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婉然如画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吃菜的火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袁仁贵一愣:“大宋没学这个啊?是没学吧?”

他也不确定。

很多人以为穿上白大褂就是医生,对于什么病症都能说上一两句,其实不见得。

这个道理犹如口腔医生看不了感冒一样,术业有专攻。

不过这个患者是是普通的咳嗽感冒,也有患者选择回家自己做雾化,不过是按量把药水和盐水兑好,是不难配的。

“我没做过这个。”宋绯有些脸热。她其实看过很多次护士做了,但是一次也没试过。她瞄了一眼晏芷袖,急诊那边什么都有,晏芷袖应该是会的。如果晏芷袖做,她可以帮忙递药什么的。

“袖子会吧?”袁仁贵三两步进了药房,“袖子你就顺便教一下大宋,以后也能用上。”

晏芷袖接过患者的雾化单,和宋绯一起进了配药室。

宋绯按照单子上拿出对应的盐水递给晏芷袖。晏芷袖利落地拆开,和药水一起倒进雾化器的药物杯里,晃了晃。

晏芷袖嘱咐道:“好了,那边雾化机做一下,十五到二十分钟,药完了就完了,做完不要立即喝水。”

“我都知道,这不就完了嘛。”患者抱怨,“让我等那么久。”

晏芷袖忽然问道:“咱们这边做雾化,是比医院便宜吧?”

“是便宜一些。”宋绯答道。

又方便又便宜,患者当然愿意选择这里。

“多谢。”晏芷袖低声道,返回诊室。

为什么晏芷袖不愿意做雾化,还特意叫自己?是还不太熟悉社康吗?

宋绯感到别扭。

晏芷袖在来之前已经受到较为系统的全科培训,应该大致明白自己要干什么才是。

雾化配药这种事,在社康都是护士在做的。

公卫医师的临床知识技巧远远比不上临床医师和护士。

因此,宋绯不会沾手处方配药相关事务,就算再着急,她也只会让人再等等。

——预防医学和临床医学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宋绯总觉得晏芷袖对她有些冷淡客气,特别是她叫自己“宋医生”的时候。

编制与有编制工资差别不会太大,但是医疗机构这种地方向来女多男少,有编制在身,对于女性可以说是一种保障,结婚生子回来还有工作。工作年限一长,在有编制的情况下会有调动,但是可能现在的同事刚好和之前的同事就是认识的。总共就这么些人,大家多多少少都会听说过,再不然开会培训也会遇到。

如晏芷袖,除了有前同事离开本部下社康,也有社康的人在医院遇到,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知道急诊科有个漂亮的女医生。

大家相处,基本都是叫花名,年纪大些就叫声姐,不会直接就叫本名。

郑茜对于宋绯的工作是很羡慕的:“虽然很累,在很多人眼里还是医生的工作算是一份非常有技术含量的铁饭碗。而且,医生哎,哪个人能一生无病?医生这种职业,天然多一层光环,大家都尊重,有什么不好?”

宋绯:“可我是公卫医生,看不了病的。”

“有什么区别?不都是穿白大褂的吗?”郑茜难以理解。

她一个小白领,整天加班累死累活,担忧脱发猝死日日丧。她甚至觉得宋绯有些无病**,她要是当初大学学医,现在就能和宋绯一样每天按时下班。

宋绯沉默半晌,终道:“我们这边还有医闹的,而且有事的话我也是要加班的。”只是现在暂时没有而已。

“总没有我加班的频率高。”郑茜指了指墙上的时钟,“九点多才下班,还好我住得近,要不然我就睡工位上算了。”

九点社康就关门了。

宋绯老实闭嘴。

洗漱完郑茜就沉迷**,不再和宋绯唠嗑。宋绯追的电视剧也刚好大结局,男女主角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一起,看到两人和解之后,宋绯干脆叉掉,不想看下去了。

郑茜是和男朋友一起玩**的,当初还有拉着宋绯一起入坑的想法,这会见她不追剧了,问道:“来不,我带你?”

宋绯抱着可有可无打发时间的态度打开**,弹出巨大的更新包:“太久没玩了,没更新,你等会。”

趁着更新的这段时间,宋绯活动下身体,往窗外看去。

天空蓦地劈过一道雪亮的闪电,紧接着就是轰隆隆的雷声。

“终于下雨了,”郑茜道,“憋了这么多天,热死了。”

宋绯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嗯,明天应该不会那么热了。”

雷阵雨转瞬即下,豆大的雨点啪啪啪敲打玻璃窗。

更新包一时半会下载不完,宋绯切到后台,打开微信到各个群晃了一圈,看看有什么新的消息。

一个患者询问HPV疫苗的事,不知道该@谁,把所有医生都圈了。

患者:【没有九价的吗?】

九价现在哪儿都缺,最低级的社康中心是很难配备的。新福里倒是有,只是府城区是临州市的中心区,人只多不少,能不能预约到只能看运气。

没等宋绯回答,已经有同事在群里解答完毕。

患者又询问四价疫苗的接种时间。

这个只能推迟不能提早,宋绯答完,又想起郑茜之前也说过要打疫苗,顺带问她有没有打算。

郑茜:“打吧,你不说我还忙忘了,你们什么时候打针来着?”

宋绯嘱咐:“明天就打,你下午再来,我们明天早上小孩很多的。”

郑茜感叹:“所以说,娶一个医生真好,贴心得不行。”

“那你怎么不嫁?”宋绯睨她一眼。

要是往常郑茜肯定臭不要脸答道她已经有人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最后勉为其难考虑一下宋绯之类的,但今天她沉默了。

而后道:“想想是挺好的,可也要人家能看上我不是?”

她的声音低落了很多。

**更新完毕,宋绯点进**,没有看到郑茜的男友,只有郑茜孤零零地亮着。

往常都是两人一起玩的。

因为不常玩,宋绯的朋友列表就只有郑茜和郑茜的男友,现在郑茜的男友从宋绯的朋友列表上消失了。

——被删掉了。

宋绯望了一眼郑茜,她面色如常,和宋绯组了队以后,就刷刷刷开打。

在宋绯印象里,郑茜男友是个挺正经的男人,小公务员一个,朝九晚五,平日除了上班,下班就是打**,节假日要是郑茜有空,他们会出去看电影或是参加一些漫展。

两人还算投得来。

郑茜的**活动就是打**看动漫,两人很少有争执的时候。

“不和叫上你家那位吗?”趁着空档,宋绯问。

“叫他做什么?”郑茜直接开始。

两人刷完体力,宋绯便回房睡觉了,郑茜明日不用上班,兴致勃勃地点开下一个**。

=======

下午两点四十分,郑茜到达畅春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您好,我打针。”

郑茜拿出身份证放到窗台上,望向窗口内的女医生,顿时愣住。

“你……”

下午人不多,又临近下班时间,接班的戚娟穿上白大褂提前进了诊室,晏芷袖干脆就到药房来认药,等时间到了再下班。

“打针不在这边,要去计免区找医生登记,再来这边缴费。”

晏芷袖指向计免区的方向。

下过雨的天气没那么燥热,郑茜的脖子后面却都是汗,浑身燥热:“是你啊……原来你是医生……”

遇见晏芷袖,她往常活力十足的嗓音就低了下去,喃喃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

宋绯从计免区看到郑茜的身影,走出来。

“郑茜,过来这边。”

“计免区在那边。”晏芷袖微笑。

“哎……”郑茜讷讷点头,跟在宋绯后面,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晏芷袖。

“你看什么?”宋绯把人带到计免区。

郑茜的脸还是红通通的:“那个医生,就里面那个,是你同事?”

“是我们新来的全科医生……很热吗?”宋绯把空调调低,又给她倒了杯温水,“先歇会,浑身是汗,不是叫你晚点来的吗?”

不用上班,郑茜的作息就没了规律,昨晚打**打到很晚,早上宋绯上班她就没起来,估计是睡到中午早餐午餐混着一块吃了。

“反正早晚都要挨这一针。”

“是三针。”宋绯纠正,看郑茜满不在乎的模样,又说,“这个疫苗接种了以后也不是百分百的,不要以为打了疫苗就万事大吉,打完疫苗之后先留下来观察三十分钟,可能会有不良反应,比如发热,局部疼痛……”

“三针就三针吧。”郑茜压根就没听清楚宋绯在说什么。

宋绯无奈埋头登记,切换窗口打一张注意事项的单子来。

郑茜和她男友谈了有好一段时间,眼看年龄差不多,双方父母已经见面,甚至计划存钱买房结婚。结婚之后,生子也会被提上日程,宋绯之前还听郑茜说过几句。

——HPV接种期间是不能怀孕的。

“你不觉得……你们那个医生……很眼熟吗?”

郑茜余光瞥到一闪而过的白色衣角,便把心神一直挂在那边。

宋绯陡然停下动作,与郑茜的眼睛对上。

宋绯随郑茜的目光看过去:“是很眼熟,上次我们在甜品店就遇到了她和她男友。”

晏芷袖的相貌突出,郑茜印象深刻也正常。

“真是太有缘了吧?你们相认了没有?”

“没有,这种事有什么好认的,”宋绯深吸一口气,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问,“怎么突然想起要打这个?你不是还计划结婚吗?不想生孩子了?”

郑茜兴奋的语气淡了很多:“不生,先打针,我又不花他钱,管得着么他。”

“那行吧。”这种事宋绯不好评价太多,接种周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不是什么大事。

因为天气炎热,下午过来接种的人不多,现在还留在计免区等观察时间的只有三四人。

——因为地方不大,畅春苑这边没有把观察区和接种区隔开,只放了一排椅子在接种区外,当做简单的观察区。

给郑茜开好单让她去缴费,宋绯进了冷库房拿苗。

“你朋友?”辛小夏接过宋绯拿来的HPV疫苗。

“是,和我同租的朋友。”

辛小夏笑嘻嘻点头:“那我可要轻点,据说这个针头比较疼。”

宋绯早先就接种过,现在在等最后一针,回想了以前接种的感觉,再比对别的疫苗,道:“其实我觉得还好。”

辛小夏笑道:“小丽之前约到了九价,打完回来说痛得不行,恨不得自己给自己打。”

不一会郑茜拿了单子到接种窗口。

“确认一下。”辛小夏把疫苗拿给郑茜,等她看完再拆包装。

辛小夏推针筒的时候,郑茜转过头不敢看针头,和宋绯大眼瞪小眼。

郑茜:“我突然很紧张,很久没打针了。”

宋绯:“很快就过去的,一下子就好了。”

辛小夏找准位置,迅速将药剂推进去。

“太谢谢了,还好你在这里,找你们打针我比较放心,”打完针,郑茜捂着棉签没话找话,“那个假疫苗搞得人心惶惶的,你说疫苗这个东西怎么能造假呢?这不是害人吗?”

辛小夏丢掉废弃针头,笑着接道:“别说假疫苗,假药都有,有钱可赚,只要吃不死人,他们就敢做,道德底线都没……”

注意椅子上的几个患者身体前倾,显然是在听她们谈话,宋绯连忙朝辛小夏使眼色。

辛小夏迅速转移话题:“打完针要留下来观察半小时,我先去忙了,有事叫我。”

假疫苗事件被曝光以后,内部群里发的公告里就再三强调,不要和患者随意谈起这种敏感话题。

辛小夏自知失言,有些不安,等那几个等待的患者走了以后,还时不时望向郑茜。

“放心吧,她不太懂这些,也不会到处说的。”宋绯安慰道,“再说你说的也是实情,这种新闻也不少了。”

“之前有个小儿感冒药被通告有问题,”辛小夏懊悔道,“经常有家长拿了药后反应过来说不要了,就是有一个厂家出了问题,但是我们这里的药是没问题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厂家,一直都是可以吃的。”

这是个信息流通快速的时代,也是个流言传得最快的时代。

这种最能触痛国民神经的问题,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被穿得沸沸扬扬,连最原本的真相都会被掩盖。

打完针,郑茜再回望药房,发现再也不见那个漂亮的女医生了。

她趴在柜台上问宋绯:“你们那个医生叫什么?怎么忽然不见了?”

“哪个医生?”

“就……就甜品店那个啊。”

“姓晏。”宋绯睨她,“怎么,想认识人家?”

“嗯。”郑茜重重点头。

宋绯突然发现郑茜脸颊的红晕就没退过。

他们这里的冷气是很足的,郑茜在这里坐了这么久,有汗也早就干了。

她抿了抿唇,有些不耐烦:“认识人家做什么?她早就下班了。”

“下班了啊,”郑茜低声喃喃,而后又道,“我看你们这边墙上没有她的照片,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哎。”

“还没来得及换,”宋绯心中有些烦躁,又怕郑茜发觉自己的异样,说,“……她是医生,你没事找她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不也是医生?我还跟你同吃同住呢。”

“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宋绯不知该怎么说清楚,只能含糊道,“不要和她走太近了。”

“袖子,怎么还没走?”

玻璃门外忽然传来辛小夏的声音。

宋绯手一抖,僵着脖子余光朝玻璃门外瞟去。晏芷袖脱了白大褂换上常服,拎着包,正好站在隔着一道玻璃门的走道上。

“落东西了,回来拿下。”晏芷袖举起手里的包,朝辛小夏挥手,“走了。”

她似乎没听见计免区这边的对话,也没给宋绯打一声招呼。

宋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大概是庆幸的。

意识到晏芷袖也在,郑茜没再提起相关话题。

等宋绯下班回家,郑茜才问道:“你不喜欢你的新同事?”

“没有,”宋绯否认,“我只是叫你不要……算了,反正人家也不一定能看上你。”

“什么鬼?”郑茜一头雾水,“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我没有不喜欢她,”宋绯加重读音,“然后你也不要老是打探她,这不好。”

意识到自己之前说的有些歧义,宋绯又补充道:“又不是给她介绍对象,问东问西,这多不好。”

“我知道她有男友啊,上次我也看到了,”郑茜狐疑地盯着她,“你怎么那么奇怪。”

“没有,你想太多了。”

晏芷袖还是那个晏芷袖,漂亮优秀,受人喜欢。

宋绯一直都知道,哪怕晏芷袖没做什么,因为相貌姣好,也能轻而易举获得他人的好感。但这样的晏芷袖在宋绯这里,是危险的。

从甜品店再遇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所有人在她进来以后,都会不自觉地调整自己的行为。

她于晏芷袖而言,是不起眼的路人甲。她根本就不记得有一个叫宋绯的女孩,时常注视她的背影。

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晏芷袖“相认”。

郑茜接了电话,到另一边说话去了。

宋绯独自闷了一会,无所事事地刷起视频网页,寻找新的追剧目标。

看了好几个剧的预告片,全是漫天狗血主角没脑子智障行为不断,宋绯坚持不到十分钟就叉掉。

也许自己应该发展新的爱好?

宋绯拿起手机,刷了一会朋友圈,年轻人发表情包吐槽大热电影求赞求转发,年纪大的九宫格游记养生新闻,中间还夹杂广告。

宋绯发朋友圈的频率不高不低,这会闲得长草,也发了条文字:

【好无聊啊,有约的吗?】

刷新一下,很快就有积极的回复。

有调侃的,询问是不是思春了,有一本正经问什么时候有空,老朋友见一下面联络感情,还有一些直接点赞。

宋绯无语半晌,这有什么好赞的,她就发发牢骚。

点赞的大部分是患者和其他社康年纪较大的人,都是年龄较大的人群,还有热情问宋绯是不是要介绍对象,应该是语音输入的,发音还不太标准,有错别字。

意识到这一点,宋绯更无语了。

这到底有什么好赞的?!

回了几个人,和几个朋友约定有空一定见面,宋绯收到了主任刘琳的信息。

【宋绯,我这边有几个小伙子,要不要给给你介绍一下?】

主任动作也太快了吧?

宋绯一阵头大。

刘琳是丁克族,没有孩子,平时工作认真严厉,私下里看他们却都是看一群小孩的眼神,很关心他们的日常生活。对于这种看起来很容易又很不容易解决的问题,刘琳觉得,他们内部能帮是一定要帮的。

他们社康里几个年轻人都被她念叨过。

回绝了刘琳的好意,宋绯一个劲地解释自己根本就不紧张,只是太无聊了。

就在她解释的正当口,她的父母也过来凑热闹,询问是不是要有对象他们要不要准备嫁妆好嫁女儿。

她就不该发这个朋友圈!

宋绯懊恼不已,为什么一条朋友圈能搞出这么多事?

宋绯回复完一大堆信息终于获得宁静,她现在完全丧失了社交的欲望。

在床上咸鱼躺了会,想到明天周日原本是打算好好睡一觉的,结果被自己这么一条朋友圈安排得满满当当,宋绯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还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刷完朋友给别人点赞比较好。

已经约好了时间,宋绯也只能定下闹钟,免得自己明天真的起不来。

定完闹钟后,忽然想起,她好像还没看过晏芷袖的朋友圈。

了解一个人,就是看她的日常生活是如何过的。

——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把手机放回床头充电,又多瞥了一眼朋友圈上的照片。

上面的景色宋绯很熟悉,下面一行小字:不如不遇倾城色。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宋绯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多想。

不过一句诗而已。

延伸阅读

捷易通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gng5.shtml
比尔盖茨说过:21世纪,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网上创业已经成为趋势,你准备好了

春城耐火纤维制品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xbvr.shtml
春城耐火纤维制品主营碳化硅制品、硅酸铝纤维制品等。在建筑建材-耐火、防火材料行业获得

永生源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eoe.shtml
永生源隶属于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永生源创始至今十余载,从最早的简易木棚到标准

双义盛珠宝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u8fz.shtml
双义盛珠宝加盟详情双义盛现拥有高层领导、中层主管及基层员工500余名,松原市市内设有

绒满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nwtl.shtml
绒满毛绒公仔总部经销批发的毛绒玩具、毛绒玩具娃娃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天利永汇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gttv.shtml
暂无

鑫鑫顺源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xmpi.shtml
鑫鑫顺源手机挂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NEWLUX新奢奢侈品护理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umhi.shtml
上海新奢汇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是NEWLUX新奢品牌的所有者。公司总部位于上海繁华的南京

众全凤凰缘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aj3m.shtml
众全护肤品是国内外较大的日用化妆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创建于20

喜逢源便利店加盟  http://www.thebizpicture.com/o4n.shtml
喜逢源便利店隶属于贵州省喜逢源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喜逢源便利店本着“商品实惠,购物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神话在东方第1章在线阅读

    三中是Y市最好的中学,临江,坐在教室里能透过玻璃窗看到不远处平缓流动的江水。高一二班,孟俞坐在教室第三排靠窗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外头的景象,还没上课,今天他来的比平时早十来分钟,天已经大亮,时间徘徊在七点。已经来了的同学都会上去和他打声招呼,孟俞扯着淡笑回应,眼神却是冷的,打完招呼很快趴在桌上补觉,以

  • 神龟虽寿在线阅读第5章

    独眼是正宗的少林俗家弟子。如今的少林寺虽然已经商业化,大部分的僧侣都不会功夫。不过少林寺闻名已久的就是功夫,所以少林寺还是有内门武僧。这些和尚都是有真功夫的。独眼就是从少林寺内门出来的,他的鹰爪铁布衫非常凌厉。此刻,独眼动怒,脚下一踩,地面龟裂。他手成鹰爪,手背上条条青筋如蚯蚓盘根,恐怖至极。独眼一

  • 乌鲁克斧王的圣杯战在线阅读第3节

    上回说到王心如何解救公司的危机,幸亏王勇逆转乾坤。这回主要讲的是什么。故事还在继续当中,请继续收看仙鹤传说。在王心的帮助之下,王勇前去公司,马上投入股票,在公司里的竞争当中赢得了胜利,时间过后。自从那天起王勇父亲两人相信了自己的儿子将会有一方势力。王勇从公司回到了家中,对着李美道:“收拾一下东西,明

  • 异世界交响曲之第八章(8)

    等看完周围的山洞,抬头看天的时候,大阳已经开始倾斜了。叶槿决定今晚住在这里,然后这两天就开始把家当搬过来。叶槿每在背萎里拿出一次食物,脸色就垮一点。这几天,她已经将捡到的蛋吃完了,而且还吃了十二袋方便面,这还是吃完了那大半袋坏的土豆,并在自己不断找食物的情况下出现的。现在,东西开始成熟了,叶槿能感觉

  • 太云仙缘在线阅读第三节

    “啊,果然是柯维,还以为是我认错人了呢。”如今摆在我眼前的选项有三个。第一,解释有事作出回避。第二,说明目前不便见面仍然回避。第三,假装寒暄几句趁机开溜。随后,我选择了第三种。“想不到在这里遇到妳。”我正在寻找后文中。“嗯,正好前几日忘记缴费了,所以今日趁着外勤顺道来此一趟。”“是吗?那妳忙妳的吧,

  • 雷神之我欲破天在线阅读第8节

    张尘拨开树叶朝山下看去,此时村里开进来了几辆警车,警笛声大作,甚至就连张尘他们所在的地方都清晰可闻。车刚停稳便从车上迅速走下几十个身穿警察衣服的人,这些人刚一下车便迅速分散进入到了每个屋子里去了。张尘拍着胸口道:“还好跑得快,不然被他们撞见,有口也说不清。”说着又转过头去看了看杨大春,道:“现在知道

  • 废柴纨绔(重生)在线阅读第3节

    小时候的纹斛长得有些胖,跟被打肿了似的,每回来卫家第一件事就是吃东西,跟不要命似的。那时的卫诚可喜欢拿手指头戳他脸,软软的,很好戳。“小胡子长大了做我媳妇怎么样,我把我家厨子送你当聘礼。”纹斛不理他,卫诚伸出短短的指头继续戳他脸,纹斛仍旧狼吞虎咽地吃饭,谁爱戳谁戳去。“你不反对我当你答应啦!”卫诚很

  • 朱砂痣之牛儿要听话

    辞别了李大娘,天赐踏上了通往赵国邯郸的路程。这一日,他来到一片田野,前方人声鼎沸,尘土飞扬,一群人围成一团不知是什么事。他紧走两步来到跟前,分开众人进到圈里,原来是一黑一黄两头牛正在顶头打架。这两头牛身形相差无几,体魄同样健硕,顶在那里互不相让,看样子誓要比个高低输赢。牛鼻子上的铁环还都在,像是农田

  • 相忘于江湖在线阅读第三节

    “……”“……”“……”宁戎呆呆的坐在床上,打了个呵欠,揉揉睁不开的眼睛,睡眼惺忪,显然还没有从睡梦中完全苏醒过来。约莫十多分钟过去了,宁戎才完全苏醒,意识慢慢复苏,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有点儿不对劲儿。昨晚…他…竟然…没有做梦?这个认知让宁戎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毕竟连续做了一个月的梦这说不做就不做了,

  • 国藏古谜在线阅读第五章

    曲溪青抱膝而坐,垂在地上的纱衣染了灰土,乌长的发上还沾了几片树叶,白玉般的赤足由于受冻和刮伤变得红通通的,形貌凄楚,多了几分让人怜惜的心思。他眨着湿润的眼睛,“木……睦野,你真的不愿意收留我么?”睦野悄悄捏紧手上的药筺,“这里并不适合你。”仍然重复那句话,“你还是赶快离开吧。”院子的大门开了又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