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随意传奇(女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木天涯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爸妈自然知道这件事情孰对孰错,只是法治社会,打人究竟还是不对的,更何况还进了医院,在那个时候,这种事情可是很严重的。

于是那天晚上,哥哥的背脊被打得没有一块好地方。

我在旁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帮不上忙,扑上去抱住哥哥,这才没让爸妈继续下去。

可他居然还拍拍我的肩,说没关系的,哥哥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

事实上,他后来也确实做到了。

其实我和哥哥也不是一直这么要好,我记得八岁之前他有时还嫌弃我来着,因为我老是跟着他去玩,哥哥不喜欢他在跟朋友玩的时候带着一个小跟班。

可八岁之后,他突然对我很好很好,我以为他是不再嫌弃我,懂了我这个妹妹是多麽的好。

直到现在,我都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一直聊了好久,聊了小时候的囧事,聊了父母还在时的温馨,聊了以后的将来……

直到烧烤被我俩解决完。

“还想吃吗?”他笑着问我,眸子里刚刚闪烁的光芒还在亮着。

我思索片刻,其实也饱了,但我还想跟他继续聊下去。

于是我点点头,“嗯,我还想吃。”

他便起身去给我再挑了一些食物。

我的喜好他都知道,所以我根本不用去看。

等待的途中我一直在看手机。以前没有的时候并不觉得有多好玩,只是总在班里或者寝室看见其他同学偷偷带来玩,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依旧做着自己的事,不去管别人。

直到现在,我也不得不承认,智能手机真是个伟大的发明。

现在已经是十点了,大街上人更加少,只有这里的烧烤店,和对面的网吧还开着。

网吧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是烧烤店的生意是越晚越火。

我们在这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只看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

“嘿,小妹妹一个人在这里呀,太孤单了吧,要不要哥哥来陪陪你?”

一群混混朝我走来,打扮得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呸,还哥哥呢,你们也配?

我皱着眉,没有搭理他们。

不过混混的脸皮都是很厚的。

那个说话的混混见我没什么反应,直接坐在了哥哥刚刚坐过的位置。

“别不给面子啊小妹妹,哥哥今晚请你吃烧烤怎么样?”他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烟,那味道传入我的鼻腔,逼的我有些反胃。

刚刚不应该吃那么多的。

“嗨,我说你哑巴了?”他语气不好,我更是不想理。

手里的手机被他抢,我反应迅速地退到一边。

还好没被那油腻腻的手给碰到,要不然这手机我都不想要了。

那群混混见我软的不吃硬的也不吃,就要开始动手起来,好在哥哥听见动静赶了过来。

他一脚踢开那个混混,动作帅气地我直想为她呐喊。

哥哥现在做事都直接这么干净脆落了吗?

他的眉头皱成一团,没有正眼瞧那群流氓,只冷声让他们滚。

那群混混见兄弟被踢,一个个露出凶狠的目光,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我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也出来没碰上过这种事情,一时间慌张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连忙退到一边。

他们人多势众,哥哥只有一个人,能应付的来吗?

我赶紧跑去找烧烤店的老板,他已经停下烧烤的动作,抱着手臂看着一群人打架。

刚刚明明还满座的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跑了。

我一路小跑过去,真是急死了。

这老板不是认识我哥吗,怎么不上去帮忙啊!还在这里看什么戏!

“老板,你能不能上去帮帮我哥!”我急得双手拍在案板上,可他却看得正起劲。

也不知道他们也没有打到哥哥。

我记忆中的哥哥很厉害,很英勇,但我也从没看过他一对五,

不论我怎么拉拽这个老板,他就是不肯挪动半分脚步,反而劝我安心。

这种情况,你觉得我能安心吗。

可我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四周除了老板和店员,我找不到任何人。

而店员也是跟老板一伙的,完全不去帮忙。

远处的惨叫声,打斗声弄得我快急哭了,我甚至下一秒就能直接跪下来求老板上去帮帮忙,或者拿出手机赶紧报警。

在我的慌乱和分贝极大喊叫声中,打斗的几人终于停了下来,我拿着手机拨打电话的动作一滞,抬头赶紧寻找着哥哥的身影。

地上躺着好几个□□着的人,我一眼就看见了哥哥。

他就这么站在人群中,发狠的样子犹如一头野狼,冰冷的眸子让人看了不禁生出寒意。脸上还有一道血痕不断往下滴着血,我看得简直就要晕过去。

从来没有跑过这么快,我急速冲到他面前,查看着他的伤势。

“哥,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哪里痛,我们赶紧去医院!”

我捧着他的脸,昏黄的灯光下不太看得清伤口,于是拉着他往外走。

他反抓住我的手,将我抱在怀里,轻声安慰,“没事,都是小伤,不用去医院。”

我的腰被他搂着,后脑勺被他用另一只手抚摸着,整个人就这样靠着他,焦急的心仿佛就这样被他轻易抚平。

舒缓了几下心情,我抬头看他,昏黄的灯光把他的伤口柔和了一些,看着倒没有刚刚滴血时的可怖。

不过再怎样掩饰,还是掩盖不了这道伤口的存在。

见他还有力气走路,也没有摇摇欲坠的感觉,我这才放心下来,想拉着他去一旁坐坐。

他却直接把我牵着回了家。

身后的老板使唤着他的小员工们收拾残局,用他那粗犷的嗓音叫着哥哥,说让他有空再来。

我听着瘆得慌。

你这里我是不敢再来了。

那几个小混混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哥哥只是让我别管,他们自己会走的。

我有些担心,但他又让我放心,我也没什么解决的办法,只能跟着他回了家,而且现在还是他的伤口更加重要。

“你怎么这么能打?”回到家,我一边上着药一边问他,心疼得不行但更多的是疑惑。

他看了看我上着药的手,楞了几秒,复又咧开嘴笑,回答道:“你哥我一直这么能打!”

我听了有点生气,又在打马虎眼!

于是手里的力道没收,狠狠按在了他的伤口处,但很快我就后悔了,因为他发出了一声极其惨痛的声音。

“抱歉抱歉,你没事吧!”我慌了,连忙停下来,把药放下,掰过他的头,想看看他的伤势有没有因为我而流血。

因为是伤在了脸部,所以上药的时候我得看着他那张俊脸,而且他的头有时候会随着我擦药的动作来回小幅度地摇晃,我就得用另外一只手捧着,不让他干扰我的动作。

我们现在的距离很近,他好像盯着我的唇角,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我也没去摸,只皱眉问他有没有大碍。

他摇摇头,撇开眸子让我继续抹,没事的。

我便也没再继续问他。

就这样折腾到十一二点才睡了觉,俩人都困的要死,洗漱完就直接躺进了床上。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空间,但我一闭眼就是那几个恶心的嘴脸。

不知道是不是又留下了阴影,我真的非常困了,但只要一强制自己睡觉,没过几分钟,就会惊醒。

难受极了,我起身发了会呆,想了想,走出门踏进了哥哥的房间。

屋子里寂静得可怕,窗外也没有月光洒进来,我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床上隆起的一团,指引着我走过去。

我轻声叫着他,没人应答,不过这也是我想象中的结局。

他应该很疲惫,因为我连叫了许久他的没醒,我凑近,听见了他浅浅的鼾声。

轻笑出声,我思索良久,还是蹑手蹑脚地爬了上去,掀开被子的一角,快速钻进被窝,暖暖的,很舒服。

不管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哥哥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这一觉我睡得十分安稳,早上却醒的早,还没到七点。

哥哥睡觉一直都挺安分,其实我俩一直都挺安分。

不过今早我起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像被束缚住了一样,清醒过来才发现全身被他紧紧抱着,一点也不能动。

我先是有些惊讶,再就是无尽的欣喜。

以前被他抱着睡觉倒也没什么想法,只觉得有哥哥的疼爱十分美好。

现在被他抱着睡,我只有无尽的满足和甜蜜。

我就这样盯着他熟睡的容颜,用眼神描绘着他的五官。

眼睛闭着看不见,眉毛浓郁英挺,鼻梁高挺有力,唇瓣迷人,勾得我只想采撷。

最诱人的是这个喉结,来回滚动了一下。

嗯滚动。

随后便跟一双雾气蒙蒙的眸子对上。

我觉得自己脸肯定已经涨红,想闭眼装睡,但又被抓了个正着。

我后悔了,昨天就不应该来的。

他看着我,许久没有什么反应,我低头不敢与他对视,只呆呆地盯着他喉结看,又滚动了一下。

我也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

好吧,我忍不住了,先开口道歉。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乱来你房间了。”

说完也不敢听他的回答,连忙推开他,紧张地跑回了隔壁屋。

延伸阅读

霸王服饰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xnad.shtml
霸王服饰产品风格以商务休闲为主,产品以中重量级男式全羊毛、纯羊绒、T恤衫为主,年生产

大东机械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n1r3.shtml
黑龙江大东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是原庆安宏升牧机械有限公司与大东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经过重组

韩国洁蓝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6aj1.shtml
公司介绍:洁藍干洗連鎖(香港)有限公司,立足著名的国际花园城市--香港九龙,以国际連

肖氏银匠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g9o9.shtml
肖氏银匠简介肖氏银匠(www.yjs925.cn)是一个传承着两百余年宫廷皇家的制银

爱路亚渔具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uzk9.shtml
爱路亚渔具总部坐落于世界比较大的渔具生产基地——山东省威海市。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

韩式高质干洗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yafu.shtml
韩式高质干洗从事正规化化的干洗水洗重量级皮衣保养衣物裁缝鞋类修补及美鞋等培训服务.主

皖南水乡中餐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bnow.shtml
皖南水乡是一个专注于地道徽菜的中餐品牌,总部位于北京市,经营产品:竹林老鸡汤,皖南经

晋颜玉妮揭膜祛斑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p1a.shtml
因岁月流逝、生活压力、遗传、饮食、环境、化妆美容不当等各种原因所致,“面子”问题已经

启畅塑胶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yphw.shtml
启畅塑胶是热塑性弹性体(TPE、TPR、TPV)的制造商,为各领域的客户提供适合的弹

嘉树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azf7.shtml
嘉树饰品主营的是耳饰、戒指、吊坠、手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黑暗囚笼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逃走的小男孩,莉莉娅无声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的行为真的可以说是相当的自私的,那个叫列文的男孩不过十岁的样子,在这样的闭塞年代要接受最好朋友已死,而好朋友的身体被一个未来人占了的事情一定是相当不容易的,会害怕吧。只是,莉莉娅不想隐瞒,在她心里朋友就应该是最大坦诚的存在,之间的透明度甚至超过家人、

  • 公子的欢喜在线阅读第9章

    坐在大厅的人们下意思的看向第7贵宾室,却发现,7号贵宾室的叫价排上没有显示280紫金币的字母,于是所有人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所有人的目光定格在12贵宾席的加价牌上,没错叫价的就是逝天.“290紫金币敢跟我抢东西,活着不耐烦了三号贵宾席的慕容白喊道“就凭你,难道我堂堂镇国王府出不起钱吗?300紫晶

  • 我有系统我最吊之星光(二)

    “你为什么一直跟着东谷呢?”詹小叶岔开话题。星光愣了一下,神情忽然恍惚了一下,喃喃道:“那个傻瓜呀……”她眼中有幸福的神采,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东谷。“不是我要跟着他,是我不得不跟着他。我生前,身体里流着肖蕾的血,肖蕾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走不远的。”“肖蕾……又是谁?”詹小叶茫然道,思索间,眼神掠过星

  • 菊音(网王)之一个说,一个听。

    赵芷水在日落之前回来了,楚愁带着她在那个老先生的隔壁借用了两间屋子。没有掏钱。不是楚愁小气,而是那家主人太热情好客了,坚持腾出两间屋子让远方来的客人住下。楚愁最后也只好作罢,只能偷偷地运用内力给这家主人以及主人的家人治些陈年老疾。月明星密,难得的夜晚晴天。楚愁带着他的关门弟子,搬了两条木头板凳,坐在

  • 都市:开局时停全世界之第一章

    我仰慕喻总,差不多是部门里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因为我毫不掩饰。甚至喻总自己也知道。喻总名叫喻切,是分管我们部门的副总,换句话说,是我上司的上司。大家闷了就拿这件事来开开玩笑,有时喻总也在,却不在意,只当普通笑话来听,嘴角淡淡挂一抹笑。事实上,没有人把这件事当真,人人都只道是个玩笑--办公室里调调情,无

  • 世界的纪元之万年之间(一)

    我叫云飘尘,在别人眼里我只是皖城二中高三三班的一名最普通的学生,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我是个修仙者,更没有人知道我并不是出生在这个时代的人。我出生在万年前的神州大陆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按正常的生活轨迹,我会像大多数人一样,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差不多的年纪讨一房媳妇生一堆孩子,平淡无奇的过完一生。然

  • 我有一支傀儡军团在线阅读第十章

    “九爷,我们查了近两周F国各机场,火车站,汽车站以及港口都没有穆小姐的消息,”席武胆战心惊的说。“那你回来做什么?”“……”席武低着头。“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席九寒抑制住心里的怒火,想着没消息至少证明她还活着,心里才会好受一点。席武苦恼的挠挠头,“是,九爷。”“等等,有消息马上告诉我,如果有人阻

  • 无限之我有亿万个电影世界在线阅读第7节

    “父亲大人,那就一言为定了,不许反悔。”班冬露出狡黠的笑容,然后不给班图尔特·军说话的机会,便快速溜走了。班图尔特·楞了楞神,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孩子,真是的。”“领主大人,看小少爷自信满满,说不定会给你一个惊喜。”伊古拉·鸿捋了捋胡须,笑着道。“希望吧!”班图尔特·军唏嘘了一句,内心却是十分复杂

  • 草木愚夫之第九章

    所幸,午饭过后君梵突然致电老太太说临时出差,还是飞国外。孙媳妇前脚刚回来,孙子又走了,老太太顿时不开心了,竟坐在一旁生起闷气来。不过,婚纱照什么的不用假装硬着头皮去拍了,同居生活也得以延期,叶木乐得自在,拖着老太太出门溜达了一圈儿,回来的时候已经把人哄得眉开眼笑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柯苒,对此佩服的

  • 天道作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宿主:周昊功法:无法宝:落宝金钱修为:零功德值:十万徒弟:女娲看到这个属性面板,周昊直接就开始沟通系统。“系统,功德值是干什么的,如何能够获得功德值?”周昊直接问道。“宿主在帮助徒弟提升修为后,就可以获得一定量的功德值!”“因为宿主的徒弟,必须都是未来的圣人,而调教圣人成圣,可以得到海量功德!”“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