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五行驭灵师洞房花烛

作者:九萧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炙跪着不肯起身,沉吟半晌,道:

“夫人,其实大人这一世与您没有缘分,大人命定的姻缘只有赵家四小姐一个,而且大人幼时的婚约也是跟这位赵四小姐。大人阳寿还长,注定要与那赵四小姐成亲,相守二十年,赵四小姐才会寿尽。阳间再过五十载,大人方寿终正寝,彼时才来此地正式上任,您须在此等候大人五十年才行。再说那赵家也甚是复杂,大人眼下不得不与四小姐成亲,这样才能查清赵家十年收买道士,做法拘生魂,究竟所用何处一事,好给四小姐生父赵明理定罪。”

我浑浑噩噩,只听见“大人的命定姻缘不是你”这一句话,脑子里嗡嗡响个不停,站起来突然腿一软就倒下去,白炙眼疾手快扶我一把,我才站稳身子,虚弱地问一句:

“白护法,你说说,大人大喜的日子,是在哪一天来着?”

“夫人,在明天。”

我不禁咧开嘴笑道:

“明天,明天。”

气血上涌,喉头一口腥甜险些喷出,嘴里一遍遍重复着他的话,眼里蓄满了水,还是忍着不让它流出来。仿佛流出来就输了一般,但是其实早就输得彻彻底底了,不是吗?

我迈步往出走,呆了半晌,倚在门框上,道一句:

“白护法,那赵家是大户,想必婚礼一定不俗吧,你带我去看一眼,可好?”

“夫人,您不要为难属下了,属下告诉您这些,一顿责罚已然难逃,若是大人知道您去阳间,大人一定会严惩属下。”

我浑身抽了力,软软倒下去,坐在门槛上笑,道:

“什么责罚?我会替你说话的,保证他不会将你怎么样,你信我的,对不对?你带我去看一眼就好了,白护法。”

我转头看着他,左手扯住他的衣袍前襟,看见那把金刀就别在他的腰上。他不说话,想是犹豫了,我复又说道:

“白护法,我不会添乱的,你放心,我就远远地看一眼,看看他穿喜服是什么样子,以后我也没机会再看了。”

“好吧,夫人,就远远看上一眼,但是此事不便向大人提起,一会儿大人回来了,会来看您,您切莫说漏了,被大人瞧出来。”

我点点头,就往卧房走去,脚下轻飘飘的,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好像特别快,又好像特别慢,脑子里一片混沌,一个个可怕的想法涌出来,自己也觉得寒凉透骨。

命中注定,顾离城跟赵四小姐有夫妻缘,却也是双方的劫难,我呢,在这个故事中出场最可笑了,其实想想,我对这个人了解多少呢,他与赵四小姐从小就立了婚约,我不知,搬到清水镇之后两家有无走动来往,我不知,我对一切都是想象,猜测,都按照自己看到的来,殊不知,世界上的自以为都是错的。

外间响动,听见有人称呼大人,我知道,是他来了。

他敲一敲门,我清清嗓子道一声:

“进来。”

他推门而入,见我站着,遂上来询问我身子如何,可有好好服用清气丸,我笑着称一切都好,问他好不好,他也说好,两下再无话。

我坐在榻上,他也坐过来,我看着他放在膝上的手,心里想着我可真是喜欢他啊,然后把自己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不想被他反手一握,就捉在手心里。

心里紧张得发颤,抬眼看他时已经烧红了脸,他将我在腰上轻轻一揽,我就坐在了他的腿上。我害羞将脸埋在他颈窝里,不敢动,他轻轻一个吻,落在我额上。

半晌没说话。

“不是说十日不归吗?今天怎么回来了?可有什么要紧事?”

“离开那日,你身子不适,一直昏睡,若说要紧事,便是来看看你,无他。”说着手覆上我的发,又是一个吻落下,轻轻软软,我鼓起勇气抬眼看他,他却呼吸急了一瞬,靠近,堵上了我的唇。

被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双手攀上他的肩,心里一直重复“顾离城,顾离城,顾离城”三个字。

顾离城,可惜,你不是我的,我多失望。

他将我放开,又嘱咐了几句,就走了,我知道,看我要紧,拿喜服更要紧吧。

我一夜未眠,看着屋角的沙漏反复,反复,一点一点算着时辰,卯时二刻,推门出去,不想白炙就站在屋外,吓我一跳。

“夫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白护法明知故问。”

“夫人还是再想想吧,想必夫人在阳间之时也瞧见过凡人的婚礼,无甚好看。”

“白护法莫紧张,也莫再劝,昨日不是都说好了么,难不成白护法要改主意了?”

他一抱拳道:

“属下不敢,只请夫人到了阳间莫要乱跑,跟着属下,若是再出什么乱子,大人知道了,属下没法交代。”

出了城隍殿,过了桑林,再往前三里,就是丹阳城。太阳快升起来了,我渐渐觉得无力,头晕脑胀,浑身汗津津,气喘难平。

白炙急忙上来撑开一方纸伞,遮住光线,我才勉强呼吸。

他不知从哪里摸出那个雕花木盒,呈上来一颗清气丸浮在半空中,我挥手扫落,不想看第二眼,无力道一句:

“我不吃,再不吃了。”

挣扎着继续往前走去,用尽全身力气。

白炙撑着伞,亦步亦趋跟着我,几次险些摔倒,幸好扶着他才站稳,天知道来一次阳间,对我的身体竟损伤这样大。

但是日后如何,我都不在乎了。

远远就听见鼓乐齐鸣,爆竹声声,还有孩子的欢呼,那铺天盖地的红色仿佛已经映入我的眼帘,甚至要扼住我的呼吸。

近了,近了,那马上的人物,面若冠玉,丰神俊朗,气质非凡,我想了一千遍一万遍的人物,梦里梦了无数次的场景此刻就在眼前啊,但是那喜轿里的人儿,又是谁?

可怜!

迎亲的队伍进了一座大宅子,想是赵明理送给女儿女婿的新房子吧,真好。

我也跟在队伍的末尾,缓缓走着,到了大门口赫然站着两位金甲门神,挡住了我们,我才明白过来,不该再跟下去。

失魂落魄地往回走,白炙还是默默撑着伞,一言不发。

我狠命夺过伞扔在地上,太阳光迅速烫伤我的脸,传来一股皮肉烧焦的糊味,我大笑,钻心之痛,莫过这般,我的脸毁了,那便都毁了吧!

我笑着往前走,身体渐有些透明,地上留下一片水迹,白炙大叫一声:

“你疯了!”

随后迅速飞起来,手一扬布开绿袖在我上方,遮住了夺命的太阳光。

我也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

再醒来时,看见一个人穿着一身大红,坐在我身旁,目不转睛看着我。

待看清,我又以为幻觉,不知此时是何时,但想必该是他新婚燕尔,卿卿我我的时间,哪里得空了看我。

那人动了动身子,轻道一句:

“桃枝,你醒了?”

我才晓得是他,挣扎起来,抬起手,仿佛有千斤重,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好似挠痒。旁边的丫头们吓得齐齐跪下,顾离城沉着声道一句:

“你们都出去。”

他捉着我的手臂,又替我藏在被中,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眼泪再不争气,像小溪一样流下来。

我带着厚重的鼻音嘟囔一句:

“你的洞房花烛夜呢?”

“嗯,一整晚都跟夫人在一起。夫人昏睡不醒,可是急煞了为夫。”

“谁是你的夫人?!”

我气得背过身去睡,不理他,他笑一声,将我扳过来,刮一下我的鼻子道:

“可不是你么!”

我疼得叫了一声,才想起先前被太阳烧坏了脸,惊呼一声,踉跄着下床去找镜子。

还是原来的模样,好像从未被烧伤一样,左手抚上脸颊,看着他问:

“我的脸怎么又好了?”

他走过来搂住我道:

“白护法保护不力,把他的脸换给你了。”

我吓得呼吸一滞,抓着他的衣襟,急急问道:

“不会吧?!你换回来啊,他人呢?白护法到哪儿去了?”

他将我狠狠往怀里一带,压着声音问我:

“你那么紧张他么?我抛下新婚妻子整晚守着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嗯?”

我又泪汪汪,想起他成亲一事,酸涩难耐,道:

“你就会骗我,顾离城,你是大骗子,大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我拿手推他,口里骂道:

“你走,顾离城,你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好好好,我错了,桃枝莫哭,白护法好好的,我是大骗子。”他捉住我的双手,将我箍在胸前,我不能动弹。

半晌才放开。

照例嘱咐几句,就走了。

这样的离开,我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了,就像已经习惯了他离开,我等待一样。

如此想着,心里的某一处,仿佛一点一点在坍塌。

还有二十年,他们还会有孩子,二十年后,我照例还是孤魂野鬼一只,只是一只被保护起来的孤魂野鬼罢了。

思绪及才,万念俱灰,原来我始终,什么都得不到啊。

延伸阅读

天心道开运用品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y9n0.shtml
北京天心•道吉祥用品各省市连锁是北京晟龙吉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主推品牌,也是中国创

奥斯达电梯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dmpe.shtml
天津奥斯达电梯有限公司始建于1999年5月,其前身是天津市天利电梯配件有限公司,经过

汽配猫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gcji.shtml
汽配猫是香港佳驰国际集团打造的汽车后市场服务平台,通过129模式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

艾熙尔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nmba.shtml
艾熙尔毛绒公仔始终坚持以“诚信效果、专注、合作共赢”为服务理念,为广大客户提供好的服

玉恒星玉器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swr4.shtml
莆田市荔城区恒星珠宝有限公司创始于2004年,是一家专业从事珠宝研发、生产、销售及品

星邦重工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pqr3.shtml
湖南星邦重工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8年2月28日,坐落在中国工程机械之都——湖南长

圣罗兰十字绣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6dhh.shtml
圣罗兰十字绣位于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基地-----浙江义乌!我们探索于流行的前沿,紧握时

益健添加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p5z.shtml
益健添加是一个有着强大实力的保健品品牌,专注于人们的身体健康,特研国药肽谷系、羊肚菌

昌佳工艺饰品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y5mj.shtml
东莞市昌佳工艺饰品厂是一家生产金属工艺品厂家主要生产卡通铜铃铛一字铃十字铃自由钟铃五

创维电视加盟  http://www.francescodibenedetto.com/u7z2.shtml
创维成立于1988年,总部坐落在具有创新“硅谷”之称的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园,拥有3万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信我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十章

    走廊上的灯光明亮如昼,落在一前一后两人身上,仿佛将折射在地上交叠的影子无限拉长,透露出一点暧昧而缱绻的意味。周其燃大学毕业后回国出道起就一直住在这里,同楼层另一个住户是个很有钱的生意人,四十来岁,一年到头都看不见几回,周其燃也差不多,除了在最开始见过几次外,周其燃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这位邻居。不过今天却

  • 向往的生活之逗比贱男神在线阅读第6章

    “对,就是今日大人所见的袁捕快。”“六扇门·吗?”六扇门里,袁今夏也是想尽办法的去寻找海防图鉴的下落,在她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那个假死落跑的曹昆时,用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对付着曹昆,而不远处的草垛处,陆绎看着费劲的小捕头,不屑的摇了摇头,“就这功夫,还想破案?”“我说陆小一,你别小看人啊。”趁着是荒郊野外

  • 我的绝美校花未婚妻在线阅读第二章

    众人都和陆川打了声招呼,只有秦瑜依旧呆呆的愣神在那一眼中。她不确定地皱了皱眉,仔细的回想着过往。原因无他,男人这张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秦瑜记性不算特别好,不太重要的事情都忘记的很快,她大哥曾表示非常羡慕她这一点,可以忘记很多不那么愉快的回忆。但现在的秦瑜翻遍了自己脑海中所有的记忆片段,都没法清晰地捕

  • 婚途有坑探病

    “唉呀,慧茗你怎么了呀,怎么都住进医院来了…”一进门,和慧茗稍好一点的小芹担心地问。然后郑天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束百合。“还好么…”关心地问,有着莫名的怜爱。“呵呵…好多了,还害你们操心,真过意不去。”慧茗笑着,在他们面前,慧茗是快乐的。只有在他们中间,慧茗才感觉得到除了父母外的温情。“是不是最近太

  • 将军太美艳第三章

    那三人就是个半吊子,早就听说芙蓉城里怪事多,本来只是打算带了自己的灵玉来这里吸吸阴气,回去好涨价,没想到还真见鬼了,一时间吓得又把头缩了回去。“看你们这怂样儿,还阴阳先生呢,连鬼都怕,还出来招摇撞骗,”秦声越看他们越来气,“别说些废话了,快说说你们都是怎么进来这里的?”“是,是。”那几人嘴里答应着,

  • 末日意识世界第8章在线阅读

    看他已经拿书看了起来,应该是没发现她的存在。雾君琦松了一口气,开始打量起祭若煌,仔细一看,他长的还满帅的嘛!那天在宴会上没看仔细,他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正好是她喜欢的那型,那张帅气的脸……不要老是冷冰冰的表情就好了,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他在看什么书呢?那么认真的样子……这样子超赏心悦目的,这次穿越历

  • 俺寻思俺是个好食人魔在线阅读家庭

    在周昂养病期间,周昂的老爹也只来看过一回,略坐了一坐就走了。所以,对于周显宗的行为,周昂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倒是陈氏难受的不行,连大哥周昊都在周昂耳朵边嘀咕了好几次。在现代,周昂见多了父子反目的,而且他对周显宗感情又不深,疼自己,自己自然会敬爱,不疼自己,也不会强求。在床上又将近躺了半个月,在大夫的

  • [综]安抚生物一百种技巧之花灯面具

    “久闻国都上元夜会热闹得紧,齐栢心羡,想出宫一观,请穆公准许齐栢出宫。”敖穆公微微皱了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却被突然从殿外闯进来的女子扑了个正着。“父皇、父皇,雪儿想出宫去玩,父皇,你允了雪儿好不好?父皇~”饱经沧桑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敖穆公伸手挥退气喘吁吁追进来告罪的侍卫,扶稳腻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女儿

  • 撩动一池春水第五章在线阅读

    吴易已经在瀑布下待了一个时辰了,经过了十几天的训练,吴易的肉体素质大有改善。“好,接下来去练习挥剑。”尘老朝吴易丢过去一颗补气丸。吴易接过尘老丢过来的补气丸往嘴里一吞,精力迅速又充满了他的身体。他把星神力往饮血剑里注入,直立的身子突然左脚往前跨出一步,一个空劈,饮血剑发出“呼”的声音。尘老说,我修炼

  • 我用双手捏出了女神第1章在线阅读

    江湖中,如果你问人数最多的帮派是哪个?对方肯定会毫不犹疑地告诉你一个答案。丐帮。丐帮弟子千千万万,遍布天下,其中北丐帮由帮主江匡执掌,其总舵位于北宋洞庭湖君山。君山岛乃八百里云梦洞庭中的一座孤岛,正所谓“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洞庭湖浩瀚迂回,山峦突兀,湖中有山,芦叶青青,水天一色。餐露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