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海底空间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鸡蛋滚不动 来源: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看过好多遍了吗?”路通天从怀里掏出来,水清清上下打量一遍,确实不见空空大师名号。

“等这些人都遭了报应,我们就能开开心心过日子了。”路通天取出名册递过去,拍拍身子道。

“我怕你报仇不成,反被……”

“反被怎样?”

“不怎样。”水清清及时住口,岔开话题,“你拿银子去收买人心?路无边就不会吗?”

“我问过付先生了,星星峡乃是西行商道必经之地,通天教油水十有八九出在这上面,虽然获益颇丰,却不能跟咱比!”

“谁像你这般不要脸,人家学了武艺是替天行道,你倒好,打家劫舍,欺压良善。”

“打家劫舍虽然不好听,勉勉强强也算是了,至于欺压良善,那起子不是好人!”路通天摇头道。

“谁说他们是好人了?我是说欺负我!”

“欺负你?”路通天指着自个鼻子,“我纵然胆大包天也不敢对水仙子有半分不敬!”

“还说没有!还说没有!”水清清伸手就打,路通天避了两下,见她不肯干休,老老实实挨了几下。

于路无话,未到星星峡,路通天就扣下毒郎中,吩咐付天使与何采青回星星峡暗暗收买教众。通天教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且被一干名门正派施为邪魔外道,毕竟不是绿林匪徒一流,教众月钱也是有限,有道是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白花花的银子堆到眼前,几人能够抗拒,纷纷立誓效命路通天。何采青见大功就要告成,喜滋滋去城门外与付天使会合,远远看见付天使,刚要相唤,却见他身旁还有一个人影,却不是路无边是谁,登时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只为路无边背对着他,还要悄悄溜走,路无边却攸地转过身来:“何堂主,你也回来了!”

“属下何采青见过教主!”何采青上前跪下,此时心有旁骛,说起话来也不像往日那般中气十足。

路无边点点头:“起来吧,你们的来意,刚才付先生已经说了。”

何采青脸色刷得一寒,两眼顿时直了,心想难道付天使当先出首,没想到这厮看去老实忠厚,又身受路无涯大恩,不料危急关头竟率先倒戈:“教主——”

路无边摆摆手:“你们做得很好!”

何采青双腿恰似乱弹琵琶,夜色中看不见路无边脸色,话声中也不露喜怒之情,不知路无边要如何发作,待要辩解几句,生怕付天使并未出首,这一辩解反倒坏事;若不辩解,又惴惴不安;又没逃窜的胆魄,颤颤巍巍站在那里。

路无边走上前来:“何堂主脸色不好?可有心事?”何采青看着付天使,付天使却也不打眼色,何采青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听付先生说这次天儿办事很有手段。”

“教主明鉴!”何采青不知这句话所指何事,见路无边似笑非笑,登时吓得跪倒在地。

“你们好好辅佐天儿,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何采青还道路无边出言讥讽,见他从身旁走过,右手抬起,刚要出招反扑,转念想到路无边神功无敌,这些年积威之下,毕竟不敢还手。好在路无边只是摆手行走,并非着意出手取他性命,也不闻有何脚步声响,路无边已然去了。何采青浑身大汗,早已湿透衣襟,半晌才直起身子,怒目瞪着付天使。

“我也是偶遇教主,还以为是你去通风报信。”付天使脸色也有些惨然。

“我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吗?”何采青振振有词,显然付天使此言好似质疑他品行,自然让他怒不可遏,“幸好托小教主洪福遮掩过去,快些走吧!”何采青也不敢再较劲,毕竟乃是付天使一力将路通天引回通天教,起了争执可没人帮他说话,再者也怕路无边回过神来。付天使心里直犯嘀咕,暗想路无边向来心细如发,没想到这次竟被蒙混过关。

路通天正与水清清练招,见二人率众安然回来,想来大事谐已,正要想法子支开水清清,水清清已断然说道:“不行!”

“什么不行?”路通天一愕,见水清清直勾勾瞪着他,笑道,“好吧,这就叫做心有戚……焉……”

“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傻缺!”水清清笑骂道,话才出口就觉上当,“你、你敢陷害我,照打!”

路通天哈哈一笑:“愿者上钩,可怨不得旁人!”笑声中两人远远去了。

水清清喝道:“站住,我有话说!”路通天笑嘻嘻站住,“过来继续练招,舟车劳顿的,要不明天让他们休息一天,我再教你几手绝招!你跟路无边、空空大师交过手,也知道光凭一股蛮力难以取胜吧?”路通天初时以为一力降十会,阴阳神功之下别人就算招数间有何精妙变化也难施展开来,不过连番遇挫,才知道天外有天,点头称是。“要不这样吧,你回去休息吧,我也好好想想,明天再传授于你。”说罢不等路通天答应转身便走,打算去找付红颜,现学现卖,还未挨近,就听到付天使与付红颜吵架声。

“你哪里去了?”

“问我做什么,好好辅佐路通天才是正理!”

“你……放肆!还敢对教主不敬!”

“不敬又怎样,你欠他老子的,我可不欠他什么!”

“住口,你……你陷害教主,要不是看我老脸几分情面,你还能站在这里?”

“有本事叫他一掌拍死我好了!”

“红颜,我知道这些年我一直苦心追寻教主下落,冷落了你。”付天使口气忽然缓和起来。

“不敢!”付红颜虽如此说,语调也低了几分。

付天使看着付红颜,见她一脸倔强,待要发作,终于叹了口气:“老教主对我有知遇之恩,若非如此,你爹爹不过还是个落落寡合的刀客罢了,辅佐老教主开创通天教,才得以一展生平所学。红颜,你还年轻,生来就在教中,不知为父无门无派,又不愿俯就于人,为此落魄江湖,看得起我的叫我一声天使飞刀,背后还不知说什么风言风语!”付天使追忆往事,兀自咬牙切齿,“我知道通天教在武林中名声不怎么好,可是若无通天教遮风避雨,你觉得那些名门正派会让我们从容立足?”

付红颜神色也平和下来:“你有你的初衷,可是无论如何,我始终都是你女儿!”说罢转身离去。

付天使愕然良久,付红颜这句话自然是责备他未能尽到父亲本分,可惜世事难两全,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一天未找到路通天,他就寝食难安,更何况还有大仇要报;只有找到路通天,对付路无边才算名正言顺,心想只有等到报仇事了,多陪陪她,不过转念一想,到时候只怕她也要出阁,想到这里,一阵气苦,怔怔半晌。

水清清见状也是唏嘘不已,待要去找路通天责备他几句,毕竟不是路通天过错,想必他也不知此事,好在先前逼着他点头答应不再寻付红颜麻烦。其实付红颜害得路通天九死一生,她瞧在眼里,也一直心怀芥蒂,直到今夜才得悉付红颜初衷,暗忖他们在武林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想到还是这般不如意,一边想着碧游掌里的招数,这碧游掌从傣族孔雀舞中化育而出,孔雀舞中有拖翅、晒翅、展翘、抖翘、亮翅等几路,掌法也是轻盈飘逸,其实并不适于路通天,水清清便想着如何改头换面,胡乱杜撰个名字,反正他也不知道,正寻思间,忽听背后一声断喝:“吓!”

“照打!”水清清被吓了一跳,转身便是一招月移花影,双手交错向前,拍向路通天胸口。路通天喊道:“仙子饶命!”笑嘻嘻跳到一边。水清清却不饶他,早已料到他会如此闪躲,脚尖一勾,路通天便站立不稳,伸手拉住水清清手腕腕,借力直起身子。

“去哪了?这么晚了还不睡?”

水清清嘻嘻一笑:“偏不告诉你!”说着双手推他一把,“快些休息去吧,明天还要早起练功!”

翌日水清清早早醒来,辗转一翻,就去找路通天,见他还在酣睡,先是呵气吹他,路通天哼哼着转过身子,水清清又吹他耳朵,路通天还要再躲,被她一把捏住鼻子,路通天又打起呼噜来。水清清笑骂一句:“起来!”说着踢了他肩膀一下。

“谁?”路通天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出手,见是水清清,重又躺下,“大清早的,闹什么闹。”水清清却不依他,拉住他双手不让他躺下,“快起来,水仙子要教你绝地通天的神功大法!”路通天也不答话,拉着水清清的手还要再眯一会,水清清脚尖点在他脚背上,“不要逼我行此下策!”

“啊——”路通天打个哈欠,“好吧,你稍等片刻。”说着挣扎起来。水清清拉着他走到远处,见四下无人,将晚上苦苦思索的招数施展开来。

“看着,这是一招絮软丝轻。”水清清说着双手交错拍出,路通天挥掌相迎,水清清身子不动,右脚飕地探出,不带丝毫声响。只见她体态轻盈,手脚上力道似有若无,端的是好似柳絮青丝迎风招惹。

路通天手到中途,见金莲来袭,伸手去捞,一边笑道:“海底捞月!”水清清右脚一缩一弹,避过路通天双手踢在他大腿上:“你怎的就是不长记性,下三路来袭招数,要学着用腿去接,就知道挥舞那一对爪子!”

“我不是掌力惊人嘛!”路通天嘻嘻笑着。

“好,就教你上三路的招式!这一招唤作烟惹风迎。”水清清双掌飘飘,路通天看不清虚实,莽里莽撞迎了上去,水清清上身一侧避开,右手已在他脸颊上拂了一下。“傻缺,连着虚招都分不清楚,再来!”水清清说着又是一招烟惹风迎,这次路通天学乖了,防着右路,水清清身子一晃,却从左路欺近,脸上又挨了一记。这是水清清戏弄于他,否则被虚招骗过,双手下探,顺势一扯,就要卸掉敌手臂膀;抑或化掌为刀,斜劈敌手脖颈。“再来一遍,要是还躲不过,就找根绳子勒死自个吧!”水清清说着出手又加快几分。路通天凝眸注视着她双手,身子滴溜一转,人已到了水清清身前,猿臂轻舒拦住她腰肢,水清清未及反应就被抱起。本来路通天这一招后腰肢一扭,是要将水清清掷出,幸而千钧一发之际回过神来,夹着水清清滴溜溜转了一圈。毕竟他还有大仇未报,可不想就此死在水清清手里。

“放我下来!”水清清笑骂着,双手死命拍打路通天后背。路通天又转了两圈才放下她身子。

“我这招横抱美人怎么样?”

水清清啐道:“地痞无赖,流氓招式!”路通天适才这招确是迥异常理,哪里称得上什么招数,分明是他随机应变而已。

路通天笑道:“有招无类,胜者为高。若是能一眼觑准破绽,何必苦练什么招数呢?”

“话是这样说,可是各门各派精妙招数数不胜数,你又怎能全都一眼觑准破绽?况且适才我手上无力,出招也慢,你才能从容应对。若是多学些招数,勾、点、抹、推、缠、封等变化融会贯通,才好随机应变。就如同胸藏万卷书,才能下笔走龙蛇。”

路通天点点头,随手比划几下,暗道果然如此,适才这招也是连出三次才想到对策,况且临阵对敌,未必都是单打独斗,路无边那等高手,招式之下,劲力吞吐更是诡异,的确不能托大,怎奈他此时年岁已大,身子骨早已定型,再去练一些招式,腿脚都不够灵活。水清清见他心动,也暗自得意:“来来来,仙子再传你几招!名师出高徒,你可别丢了我的脸面!”两人又练了半天,路通天见水清清忽然间春山紧锁,知道她为路无边一事担忧,安慰她道:“你放心,通天教上下都被买通,路无边到时候只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延伸阅读

品爱陶瓷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o1w.shtml
品爱陶瓷隶属广东省知名陶瓷企业佛山市金品德陶瓷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运作,位于中国建陶第

顺赛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xb8a.shtml
顺赛饰品总部是发饰、项链、耳饰、配饰、戒指、手链、腰链、脚链、胸针、丝巾扣等产品生产

优尔教育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yjk.shtml
优尔教育隶属于陕西优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优尔教育遵循儿童身心发展规律,从孩子爱玩的天

艾施净水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6xh5.shtml
Aqua-Sources集团公司以诚信、专业、创新、服务为中心思想,从1987年来致

格德佳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p9aw.shtml
格德佳男装是一家集设计、生产、营销、加工于一体的化服装公司。公司始创于2003年,曾

靓甲宝贝美甲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hrt.shtml
靓甲宝贝美甲环境优雅,建有高标准、全封闭无菌生产车间和现代化办公大楼,并拥有十几条国

贝新迪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snye.shtml
贝新迪皮革护理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奢侈品皮革护理”是源自意大利bestltialan

教育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x3tw.shtml
公司所开发具有特色的教育系列产品和特色课程,早已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形成良好的度和美誉

邦的厨具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sbdi.shtml
邦的厨具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浙江邦特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集成环保灶研发、生产、销售为一

易清堂加盟  http://www.econet-nigeria.com/pdtz.shtml
“易清堂”品牌专注养生,传统的中医古方配以现代化的萃取及生产技术的圆满结合。打出具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谈情只卖鸟在线阅读第2节

    江言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鼓劲,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不准备和女主斗了,也不需太过担心,他们总不能吃了她吧!朝门外应了一声后,小桃便推门进来,后面还跟了一个捧着水盆的丫鬟,两人正是进来伺候江言更衣的。江言如今身子依旧疲乏,便只需要从善如流地等着她们过来帮她穿衣即可。下了地,江言忍不住从铜镜里打量自己的身材

  • 海贼:最强宇智波第4章在线阅读

    “分院帽……哪里去了?”麦格教授紧张的看着邓不利多。邓不利多面色沉重,开口说道:“很抱歉,我见这顶帽子的上一面是去年。”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开始惊慌起来,最慌乱的是新生们——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分院。“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分院。”邓不利多说着,从空气中变出一只高脚杯放在凳子上。“现在,每位新生各自

  • 美人之并蒂双姝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长沙去江西广丰县只能坐大巴。因为那里发展的还不是特别好!要不是那里古墓多估计连汽车都不会有。就这样我踏上了惊险刺激之旅!也正因此认识了两个‘朋友’。在去往江西的途中,车上的人慢慢的多了起来。有三无成群的也有独来独往的!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太多,毕竟人家干什么和我无关。但是有意无意之间却也让我了解到了

  • 都市之越狱天王进入电影

    手机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两个多余的软件,好奇心挺重的吴来,多次尝试点击了之后,吴来发现除了规则定义系统这个软件点不开之外,视频播放器却用的还挺流畅!在军训之后的一小段休息时间的时候,吴来取出手机坐在地上把这奇怪的电影,超能失控给看了个大结局,“这安德烈还真是可怜,有个那样的父亲,大表哥还不体谅一下!”看

  • 802的最后一班列车在线阅读第5章

    姬杰再一次睁开眼睛,身体晃了几下,他极力稳住身形,这时才发现自己依然站在大鼎前面。回头看了一眼仍呼呼大睡的姬建,刚才发生的事情仿佛南柯一梦。再一次朝着禹王鼎望去,原本清晰的花式纹路忽然模糊起来,飞速的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排排形态优美的篆文字。“哇哇,太神奇了吧?”姬杰惊呼一声,上前伸手摸着鼎身上的金

  • 都市:前任重现成女王在线阅读第8章

    凰卿抬头,对上巫遗歌的眼睛,一瞬失神。巫遗歌的眼睛很清澈,目光宁和,被他那双眼睛一看,便会觉得自己也该是一个干净无垢的人。干净无垢?她这双手染上的鲜血,哪怕是轮回往生,再世为人都洗不干净吧。“多谢!”被巫遗歌拉上岸,凰卿急忙道谢,然后立刻转身,打算绕路离开此地。可是才转身,凰卿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 他们的秘密九龙拉棺!十个亿的特效!

    回到家,已经是大晚上了。苏寒并没有休息,而是直接来到了自己的特效制作室。设备不仅齐全,而且异常的先进。“《白衣战神》拍摄之前,先制作一个宣传片吧!”心里暗想着,该拍摄遮天,他岂能没有自己的底气。不过代价有些高而已。“系统,帮我做一个九龙拉棺的特效!”把特效房的门锁上了之后,苏寒对着系统说道。“可以,

  • 亲兵是女娃数

    在这个午夜的前一刻钟的这个时刻,飞红拔出自己身上普通的长剑,而丰栖云已经把手放在了缚眼带上,就要把它取下。而在他们面前,是一个个头不高的老头,这人满头棕黑色乱发,身上也是破破烂烂的。他二人今夜入火锻锋的身世界,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除此之外,要是再有人知道,那就麻烦了。他们俩不知对方深浅,已

  • 星掠以后的世界在线阅读第8节

    (PS:第三更!!!!!!)夜晚在队员们都睡下之后风哥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休息室里,查阅着资料。资料上方是有关于“追魂夜叉”的资料。当然,这个追魂夜叉,自然不是天朝地府之中的那个夜叉,而是一个外号!!一个国服,韩服,以及欧美服都曾听说过的一个外号!主要也是因为,当年围绕着这个外号,引出了一个非常牛逼的

  • 食戟·魔术师之山匪来袭

    碧儿毫不知痛,只是慌乱万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们死定了,他是小王爷,要是发现自己被骗了,我们就死定了,怎么办,怎么办!”“你冷静点!”苏浅浅拉着碧儿来到马车软榻上,现在只能拼了!苏浅浅撕开自己穿着的衣衫,慌乱之中,竟找不到解开的地方,这衣服的穿着,也太复杂了!“快帮我解开!”苏浅浅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