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玄学大师的佛系日常独自神伤

作者:姜之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六月盛夏之际,烈日来过狂欢一场,带走了清风,徒留烦闷气躁,碧蓝天幕中只散有两三片云丝。

晴悦楼512宿舍里一片喧闹,除了萧依一个人安静坐在桌前发呆深思。

期末考试刚结束,其他人都在兴奋地讨论回家的事宜以及假期的计划,但是萧依却是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对于萧依来说,她的家庭一直是她所不想谈及的部分,且不说她的父母早在她五岁时就已经离婚了,而那时,她的母亲却已在外面有了情人。不仅如此,萧依跟着父亲萧启沧生活,但萧启沧有了新妻林胡安后,和女儿萧依的矛盾不断,萧启沧在外经商,萧依却放弃了和萧启沧生活,转而和奶奶住。萧老奶奶是一个淳朴善良的老人,喜欢住在安静的老家。萧老奶奶年岁已过八十,不喜住在大房子,却偏偏坚持住在老房子里,而这个老房子就在萧家长子萧金平的院子里。而期末结束大三也就过去了,大四留一个学期在校学习,还有一个学期就要去实习,最后一个假期里,虽然她想要逃避接触萧家的长辈,但她还是想回去陪陪奶奶。

从小到大,因为萧依性格太倔强,不喜圆滑处事,所以萧家一部分人便十分不待见她。萧家这个家族里,萧金平是萧依的大伯,他向来都是听妻子李文的,对于许多事都是保持中立态度。萧依多次去萧金平家陪奶奶的时候,打招呼比较简短,且也不怎么喜欢说其他好听的话,李文因为萧依因她不嘴甜,便也不怎么喜欢她。萧金中是萧依的二伯,他这个人最没有本事,出去赚了点钱,便喜欢回到老家,买酒*博,喝多了便发疯,有时没钱了便找萧老奶奶要钱,因为他的这个恶习,萧家人大多是不少说他。萧依还有两个姑姑,一个是二姑姑萧宋年,萧宋年斤斤计较,自小就对萧依带有偏见,但她的女儿许轻轻却十分喜欢和萧依走近。另一个是小姑姑萧宋英,她因为有了两个儿子,但特别想要个女儿,所以把萧依看做自己的女儿。

这些长辈对她的偏见其实是从她十岁来到乐城便开始了。那时她刚随父亲萧启沧回到老家,萧宋年看到她的第一眼时是惊喜开心的,但是再一眼,通过萧依的面容仿佛看到了什么事似的,便别过了眼,而自那之后,萧宋年对萧依就不冷不热的。那时的自己,刚被父亲告知母亲在外面已经有了新的家庭,所以才选择不要父亲和自己,她便开始了习惯不说话。刚到乐城的那几天,因为环境的陌生,以及受到打击后内心的自封,便致使她不爱说话。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她的孤僻冷冷的性子才会让一些人对她存有偏见吧。

“在想什么呢?她们都走了,你刚刚怎么没说话呢?”云芷打断了萧依发呆,坐在她旁边。

“啊。没什么,就是又想起了一些事。你怎么还没回去?再晚就没车了。”

“慌什么?回去不急,我今晚留下来。”云芷自然是懂她在想什么,自从她接触萧依之后,才知道表面冷冷的她,其实是一个很脆弱的人。萧依和她提过几次她的家庭,刚才寝室里在讨论回家的事,唯独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肯定是想起了一些事。她不想抛下萧依,这个时候陪在她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而且也已经习惯了。你快回去吧,家里人应该都在等你。”

“谁说是为了你留的?你倒是想的美!现在回去肯定很堵,我可不想堵在半路呢。”

萧依听她这么一说,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她知道的,云芷向来是很贴心的,这个丫头,自打认识以来,她一直对自己很好,也一直照顾自己的心情。她一直很奇怪,明明她是一个不会掩饰,自带高冷保护障的人,但这个丫头天生热情开朗,喜欢说笑,怎么就喜欢和她亲近?不过萧依之前是问过云芷的,她说,就因为自己太会闹腾,所以想找一个安静的女孩子来克制住自己,而萧依就这样担此重任了。不过云芷也说,其实有些人要接触过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而萧依正是她接触后觉得放心的人。不过萧依也很感谢云芷对她好,也多亏了云芷,自己的性子也被她越带越偏,说起段子来也是越来越顺......

“好了,我们出去走走吧,外面的风很舒服的。”

“好。”

云芷拉起萧依,想带她出去散散心,萧依对她笑着点头,起身一起下楼。出宿舍区不到五分钟的路程,不远处就是一片小型商业中心,这里是大学城内人流较大的地区,在这里吃喝玩乐的设施一应俱全。虽然大部分的人都在打车回家,但是三区集市也是还有不少人在逛,最多的群体便是许多小情侣。

萧依和云芷吃完晚饭后,就慢慢地随处走走看看。萧依很喜欢傍晚伴着徐徐凉风漫步街头的感觉,这一刻感受身边的一静一动,以及有值得信任的朋友在身边,很安心。

“真好,就算和身边的人安静地走着也不会觉得尴尬,这种感觉真好。”云芷也喜欢这种感觉,她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萧依,你有什么不高兴的,要记得说出来,不管是谁,说出来之后,你才会舒服许多。”

“谢谢你,云芷。自从认识你以来,我就一直很依赖你。我曾经一个人生活很多年了,有些事,习惯烂在肚子里,我一个人可以消化掉的。”

“我知道你是不会主动说出来的,但还是想帮你分忧。”

“我不仅不想面对那些长辈,只是那个地方,曾经有太多的事让我感到心寒,那个家以及那里的人情都太淡薄。我只想逃到一个不会让我闷闷不乐的地方。”

“你呀,明明都成年了,心智上却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对于这些人际关系,换做别人,说两句好话,做做样子,就不会是这种情况了。但我真的做不到,我的内心深处的傲气,让我说不出,做不到。”

“不是说逼你怎么做,而是你要说服自己......”

“云芷,原来你还没走呀?”

一个声音打破了她们的谈话,两人转而看向走来的人。那是萧依的学姐,方澜岚。方澜岚最初先是和萧依认识的,后来,她想找一个接替她负责团建的人,萧依就把云芷推荐给她。云芷向来和别人熟悉得快,不久,三个人就经常一起玩。不过萧依知道,相对于自己,方澜岚更喜欢和云芷走得近。萧依起初是有点不舒服,不过对于以前发生太多这样的事,没过多久便消化这种情绪了。

“萧依,你也在呀。”她起先远远只看到了云芷,却没注意到萧依也在。

“既然你们俩都在,要不然我们去喝一杯?”她时不时瞄向云芷,眼神中有一些着急和不安,似乎有什么急事想要跟云芷说。而云芷似乎也感觉到了方澜岚的不对劲,她突然间也变得严肃起来,不过这种变化也只是维持了几秒。云芷还是像往常一样热情,用着玩笑般的语气附和。

“走吧,我们三个也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就当是这个学期的散伙饭。”说完她一边挽着萧依的手,一边拉着方澜兰,直奔之前常去的那家安静的酒吧。

萧依向来是敏感的,对于方澜岚和云芷之间微妙的眼神交流,她多少是猜到了,她们有什么事是瞒着她的。这种感觉让她多少感到不舒服,但她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们三个之前找到这家酒吧的时候,就像找到了一个秘密基地一样。这家酒吧在四楼,比较清净,很适合聊天。她们点了三盅桃花酒,一盘瓜子,也准备了各自的内心故事。

方澜兰一个人暗自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没有说话。云芷看着她的这个样子,皱起了眉,她也没有说话。现在的氛围很奇怪也很尴尬,向来不会冷场的云芷,在这个时候竟然也安静了。看来方澜兰的心事是很重了。这种情形,若是放在以前,绝对是萧依最擅长的。萧依本身就喜欢一个人静静的,不会主动调动全场的气氛,但这个时候,她却不得不打破此刻的寂静。她也倒了酒,连续喝了几杯,那两人也还是没有注意到她。

“嗯...我看我先回去了,东西还没有收拾呢。”萧依连续喝了十小杯的桃花酒,最终还是开了口。

云芷这才回过神,她听到萧依这样说,不自觉的感觉到有点心慌。

“我再呆一会儿,你先回去收拾行李,好好休息,我明早叫你。”

“好。”萧依对于云芷没有挽留有点意外,但是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她这么说也是情理之中,看来,她们的确有事瞒着自己,这种感受确是不好受,真的,她很不喜欢这种被瞒着的感觉,但是,既然方澜岚不愿意说,她也不想去逼她们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难过?”云芷等萧依走远了急忙开口。

“云芷,出事了!这次我和他真的完了,他这一次真的不要我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方澜岚再也崩不住,哭了。

萧依一个人走回宿舍,在爬楼梯的时候,她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心里各种滋味交杂着,揪着她的心,一刺一刺的。很奇怪,明明果酒的度数不高,她才喝了十小杯,就感觉灌了四瓶啤酒一样。头皮发麻,她的脑袋就像被灌了铅一样,沉得抬不起来,眼前的路也开始晃起来了,她一步步往上扶着梯子慢慢爬上去,但她却被心中的嫉妒,不满,怨恨,委屈冲击着。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云芷和方澜岚的隐瞒,深深的刺激着她。这又让她想起了以前那些不愿提起的往事。不,她不想再去回想,再去想,那种无力的自卑感又要涌出来压过她的理智。她现在只想着走回寝室,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什么都不会去想了,一切都会好的,一定会的。

延伸阅读

某妹控的次元之旅伐脉丹  http://www.ranhuai.cn/6tdj.shtml
池阳城中十分热闹,但也十分规范,在大道两旁都是整齐的一排排店铺,并没有那些小摊子。在

齐天之这真的是龙系(6)  http://www.ranhuai.cn/pgod.shtml
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万泽终于是站到了觉醒的台子前。台子上摆着颜色各异的觉醒之石。

十贯娘子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nhuai.cn/gsrb.shtml
第八章游乐场的偶遇在yg的那一次和Teddy的聊天之后,林曦夏就作词作曲产生里浓厚的

行尸走肉之我为王者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ranhuai.cn/ni58.shtml
明细的眼睛骤然睁大,就见从旁边的酒馆里忽然冲出来一个提着酒坛子的醉汉,那醉汉人高马大

朕是红颜祸水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ranhuai.cn/yyyo.shtml
尤钧端着烧尽的碳灰掩门而出,对守在廊下的应伯道:“侯爷又在看那局棋了。”空旷的室内窗

[全职高手BG]剑圣与小花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nhuai.cn/spxt.shtml
语气和内容都极其不要脸,引起极度不适。陆言听到最后的肖诚两个字,愣了一下,抬起头来,

無铭管好你的四叶草!  http://www.ranhuai.cn/drsd.shtml
千玺似乎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向我们这边看了一下。我本和小兮好好的看书,谁知他向我们这边

霓虹丛林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nhuai.cn/dhe.shtml
蝴蝶香奈惠是鬼杀队的花柱,她才16岁,却已修习花之呼吸四年,和这年纪的女性不同,她的

魔法世界奇闻录如男师协会的考核  http://www.ranhuai.cn/ddb7.shtml
回到住处,李煜天深深的呼了口气,感叹这个世界实在太疯狂了,就像在地球上,林美女掉进了

尘隙运动与大小姐  http://www.ranhuai.cn/1iu.shtml
学校生活对于谢心来说很是平静。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距离高考也只有一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之七零奋斗史在线阅读第五节

    她清澈的瞳仁里燃着怒火,三年前那一次她可没有忘,怎么样她也不会嫁给那么一个心理有病的男人!叶城他们的脸色也是刷一下的变了,最不甘心的还是叶丽舒,叶浅浅这个女人一回来就将她全部的东西给抢走了!可恶!“我不合适!”叶浅浅站在大厅的门口,双手还是被绑着的,雪白的皓腕上已经有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勒痕,那张精致的

  • 命劫之下在线阅读第9节

    这一年多来从小田那里听来不少关于梁幂儿拒绝他的情况,他知道梁幂儿在故意与他保持着互不相干的现状,这么做是因为她还在责备他令她们母女阴阳相隔吗?一直以来都是让小田出面,而自己从未出现过在她面前,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影响梁幂儿的情绪,会让她与自己越隔越远,或許她根本不想看见他的出現。是他害她变成这样如今这样

  • 穿成炮灰女配后跟反派HE了第一章

    当第五次修改的稿件被助理打回来的时候她终于崩溃,手机页面停留在微信聊天页面上,她盯着白色的聊天框里的两个字:“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她嘴里咬着棒棒糖,手指飞快地打字:“为啥啊?”这可是熬了几个通宵赶出来的稿子呢,之前在网站时候她怎么就没发现这编辑那么严格,现在当了她助理突然给她制定了标准,比如

  • 废材逆天:邪王不好惹在线阅读第8章

    “吁——”马车紧急地停了下来。樱儿掀开帘子,从缝隙中看见,前面有几个人高马大,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一脸凶样,不会这么巧吧,遇到了强盗?“车上的人下来。”领头的大吼一声,车夫也很给洛灵的面子,如她所想——胆小如鼠,被他们的阵式吓住了,两腿哆嗦着下去了。“主子,怎么办,是强盗。”樱儿也吓到了,声音有些颤

  • 玄天圣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但任谁也想不到的是这场灾祸会来得这样的迅急和猛烈。连日里坊间便有传言,说这中京道的天要变了。东京辽阳府将军高永昌竟借着国事渐微,逆杀了留守王大人,驱逐走大公鼎,又打起“清君侧、诛贼党、讨伐佞臣萧奉先”的招牌,实际上就是仗着手里握着的数十万厉马强兵,欲将幽、

  • 表面上她是正经女皇帝在线阅读夜袭城主府

    楚家别苑,卧房内,赵云翻来覆去,彻夜难眠。明天,就是赵家一门被灭的十周年,同时也是赵云父母的祭日。每每想起自己化为灰烬的赵家和惨死的父母,赵云就忍不住怒火中烧。“乾州城主,方家!我赵日天就要回来了,颤抖吧!”赵云露出了一个兴奋的表情,呲了呲牙,一股嗜血的冲动涌上心头。“主人,你在想什么呢?”——一阵

  • 我靠炼丹复兴宗门[穿书]之啥?朕的艾提尔亡了?(3)

    将整个洞穴映照得通红的焰光散去,露出了苏千的身影。呼……好险好险,在这个鬼地方绕了两天,终于见到活人了,可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死掉。“死亡蠕虫”这魔兽确实强大,当初苏千在**里练级的时候可没少被它恶心过。LV.20以下,还没转职的基础职业者基本上很难单刷它,除非是精英级玩家或者氪金玩家。这支冒险者小队平

  • 大话西游之万界天帝在线阅读第4节

    徐笙笙听到护士告诉的消息后,刚抬起的脚步不由地有了迟疑。本来徐笙笙过来就是为了弥补经纪人的过错,以避免得罪男主的麻烦,可是白妈妈连夜被送进重症监护室,那就说明白妈妈的病情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所以此时男主的心情肯定很不好,这个时候凑上去跟男主碰面,徐笙笙觉得这应该是找死的行为,要知道她可不是被天道

  • 无巧不成O[ABO]在线阅读第三章

    月光如玉,洗涤着这片黑暗的天空。基地的前方是一片树林,林夏在树林中飞速的移动着。夜凉如水,晚风将他的长发向后吹动,发丝飞舞,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飘逸如仙。林夏今年只有十八,堪堪成年而已。他是一个孤儿,是十八年前A106的前任老组长出去执行任务时抱回来的。当时的他虽然幼小,但是却天生拥有多种异能,为A1

  • 玄幻之我乃焱帝之燃烧的希望(8)

    细雨微微,如满天散落的绣花针一般,烟雾缭绕在山间田野中,乐平村处在这烟雨朦胧中,宛若人间仙境,空谷传响,风带微寒,唐几道身披蓑衣,走在青石板上,那是一条通往于老头家的路。自从进山传授武艺之后,唐几道几乎没有来过村子,他要么是教辛依麦他们武功,要么就是飞往犄角山顶,调整呼吸舞剑参道,他几乎将他毕生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