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前任他叔权倾天下残酷现实

作者:叶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啊!莫莫!”

梦琪见方莫许久未回教室,便担心的出来找她,刚下楼便看见方莫从天台上摔了下来,还有欣在天台错愕惊慌的表情,不由吓得叫喊。

梦琪推开围着的人群,便看见方莫脑袋旁鲜血淋漓,而她好似没看见般,只是努力的想要伸手拿一部摔在一旁的旧手机,手机屏已经碎的严重,连电池都摔了出来,方莫死死盯着那部手机,眼神里那最后一抹光没了。

“莫莫!你别吓我莫莫,来人啊!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梦琪抱着方莫,双手沾满了鲜血,痛哭着。

方莫依旧看着那部手机,嘴角溢出鲜血,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听见她的微微细语,“手机……”

“莫莫,你别怕,我在这儿,医生马上就要来了,你要坚持住啊!一定要坚持住啊莫莫!”

梦琪看着方莫额头上的鲜血越流越多,她想用衣服堵住,但还是没用。

方莫渐渐没有了意识,她感觉四周好黑好黑,自己好累好累,她只能微微听见琪琪的哭喊声,还有同学们的细语,还有老师慌忙的叫喊声,最后还有救护车到来,医生的脚步声,仪器滴答声,一切是那么的清晰又是那么的模糊,一抹泪缓缓流下。

方莫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好像看到了母亲,母亲笑容依旧温暖,她忍不住抱住母亲,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委屈地哭了,像是在倾诉般,“妈妈,你错了,原来不是所有的学校都那么美好……”

忘忧没了画面,原来这就是方莫心底的执念,这个坚强乐观的女孩最后一丝信念终究被现实一次一次的残酷打败了。

“老板,小莫姐好可怜啊!这个学校老师同学怎么这样啊!太恶寒了吧!”阿言不由为方莫打抱不平道。

酒馆老板并没有说话,只是习惯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那个傻傻的醉酒女孩,依旧冷漠却闪过一丝异样感情,他见过这世间太多残酷黑暗了,早已麻木不堪,却不知为何对她却又那么一丝心疼。

他摇了摇头,心想,可能是她太像她了吧,那个让他追寻千年又找寻千年的女人。

酒馆风铃声叮铃作响,一位短发,身穿简单白T和牛仔裤的女孩匆匆跑进。

“莫莫!莫莫,你怎么了?”女孩跑进便看到趴在一旁呼呼大睡的方莫,立刻拍了拍她的肩膀,叫醒她。

“诶,琪琪!你来了。我怎么睡着了?”方莫被梦琪叫醒,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说着。

“您就是小莫姐的朋友吧?”阿言放下手机,看向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问道。

梦琪这才注意到阿言他们,顿时愣了一会儿,嘴角不由上扬,心想:妈妈呀!怎么能这么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坐着的男的,皮肤怎么可以这么好,这么白皙嫩嫩的,那冷酷的小眼神,那**的小嘴唇,我好喜欢啊!还有这个也不错,虽然没有坐着的那个帅,但也好帅啊!

梦琪内心一阵澎湃,花痴的盯着眼前的两位美男子,早已忘记了她是来干嘛的了。

阿言疑惑的皱了皱眉看向方莫,问道:“小莫姐,你朋友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啊?”

阿言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方莫看了看梦琪,无奈的扶了扶额。

方莫无奈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纸巾塞到梦琪手里,说道:“喂喂喂!快用纸擦擦你的口水吧!”

梦琪这才晃过神来,傻笑一声,随手一抹快要掉下来的哈喇子,一脸幸福的看向方莫,激动的问道:“莫莫,他们是谁啊?长得好帅啊!”

方莫不由用手敲了敲梦琪的脑袋,梦琪痛呼一声,捂着脑袋,小嘴立刻撅起来,似有些埋怨的看着方莫。

阿言看着眼前这个傻傻却又有些可爱的女子,笑着摇了摇头,绅士的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叫阿言。”

梦琪忽的忘记了刚刚被方莫打头的痛,一脸幸福的看着阿言,竟有些害羞般的伸出手握住阿言的手,娇羞般的说道:“你好,我叫梦琪,梦境的梦,琪树的琪,叫我琪琪就好。”

“啊!琪琪你好啊!”阿言面带假笑,因为他发现梦琪抓住他的手好紧好紧,他想要抽出来,却发现这个女人看似娇小,没想到手劲这么大!

梦琪一手抓住阿言的手,一手若有若无的细细摸着,仍表现的娇羞般对阿言说道:“小哥哥,你的手好好看啊!皮肤好好哦!人家好喜欢!”

阿言挣扎着,求救般的看向自己的老板,却发现老板嘴角竟带着一抹笑,而且看到自己看向他,竟然装没看见。

阿言只好看向方莫,却发现方莫早已笑得不能自已,她当然知道梦琪是什么性格了,虽然这样不好,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笑。

“咳咳!”方莫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伸手把梦琪拉了回来,阿言这才抽回自己的手,赶紧躲命般的跑到酒馆老板身后。

“琪琪,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方莫说道。

梦琪意犹未尽,又想了想是有些晚了,便回答道:“好吧。”

方莫起身,把背包递给梦琪,“拿着,里面有你最喜欢的芝士汉堡。”

“嘿嘿,太爱你了莫莫!”梦琪高兴的结果背包抱在怀里说道。

方莫看向酒馆老板,似要说些什么,忽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个……”

阿言一看方莫的样子,忽然明白了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啊!小莫姐,我忘记给你们介绍了,我老板叫白止。”

“白止?名字真好听!”梦琪依旧花痴赞美道。

方莫只是礼貌地微微一笑,看向白止,说道:“白先生,今日多谢,打扰您了,我们先走了。”

白止点了点头,声音依旧冷淡地说道:“嗯,等阿言整理出合同便会与你联系。”

“啊对!小莫姐,我等会儿便拟出合同,放心吧,我们老板人挺好的,而且每个月也会有工资的!”阿言说道。

“嗯,好。”方莫点了点头。

梦琪刚想要问方莫什么合同便听见方莫嘶的一声,微微弯腰,一手扶着桌面,皱眉。

“莫莫,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剧烈运动了?”梦琪急急问道。

阿言看见方莫有些不对也问道:“小莫姐,你这是怎么了?”

方莫缓了缓,然后站起身微微一笑,额头布满汗珠,“我没事,别担心。”

梦琪依旧有些担心,但却没说什么,因为她知道,方莫性格要强,从不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便只好小心扶着方莫慢慢走了出去。

阿言看着双腿微微发抖,有些不稳的走出去的方莫若有所思的说道:“老板,小莫姐的腿好像有问题。”

白止并没有说话,但却摸了摸下巴,眼神依旧冷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看着门口。

阿言又说道:“老板,你说小莫姐的腿是不是因为那次从天台摔下来导致的?”

“可能吧。”白止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阿言似又想到了什么,猛的看向白止,脸上的表情从严肃到有些可怜到非常可怜夹杂着委屈的扑在白止身旁,委屈巴巴的说道:“呜呜呜~老板!人家刚刚被占便宜了!从小到大你都没有那样摸过我的手呢!你竟然都不帮我,还笑,还无视我的求救!”

白止看着阿言的表演,瞬间眼神中略带嫌弃般的推开阿言,依旧无视他,上楼了,可怜的阿言就这样被遗留在沙发上凌乱着。

这时方莫与梦琪也回到家了,换好鞋子便瘫坐在沙发上。

梦琪坐了一会儿便起身从微波炉里拿出刚放进去的芝士汉堡没有丝毫形象的吃了起来。

“吃慢点,没人和你抢!”方莫看着狼吞虎咽的梦琪,又给她倒了杯水,略带无奈的说道。

梦琪喝了喝水,冲着方莫傻傻一笑,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刚刚那个白止说什么合同,什么合同啊?”

方莫叹了口气,然后喝了口水说道:“我不是迷路了嘛,然后我就去了那个忘忧酒馆,不小心把人家的一个价值上亿的月光杯打碎了,然后那个白止说让我在他哪儿工作三年,便不再追究。”

梦琪有些错愕,“什么?价值上亿!我的天啊!莫莫,你是不是被他们骗了?虽然他们长得很帅。”

“应该没有,我之前不是学过考古的嘛,对于鉴定这些我学过,当时我也仔细看了一下那个杯子,的确是清朝时期的,价值上亿,这么多钱就算把我卖了我也未必还得起,所以便答应了。”方莫摇了摇头,说道。

“emmmm,莫莫,这样也好,反正马上也要毕业找工作了,你总不可能一直待在烧烤店帮忙吧!那个酒馆离家也不远,而且还是和两个超级大帅哥一起工作,每月也有工资,挺好的。”梦琪一想到白止与阿言的帅气容颜便一脸兴奋的说道。

“哎!也只能这样了,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价值上亿,也只要我工作三年,每月也有工资拿,虽然那个老板看起来非常冷漠,没想到人蛮好的。”方莫若有所思道。

“哈!好困呐!莫莫,早点洗洗睡吧!都已经转钟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烧烤店帮忙嘛!”梦琪打了个哈欠说道。

“嗯,没想到这么晚了。”方莫看了看手表,已经零点过五分了。

延伸阅读

楚留香爆奶吧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droi.shtml
爆米花系列和奶茶系列是经典也的休闲美味和饮品代表。作为楚留香爆奶吧的主打产品,爆米花

明臣视光视力保健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usrp.shtml
明臣眼科,系明臣集团旗下深圳市明臣眼科医疗有限公司独特打造的国内专业眼科领域中西医结

快乐作文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bgdp.shtml
快乐作文有着悠久的发展史:1994年《快乐作文》杂志创刊,原称《中国小学生作文》;1

APM Monaco珠宝首饰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b7uu.shtml
广州市全日泰珠宝首饰有限公司APMMonaco于1982年由创办人ArianePre

高格美直饮机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6qla.shtml
北京高格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和韩国知名企业Freshwater合作的具有独立法人

格巫沃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nkee.shtml
格巫沃女装经销批发的连衣裙、欧美重量级时装、招收代理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圣上作文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6gxi.shtml
圣上作文是来源于国家教科文组织的项目,以清华大学文学资源为平台,汇聚了我国基础教育专

惠丰饰品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gx2o.shtml
企业介绍饰品饰品饰品饰品投资优势特色经销流程饰品

鑫佳霖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yq4z.shtml
鑫佳霖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毛绒玩具、益智毛绒玩具、电动毛绒玩具、婴儿毛绒玩具、电子产

新净滤材加盟  http://www.instantdanse.com/pfw0.shtml
新净滤材是一家新兴的工业滤料及填料生产厂家,依托上海化工研究院与浙江大学等科研学术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银河世纪传说第4章在线阅读

    “如果世姐只是想打架的话,那小弟倒是乐意奉陪,最近修炼上遇到一些问题,能得到世姐的指点是我的荣幸。”洛青本来就想试试聚气四重是怎样的水平,如今难得有个同为四重天的人交手,当然乐意之至。“好,算你有骨气,我也不欺负你,让你一只手。”离洛道。洛青笑了笑,道:“不用,世姐还是用双手好了,这前厅也足够大了,

  • 女配不认命(快穿)之刀光剑影

    第5章刀光剑影初云奋力控制,马儿却仍是不听使唤。两位王爷快马加鞭,独孤楚阳先到一步,揽过初云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到了自己的马背上来。初云倒是不介意这样的肢体接触,只不过八王爷乃正人君子,迅速放下了自己那双大手,心中早已激起了一道涟漪:“是本王失礼了。”初云往身边看去,如果马儿再往前跑,前方就是悬崖,若

  • 巨星那些事儿我是神豪王子!

    盛夏。阳光明媚而不毒辣。海边,一处巨大的庄园城堡之内。房间风格简约但却精致,各种字画、瓷器、宝石等点缀,屋内随便一件东西拿出去拍卖,只怕都会引起世界的疯狂。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面庞清秀白皙的少年,他躺在沙发上,双眸茫然的喃喃自语。他的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惊骇。“我秦川,真的穿越了!”“这具身体不到十

  • 猎户娘子小相公之第一章

    晨光熹微,窗外的梧桐树叶,随着微风的吹拂从枝头飞下,飘飘悠悠打着旋穿过镂空花窗,落到窗前的案桌上。察觉到秋风的凉意,谢瑾扯了扯被子掖在颈项。外面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被这声音惊扰到好梦,谢瑾面对门翻了个身,又扯了扯被子盖住耳朵。清晨柔和的光芒照在眼睛上,谢瑾皱了皱眉,用手挡着眼睛捏了捏发胀的额头。不

  • 快穿之拯救断腿小哥哥第二章在线阅读

    妇产科室。李医生是安国富的老同学,简单询问完情况,她很快打出一张病单,让朱玲玲对照着去做上面的几项常规检查。抽血、B超、心电图......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将几张薄薄的检验单拿到手,再返回诊室,她们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没什么问题,手术就安排在明天吧,”李医生把报告递回来,轻松地说:“术后只要好好调

  • 医好病弱小叔以后(穿书) [参赛作品]之黄大仙(2)

    王成躲在暗处,虽然是黑夜,看的不太清楚,可是还是能够看见黑黢黢的屋子里发出的动静的。他就看见从木门的门缝里吹进来一阵过堂风,把房梁上的震梁旗都吹动了。现在王成所在的地方不是他家的主屋,而是一个偏屋。偏屋是砖房瓦屋,所以有木梁,梁上有一面旗子,已经很旧了,上面黑漆漆的布满岁月的痕迹。这旗子是当初房梁上

  • 凤凰劫:一世长安永生劫在线阅读第一章

    《咬唇妆》文/时漾轻触脚踝,青紫色的淤青与小腿嫩白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更加骇人。季渊只轻轻一碰,却惹得周泱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眼底泛起一层薄泪。“疼的厉害?”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季渊抬眼望周泱问道。而周泱看着身前弯腰检查她脚伤的男人,却是有些一时失神。这是周泱第六次见季渊,却是第一次见他穿白褂。这白褂

  • 我的模拟城市能提现之弹花功斗败东洋

    第二天,南街口操场上站满了人。ri本衙门,中华会馆,还有大陆各地的同乡会都来了人。一场东方式的奇特打斗就要开场了。操场的西北方设了一张神台。张小弓师徒、石陀和阿宽师徒、还有何虎父女等人在那里忙着。神台上香明烛亮,cha着纸剪的杏黄旗和纸人纸马。观众中年岁大的指指点点向人们介绍着:这个是李老君,那个是

  • 黄帝:我统一了大华夏在线阅读第十章

    运动会在周三上午八点热热闹闹的开幕。学校的运动会都大同小异,更何况严敏还是上周才通知了她们有关运动会的消息,所以基本上这场运动会就是体育生的狂欢。一场普通的学生被人家体育生摁在地上摩擦的血虐之旅。那些平日里在学习成绩上表现不太好的人一下子就在自己同学身上找到了自信,一个个的趾高气扬,像是战斗胜利的大

  • 二次穿越之后在线阅读第五章

    贾赦朝着两人走去,他把狗耳朵用帽子盖住。“我有件事要拜托两位婶子。”贾赦来到张大娘和李大姨跟前。【别的不说,这小子长的倒是真好看】【哎呦喂真想捏捏他的脸蛋】贾赦听到二人心声更加笑脸相迎。长的好看的人笑起来那就更好看了。“有啥事情?”张大娘问道。贾赦拿出银子来,“还请大娘们来一出指桑骂槐。”张大娘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