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英雄科的魔法师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已然迟暮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复佑气若游丝地张了张嘴,李夫人瞬间福至心灵,喊道:“赶快给老爷备好饭菜!”

肖虹儿被块儿哥牵着手,直愣愣地盯着餐桌旁犹如饿死鬼投胎的李复佑。

陶乐道:“放心,明日县太爷就会登门,你的尸首会有人好好安葬的。”

肖虹儿抬起一张惨白的小脸儿怔怔地看着陶乐,细声细气地问:“真的吗?”

陶乐点了点头,块儿哥领着肖虹儿化成黑雾钻进了葫芦里。

身旁的星星突然扯了扯他的衣角,举高了手里的糖葫芦仰着小脸道:“娘亲吃,可甜了。”

小家伙还斜挎着一个小布包,小布包里装满了糕点和酥糖,都是刚刚丫鬟和护卫去街上买给他的。

陶乐蹲下来凑近了用手指敲了敲那糖葫芦棍儿:“哎!真甜!”

星星高兴地晃了晃小脑袋,捏着糖葫芦珍惜又欢喜地舔了一小口,转头对陶乐道:“对,是甜的。”

陶乐看着小家伙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精致的小脸蛋,又转头看了看狼吞虎咽的李复佑。

……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也得保护好啊,以防禽兽。

李禽兽终于吃饱了,撑傻了一般斜依在椅子上愣了半响,等回过神来猛地站起来扑倒在陶乐脚下。

大呼道:“多谢大仙啊!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咋就无以为报了?一千两!

陶大仙高深莫测地拂了拂衣袖。

李夫人一眼瞧见了他衣袖上破的洞,吩咐下人道:“快给大仙备好衣物,大仙嫡仙儿般的人,怎么能穿成这样!”

说完回头看一眼星星,又喊道:“给小仙童也备一件!要上等丝绸做的!”

李复佑瞬间上道,关心道:“大仙一定是缺赶路的盘缠!快快快!给大仙拿银票!”

不一会儿功夫,丫鬟小厮们就端着托盘进了大厅,李夫人热情道:“大仙随我来换衣服。”

李复佑怒道:“瞧你说这话!大仙哪儿还用亲手换衣服,使个小法术衣服不就穿身上了?”

陶乐:……对不起,是我法力低微。

陶大仙泰然自若地摆了摆手:“不穿了,装好带走。”

李夫人得令,欢欢喜喜地给陶乐把两件衣服收拾到包裹里。

李复佑捏着一张轻飘飘的纸道:“大仙,一千两银票,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陶乐接过这张薄薄的纸,有点怀疑人生。

他想象的一托盘冒尖儿高的银元宝呢?

李夫人热情道:“大仙,留下来住几天吧。”

李复佑怒道:“大仙还要历练,怎么会……”

话还没说完,陶乐背上包裹潇洒一抱拳:“保重。”

说完牵着星星的手转身就走,李复佑一行人愣愣地目送他出了大门。

等走到无人的小巷子时,陶乐抬手敲了敲葫芦:“大块儿,知道县太爷住哪不?晚上化成肖虹儿的模样去给那县太爷托个梦,要把李复佑的罪行一字不漏地告诉他。”

块儿哥道:“晓得了,若是那县太爷明天一早不来抓李老爷,我就去吓死他。”

陶乐颠了颠肩上的包裹,乐呵呵地一把将星星抱了起来。

小家伙懵懵懂懂地也咧开嘴跟着笑道:“娘亲,你好像很开心?”

陶乐:“嗯!开心!”

螺旋式开心的陶小乐带着星星先去换了银票,将一千两换成了一袋碎银子和一沓一百两。

而后带着星星在街上逛了一天,晚上去住了客栈。

假如有一天你突然暴富,要用钱来做什么?

陶乐:当然是买房了!

第二天一大早,星星是在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醒来的,只有贴着肩头的两团是柔软的。

小家伙红着脸蛋小心翼翼地往外挪挪,躺了一会儿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于是,一只小手顺着陶乐的胳膊摸索着向上伸去,落在脸上时手掌下面是纱质的触感。

紧挨着他的身体突然猛地一颤,扑腾着从床上滚了下去。

陶乐连滚带爬地扑到了床角,拎起来斗笠就往头上扣。

哦豁,还以为要完蛋,还好有一层面纱!

怂唧唧的陶小乐先发制人:“你,你想干嘛……”

星星红着小脸蛋儿揉了揉眼睛道

:“我有点儿饿了。”

陶乐愣了半响,小家伙从床上坐起来,裹着被子软糯糯小声道:“我真的饿了。”

陶乐捏着斗笠边儿转了半圈,怔怔地挠了挠后脑勺道:“……饿了啊?那咱们去吃饭吧。”

小家伙估计就是想摸一摸他娘亲的脸,还好有面纱在,不然就露馅儿了。

星星裹着小被子撒娇道:“我可以穿新衣服吗?”

“当然可以。”陶乐把新衣服从包裹里拿出来递给他。

小家伙自己慢慢吞吞地穿好之后,挺了挺小肚子说:“娘亲给系腰带。”

陶乐只好凑过去给他系腰带,腰带系到一半,陶乐听见星星的肚子突然“咕噜噜”一阵响。

他随手拍了拍面前的小肚皮:“你还真是饿了啊。”

一抬头却瞅见星星脸蛋通红,鼓着脸颊像是在憋着气,憋得哼哼唧唧的。

陶乐问:“怎么了?”

星星哼哼唧唧小声道:“不是饿得……”

陶乐:“哈?”

小家伙却突然推开陶乐的手,自己手忙脚乱地开始解腰带,作势要脱裤子。

陶乐:“干什么?”

星星一脑门汗:“憋不住啦,我要脱裤子……”

陶乐:“哈?”

眼见小家伙急得快哭出来了,陶乐慌忙上手也帮他解腰带。

腰带刚解开,裤子还没来得及脱下来,星星突然放了一个响亮的屁。

小家伙瞬间泄了气似的耸拉着肩膀,眼圈都红了:“憋不住了,这可是新衣服……”

陶乐总算明白他要干什么了,脱裤子放屁呢。

星星气得捶了捶自己的小屁股,扁着嘴巴眼眶里包着两泡泪水。

陶乐扯了扯他的腰带:“没事,熏不臭新衣服……”

又心疼又好笑怎么办?

觉得是自己没憋住熏臭了新衣服,小家伙红着眼圈气呼呼地和陶乐下楼吃饭。

一个糖角儿下肚之后,小家伙总算是消气了。

这时,突然有人喊道:“刚才县太爷带一帮子拿刀的衙役进李府了!”

客栈里吃饭的人闻声呼啦啦全涌出去看热闹了,陶乐带着星星随着人流来到了李府门前。

朱红色的大门大敞着,门前站着一排持刀的衙役,看热闹的人们将门口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陶乐蹦起来瞅了好几眼也没瞅见那县太爷。

腰间挂着的葫芦突然晃了两晃,块儿哥道:“我昨天在梦里瞧着那县太爷长相颇为良善,今天一早他又来抓那李老爷,看来是个好官儿。”

这时,里层围着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

“哎哎哎!瞧见没?挖出来一个人呐!”

“瞧见了!用衣服裹着呢!好像是个小姑娘!”

“哎呦!造孽啊!”

不一会儿,两个衙役押着脸色煞白的李复佑出来了,人们议论纷纷,有的甚至往他身上啐唾沫,破口大骂李复佑不是人。

李夫人被丫鬟搀扶着走到门口,她浑身抖如筛糠,脸色青白,目眦欲裂,咬牙道:“李复佑!你果真如县老爷所说……做了那种事?!”

李复佑失魂落魄地瘫倒在地上,一言不发。

这时,院子走出来个一身官服的年轻男子,身姿挺拔,剑眉星目。

这年轻的县太爷沉声道:“人证物证皆在,还有什么可说的,押走。”

这县太爷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那小姑娘躲在他身后哭得梨花带雨的。

县太爷对着围观的众人颔首道:“今日开堂审案,请诸位乡亲前去帮忙数一数这李复佑的罪行。”

众位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纷纷响应,县太爷又对身后的小姑娘道:“你别怕,到了公堂之上,只需要将你那天看到的事情说清楚就好。”

小姑娘抹了一把眼泪,慌忙点了点头。

于是,那年轻的县太爷阔步打头,押着李复佑和抬着肖虹儿尸首的衙役随后,一行人往衙门方向走去。

一群看热闹的百姓乐呵呵地跟在后面,整条街道浩浩荡荡的全是人。

走到一处两层小楼的地方,县太爷突然停住脚步抬头往上看了看。

陶乐也跟着抬头看了看,正看见二楼窗边坐着个穿红衣服的少年,那少年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

县太爷在楼下刚站定,红衣少年突然抬手从窗边儿扔下来个东西,正巧砸那县太爷脑袋上。

县太爷也不恼,俯身把掉在地上的核桃捡起来握在了掌心里,然后他抬头冲红衣少年勾唇一笑。

红衣少年敲了敲窗棱也回他一笑,笑得露出来两颗小虎牙。

这时,块儿哥突然道:“祖宗哎,别看了,一会儿魂儿都给你勾走了,那可是条狐狸精。”

陶乐收回目光:“……你骂谁狐狸精呢”

块儿哥道:“不是,我是说那个红衣服的是个妖精,狐狸精。”

陶乐惊讶地抬头又看了看那红衣少年,正巧对上那少年扫视人群的目光。

他的目光落到陶乐身上时顿住了,似乎很惊奇似的扬了扬眉梢,接着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县太爷身上。

县太爷捡了那核桃之后似乎很高兴,刚刚还绷着的嘴角这会儿微微上挑,显然心情十分愉悦。

延伸阅读

布兰奇洗衣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sh9m.shtml
据权威部门数据统计,中国洗衣市场营业额高达千亿。洗衣已成为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行业,开

科乐卫浴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u0xt.shtml
科勒公司成立于1873年,总部坐落于威斯康星州,是美国Zui古老、比较大的家族企业之

哈雷星儿童主题乐园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uhx2.shtml
(HALEIXING)哈雷星儿童主题乐园属温州哈雷星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地处全

依莱斯珠宝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07i.shtml
时代的进步,消费水平的提高,推动着钻石珠宝行业的快速发展。依莱斯珠宝采用的美钻,皆出

玉球翡翠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pu9i.shtml
玉球翡翠——国内外定位的跨国缅甸A货翡翠现代企业瑞丽市玉球翡翠投资有限公司属云南玉球

黑狼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nebu.shtml
黑狼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鱼竿、配件、鱼饵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锦悦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xikj.shtml
锦悦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家纺用品、针纺织品、床上用品、针纺织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

雅石水晶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dp2q.shtml
雅石水晶饰品具有多年的宝石加工经验,拥有高技能.丰富经验的加工技术人员和出众的加工机

杜曼早教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sz8h.shtml
激发孩子潜能,塑造全能宝宝。BuckminsterFuller说:“每个正常出生的小

奥美加盟  http://www.klussenspecialist.com/yas6.shtml
奥美床上用品总部是生产星级酒店床上用品,餐饮布草,浴室毛巾、窗帘等产品。公司集产品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孢子到洪荒宇宙之七窍吸灵诀(10)

    祭司大人呆呆地看着小蛮天前面的紫色符文,虽然早有被震撼的准备,但是小蛮天给祭司大人准备的震撼却超乎了祭司大人的想象!“三寸灵符!”祭司大人震惊不已,象征至尊的紫色符文上下浮动,其周围九个小符文缓缓旋转,一股尊贵的气息铺散开来。在苍穹世界,灵术师刚刚汇聚出天命灵符差不多只有一寸大小,就是一般的天才的本

  • [BTS朴智旻]偏偏在线阅读第六章

    末世后,一些意志力强大的人,被感染后不会立即变成丧尸,他们会在丧尸与活人之间不停的转换。要是坚持不下去,它会变成丧尸,这一类丧尸比外面普通的丧尸更强,通常变异后就是三级以上的丧尸。要是坚持下去,它会成为尸化人,尸化人除了眼睛,其他外貌与活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它们比人类、比丧尸更加的强悍,而且他们能控制

  • 那时我们还年轻之我漂亮吗

    江益平狠狠的瞪了司阳一眼,然后假装可怜的看着李嫒嫒说道:“不是这样的,总裁,你听我说......”“那好啊,咱们一块听听,看你要怎么狡辩。不过你得解释一下,你的电话内容是怎么回事,你明明是在向优美集团汇报什么,一脸恭敬,一脸卑微。”司阳平静的看着江益平,问道:“是吗?”被司阳精准的戳中,江益平有些歇

  • 比翼龙凤第十章

    盒子里如数的书信和字画,皆是他从前同辛夷从定情到订下婚约的这段时间,交付给对方的东西;是他如今所剩无几的,能用来缅怀过去的旧物。松竹走过来,把那木柜旁的云纹罩子的柱灯点亮了,好叫余洛安能看的更清楚些。余洛安现下形貌颇有些狼狈的,墨发披散凌乱,里衣松垮,捧着那些半点儿不值钱的东西,失神癔怔。他方才做梦

  • 快穿之npc要窜天在线阅读第五章

    相国府。自从苏易回咸阳之后,吕不韦便一直心神不宁。尤其是苏易带兵围了长信侯府,这也给他敲响了警钟。“苏易敢杀嫪毐,是陛下的意思,还是他自作主张……”吕不韦手中紧紧握着酒樽。纵横官场这么多年,吕不韦明白为官之道。但明白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毕竟道理谁都懂!可他辛辛苦苦拿到手的权力,就这么交出去,

  • 帝王宇宙意外惊喜

    一日一夜后,张旭一声长啸,站起身来,他惊喜的发现他对天地灵气的感知比以前高了不知几许。而且他还感知到了其他元灵属性的存在,这说明自身的元灵增加了。灵力恢复了一些后张旭拿出张恒的储物符开始查看起来,里面的东西不多,引起张旭注意的只有两本书籍和一个玉佩。张旭拿出一本开始细细研读起来。一个时辰后,他把两本

  • 穿书后我被撩弯了金叵罗

    陆一鸣踩着三尺厚的雪回了家。他讨厌冷,害怕冷。但还是不得不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出门办事。一进屋,陳姐便急忙为他脱下黑色长风衣,掸掉上面开始被屋内的暖意融成水珠的雪沫,挂上衣架,再为他端来热茶。陆一鸣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掠过冻僵的口腔,滑过还充满寒气的喉咙,渐渐暖了肠胃。是自己最爱的普洱。他满意地叹口气

  • [十二国记]凝墨在线阅读第7章

    时间过得非常快,似乎眨眼间,十天就过去了,天也冷得快,落过两场秋雨,紧接着第一场雪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把亭台楼阁假山小径尽都染成了白色。待得雪停,楚晴换一件镶了白狐毛的嫩粉色小袄,外面披着大红羽缎的斗篷,手里捧着刚添了炭的手炉准备往宁安院去。这次却不是问秋与暮夏跟着,而是换了语秋。语秋接回来后,先

  • 我要成为老爷爷之凭空出现没穿衣服的宋星辰

    紫金葫芦内,宋星辰身上的衣服消融速度渐渐变快!他给自己身上使用了一个时间漩涡,企图以这样的方式来延缓消融的速度!可是时间漩涡只能让时间流速变慢,并不能让时间静止!所以,如果不赶快想办法出去,那么自己迟早也要死在这里面!……十分钟之后,宋星辰身上的衣服裤子已经被消融掉了,只剩一条内裤!而他的却心急如焚

  • 穿越六十年代悠哉生活第4章在线阅读

    穆景琛去到公司,一如既往开始处理文件,一切正常的不能再正常。而方之念,在穆景琛离开后回房间睡了个回笼觉,由于熬夜的缘故,一觉睡到了十二点,正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她打着哈欠起床,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后走出房间,心情愉悦,身体舒爽,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过这样舒服的感觉了。脚步轻快、哼着小调来到餐厅,安菲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