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惊梦前缘梦魇

作者:云黛水长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敢置信对吗?”

老镇长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是依然觉得难以置信……”

一个个疑问好似带刺的钩子,咬住我的大脑紧紧不放开。

这件事情,甚至成为了我的一个心病,好像不论我干什么,都会浮现在我心头。

就这样,我带着这种好奇,一直生活了八年。

终于在八年之后,我已经成了附近水性最好的人了。

我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打算找机会悄悄一个人再次登上那个小岛,一窥究竟。

因为那种对于未知的好奇,已经快要将我整个人淹没了。

当然,这一次的我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不仅带上了救生衣、手电、对讲机、**用的弓弩电网,还特意准备好了一把锋利的砍刀。

有了这些装备,就算半路蹦出来个妖魔鬼怪来,也有拼一拼的把握。

于是我便在午夜,偷偷驾船驶向了那座小岛。

海边的月光,一向是明亮通透的,因此我不需要考虑视线的问题。

八年了,这座不大的岛屿,似乎还保留着与当年一样的形态。

不,好像看上去更加的瘳人了。

这里的杂草跟芦苇,越长越茂盛。

每当有风吹过,成千上万的芦苇便一起摇晃着,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像极了一种诡异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走在那片巨大的芦苇荡里,看着四周不停摇摆的芦苇,总感觉一阵莫名的恐惧。

好像下一秒,就会有什么分外恐怖的东西,从中跳出来一样。

想到这里,我又不由自主地握了握手里的砍刀。

想着自己的朋友,曾经在这里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吓疯过,便不自觉紧张起来。

可我却是多心了。

因为我整整绕着整座小岛走了一圈之后,仍然是没有,看到当年那个能把人吓疯的东西。

我松了口气,同时又隐隐约约感到有些失望。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这里竟然起雾了。

再然后,我忽然听到了一阵极为细小的摩擦声。

这种声音非常的细微且繁琐。

如果不仔细去听的话,怕更不会听到。

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拖着脚走路一样!

会是那个东西吗?

我感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我的后背,已经被渗出的冷汗湿透,顺着身子一直流到裤脚下。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然后又使劲握了握手里的刀,一下子鼓足了勇气,向着那芦苇荡后面,探出了半个脑袋。

然后在那一瞬间,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尽管当时,我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心理准备。

但还是在看到那种画面的同时,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我看到是一排蒙着白布的人!

他们的队伍非常非常长,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他们所有人,从头到脚都裹着白布,白布很厚,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他们的走姿也十分的僵硬,好像只是在机械性地重复着前进这一动作。

这种不协调的走动姿势,很难让人能联想到那些会是人。

虽然他们的动作格外生硬,但是队伍走起来却异常的工整。

除此之外,他们的手里,还都拿着一小根燃烧的白色蜡烛。

蜡烛上幽幽的火光密密麻麻,在这个小岛上一字排开,一直延展到看不见底的尽头。

他们是从哪出现的?

我当时就立马打了个寒颤。

因为这个小岛四面环海,我根本看不到除了我以外的船只。

而且能同时容纳这么多人出海的船只,恐怕也只有游轮了吧。

但如果有游轮前行到这里,我不可能听不到啊。

难不成是……

难不成是活见鬼了?

我一下子又想起了在这个岛上曾发生的种种诡异事件。

难不成当年那个消失不见的看岛老人,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而被这些东西给带走了?

想到这里,我立马放弃之前那幼稚的想法,转而迅速蹲了下来。

两只手拼了命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被那些东西给听到。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我第一次感受到,时间是那样的漫长。

就在这极度的恐慌跟拼命的抑制中,我似乎渐渐产生了一丝晕眩,这种晕眩越来越强烈。

就在最后的意识弥留之际,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有一个女声在唱歌。

那歌声非常的晦涩,根本听不出旋律。

只不过听到那个声音以后,我忽然就有了一种冲动。

忽然很想窜出去跟在那些东西的后面,向那海里走去。

我拼命在脑海里抑制自己的这种冲动,但是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自己。

当时,我整个人都十分的慌乱,心想这一回要玩完,这条小命,可能就要丢在自己好奇心上了。

但是多亏了自己那时候也是个狠角色,索性狠下心来,将自己整个给掐晕了。

再之后的事情,我就完全没有了记忆。

只是在迷迷糊糊中,感到有无数张脸在看着我。

而当我再一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我是被火辣辣的太阳给晒起来的。

但是当我回想起前一天晚上所看见的事物后,仍是感到一阵瑟瑟发抖。

我庆幸自己还活着,没有像之前那些人一样,被这些东西给带走。

可是要说起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的时候,我仍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

说到这里,老先生深深地看了我们一眼。

仍然面带恐惧地说道,“那些东西……可能不是人。”

“不!或者说,那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是人!”

老镇长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明显十分激动。

听到这里,我皱了皱眉头,有些意外于他的情绪。

之前的镇长,明明表现得如此稳重,却在讲述这一段的时候,展露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慌乱。

这明显是不合常理的。

想来老镇长当年的经历,是真的把恐惧,深深地烙在了骨子里。

“我之前说了,那些东西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忽然出现的,不然我根本不可能察觉不到!”

老镇长忽然很大声地喊道:“当然,另外一个我说他们不是人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我也曾壮着胆子,来到了他们所行走过的地方。”

“你要知道,大海边下的淤泥非常软,但凡一脚踩下去,都会留下非常醒目的脚印。”

“但是我看到那片淤泥却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一个凹面。这也就意味着……”

“我看到的那些穿白衣的东西,他们都不是人,他们没有脚,是飘过去的……”

老镇长话说到最后,甚至都有了一丝丝颤音。

我看着他的表情,就可以理解,他为何这么不愿意提及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恐怖的经历。就像是噩梦一般,一直在他的头顶上挥之不去。

甚至有可能,每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会有了一种本能的恐惧。

他怕再一次梦到当年的那个事件,梦到无数身穿白衣的人,举着蜡烛,在他眼前飘过。

在那寂静的黑夜里,会浮现出无数张苍白的脸。

这对于一个人来说,可真是无比可怕的梦魇。

话说到这里,我也差不多明白了关于那座岛屿的禁忌。

但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却依然一无所知。

难不成徐研被吓死,也是跟那些白衣人影有关?

他会不会就是因为受到了影响,跟随那些白衣人影入海后。才被淹死的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皱起了眉毛,心想这说不通啊。

他特意瞒着我们,偷偷一个人潜入到那座岛上面,不应该是刻意去送死的呀。

他丝毫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他又没有心疾,又不会想不开,甚至在前几天还跟我们有说有笑的。

除非他的死亡另有原因。

很可能是因为某种关键的东西,导致他不得不前往这座小岛。

后来又发生了某些意外,导致了他的死亡。

这样看来,似乎这一切,又有了一种清晰的线索。

这一切又是否跟那张不可告人的照片有关?

那么那张照片之上,究竟有着什么呢?

这一点我不知道。

但是我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种猜想。

不可告人的照片,与绝对禁忌的岛屿有关。

这两者之间,一定有着什么至关重要的联系。

如果能将这个谜题揭开的话,说不定现在为止,一切的问题,就都可以得到解决。

之后。

老镇长又给我们讲述了,关于今天在海边看到的那个东西。

据这里的老人讲,这个东西,可能是叫做尸蜥。

是一种专门喜欢吃尸体腐烂内脏的生物。

它们的外表跟蜥蜴有些相似,但体型比蜥蜴要大一些。

它们的爪子极其灵敏且锋利,可以由非常细小的伤口处,钻进你们内体。

我听了以后又问他,徐研的死亡,是否会跟这种东西有关。

他摇了摇头,说:“这东西只喜欢死人的内脏,所以才叫尸蜥。除非你惹恼了它,否则它是不会随便攻击你的。”

“而且这玩意,只有那座岛屿周边的海里才会有。所以我才能知道,你那个朋友一定是上了那座岛。”

谈话到此便结束了,我们告别了老镇长。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老镇长所讲述的那些话。

说真的,从唯物主义角度出发,我是不太肯相信他所讲述的那个故事。

但从老镇长的脸色上,又可以看得出他不像是在说谎。

他是真真切切地在对当年的经历感到恐惧。

当然,这恐惧其实也可以有别的解释。

因为人往往都会对自己经历的一些恐惧的事情发生遐想。

尤其是过了这么多年,这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可能已经无限放大到了极致。

加上时间对记忆上的一些改变,他对当年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可能经变得不是那么印象深刻。

很多细节上的缺失,都造成了他对当年事情的误解。

这让他在脑海里,不得不拼凑成另外一番的场景,就像他真实经历过一样。

那么,老镇长当年所经历的,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呢?

没有人可以知道。

然而又过了这么多年,这种恐怖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我想到了这里,忽然又感到了一丝的不解。

如果说,这种事情在很多年前就发生过的话……

那么为什么直到过了这么多年以后,它才会再次发生?

上一次的事件与这一次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关联?

我心说不对。

这应该不是偶然,因为我们只是碰巧来到了这里。

如果说这里的诅咒真的存在,那么它应该没有必要将一个外人卷入。

也就是说,徐研很有可能是碰到了什么非常非常关键的因素,这个因素,就是一切的契机。

只有达成了这个条件,才会被卷入这场事件。

如此来说,一切就都讲得通了。

那么。

这个契机究竟是什么呢?

我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愣了一下,立马猛地向前跑去。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孟起,在身后大喊:“哎,你干嘛去?”

“笨蛋!那张照片啊!”

我一边跑一边回头大喊:“徐研手里那张没有给我们看过的照片,才是关键啊!”

孟起听了后一拍脑门。

也意识到了,这一切都是从那张照片开始的。

也就是说,找到了那张照片,便很有可能可以找到一切的答案。

徐研孤身去那座岛屿,应该不会拿太多的行李。

那张照片,很有可能还存在于他房间的某个地方。

我们很快便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旅店,来到了徐研的房门前。

时间已经是晚上了。

我们两个人肩并肩地站在他的房前,多多少少还是犹豫了一下。

在此之前,这个房间的主人,经历了许多我们想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现在似乎就连他的房间,也变得无比的诡异了起来。

“那家伙去岛上,应该不会负重太多才对。”

我对着身后的孟起说道,“咱们得找找看,这个房间的某个地方,说不定,就会有着什么至关重要的线索!”

我说着便深呼了一口气,打开了徐研的房门。

然而在下一秒。

我们在看清楚房间内的场景的同时,瞬间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延伸阅读

誉通渔具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yvu6.shtml
誉通渔具成立于2009年,主要生产高碳台钓竿,矶竿短节手竿等系列产品。目前,公司有员

美偌多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ypwn.shtml
加盟信息介绍:美偌多婴儿奶粉拥有欧洲出众的质量控制体系和生产设备,每一只奶山羊都有编

百特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y8vs.shtml
北京市房山区百特英语培训学校是经北京市教委注册成立的民办教育培训学校,办学许可证号:

7天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6nat.shtml
7天连锁酒店今年率先走出低碳道路,将一次性酒店用品从房价中剥离,代之以高品质酒店用品

海岛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yc1i.shtml
海岛健身车于1975年在漳卫新河西岸河北省海兴县建厂“河北省海兴县冀鲁体育器材厂”生

金丽达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gnq2.shtml
家纺内销产品,注册了“金丽达”商标,在上海设立了设计工作室和销售公司。实行各省市连锁

大韩汗蒸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sd12.shtml
一种休闲保健项目。起源于韩国,历史悠久,深受民众喜爱,是韩国的一大特色。传统的韩式汗

台北纯K Party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uhe5.shtml
台北纯KParty介绍主打柔和玫瑰金色调纯K是由深圳市合众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开

乐洁清洁设备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p07c.shtml
乐洁清洁设备是销售欧洲工业清洁设备和维修服务的一体化公司,公司拥有的清洁解决方案及充

福圣真玉加盟  http://www.cncamping.net/owi.shtml
香港福圣真玉实业公司现有标准厂房15000多平方米,从业人员1100多人,设计、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爱倾心在线阅读第七章

    正想说些什么,教室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提示性的声音:“班长?”苏柔此时才想起来自己还要去办公室拿花名册,苏柔红着脸,说道:“放学再说。”于是就留给了宇文尘一道曼妙的背影,和残留在原地的淡淡幽香。宇文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地摸苏柔的头,就像习惯了一样。摇了摇头,宇文尘走进了一班的教室,将手里的文件

  • 这个神豪你惹不起在线阅读第6章

    “喂,阿轩,你干嘛呢?难道又是哪个女生对你死不放手,你摆脱不掉呀?给你折磨的那么憔悴,真想不到这风流少爷也会觉得美女烦不可耐的时候,”李世刀在那调侃着。“对啊,对啊,阿轩,要不咱兄弟几个帮忙看看那个让你这么烦恼的美女啊如何?”这次开口的是曹然。“你们没事吧,想看见轩被那些没品位的女生弄死呀,都出什么

  • 你宛如明月[三一妙妙同人续写]在线阅读第5章

    “等一下!”我伸出手,阻止了勇者落下的刀锋,剑气从我手上划过,留下一道伤口。“怎么,你还有遗言要说?”勇者提起了刀。“是。”我从角落里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给你三分钟。”勇者从怀里摸出一只怀表,掐了一下。“尊敬的勇者阁下,你有看见我统治下的落日森林吗?这里,所有的魔物,都是平等的。我有一个梦

  • 陪你到世界之巅在线阅读第9节

    楚凌风听到有解救之法虽有疑问,但还是在翻江蟒的脑袋上踩了一下,水势翻滚,扬长而去。“故弄玄虚,竟然敢口出狂言将我的临江府沦为地狱,真是莫名其妙!”红袍老者收了葫芦法器,那些怨灵虽不情愿但还是被吸入口中。“这些东西真是顽冥不化,还需要好好炼制一番。”屠千仇释放出这些刚炼化不久的怨灵后,这些怨灵竟然不住

  • 戚戚嘉卉在线阅读第7节

    先天灵宝,在融合身体之后,宿主就会第一时间获得此宝的一切信息。让叶晓晨欣喜若狂的是,这戒指竟然是一枚空间戒指,属于空间类得先天灵宝。这个戒指中存在着一个封闭的空间,大概有四五个立方的样子。说起来,这空间真的不大。叶晓晨有点小失望,要知道看小说的时候,主角弄到的储物戒指,动不动就是有房子大,有篮球场大

  • 冰山玄尊的宠妻日常被耍了

    肖俊见方晓晓终于想起了自己,夸张的喜极而涕道:“对,肖俊是我,我就是肖俊,两年了,你终于想起了我,你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吗?天天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啊,我容易吗?”这时理发师阿婷刚给一个烫发的客人抹完药水,正欲喘口气,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隔着窗户向外看去,很快看见了肖俊。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听得不

  • [综漫]你的式神已送到在线阅读第七节

    “魔都徐汇区,爱森小区一期四栋三单元501,这个地方要怎么去?”剑仙子柳兮调出先前陆云的对话看了一眼,问了一下眼前这几个被吓得像是鹌鹑的旅客一眼,心想不就是御剑飞行吗,哪怕是不入流的剑修,到达御剑境就可以轻松的驾驭了,这些人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而且一个个衣着怪异,模样却又不像夷人,真是好生奇怪。她摇

  • 宠妻如命之第九章

    漆空常挂镜,规律盈缺,世人便托阴晴月寄离聚情,而鲜思轮回月以万物为无生法忍。较之月,身处尘寰如何不悲渺?越望心下越凄戚,雅秀的美人不再看高处,低下头俯瞰垂放双腿的涯台浪涛,咸气的海风蒸腾着海水的湿润,清凉潮濡。这已是入学的第二个月旬末,百里遥按照前月的约定,正坐在海涯的悬台边等着“热心肠”的奇怪师兄

  •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之欠我的(10)

    进门之后,何斯迦先用了一点时间,来摸清楚公寓里的情况。她找到了自己的行李,可惜,电脑和手机都不在。公寓里也没有任何能够和外界联系的设备,甚至厨房里连一把利器都没有——估计是傅锦行担心她会自杀。“我才不想死。”何斯迦站在客厅里,喃喃自语道。再说了,如果她真心求死的话,可以有一千种方法。转了两圈,何斯迦

  • 可以给我吸一口血么在线阅读第十节

    “住口!身为继室贪墨原配的嫁妆银子,说不去好听么?你不要脸面四丫头还要脸面,宫里的昭仪娘娘还要脸面呢。回头把府里的账册拿来给我,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掌家的!”王夫人脸色惨白,老太太这是要夺了她掌家的权力,“老太太……”叶璃上前打断了王氏,轻声道:“老太太,王家到底是二姐和四妹的外祖家。原本这些钱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