹田成功的凝聚成,真元之力的气旋才算是真正的武者,那个时候真元之力就会呈几何倍的增长;自己也不会如这般吃力了。”

重新盘膝坐定开始恢复后,沐白得小脑袋就开始琢磨了“这凌波魅影步好是好就是没有攻击力,总不能和人对战的时候一味的闪躲吧?这个貌似不是我的风格;如果使用凌波魅影步的时候在配合金刚拳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想着想着沐白的眼神中充满的火热之色,决定说做就做。

待恢复完成后沐白来到一棵树前,只见面前的树有大腿般粗;稍稍退后一些距离开始结出一阵复杂的手印,显然此时结印的时间缩短了不少,而且也不像刚开始那般生涩,可见功夫不负有心人。

手印完成抬脚跨出,只见人影一闪而过在接近树的时候双拳微缩完成蓄力然后闪电般的直直轰在了树干上,“砰”的一声传出;沐白止住身形愣愣的看着树干竟然没有什么变化。“难道不行么?难道说我的想法错了么?怎么会这样?我明明使出十分力量啊?”

有些失望的苦笑着摇摇头,收回那已经麻痹的双拳,上面已近流出了猩红的血液可是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倒是胳膊上的肌肉传来阵阵的酸痛,这一拳的反震力竟如此之强转过身:“丫头,我知道你来了,别偷看了。”沐白的灵魂感知力是何等的强大,两世的灵魂叠加;要是还感觉不到有人过来干脆找块豆腐撞上去算了。

只见不远处一身洁净白衣的翩翩少女站在树下勾勒出一枚芊芊细腰。一只手提着饭盒;一手捂住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少年身后,这一幕把回身的沐白弄茫然了,顺着少女的眼神抬头向后面看去;一颗如大腿般粗壮的树,如同断腰般无力的缓缓朝后方倒下。

“轰”......

沐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摸了摸鼻尖嘴角轻轻翘起,“这不就是刚刚被自己轰中的那个树吗!看样子自己的想法还是对的”。回过头一缕幽香传来;狠狠的吸了一下,四目相对少女脸颊微红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般诱人真想狠狠的咬上一口啊,吞了吞口水这下少女的脸颊更红了,一下把饭盒丢到沐白的手上;微微嗔怒的白了少年一眼再配合着那还显稚嫩的脸庞一娇一嗔更显别样风情,少女跺跺脚:“沐白哥哥,你看够没有?”

“没有”沐白痴痴梦呓到。

“哼!就只有欺负人家,沐白哥哥你坏死了!”少女这下真有点怒了。

沐白憨笑着讪讪的挠挠头,“嘶…”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凉气,这才发现刚刚拳头撕裂的疼痛传来,小梦有些紧张的拉过来握在手上,然后两个人席地而坐,沐白则一只手狠狠的往嘴里扒饭另一只手被小梦拿着丝巾轻轻的缠着,看着沐白有些心疼的问道:“沐白你干嘛那么拼命的修炼啊?族内比武不是还要过段时间么?”

“哎…我要是不努力修炼增强实力将来怎么保护你啊?”沐白叹息了一声说道,然后又接着他得扒饭大业因为他实在是太饿了,小梦怔了怔心中一股暖流涌过。“是啊”从小就怕打雷的她总是在打雷的时候悄悄的拉着自己的手然后信誓旦旦的说道:“小梦别怕;有我保护你,现在是,将来也是。”

看着沐白狼吞虎咽扒饭的样子“扑哧”一声,掩嘴笑了。

“哦,对了小梦今天你怎么跑过来了?”

“伯父说让你吃好了饭到议事厅里面去”小梦回答道。

“哦”议事厅?有什么事情啊?沐白心中想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管理酒馆?

沐白吃完饭仿佛想起什么事情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上次山洞里面没吃完的果子递给叶梦道:“这是我追一只兔子在山洞里面发现的,吃了之后有洗筋伐髓的效果你认识不认识?”只见叶梦瞪着她那丹凤眼,满脸惊讶的神情。

“怎么?你认识?”

“是啊!这是三星圣果,虽然藤蔓很多但是果实300年才成熟一次成熟后的果实呈火红色,有洗筋伐髓固本培元之效玄级武者吃下一颗等级能直接提升一级不过一生只能吃下两颗。”

这次换成沐白惊讶了,“小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那你赶快吃下它啊!”

小梦笑而不语,接着道:“我现在吃这个并不能洗筋伐髓,只能提升等级。”

“那你还等什么呢?赶紧吃下去啊!”沐白有些急促的催促到。

小梦依言张开那樱桃小嘴吃下去,然后盘膝而坐结出一个和沐白不一样的手印开始吸收药力。附近的天地真元之力仿佛是受到牵引一般源源不断的钻进小梦的皮肤里面,半个时辰后真元之力才减缓了速度,沐白一直静静的站在小梦周围等到又过了半个时辰小梦睁开眼睛,一道精光如闪电一闪而没,转身看着沐白。

“这么快就好了?”沐白问道。

“是啊,我本来就在黄级一重的瓶颈当然快啊!”

沐白苦笑道:“黄级就是好啊,炼吸收的天地真元之力就比我的一倍之多。”

“沐白哥哥不用妄自菲薄哦,相信你一定到达这个境界的,而且还会比我走得更远更出色。不过我到黄级2重你不要告诉别人哦!”小梦眨眨眼睛俏皮到。

“当然,嘿嘿,肯定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小梦你的结印好像和我们的不同哦?”

“呵呵,这是我们家族的结印手法,你不要又问我是什么家族。等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小梦黠暇道。

沐白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尖,有些无奈“每次都这样。”而后和小梦并肩走进沐府。

沐家、议事厅一声怒喝传来:“雷家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派人到我们的市井坊捣乱,真当我们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说话的是一个矍铄的老人,这是沐家的二长老。“好了老二别发那么大的火,早和你讲了要稳重一点遇事稳重点,别毛毛躁躁的,难道说今天雷家来我们的市井坊捣乱,明天我们就不能派人到他的石矿上捣乱,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小把戏,和他们斗了这么久这么点小事都把你惹怒了?”

说话的是沐家的大长老,一身青衣面部红润,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人。站在门外的沐白敲了敲门,只听到父亲沐啸天说道:“沐白,进来吧!”

沐白推门而入朝沐啸天、大长老、二长老及三长老分别行了一个晚辈礼,问了一声好,除了二长老没搭理外,大长老和三长老都颔首点了点头,大长老接着道:“沐白都到炼体8重了啊!不错,来走近一点我好生看看。”沐白走过去离大长老近一点的距离,感觉大长老如同普通人一般,身上倒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元力波动,如同一潭湖水,却又是深不见底。

心中不免有些骇然,一般这样的情况记得以前父亲和自己说过,要么就是真的一点都不会武功,而另一种,则是比自己高出很多等级。显然这大长老并不属于前者。顿时对大长老也越发的敬畏。

“恩,不错,根骨惊奇是棵好苗子,好好修炼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不错的成就,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当前你也快有16岁了是该接触一下家族的事业了。”

沐白没有答话,安静的听着等待下文。

大长老看在眼里心道:“不错,小小年纪便如此稳重,不骄不躁。”然后说道:“现在在县上我们在城南有家酒店需要人管理,之前你和你父亲去过的那家、掌柜的是德叔。稍后我们会吩咐下去的,你就当是去锻炼一下。”

沐白面露难色,看了看父亲,沐啸天微笑的点点头。沐白这才小心的点了点头。

“好了就着样,你先下去吧,好好修炼争取在两个月后的宗族比武上拿个好名次。”

“是”沐白恭谨的退出议事厅后关上门。逃一般的离开了…

大长老看着沐白离开后说道:“这孩子越来越有大将风范了,遇到事情不骄不躁,稳重。并非池中物啊!看样子我们这帮老家伙很快都要退居幕后咯!”

三长老接着道:“是不错,面对我们这些老家伙竟然一点都不怯场,说话还能不急不缓,显然不是同龄人能比的,你们看那些小崽子们哪个看到我们这些老家伙不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呵呵,我们是该享享清福了。”

听着他们的话语,沐啸天微笑的起身像三为长老行了一个礼道:“多些三位叔伯的栽培。”而后议事厅里面又传出了阵阵交谈声……

【新书开张,求推荐,求收藏】

更多精彩小说请登录纵横中文网

延伸阅读

泰金嘉珠宝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swco.shtml
泰金嘉为北京盛世泰嘉国际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北京盛世泰嘉国际珠宝有限公司为泰国金嘉

哈哈熊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u7pd.shtml
水木动画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哈哈熊”其品牌理念在于以中国儿童的快乐早教为己任,专注

天顺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aj2k.shtml
天顺手镯是玉器工艺品、玉石、饰品、礼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细硬峰渔具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613h.shtml
细硬峰渔具,是一家集渔具用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渔具企业、公司主要产品是海

汝项工艺礼品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glk0.shtml
汝项工艺礼品位于上海市美丽西郊——奉贤古城,二千平米标准厂房,现有员工多人,目前拥有

慧学酷玩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g5w.shtml
慧学酷玩是国内中小学创客教育的践行者,总部位于郑州市,历经5年发展形成了独特的多元化

GOGO无人超市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uxey.shtml
GOGO无人超市是四川狗狗超市连锁有限公司近期开发出的全球无人超市,线上线下相结合,

威象木门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snql.shtml
威象木门加盟_公司简介佛山威象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二○○七年,位于“中国建材之都”——

膜天下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nb2g.shtml
膜天下手机贴膜总部是生产和定做各型号手机保护膜、平板电脑膜、笔记本贴膜、导航仪贴膜、

富盛鑫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pe42.shtml
富盛鑫干洗主营布料洗水、牛仔洗水、服装洗水、南洋单洗水、牛仔所有工艺洗水、布料缩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废约难续之我要装哔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可怜虫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可能没有出众的外貌,没有聪慧的头脑,也没有显赫的家世,体力什么的普普通通,或许有那么一两个朋友,但又好像没有,吃得起肉,住不起楼,得过且过地混着日子,幻想着有一天天降鸿运,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自此走上人生巅峰。总而言之,在他们的自我审视中,或许有那么

  • 亡者之复活在线阅读第十章

    陆霖见到苏橙的时候,她正坐在吧台,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笑着在说话。那男人就站在她旁边,双手撑在吧台上面,低着头不知道与她说了,她偏过头对着男人浅笑盈盈,回眸间妩媚撩人。陆霖身子微微绷紧,心里仿佛被一块大石头给压住了一般,压得喘不过气来。又仿佛又有火在烧一般,烧得他近乎理智全无。他控制不住的上前,一把擒住

  • 强撩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一支哥布林队伍,数量还不到五十的样子,和上一次一样,弓兵先放箭,先让哥布林伤亡几只,盾兵扛上去,步兵也紧跟随后。赵甫也放了两个火球,精神有些疲惫,加上之前所释放的火球,已经有七个,所以暂时性也释放不出来。盾兵和步兵在前对战,弓手在后面继续自由点射。这时,一只哥布林冲出了战局,举起刀,哇呜的大叫,向

  • 重塑星球[无限流]第1章在线阅读

    窗外的大雨倾盆,黑夜吞噬着我的灵魂,我蜷缩在床脚,眼前还闪烁着电脑画面,那是停留在网球王子关东大赛时不二周助和切原赤也比赛时,不二已经受伤了,他的膝盖正在流血,坐在电脑前的我望着受伤的不二,心疼的咬牙,自言自语着:“不二,如果我在你身边的话,我一定不让你受伤。”灰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我的脸,在我的脸

  • 仿生人第九章在线阅读

    白儿雪白的小手优雅的附在俏丽的下巴下,想了想,向着林一竖起三根手指。“三百年。虽然比我时间长,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啊。”林一有些遗憾的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修炼了三千年才成仙的,因为我是东海龙王的后代,所以,我的修炼速度算的上神速了。如果是普通人进行修炼的话,恐怕需要三万年才能成仙吧。”三万年!!!这

  • 做一条咸鱼好难之积分

    “梦之境-队长集训营。。。这什么垃圾名字啊……”嘴上不敢说出来,大家心里却都这样想着。“哈哈,好啦好啦,我知道这个名字有点难听,临时想的嘛,就不要那么在意了。”嘴上说笑着,双手却是向着虚空中一按,身后的空间露出道道裂痕。“哇!”众人刚来得及惊叹,裂痕中便飞出一块块玻璃板。“这是积分板,你们可以简单的

  • 探花日日想死在线阅读螃蟹王

    时间:下午4点20分。地点:A市。一个小型公园里面,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瘫在地上,眼眶里面都是泪水,发出呜咽之声。站在小男孩前面的,是一只巨大的螃蟹,土黄/色的螃蟹眼珠很大,两把钳子更大,钳子一动一动的,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不要命的小鬼,竟然敢打扰到本王睡觉。”螃蟹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小男孩非

  • 旌奚 忍冬在线阅读第九节

    浅井遥觉得四舍五入自己就进局.子了。01.中原中也发誓自己是个热爱工作,积极向上的人,翘班偷懒这种事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可是最近却常常会萌生出不想工作的想法。最让他头疼的不是敌对组织有多强,而是最近工作实在是太简单了并且一次比一次尴尬,所以港黑到底是有多缺人,姑且他也是个干部,竟然让他做这样的事情

  • 丞相今天又不上朝硬碰硬

    我擦,不会这么点背吧!“草,尼玛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徐强一脸不悦道。来不及感叹,我和徐强转身就看见,几个壮实的男生冲我们走过来,态度十分的嚣张,其中有一个胳膊上纹了纹身的男生,手里拿着个棍子,烫了一头卷发。那个纹身男,拿着棍子指着我和徐强,吼道:“这两狗逼,别动!”说实话,我当时也想跑来着,但是

  • 红头罩的演员生涯之暗夜微明(5)

    “啊……”微弱的嘶吼在海风中被无情地撕扯得支离破碎。濒临崩溃的身体,缓缓僵硬的意识,一切都是那么绝望。于空雪那即将分崩离析的世界,已是失去了颜色,更没有了声音。他知道自己正一步步迈向深渊。超负荷地驱动这具残破躯体的代价,可想而知。但同时,他也知道,如果想找回真正的自己,那他必须这么做。就好像一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