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最强业力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梦魇 来源:飞卢小说网

沐子希瞪大眼睛,嘴巴也下意识的张开,过了一会儿,喉咙才发出一声惊叹,脱了力般倒在沙发上:“我的天哪……”

“你说的真的是那个还未毕业就拍电影拿到了最佳女主角的徐诺徐影后?”她想到一种可能性,直起身猜测,“同名的吧。”

沈瑕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说话,但还是让沐子希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她点点头,“啧啧”两声,为这个大事件表示惊叹,脑子一转,,想起了徐诺隔三差五出现在**版面的绯闻,她嘿嘿笑了两下,“说什么女朋友,你现在——”

“怕就是个,前女友吧”

“……”

沈瑕不悦地瞥了他一眼,徐诺自从影后之名后就陆陆续续出现了很多个可以上绯闻热搜的话题,

想到这儿,她停了停,好像不仅如此,是从徐诺的富家小姐身份被扒出来后就出现很多的香艳绯闻。

她的脸黑了黑。

瞧着沐子希还幸灾乐祸的表情,她直接给她一抱枕,烦闷的开始轰人。

沐子希耸耸肩,见好就收,她看了看时间,想了想,“算了,我明天再过来跟你说工作上的安排,你今天就好好休息。”

沈瑕扬了扬眉,不置可否。

等沐子希也离开了,她把咩咩放回窝里,再到厨房里把那碗还没来得及处理的泡面处理到,才拿着手机躺在沙发上。

手机里躺着几条短信。

她点开,是沈瑜发过来的。

“小瑕,你住哪里啊?我想着平时没事儿我可以过来帮你做做饭。”

可能是看她没有回短信,隔了一段时间又一次性发过来几条,

“不说算了。”

“把妈的地址告诉我,我明天去看她。”

“还有沈瑕,当初那件事,是我告的密又怎样,就算我不说,被妈发现了你们迟早也要分。”

沈瑕看到最后这条短信,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眼皮垂了下来,她快速编辑了条短信,“打脸有意思吗?以前不是发誓*咒不是你做的吗?”

她刚想发过去,可停了下,如果发过去,沈瑜又会跟她纠缠不清。她揉揉头发,重新编辑一条沈母的地址过去。

刚放下手机,门铃响了。

沈瑕一脸无奈的起身拉开门,她以为是某人去而复返,却没想到站在门口的是林舒。

林舒扎着一个高马尾,脸上未施粉黛,明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穿着T恤牛仔裤,活脱脱一副下了晚修课的模样。

她视线下移,看见她手上提着的两袋东西。

林舒把双手微抬了下,让她瞧清里面的东西,眼睛亮亮的,道:“嗨吗?”

她嘴角微抽,看着袋子里的易拉罐,侧了侧身,让她进来。

“嗨什么嗨,你明天不上课是吧。”她把这两袋东西放在茶几上,批评者,“你今晚上寝室点名怎么办?”

林舒最近学校出了点事,对寝室这块儿比较严,经常点名。

她换好鞋,撇撇嘴,不是很开心的坐在沙发上,道:“别慌,学生的进步都是被老师给逼出来的。”

“我室友会完美解决的啦。”

她抽出一罐,递给她:“我今天可是舍学习陪姐姐——”自己也拿了一罐,“咔”的一声拉开拉环,“不过姐,沈瑜竟然没要求和你一起住?”

“她不是最黏你吗?”

说罢,她又觉得这个字用在沈瑜身上有些恶心似的,抖了抖身子。

啤酒是冰镇的,现在还有凉意,沈瑕也喝了一口,很爽。听见林舒这么说,她淡淡道:“她现在在酒店,应该最近不会想着和我一起住了。”

她莫名想起沈瑜酷似徐诺的着装,有些头疼。

她心里总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可是……这也太不切实际了。

她瞧了眼林舒,正抱着酒罐子喝着嗨皮,不过微垂着头还是时不时透着丧。

她扬眉,“怎么了?”

林舒今天是专门跑过来给沈瑕解闷的,怎么好意思拿自己的烦心事去麻烦……不过既然都这么问了,她道,表情有些烦闷:“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太直男了!”

她说着就觉得心中一团气,“我跟他聊关于他喜欢的一些东西,这样好有话题感,可他却说这不是一个女生该做的……”

她咬咬牙,“你知道吗,他喜欢跑步,我这么不爱运动的人去陪他跑步,他竟然让我回去?还说要长肌肉??”

林舒一脸委屈,这什么人嘛。

沈瑕听着林舒的形容,握着易拉罐的手一下子收紧,心中的烦闷到达了极点。

她眉头皱得紧紧的,缓缓地看着林舒,斟酌语言,道:“林舒……”

“嗯?”她还想着那个男生,把塑料纸抠着发出声音。

“我觉得沈瑜是不是有点奇怪。”她直截了当,冷静的目光看着林舒,述说今天看见沈瑜的感觉。

林舒随着她的形容慢慢睁大眼睛,顿了一会儿,才不可思议的开口,惊讶道:“姐你不会觉得……她喜欢你吧?”

沈瑕蹙眉,又喝了口啤酒,摩挲着易拉罐的边缘,道:“不知道……”

其实这个感觉以前那个时候就有,只是很久不见面,现在一碰面,就觉得,这种感觉又出现了。

林舒不敢相信她还真敢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摆摆手,揉揉眼角,哈哈道:“姐你也太能想了吧!”

沈瑜和沈瑕是姐妹啊,虽然她也不怎么喜欢沈瑜,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啊,“沈瑜不一直都这么吗?”

她想了想,道:“也许人家就是想穿个不同的衣服呢。而且,你这么说——她不会是喜欢徐诺吧?!!”

林舒眼睛亮了亮,越思考越觉得自己想的很对,她一拍手,不顾沈瑕黑着的脸,自以为猜中:“你看啊,她为了让徐诺注意到她所以当初就这么对你们?”

沈瑕扶额,她这个堂妹比她还能猜,搞半天自己还猜出个情敌啊。她把酒扔给她,让她自己堵住嘴。

林舒嘿嘿笑了两声,过了半晌,语气有些古怪的道:“她以前好像也这么对我的……”说着她打了个寒战,

当初她成绩不怎么样,就找沈瑕来补课,关系就在那个时候拉近了很多。当时沈瑜好像也是喜欢秀存在,就是那种搞破坏的秀存在……

“她好像就是特别依赖你,”林舒道,“也可能是因为沈叔叔沈姨经常让你照顾她对她好,才形成的这种吧……”

毕竟是亲戚,知道的事情多一些。声音慢慢小了起来,颓了一下,叹了口气。

她甩了甩头,举起手中的易拉罐,碰了一下,“算了别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再,祝你追到徐诺!”

沈瑕扬眉,将手递了过去。

朴素的易拉罐在空中象征性的碰了碰,混着微涩的气体吞咽进肚子。

***

徐诺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一只猫,她现在已经能够很淡定的对这些一觉醒来就突然大了几倍的家具。

不过这次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吧?

莫非就是没有规律?随机?

她抖了抖身上的毛,眼珠子转动,心里对这个暂居的小窝感到认可。她迈着卿银德步子走了出来,围着这块地走了两圈,

这就是沈瑕的家吧?

她心里有一种隐隐的欢喜,还没想其他,就听见从客厅那传来一声清脆的碰击声。

“喵?”

她找到沈瑕留着一道专门给小猫留下的小缝,钻了进去,往客厅那边跑。

还未走到客厅就嗅到一丝淡淡的酒味。

绕过几个比较大的家具,她才看清楚躺在沙发上的,喝得酩酊大醉的两个酒鬼。刚刚听见的声音应该就是喝的干净的易拉罐掉在地上的声音。

她“喵”的唤了一声,一跃跳到沙发上。她晃了晃脑袋,对自己身体的灵活度感到十分满意。

她凑上前,沈瑕放大了好几倍的脸映在她心上,醉得死死的,睫毛又乖又长的搭在眼皮上,落下一块阴影,好像再也不会露出自己以前最讨厌她眼神里露出的冷冰冰的目光。

视线向下,是绷得紧紧的薄唇,好像有化不开的烦。

酒味还从她的呼吸间溢出。

“喵,”

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徐诺她清楚,很少喝酒,也很少喝完酒身上还充斥着喝不走的烦。

她脑中浮出沈瑕在她面前喝醉过的一次,

冷淡的脸上有了魅艳的符号,眉眼漂亮的像刚被拉下魔的妖,收不了自己一身的妖气,气质全开,嘴唇半勾,浑身上下都是对她的一种诱惑。

她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起这些,猫脸一红,撇过头不是很好意思再看她。

林舒在旁边还呼呼大睡,像是梦见什么还傻乎乎的勾出笑容。徐诺无奈,这两人怎么不知道去屋里睡,虽说现在初夏,可最近天气变化无端,室内温度还是有些凉。

她跳了下来,往客厅转了一圈,没找到遥控。她顿了顿,视线落在搭在沙发上的薄被。

只有一条……

徐诺想了想,扯着被子过来,停在沈瑕和林舒中间,

正不知该怎么做的时候,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徐诺被这突然打破寂静的声音给吓得一抖,嘴里叼着的被子掉了下来,她条件反射性的去看沈瑕的表情,沈瑕只是微蹙着眉,然后偏了偏脑袋,往靠背那里移了下,更沉的睡了过去。

徐诺砰砰跳的心落了下来,察觉到自己这个反应,唾了一声,她想把这铃声给摁掉,可看见这个名字愣了两秒。

“喵……”

沈瑜?

徐诺愣怔了下,电话响了两声,像是才明白现在是什么时间,对方给挂断了。

酒店里的沈瑜,此刻穿着浴袍,手里捏着烟,望着窗外的夜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才到a市一天就被徐诺给发现了。

徐诺回过神,身子微微抖了抖,沈瑜这个名字的出现好像一下子让她明白她现在和沈瑕的关系并不是明确的恋人了,

而且沈瑜……

她磨了磨牙,瞧睡得正香的某人看过去,这个傻逼女人!!

没想到她们还有联系……

都这么晚了,打什么电话……

徐诺愤怒的想,她叼着被子的一角,慢吞吞的拖着被子轻轻搭在林舒身上。

谁叫人家,两小无猜……

徐诺在林舒身边找了个好位置,然后蜷作一团趴着。

视线落在几上乱七八糟摆放的易拉罐,思绪渐渐拉远。

她会认识沈瑕,纯属意外。

说来,应该感谢林舒这个红娘。

当时她寄住在老人家,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当时她也有点叛逆,活脱脱一个小太妹,成绩稀烂,在父母说让她去国外读书时,属于她的那份骄傲出来了,她拒绝了,又自己去复读了一年,认识了成绩好的学霸,林舒。

然后,成为了朋友,经常去她家补作业。

***

“哎呀好难。”林舒一抬手,把钢笔给扔在桌子上,卷子溅上几点墨星,她往后仰,躺在椅背上。

坐在一旁的徐诺耸耸肩,继续看题,她这段时间时间认真学习,本来底子也不差,现在试卷上的题不是太难她都可以解一下。

林舒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认真的徐诺,惊叹道:“诺诺,我觉得你又认真又聪明,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不用过来问我问题了。”

她是被徐诺这段时间的认真劲儿给惊到了。

笔在林舒手上转了一个漂亮的圈,她偏过头,好看的桃花眼微眯,笑着睨了她一眼,“你确定……我问你的问题你都解给我了?”

林舒被她这漂亮的眼睛给看的微微失神,听见她的话,恼了一下,随即又很无奈:“这可不能怪我,诺诺你问的问题太刁钻了……”

她撇撇嘴,徐诺失笑,摸了摸她的头,

“乖,没事,以后我学好了来教你。”

林舒从鼻子里“哼”了声,然后像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亮,“要是我姐在的话就好了。”

她拍手,想到自己那位堂姐以前给她辅导功课的时候,“她什么都会!”

强调着。

徐诺在听见林舒提起时就已经停下了转动的笔,笔尖落在试卷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记。她状似不在意的问,

“你姐姐?”她撑着下巴,“你那位堂姐?”

林舒只要遇见不会做的题就会提起这位堂姐,徐诺对她倒是有了好奇心,不过若是对她好奇心达到最浓郁的点时,应该是……

林舒点点头,道:“对啊,就是我那堂姐,叫沈瑕。听说这段时间她好像要来我们这边实习当老师。”

说罢,她刚刚精神了一会又颓了下来,“不过我们这边几所学校,不知道她会去哪里。”主要是沈瑜那个人特奇怪,好像总是防着她,搞得她现在也不怎么找她聊天了。

林舒想到这儿住了嘴,这毕竟是家里的事儿,随便碎语总是不好。

她也刚好略过徐诺听见林舒说的话时一瞬间的停滞。

等林舒看过来时,徐诺已经回过神了。

她握着笔,睫毛颤了颤,落下一片阴影,似随口夸赞道:“你这个堂姐,字写的不错。”

很美。

当时第一次在林舒这里看见沈瑕写的字,她就好奇极了,心痒极了。

因为,她好像在那副字上看见了一个,

正人君子。

但是,却又很孤独的感觉。

想到这儿,徐诺眼皮抖了抖,活动了下颈椎,收拾书本,道:“那到时候你堂姐来了我倒是想看看是什么样子的。”

她扬着眉,明媚阳光的笑着,笑容里隐藏着深深地探寻,

像是想要去,挖个宝。

不过,徐诺万万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她就在沈瑕面前把自己的形象败的一干二净。

她这一年虽然从良了,可还有一些积怨已久的留了下来。

一次月假,她本来打算去林舒家里写作业,听林舒说近两天那个正人君子可能就要过来,她当然是要去看一眼,

可是没想到,一出校门就被两三个混混给拦住。

她揉着额角,看出来这是这段时间经常找她茬的那群人。

她徐诺虽然从良,可当年谁不敬她是条汉子?

她也给激起了血性,书包一甩,袖子一撸,就了不起的跟他们朝巷子走去。

当然她也摸着裤兜,盲打了一串字给当年那些兄弟。

这段时间她被人骚扰他们都知道,所以在看见那串乱码时候立刻就赶了过来。

阴深深的巷子里,两对人马狭路相逢,

连天空都应景的飘下了雨。

对面的老大看着气势汹汹的一群人,嘴角抽抽,冲着旁边的小伙子就扇了过去,“老子叫你把这娘们叫来,你把他的帮手叫过来干嘛?!”

他有些想哭,一个娘们都不好收拾,现在这么多人让他这个大老爷们怎么办……

徐诺“啧啧”两声,蹲下身去系鞋带,飘下的雨丝落下来,在她头上安家居业,淌成一团,不一会儿功夫就湿漉漉了。

她有些烦这歪歪唧唧,现在还不进入正题,扬着下巴,道:“叫我过来干嘛?我现在在冲刺高考,没时间跟你们磨磨唧唧的。”

两边的人诡异的默了默,对面的光头老大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凉飕飕,还一手水:“小娘们……不徐老大,”

徐诺狠狠的瞟了他一眼,他及时换了个称呼,怂巴巴的,指着自己旁边的小兄弟,道:“徐老大,我这不是想替自己兄弟讨个道理吗,”

徐诺瞥了一眼有些害羞站在人群里的染着黄颜色头发的小伙子,蹙眉:“讨道理?”

她眼珠转动,“我渣他了?”

光头大哥还有点不好意思说,现在听徐诺这么一承认,激动地直点头,“对对对”他拍了拍那位小弟的肩膀,“你来说!”

“嗤。”徐诺失笑,摇摇头,任谁被人扣一顶帽子在身上都很不舒服,她面色阴沉,道,“那你说,我是怎么,”

“渣你的?”

她一字一语的,像逗弄小猫似的,看这个人抖着身子,脸色慢慢变得苍白。

雨越下越大,巷子外面的人都撑起了伞,有经过这里的人看见里面对峙的场景,就远远地跑开,巷子里一时间还算是安静。

被这两边人看着,盯着巨大的压力,那个黄毛男子总算是承受不住,脸色苍白,战战兢兢的说了实话:“我,我…不是,其实我……”

他看了一眼徐诺,徐诺冷漠的表情像落在脖颈上的雨滴,寒的他发抖,他闭上眼,大声道:“我们没关系,她不认识我!!”

这个结果毫不出乎徐诺的意外,她只是微微讶异自己这个臭名昭著的人竟然还会被人碰瓷,

她扬扬眉,心里微妙极了。她叹了口气,浪费时间,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光头老大被自己的小弟给耍了。

她让自己的那群弟兄去忙自己的事,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收尾。

反正,她又不怕。

“怎么着,这个……”等他们走了她才慢悠悠道,语气一转,视线落在那人身上,“想怎么处理?”

光头老大现在算是明白过来自己被人给涮了,他本来想说着给兄弟找个场子,没想到哦啊被人给这么利用,

他咬咬牙,目露凶光,手掌青筋显现,扫向一旁瑟瑟发抖的黄毛男子,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巷子里突然出现的人给惊到了。

徐诺也被吓到了,这个人走路也忒小声了吧。

她在她面前站定,白色的布伞轻而易举的遮住她被雨光顾的头发,

雨“砰砰砰”的砸在伞面上,世界的一切好像都安静下来了。

她仰起头,

清冽的气味充斥在她的鼻尖,

只来得及看见她微抿的唇和半阖下来的,

深深地,冰凉的,眸子。

徐诺这个时候大脑突然出现那副字画,莫名其妙的,没有征兆就出现了。

她舔了舔唇瓣,红艳的唇被水光滋润,眉梢都带着笑。

她突然有个念头,

这个人,像沈瑕。

[其实……沈瑕喜欢女的,我好像没这么意外。

当时我签她的时候好像就知道。

我记得,当时,是徐诺上了某杂志封面,烈焰红唇,魅惑天成,她很认真的在看,连我对她的演艺规划都没认真听。

我当时还调笑了一句——漂亮吗,美不?现在啊,很多人都想娶她当媳妇。

沈瑕当时的回答就很正经,认认真真的——很漂亮。我也想和她结婚。

那个时候沈瑕眼神有些黯淡,她没在意,只是以为是喜欢偶像的那种,现在看来,沈瑕原来是真的想和她结婚啊。

怀揣着金牌经纪人梦的沐子希]

延伸阅读

哈喜屋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xjs7.shtml
哈喜屋儿童玩具一向注重儿童身心发展、玩具品质及安全,产品所采用的原料均为环保、无毒原

天雨潼化妆品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p2cg.shtml
天雨潼化妆品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及研发、生产、销售、教学为一体的大型化妆品公司,

e蜂社智慧便利店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6aqk.shtml
e蜂社项目自成立以来,是由一批勇于开拓,积极进取,敢为天下先的青年精英研发和运营团队

润丰祥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dt3w.shtml
润丰祥一体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润丰祥一体裤与多家少售

特明斯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n6c7.shtml
特明斯太阳能照明是太阳能灯、灯具、线路板、五金制品、塑料制品、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人脸识别供纸机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gahi.shtml
暂无

西利亚品牌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gy1z.shtml
发型美、人更美!一次消费,终生小本盘发,西利亚让您找到可以经营一生的事业,西利亚国内

飞雨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a4rt.shtml
飞雨平织面巾是一家从事重量级、精品毛巾类产品织造的现代化生产企业。产品原料全部选用上

妈妈和我孕妇装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bodz.shtml
妈妈和我孕妇装加盟详情“深圳市西美服装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西美时装国际有限公司”,

奔湖加盟  http://www.islammedicalcollege.com/pzqp.shtml
奔湖小饰品是义乌市边琳电子商务商行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舞会面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之神级败家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天蒙蒙亮,白羽便开始了晨练。这几天他起的都很早。平时在山里头睡觉睡得早,醒的也早。果然还有些不适应这大少爷的生活节奏啊。先是绕着这王府跑了几圈,然后又在那花园之中舞了一刻钟的剑。在白龙道观里,白羽平时除了练基本功就是去那山头跑步。基本没有什么**项目,出去耍钱也没少被人坑,最后自己练成了一身的*术,

  • 神官的晋升之路gl之丹尼尔(3)

    (这家伙就是丹尼尔,俗称铁拳)“呼呼呼~~,总算是甩掉那个家伙了。”在一个昏暗无人的小巷里,经过一阵足以累死短跑运动员的剧烈奔跑后,自认为已经甩掉那个叫路飞的“神经病”的丹尼尔,总算是松了口气。“嗨,你总算到啦,丹尼尔。”就在丹尼尔还在庆祝自己甩掉路飞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的上方传来。“你怎

  • 武林之丧尸

    第三章丧尸何娟看着客厅里不停挥舞拳头的赵灵道:“我可以给你们投资,但必须持有50%的股份,而且必须参与公司经营与管理。如果能接受条件明天我们在谈具体细节。”离开别墅王毅看着张扬道:“你怎么想?答应她吗?”“唉!不答应怎么办?难道让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程序死在电脑里?”张扬有气无力回答。“可他要50%的

  • 斗神武装在线阅读*约

    不知不觉,天已大亮。经过一夜的休息,雷电的能量恢复的七七八八,内视之下,双眸之中两条雷电比之前甚至更粗更亮一些,而且自己的身体感觉特别强健和敏捷,似乎雷电之力非常不一般。简单洗漱之后,昊天来到了酒店大堂。此时的顾晓云正端着一杯咖啡坐在大厅会客的沙发上,旁边还坐着一个看上去算是帅哥级别的年轻人,两人还

  • 终极三国之武者天下在线阅读第6章

    晚上8点钟,张开正在公司的实验室做研究,拿着一支装有几十毫升红色液体的试管,仔细观察,这时红后的声音响起:”先生,您父亲的电话。”“接过来。”张开随口应答道。“张开,不好了,你妹妹柔柔不见了。”张爸焦急地说道。“什么,柔柔不见了?”心中一惊,右手中的试管啪地一声掉到实验台上,红色的液体顿时铺满了整个

  • 师兄今天复活了吗首遇丧尸

    陈睿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我要先去找我妹妹陈曦,其他的到时候再说吧。”罗天神色略有点失望,显然在这个非常时刻,他是非常希望有陈睿这种经验丰富的老兵在一起,不过陈睿的打算无可厚非,点点头道:“要走的话,最好趁早,时间拖得越长,外面的危险会越大,趁现在刚刚爆发,或许还顺利一点。”陈睿点点头,道:“我也是

  • 逆神刀在线阅读干了这瓶奶,我将再世为人

    凰纪306年。位于天凰大陆遥远的西北之地,正面临着百年难得一遇的灾荒,无数寻常百姓因为天灾人祸导致粮食颗粒无收,纷纷远走他乡,开始了漫长的乞讨之路。小渔村,原本是西北云鹤山下的一个普通村落,因为早时与一仙人有些许交情,所以没有在饥荒中早早饿死。然而,哪怕有着仙人的救援,原本两百来口的村民,在经历了漫

  • 天下第一续之似吾心夙念第九章在线阅读

    “嗯,被分配到后援班,可有不服气?”,王麟直言问道。“没有!”,没有一丝疑虑,虎宽直接回答。“好,既然你已经是我班级的学生,那我就会罩着你,放心大胆的干就是!”,王麟用爽朗的声音说道,还拍打了一下虎宽。一道妖气,直接浸入了他的身体。“好的,老师!”若是之前,王麟说出这句话,虎宽是万万不会相信的,自从

  • 从火影开始的德鲁伊异界复活

    玄天位面空间内,老人依然守着火茧寸步不离,眼神到处打量着。“这该不会是什么神人转世吧!”老人一脸狐疑!!!“如果这少年真的是什么神人转世,那现在只要好好的给这少年护法,到时候觉醒说不定会感激自己,捞点好处也不错。”就在老人喃喃自语的时候,突然一道细小的光线从空间外飞来,随之射入了少年眉心,白光很细小

  • 我御剑圣第一章

    柳宜一原名叫柳依依,她亲妈给取的,说是从诗经里翻出来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这句话是好听的,但名字念起来,就一股子恶俗女配的味道。于是柳依依在十三岁被接回柳家后,被改名成了柳宜一。三个月前,**婚姻法通过,三个月后,她在即将二十的年纪被继母推去相亲,准备让她嫁一个老女人。那人三十一,名叫宋锦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