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玄幻:最强纨绔第一章

作者:孤独的幽魂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该炎热的四月天,说下雨就下雨,说降温就降温。

窗外雨声淅沥,明明是下午三点,却被乌云渲染出了傍晚六七点的氛围。

手机自带的闹铃声猝不及防打破一室的寂静,一只腕子极细的手从毯子里伸出来,准确无误地摸上震动不休的手机,将闹铃按掉。

随后又过了足足五分钟,顾藕才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从沙发上爬起来。

奶牛花纹的珊瑚绒毯子从她身上滑下,为了睡得舒服,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与热裤,一侧的肩带自圆润的肩膀上滑落,她随手把肩带扯回肩膀,踩着拖鞋去刷牙洗脸。

下午三点,是她的一日之晨。

细软的牙刷刷毛扫过贝齿,擦出泡沫,带着清爽微甜的味道在口腔蔓延。醒来后她的眼睛眨了不下百遍,可还是又酸又涩,最后干脆闭上眼睛——反正镜子里的自己也没什么好看的。

顾藕将洗面奶沾湿揉搓抹到脸上,在她的左右眼睛下各有三抹淡红,淡红色以颧骨下端为起点,带着些微的弧度没入鬓角,如同狰狞的抓痕一般,落在她的脸上。

这不是什么彰显个性的彩妆或者纹身,而是从她出生起就有的胎记。

托这几抹胎记的福,她从小就是他人口中的“丑八怪”与“怪物”。

夹杂着雨水的风吹起窗帘,从浴室里出来的顾藕朝阳台瞥了一眼,立马就睁大了眼。

她知道外面在下雨,但是她忘了,她的猫头抱枕还在阳台上。

顾藕三步并作两步,绕过茶几跨过坐垫,将自己已经被淋得湿透的抱枕从阳台上拿了回来。

塞满棉花的抱枕吸了水之后变得沉甸甸的,顾藕家客厅又是木质地板,她怕弄得一地水,于是飞奔着把猫头抱枕拿去浴室,塞进洗衣机里。

等她钟爱的猫头被二次清洗,顾藕这才原地蹲下,用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胸。

胸大+不穿内衣+肆无忌惮撒丫子跑=作死

——愿来世能做个贫乳。

顾藕默默许下这么一个愿望,好半天才从地上站起来。

回到客厅,顾藕拿起手机正想着今天要点什么外卖填饱肚子,就看到了在她刷牙洗脸这段时间里,被她错过的三通电话,来电显示都是同一个人——

顾城秋。

她爸。

顾藕把未接记录删除,丝毫没有回拨的打算,专心地盘算着待会要吃啥,突然手机又震了起来,来电显示还是顾城秋。

顾藕和家里的关系并不好,她不想接家里的电话,更不愿意因为不接电话就一直被骚扰,所以她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你的手机是买来看的吗?我都给你打了三通电话了你才接,你……”

“这个月的钱我已经打给你了。”顾藕开口,声音散漫,语调悠长,却有效地打断手机那头的絮絮叨叨。

“我不是来跟你要钱的!”顾城秋像是被人戳伤了自尊,震声吼道。

顾藕意外,她甚至又一次看了看手机屏幕,确定上面显示的就是她爸的名字,这才回了一句:“难得,平时都是说……”

顾藕想了想,用棒读的语气说道:“‘我是你爸,和你要钱怎么了,你从小吃的喝的我哪一点亏待过你’……难怪今天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理直气壮哈。”

顾城秋被气个仰倒,对着顾藕破口大骂。

但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说顾藕说话没礼貌没家教,不改改以后嫁人迟早被她老公打死,又让她看看她妹妹,和她妹妹学学,说哪怕能学到一半,也够顾藕好好过下半辈子……

顾藕可没有浪费电量听别人骂自己的大度,直接挂断,继续叫外卖去了。

下单成功后顾城秋又给她来了电话,顾藕厌烦,却又有点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顾城秋这么一个死要面子的人这样死皮赖脸地不停给她打电话?

顾藕一直觉得自己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是有点心理变态的,比如此刻她就非常想接通电话,听听这对夫妻遇上了什么倒霉事,好让自己乐呵乐呵。

她这么想,也这么干了。

再次接通后,手机那头默了一下,能隐约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来说我来说。”

然后手机那端就换了人。

“顾藕啊。”

顾藕在沙发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没接茬,但也没挂电话。

顾藕的妈妈接着道:“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小莲有个未婚夫吗?就是简爷爷家的孙子。叫简怀轩的。”

顾藕当然记得。

因为简家的背景,顾城秋没少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小女儿有这么一个优秀的未婚夫,还隔三差五就让顾藕的妹妹顾莲去人简少家里做客。

顾莲也早早就以简家少奶奶自居,还总会在和朋友交谈时把自己与简家这层关系透露出去,以获得他人的艳羡。

甚至当年高考,父母也是以顾莲以后是要嫁到简家去为理由,说顾莲的学历不能太难看,于是就将她们两个的准考证对调了。

最后她帮顾莲考上了美院,自己则去了顾莲考上的职业技术学校。

偶尔顾藕回忆起这段往事她都会叹——

只恨当时年纪小,包子莫怪狗来咬。

一再退让算她活该自找,可他们要是再敢来打她的注意,她绝对会让他们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手机那头顾藕的妈妈还在继续:“怀轩他上个月出车祸伤了腿,可能治不好了,说不想耽误小莲,哎呦,我们哪里是这样的人啊你说是吧。”

顾藕哼笑一声,按下了录音键。

就听亲妈继续道:“我还和他们家说好让小莲过去照顾怀轩,可谁知道小莲她和学校申请了出国做那个什么交流什么的,这机会多难得啊,没办法,就想找你帮忙,先替小莲去怀轩那里,照顾怀轩一段时间。”

顾藕听亲妈把话都说完了,这才开口,道:“我要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啊,我是你妈我还能骗你吗?”

可惜这套对顾藕没用,她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讲鬼故事一样:“我要听实话,不说的话,我就挂断电话把你们都拉黑,你们别想找我去给顾莲那个小贱人收拾烂摊子。”

好言好语的妈妈顿时就像是被点爆了的炸.药包:“你怎么能骂你妹妹是小贱人?!她是你亲妹妹啊!”

顾藕把手机拿开:“挂了。”

“等等等等!!”亲妈一连狂喊,顾不上最疼爱的小女儿被大女儿骂贱人,连忙道:“我说我说,你别挂电话!哎呦你这孩子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以前很乖很听话的啊。”

是啊,听话到把自己作践到泥里。

顾藕也是跌了许多次跤,染了一身的戾气才知道,她一直渴求的父母疼爱狗屁都不是。

只有自己,只有好好爱护自己,她才能一点一点,从泥里爬出来。

“快说——”顾藕拖长了声音催促。

顾藕妈妈这才把事情真相一一道来。

简怀轩是车祸断了腿,也确实提出了解除婚约,但不是因为怕耽误顾莲,而是对方一开始就对这门长辈定下的婚事有意见,也不喜欢顾莲,一直就想着法子要终结这场婚约,如今断了腿,给出理由说不想耽误顾莲,退婚退得顺理成章。

但顾城秋哪里肯看着到手的金龟婿爬走,就一个劲地替自己女儿表深情,还主动提出让自己的女儿来照顾简怀轩。

可惜顾莲也不想下半辈子和一个坐轮椅的残疾绑定,就瞒着父母偷偷安排出国,昨天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顾城秋夫妻俩找了一天没找到,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大女儿,因为长得丑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甚至连简家那边都不知道她的存在,于是就想着让顾藕先顶替一下自己的亲妹妹,上门去照顾简怀轩,直到他们把顾莲找回来。

顾藕噗嗤一下,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顾藕的声音很干净,笑起来清越入耳,却十分嘲讽。

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她就把电话挂断,保存录音传上云端某个文件夹,顺带把父母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做完这一切,顾藕收敛笑意,躺在沙发上刷起了微博,直到门铃声响起,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居然就这么虚度了半个多小时,浴室里她的猫头抱枕都已经洗好了。

顾藕抓起沙发角落里一件运动外套穿上,乖乖把拉链拿到最顶,又将茶几上一把美工刀塞进口袋里,这才去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外卖小哥,顶着大雨来挺不容易的,还要面对一个口袋里揣着美工刀开门的被害妄想,顾藕发自内心给对方道了声谢,又从门边柜子上拿了一包纸巾递过去,让对方擦擦脸上的雨。

小哥估计也是没想到能有这一出,还没反应过来就接过了纸巾,连声和顾藕道谢。

关上门,顾藕先去把自己的猫头抱枕拿出来找个地方挂好,然后才去厨房把定来的鸡排饭倒进自己的泡面碗里,端着泡面碗去了客厅。

电视打开找到自己上回看到一半的纪录片,可乐倒上,头发扎起来,开吃!

刚刚炸好的鸡排外脆里嫩,一口咬下去鲜香四溢还有汁,就是饭被闷软了,但是没关系,她不挑食。

鸡排饭搭配可乐搭配纪录片,这日子真是神仙都不换。

等吃了饭洗了碗,顾藕关掉电视拿起手机回卧室,并顺手打开了自己刚刚刷到一半的微博。

原本清过一遍的微博私信里新收到了一条未关注人消息,顾藕点开——

【你人真好,如果我现在去敲你家的门,你也会给我一包纸巾吗?】

延伸阅读

安妮的星际之战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hydigital.cn/619n.shtml
第二天天还没亮,孟有信已经起床,背着竹篓上了山,每个周末孟有信都会去县城卖水果,借此

人似当时否在线阅读同居  http://www.hydigital.cn/g53k.shtml
“黄若云,你真让我恶心!”顾如梦背靠在墙上,双手环抱,冷冷的看着站在沙发前看似柔柔弱

寒门武侯之天诛·破!  http://www.hydigital.cn/g248.shtml
一路上,带土不断盘问硕风的底细。例如他会使用什么忍术,是哪个村子的忍者,身份底细到底

爱神今天也在修罗场里挣扎是否嫌弃的离开了?  http://www.hydigital.cn/dkdb.shtml
“哈哈,好酒啊!不错不错!”守门的李老头接过柳紫羽递给他的一小瓶酒细细的闻过后出言称

噬灵玄尊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hydigital.cn/gyul.shtml
老爹身死,季鹰率领南镇抚司锦衣卫们迁移到北镇抚司锦衣卫总部,权力如日中天,还纵容手下

网游之末日天下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hydigital.cn/si14.shtml
‘血神山来者止步’,血神山脚下竖立着一块古老行体石碑,石碑已经残破不堪了。不知道为什

剑之红尘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hydigital.cn/u2zv.shtml
“那么多天里,她一直都是清醒的……”即便这些年里,那一幕幕场景每夜都会在赵敏午夜梦回

七零白富美日常之大闹婚宴(中)  http://www.hydigital.cn/dvmr.shtml
梓玲往屋檐上的两抹白一看,是那个蒙面女子,心里的恐惧涌了上来,墨宇翔也抬头看去,发现

虐死那个人渣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hydigital.cn/ukhp.shtml
“我们可以想法子将瑚哥儿送进书院啊。”文氏说完,又有些心疼的叹道,“只是我儿尚小,又

就坑师父了!咋滴!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hydigital.cn/y9rc.shtml
秦弯弯头皮发麻,男人的手劲太大,把她扣得完全动弹不得,一股淡淡的茶香更是直直沁入她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逃出雨林在线阅读第7章

    房屋从密集慢慢变得稀疏,连路上的行人都变少了,中午的太阳晒的她有点发晕,额头上也沁出细细的汗珠。“大哥,我们还有多远才到客栈?”“还得再有个十里路吧。”车夫回头道。“婉若,要不要先休息下吃点东西?在坚持坚持就到了。”刘妈轻叹一口气道,小姐是她从小带到大的,她知道从来没有吃过苦的她是受不了这样的罪。“

  • 海贼之我的儿子是罗杰第五章

    李夕月相信太妃说的是真话,但她还是有一瞬间的难过与无措。她看看禧太嫔左右,那些昨晚上还憧憬着到“前头”去伺候的小姐妹们,现在都只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她想为她们说点什么,临了又发现其实自己什么话都说不上,说出来了,不定就得罪了谁,不定就触忤了禧太嫔。唯一能说的,就是“奴才……舍不得太嫔。”禧太嫔

  • [综]飞刀与剑第4章在线阅读

    云藏锋这边经历了一番生死,而另外一边云如龙正漫山遍野的寻找着云藏锋。而村子里,吴老头的家里,两位老者正在对饮。只闻得乞丐老者道:“吴老哥,不知道这一次对那个孩子是福是祸啊?”吴姓老者轻轻呷了一口竹叶青,回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藏锋这孩子天阁饱满,面露红光,并非薄命之相,反而是福缘不浅之相。即便不

  • 仙道漫行在线阅读第一章

    窄小的出租屋里,池声坐在地上,背靠着墙,阳光照进屋里来,打在他脸上,一张清俊的脸微微皱着眉,他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号码,就是没人接,听筒传来的忙音使他整个人都很烦躁,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发出一声怒吼,抬手正就要把手机砸了,忽然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池声顿住了砸手机的冲动,连忙把手机放到耳

  • 齐天大圣复仇之路在线阅读第8章

    8报子自从G点能控制伸展口后就学会了最早遇到的双生体的技能,吞吐。他自己的思维来做这个动作很麻烦。交给G点就轻松了。前吞后吐。蓝色液体从前端进入体内,通过长条形的身体内部,抚过G点,再从后端吐出。他的身体开始向三角移动。但这并不快,于是报子用思维力量包裹住身体,加速移动。这样很快就追上了三角,三角的

  • 人菜瘾还大[剑三]之第七章

    “阮绵?!你说什么?!”桃桃的尖叫声在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面响起。阮绵皙白的指尖紧紧攥着手中提着的小塑料袋,原本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因为桃桃这一声尖叫泛了红。从耳朵尖子到脖颈,都是粉意。桃桃用十分吃惊的眼神看着阮绵,实在想不到阮绵从小就乖乖女的性格,竟然还有这么离经叛道的另一面。虽然是被下了药,理智全无

  • 剑破乾坤第10章在线阅读

    “就算我失忆了,也知道这些应该是徒弟来喊的吧?”汪明月追问,王老跟着其他电视里对于师傅的古板完全不一样,能看的出虽然三姐妹很嫌弃他,却又很尊重他的意思。“我等不及了,就先跑来了,这些东西,在我这边都是虚的,只要我对徒弟你好,把功夫交给你,徒弟你孝顺为师,一切台面仪式就无所谓了。”王老笑的更加灿烂,看

  • (刀剑乱舞)审神者表示并不喜欢穿女装在线阅读第十章

    此时,外面乌云密布,将天空遮的黑压压的。雪艳躺在床上,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心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又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于是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也许是快要生了,所以紧张吧。不知道萧逸什么时候会回来?”此时,萧逸已经离开两日了。前日,萧逸郁郁不乐的告诉她要去西北很远的地方捉拿妖族,估计要三日才回来。当时

  • 神医娇妻冷冷萌萌之吃不够(5)

    已然夕阳下山,人影散乱。花乐心过足了买东西的瘾,就在言瑾瑜的提议下来到了饕餮阁。饕餮阁是南桥城最有名的酒楼,据说这阁里的老板祖上是前朝御厨,烧得一手好饭菜。在前朝皇宫里凭着厨艺深受皇帝重视,最后出宫办了饕餮阁。他这儿子的厨艺也是深得其父真传,年纪轻轻就在当世最有名的厨艺大赛——八珍玉食赛拔得了头筹,

  • 成仙的命途碰到个算命的

    嘴唇相互磨擦着,唇上已经翘起了死皮,他伸出舌头将死皮舔湿,让死皮变得柔软,这样才感觉舒服一点。但不久,死皮又翘了起来,喉咙也随之有些干渴。他不知道自己能维持多久。是不是该尿泡尿,解决口渴的问题?渐渐的,他还维持可以睁开的眼缝也开始疲惫,不停打在脸上的沙子,都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沙子在隔着层厚皮在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