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柯南之我老婆是灰原哀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江家三少 来源:飞卢小说网

姚暑雨在心里咆哮:老姚害人呐!姚总可是天天都在看你直播啊!

他想让苏祁寒自力更生地开个好头,也怕节奏带过了引起不必要的争端,所以这□□天一直没在公共平台上提过“上九”,也没暗自帮忙,只是偶尔一起在微信上讨论一下关于直播的问题。

还基本都是苏祁寒主动来咨询他的。

姚暑雨深吸一口气——结果苏祁寒以为自己前几天都没去关注他么?

姚总万分懊悔,自己难道一不小心冷落了小可爱么!

时间马上就到六点,姚暑雨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忍住没回苏祁寒的微信消息。

一到点,“主播正在摸鱼中”的画面立马消失,比较清晰的画面中有几个大小不同但样式相同的透明玻璃碗,里面分装着今天要用的食材。

苏祁寒本人依旧不会出镜,只是伸出他白净漂亮的手,在镜头下面晃了晃,算是给水友们打招呼。

他清亮的声音响起:

“在看我直播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上九,谢谢大家的关注。”

念习惯了开场白,现在他说这句话已经不磕巴了。

【卧槽是我看错了吗小上九这是签约了?】

【呜呜呜呜妈妈真开心小上九出息了】

【平台直签出息了出息了】

【恭喜我们小上九辣】

“谢、谢谢!”苏祁寒声音里带着笑意,又有些腼腆地说,“是、是的,跟平台签了约,以后就不、不是无证上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无证上岗这是什么小可爱】

【我们小上九已经学会抖包袱啦】

【抖包袱的姐妹你站住233】

“今天是……签约后第一天上播,值得纪念,所以今天做……唔,做肉吃。”

【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值得纪念所以要吃肉】

【没错这是要开荤了】

【吃肉颇有仪式感我觉得完全没毛病23333】

苏祁寒轻轻笑了一声:

“是、是的。今天教大家做一道简单的烧菜,土豆烧排骨,行吗?也、也是很常见的做法。”

【行行行你说做什么就做什么】

【小可爱做什么我就云吃什么】

【除了姚总的蛋炒蛋我什么都吃得下去】

【那今天小可爱直播的时间岂不是会很长?】

【不会做饭,猜测得烧他个一两个小时吧?】

【不会做+1,同问时间】

【啊啊啊啊啊今天可以和小可爱聊一两个小时吗?】

“不、不用那么久,排骨下锅之后大概还需要二十五到三十分钟。在等的时候如果大家无聊的话,我、我会陪你们聊天的。”

【有小可爱在怎么会无聊呢】

【呜呜呜我喜欢吃炖烂一点的咱们炖他个五六七八小时不行吗】

【我就喜欢吃肉靡咱们今天聊他个五十块钱的行吗】

然后这位姐妹真的给苏祁寒砸了一个价值人民币五十块的“超声波”。

苏祁寒连忙说:

“是免费聊的!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用破费给我刷礼物,拿到底薪就够生活费了,我、我会尽量多陪你们聊一会儿的,行吗?”

【你才十九岁!还要上学!那点底薪怎么够用!】

【你还得买食材呢!】

【不不不答应妈妈平时自己吃好一点】

【在学校里千万不要像姚总那样天天吃外卖对身体不好的】

【是的不要学姚总那个老狗逼你还要长高高】

直播间里拥有粉丝徽章的水友越来越多,直播间里的弹幕也花里胡哨的。

被频频提名的姚暑雨氪了100w波币,在礼物列表里挑了一个好看又好听的礼物,砸到了直播间里。

一个25w波币,也就是五百块的“元气弹”。

终于大气了一回。

颜色好看的烟气汇聚成一个饱满的小圆球,然后啵的一声,从屏幕这边发射到了屏幕那边,炸开了来。

姚暑雨那个差点就掉经验的7级粉色弹幕出现在画面里。

老姚:我聊五百块的。

【老姚姐妹好久不见】

【老姚这几天都没出现乍一看见这做作的粉色还有点亲切】

【我们老姚姐妹果然还是爱小上九的】

【您有一份满满的元气请查收】

【来,一起谢老姚捧场】

【一鞠躬——】

苏祁寒愣了愣,赶忙说:

“谢谢姚、姚……老姚送的元气弹,不、不要这么破费。”

【哈哈哈哈姚姚是什么鬼】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姚突然就变可爱】

【可爱且富贵的姚姚】

讨论区没闹腾多久,又一颗元气弹在屏幕上炸开,依旧飘过了一条粉色弹幕。

老姚:老子不。

苏祁寒:“……”

【???不掏钱不乐意】

【老姚做人的原则是坚决不白嫖】

【姐妹人中龙凤水友的标杆】

啵,又炸了一颗。

老姚:想学土豆烧排骨。

苏祁寒被他提醒,上播十分钟后终于回归了正题:

“哦哦!谢谢老姚!那我们赶、赶紧开始吧,争取七点开饭。”

【土豆和排骨:我是谁?我在哪?我出现在这是要干嘛?】

【哈哈哈小上九日常忘记自己该播什么】

苏祁寒不好意思地说:“没、没有忘,就是打、打了一下岔。”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姚:??????】

【老姚:我打岔?】

“我们需要准备洗净的排骨,土豆,适量的葱、姜、八角、干辣椒,以及料酒、生抽、老抽、盐、糖、开水,还、还要有锅。”

【姚总的黑锅:叫我?】

【哈哈哈哈哈哈是是是得有锅不然吃铲铲】

【哈哈哈哈可爱鬼】

“排骨我已经洗干净了,我们拿去焯一下水,撇去浮沫。同时处理土豆,先去皮,然后滚刀切,唔,我比较喜欢切得小块一点,容易入味,也不用太小,会融掉。然后简单清洗一下。”

【小上九的个人习惯上线】

【没有滚刀的水友可以滚土豆代替】

【??据我所知滚刀并不是一种刀吧】

【哈哈哈我的沙雕网友】

“现在把姜切片,葱白切段,干辣椒剪开。呃,干辣椒你们不喜欢可以不放,或者喜欢吃花椒的,丢几颗也、也没问题。”

切得干净利落,姚暑雨沉浸在苏祁寒漂亮的刀工里无法自拔。

“排骨那边差不多好了,把它们捞出来……沥干备用。现在可以热油了,唔,根据你准备的食材来倒油,东西多就多倒一些,适量就行。”

【此处应该@姚总】

【@姚总进来挨打】

【姚总,带着你的黑锅进来挨打】

姚暑雨对这些弹幕熟视无睹,认真记他的笔记,没错,还是画流程图。

这是他跟苏祁寒的直播以来,画的第十张流程图。

“油热之后,下葱、姜和干辣椒,火别太大,容易糊,炒香就行。唔,说一个判断油热的方法,可、可能你们也知道,但我还是说说……就是,它会冒泡泡,等泡泡没有了,然后起烟,就表示油热了。”

姚总在评论区持续挨打中,姚暑雨则面无表情地记住了这个判断方法。

“接下来可、可以下排骨了。因为排骨带了一些水分,大家注意不要烫着。”

“过来人”姚暑雨在这头沉重地点了点头。

“翻炒排骨,炒成白色,接着加土豆,一起翻炒,然后就可以放调料了。”

“一会儿要放酱油,所以盐只需要一点点,对于我来说不放也行,大家平时盐也不、不要吃得太重。顺序没、没什么讲究,应该没有吧?唔,放糖是为了提鲜,也不需要太多。”

“生抽提味,哦对,顺序是!最、最后放老抽,提色,一点就行,让排骨们均匀地变色就、就好。”

【?排骨们】

【哈哈哈我也变色了】

【排骨色】

“翻炒过后,倒入准备好的开水,没过土豆和排骨就行,大火烧开之后,再转小火。”

“好、好了,把锅盖盖上,再等二十五分钟到半小时就行,不、不复杂吧?”

【原来真的不复杂啊】

【原来说烧菜简单是有道理的】

【就适合我们这种厨房笨比来学习】

【233不适合姚总那个段位的笨比】

【姚总:还是学不会,再聪明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姚总今天一直都在挨打】

【心疼一秒不能再多了哈哈哈哈】

【辛苦小上九辣】

【辛苦小可爱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聊天辣!】

【聊!聊他半个小时的!】

“咳,”苏祁寒轻咳一声掩住笑意,十分贴心地帮姚暑雨开脱道,“姚总他、他还是很认真的。”

【姚总:我认真了,但对不起,做不到】

【姚总尽力了233】

电脑屏幕前脸都被打肿的姚暑雨,忽然听见自己心里砰的一声。

弹幕里的疯狂嘲讽被那一声轻笑净化得彻彻底底。

画面有些抖动,似乎是苏祁寒把固定好的手机取了下来,然后坐下了。

他对弹幕说:“来、来聊天吧?”

【这是什么小可爱】

【宝藏男孩小上九】

【从未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感谢过姚总那个老狗逼】

老狗逼不满地哼了一声。

等待的这半小时里,苏祁寒认认真真地跟弹幕聊了起来,姚暑雨没发弹幕,只是撑着下巴,两眼放空地听他讲话。

“唔,是的,我也很谢谢姚总。”

“真、真的成年了,十九岁,没有骗你们。”

“开学大一,迟考了一年……”

“通知书拿到了。”

“哪、哪个学校吗?还、还是不要说了……有点不好意思。”

……

“啊,我去看看锅。”

时间很快过去,直播间里的画面重新抖动起来。

“如果不确定自己倒的水量合不合适,就一定要随时注意,不要烧干了,我们开、开盖看看。”

【开盖】

【开盖有惊喜】

【红烧变干锅】

苏祁寒把手机重新固定好,让水友们和他一起看着这锅肉,满意地说:

“唔,合适。”

【天啊我承包这个软萌的自我表扬】

【合适太合适了呜呜呜】

【我已经闻见香味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口水流到了地上】

【我的方便面索然无味】

【我吃面包也味同嚼蜡】

“最、最后一步,开大火,翻炒收汁。唔,等我拿个盆来装。”

【??拿个盆】

【拿个盆是什么鬼哈哈哈哈】

【我其实刚刚就想问了这么多吃得完吗】

“回来了。唔,今天我爸爸在家吃饭,所以多弄了些,吃不完的话明中午还、还可以再吃一顿。”

苏祁寒把隔着屏幕都能闻见香味的、正冒着热气的土豆烧排骨盛出来,放在镜头下,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却意外的色泽好看,让人食指大动。

他白净纤长的手,握着一双筷子,夹起一块排骨,凑近镜头:

“要、要尝尝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变成奶狗男友我枯辽】

【要要要要张嘴了啊】

【??小上九你为什么这么撩了发生了什么】

【这是什么神奇的女友视角啊啊啊啊啊】

【我不行了需要小上九的排骨才能起来】

姚暑雨咽了咽口水,嘴里的外卖瞬间没味。

只好用余款送了最后一个元气弹,弥补吃不到肉的遗憾。

直播最后,苏祁寒说因为平台对时长有要求,每月会考核,所以以后每天播的时间都会延长一些,会考虑加入采购食材、探店等等内容,弹幕纷纷表示期待。

拖到七点多,大家就放小上九去吃饭了。

等他下播,姚暑雨才打开微信,回复了他的消息。

- 刚看完今天的

- 我一直有看

苏祁寒应该正在吃饭,姚暑雨回了消息也不着急,没想到那边却很快回复了:

- 真的吗!

- 刚才的也有看吗?

姚暑雨叹了口气,心想,果然小可爱觉得受到了冷落。

- 有看

- 从头跟到尾

- 一直都是

“小阿九”正在输入一阵,消息很快来了:

- 谢谢!

- 还以为你这两天很忙

- 可以给我提点意见吗?

姚暑雨很快敲字:

- 不忙,你先吃饭

- 等下我给你打电话

苏祁寒那带着感叹号的好字很快回了过来,结果才过了十几分钟,他就率先给姚暑雨打了一个语音通话:

“喂?姚总?打、打扰你吗?”

“咳,”姚暑雨没戴耳机,苏祁寒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响在他耳边,让他的耳朵有点发烫,“不打扰,你说。”

苏祁寒的声音很是乖巧,像极了虚心向老师讨教的好学生:

“我、我今天签约后第一次上播,心态不太一样,有、有点在意,我刚才表现……还、还可以吗?”

姚暑雨轻笑一声:“要听老实话吗?”

“嗯,”苏祁寒有点小紧张,“听、听老实话。”

姚暑雨无比老实地说:

“我们小阿九刚才表现得很好,特别好。”

另一头的苏祁寒闻言下意识地捏紧了手机,耳朵一点一点地红了。

姚暑雨见他沉默,猜他是不好意思了,故意问:

“嗯?不信?”

“没、没有。”苏祁寒又开始磕巴了,“觉得没、没那么好。”

信姚总,但是有点不信自己。

姚暑雨显然明白他的意思,尽量温柔地说:

“信就行了,我说好是真的,我们小可爱每天都在进步。”

小可爱小声问:

“你……真、真的每天都有看我播吗?”

姚暑雨愣了愣,旋即笑着说:

“我骗你做什么?我还次次都做了笔记呢,要照给你看吗?”

“不、不用,”苏祁寒闻言也笑了两下,说,“有点开、开心,嘿嘿。”

姚暑雨倒吸一口凉气,稳了稳声音,说:

“你呢?”

“唔?”苏祁寒愣,问他,“我、我怎么了?”

“还没猜到哪个是我吗?”姚暑雨挑眉,“小没良心的。”

苏祁寒反应了一阵,惊讶得声音都高了两度:“老、老姚!?”

姚暑雨无奈:“也没那么老吧?”

“不、不是……”苏祁寒忙道,“真、真是吗?”

姚暑雨嗯了一声。

“可是,”苏祁寒疑惑地问,“弹幕说、说你所有的ID都是姚总,我、我才没往你身上想。”

姚暑雨叹气:“弹幕说什么就是什么吗小可爱,嗯?”

他们还说咱俩是一对儿呢。

苏祁寒小小地哦了一声,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急着说:

“礼、礼物太贵重了,我、我还是退给你吧?”

姚暑雨声音冷了下来:

“我给你送礼物,刷一波积分,带动一下水友,然后你下来再把钱退给我,那我是什么?你的托儿?”

苏祁寒听他声音像是生气了,更着急了: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不是就行了。”姚暑雨打断他,“我愿意给你,以后别说这种话了。”

苏祁寒这下不止耳尖冒红,连耳垂也红了起来,几不可查地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问了一句:

“姚总,你、你这几天,有、有空吗?”

“嗯?”姚暑雨问,“有空,怎么了?”

苏祁寒有点犹豫地说:

“我,我想买台笔记本,以后上学用。”

“啊,想让我帮你参考一下吗?”姚暑雨明白过来,跟他说,“没问题,笔记本比台式好买,跟我讲讲你的要求,我这两天看着给你挑一下。”

另一边,苏祁寒咬了咬嘴唇,有些紧张地说:

“是、是帮我参考,不、不是,我……我还想请你吃顿饭,行、行吗?”

姚暑雨愣住了,小可爱这是……让自己陪他一起去买电脑的意思吗?

苏祁寒又怕麻烦姚暑雨,又不想被拒绝,尽力解释:

“我、我不太会买。而且我,我想走之前再见见你……要是!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帮、帮我列个单子吧,麻、麻烦你了!”

姚暑雨接着愣:“走?去哪?”

苏祁寒说:“去上学,我不在本市读。”

姚暑雨微微皱眉:“怎么八月初就要走?”

苏祁寒跟他讲起自己的打算:

“十五号左右才走,虽然九月份才军训,但、但我想提前去A市熟悉一下环境,顺便也当旅游……我、我还没有出去旅游过呢。刚才跟爸爸说、说了,他也同意。”

“哦,对,应该的。”姚暑雨心下了然,起码反应了三秒,才宛如一个痴呆地问,“你、你说你去哪?”

苏祁寒又重复一遍:“A市。”

姚暑雨深吸一口气,语气尽量平缓地问:

“读的哪个学校?方便说吗?”

苏祁寒小声说:“A大,美、美院。”

这一瞬间,姚暑雨几乎原地石化。

刚才直播时,水友问他考上的是哪所学校,他说他不好意思说。

合着不是考得不好,而是考得太好了怕刺激大家才不好意思说!

A大,他……考来了A大。

姚暑雨一个头两个大:那自己装了半天C市居民,现在该怎么圆?说“巧了我也刚好搬家了”?

姚暑雨扶额,也太沙雕了吧,这都是什么事儿。

他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清了清嗓子,说:

“小可爱原来这么厉害?恭喜你,有点吓到我了。”

苏祁寒谦虚道:“没、没有,你才厉害。”

习惯相互吹捧的姚暑雨无奈地问:

“你又没问我在哪里读,怎么知道我厉害?”

苏祁寒盲目信任:“不、不知道,就是觉得厉害。”

姚暑雨心都要化了。

他准备再装一次C市居民。

但还是暗戳戳地为以后的事情做起了铺垫:

“寝室不让提前入住的吧?那么早就过来……咳,那么早就去A市,这十多天你住哪?”

显然没考虑这个问题的苏祁寒懵了:“不、不知道。”

姚暑雨立马接话:

“算了,电话里也说不清,等见面吧,我帮你合计一下。”

“好。”苏祁寒反应了两秒,才高兴地问,“你、你要陪我出来吗?”

姚暑雨挑眉:“什么时候说不陪了?”

苏祁寒有点小雀跃:“那、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看看,今天周二……”姚暑雨考虑着自己的安排,说,“这周五,你方便吗?”

“方便!我都方便的!”苏祁寒声音带笑,开心地合计了起来,“那、那就周五,早些去,上、上午去吧?”

“呃,”姚暑雨噎了一下,“下午行吗?上午……上午想睡觉。”

上午他要赶飞机。

“……哦,行的行的。”苏祁寒蔫儿了,小声嘀咕道,“我、我本来是想上午买完,中午一起吃个饭,下午再去买点食材的……”

姚暑雨问:“买食材?要直播吗?”

他默默算着时间,六点直播,下午买电脑,时间应该充足。

谁知道苏祁寒说:

“不、不播的,本来打算请假……晚上就做给你吃的……”

姚暑雨惊了,仿佛又看见了一块香喷喷的排骨在自己眼前晃悠:

“你是说,本来打算一起去买食材,晚上做给我吃?亲自做?”

“嗯……”苏祁寒有些遗憾地说,“那我上午自己去买食材,下午你陪、陪我买电脑吧?晚上还是可以做给你吃。”

姚暑雨吸了一口气:“请我吃饭是请……晚上这顿?”

苏祁寒想了想,回答:“中午晚上都要请的。”

姚暑雨想表演一个原地起飞。

仗着苏祁寒看不见人,他假模假式地装起了淡定:

“咳,刚才逗你的,多大人了还睡懒觉。周五上午是吧?几点?”

直到挂了电话,姚暑雨都还没缓过劲来。

小可爱因为读书的原因要离开C市,还以为以后跟自己见面会比较难,所以急着想见见他,还说要请他吃饭。

而且是亲手做。

不是为了直播,就是单纯做给他吃。

……去他家里?

还希望跟他一起逛超市买食材。

姚暑雨麻利地订好了周四晚上八点过飞C市的机票,然后定了定神,在电脑面前正襟危坐。

今天周二。

上午他十分手贱地在微博上发了两期视频的预告,想表现一下他的勤奋和敬业。

以至于他必须现在、立刻、马上把这个该死的看鬼畜的视频剪完。

然后明天马不停蹄地再录一期自走棋。

姚暑雨捂脸。

自己给自己加的工作量,除了跪着做完,还能怎么样呢?

另一头,挂了语音的苏祁寒站在厨房里,看着手机上的聊天界面,脸有些红。

苏启明吃完饭后,把碗筷拿进厨房,微微皱眉,问:

“在做什么?饭也不好好吃。”

苏祁寒抖了个机灵:“没、没有。给我吧……我来收拾。”

苏启明点点头,看了一眼苏祁寒拿在手里的手机,没说话。

延伸阅读

绫妹是我的信仰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hunue.cn/gucv.shtml
“有点想不起来了。”“他记性挺好,还跟咱俩打招呼。”“看来是常客。”郝志然笑着对包子

从荒岛生存开始的彪悍人生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shunue.cn/pbai.shtml
经纪人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景湐棣整个人都还睡的死死的,他起床气贼大,一般没什么重要的事

史莱姆领主成就最强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hunue.cn/ysa3.shtml
“灵术师大人!灵术师大人!”黑暗里,好像有什么人在大喊,是在叫我吗。我迷迷糊糊地睁开

超能神速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nue.cn/6b3x.shtml
“师尊!要不咱们将小家伙留在峰内自己培养吧!只要能瞒过那些人就行了,再不济,我们师徒

兽血沸腾之魔兽领主昏昏欲睡  http://www.shunue.cn/phwk.shtml
夏日午后的大雨与乌云带来的阴霾让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昏昏欲睡,瑞麒服饰公司2号会议室里面

炮灰妻虐渣逆袭手册[快穿]之第一卷 第二章 啥?武林盟主十三岁?(2)  http://www.shunue.cn/n026.shtml
第一卷悠悠仙子落凡尘第二章啥?武林盟主十三岁?十天,各大门派伤亡惨重,不得不在武林盟

诸天之无限超越0.06:D级人格带来的失控  http://www.shunue.cn/dep4.shtml
时风忽然就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然后继续控制生命核心接近城市。把戮心晾在一边。时

一世荣华想成为植物人?【感谢读者送花收藏,我爱你们】  http://www.shunue.cn/0cd.shtml
叶凡拔除了李宏山哑椎穴上的针,在旁边的太阳穴两侧各插一针,用以延迟他身体的衰弱。虽说

都市:极限冒险家之噩梦如潮(1)  http://www.shunue.cn/yayi.shtml
“不……不要……”大床上一波又一波的折磨令夏未落呼出来,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她想要

火凤凰我们的故事从重生那一刻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shunue.cn/xzft.shtml
以前的景理可是嚣张跋扈的大小姐,那气质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自己既然穿过来了,也就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余欢水,从打卡到全球大佬在线阅读第5节

    “嗯,不错,赏你了。”在老板期盼的目光下,蔡启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面,然后站了起来,用纸巾擦干净了手中的筷子递给了老板。“这个……”看着手里边的筷子,老板有些迷了。“这几个意思啊?用我的筷子送给我?”看着手里面的筷子,老板很想吐槽,可又不敢。“呵呵,你请我吃了一顿饭,这是饭钱。”说着,蔡启露出了一个慈

  • 仙帝东王公在线阅读对决开始 缇娜恼怒

    “记住了,这次比武乃是点到为止不可以下重手,”当海军学院精英营弟子全部聚集之后看着面前的这四十多人,看了看自己身前的缇娜与六道泽法再一次警告的说道。“放心吧,教官我的能力你还不是不知道,”缇娜一脸自信的看着泽法身为超人系槛槛果实能力者的她,对于活捉一个人她可是最拿手的。“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与他,”虽然

  • 将军请入赘(重生)在线阅读第9节

    此刻,距离会议开始已经不剩多少时间,吃完饭匆匆赶来的伊恩也坐到了王帝身旁,眉飞色舞地说道:“威廉,我刚才看到了极致入微的魔法技巧!你知道吗,路上有棵树…”伸手把一旁的狗头扣住,王帝瞟了一眼最前方端坐的艾薇娜。如同心灵感应一般,不会引起任何人警觉的目光却引来对方回头一眼。四目相接,王帝看到她的眼里有忧

  • 万世修罗剑尊之打探(6)

    等花老板离开,秦淼淼立马就出了门,只是二丫和两个壮汉依然跟在她身后。“你们可都听到了,花老板可同意我在楼里逛逛了,为什么还要跟着我?”秦淼淼生气地翻了个白眼,语气里也稍稍带了出来点火气。“姑娘见谅,我们这是贴身保护,这几天都得这样,花妈妈早就给我们吩咐过了。”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木讷地说道。艹

  • 星玉神缘在线阅读第1节

    “菱菱,快醒醒,该你上场了。”后台昏暗的光线里,她喘息着睁开眼。眼前是一张画着浓妆青春洋溢的脸,女生给她擦擦额头的汗:“累着了吗?怎么在后台就睡着了?”苏菱心脏狂跳,她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没有破一个大洞,没有猩红的血液。台前轻柔的女声悠悠传来:“任那一场风华雪月,不过转瞬时光,我与你,倘若重来一回,再

  • 武侠之主宰系统在线阅读第八章

    自从表灯,表亮这件事后,陈晗就想着怎么训练林倾,林倾功夫不到家,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会自我保护,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但陈晗是知道的,他比别的捕灵人还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要保护林倾了,没有魂灵知道他和林倾到底是什么关系,除了林倾的家人和灵王。言归正传,陈晗没有更多的时间,就只好让邢晓来帮忙。差二十分钟

  • 小凰不是仙在线阅读第4节

    钟杳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昨晚莽莽撞撞躲进的房间是书房。这里一整面墙都做成了书橱,稀疏而有序地摆放着书籍、模型、手办,以及一尊尊的奖杯,她躺的床是低矮的榻榻米,就摆在窗口的位置。北京的天气似乎格外好,此刻柔缓阳光落满一室,光束中尘埃漂浮,钟杳侧头就能看见红澄澄的朝阳。爸爸家连书房都这样梦幻漂亮。靳川的

  • 异界召唤人杰在线阅读第10节

    芥川的脸隐藏在阴影里,在晚风中翻飞的黑色外套化为一柄柄黑色利刃,向面前的人的各个要害处刺去。“你这是要犯上吗!芥川!”中原中也飞身后退,躲开了罗生门的第一轮攻击。但芥川显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罗生门·颚」的攻击随之而来,中原中也仍轻松避开。“太宰大人……我会找到你,然后……”芥川的罗生门攻击越发凌

  • 法修剑魔在线阅读第3节

    幸村清悦呆呆地看着正在同真田弦一郎说话的幸村精市,转头又是一声叹气。说好的不管我做什么都会支持我的呢?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大猪蹄子!可是即使这样,她幸村清悦的哥哥也是最漂亮的大猪蹄子。——又是拜倒在自家哥哥盛世美颜下的一天。幸村清悦无奈叹气,对着那张漂亮的脸她还能怎么样?“欧尼酱,你要喝水吗?”幸村

  • 战者之神在线阅读第一章

    几斗走出饭馆,站在街头四望,看着高楼大厦林立,车子在街道上缓缓流动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冷冰冰的,几乎没有任何情感:“叮~~~,恶魔系统上线。”几斗翻了个白眼,心想说:又来了。自从他来到华夏国之后,这个声音就没少“骚扰”他。他以为在华夏国,其他人都会碰到这个东西。就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不断你的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