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洁癖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三月图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日阳光未到料峭,五月初的北泽算不上暖。宋拂晓搬到了新住处,那是已经十多年没有去过的老屋,处在长胡同的最里一间,前一阵刚刚翻新。

老小区都是这样,环境再取胜,设施还是跟不上。车子没处停,只得又还给了七七小姐,她每日搭巴士坐地铁,下课之后赶到剧场,险些迟到。

前车之鉴,宋拂晓这回直接挑了二楼的包厢,独自占了一桌。透过阑干正对楼下,扒着看一眼,上座率并没有上次高,相比而言清净许多。

原以为这回不会再被打扰,但是当她拆开蛋挞的时候,门口却探身进来一个人,靠着木质墙沿,瞧一瞧,再敲一敲:“不好意思,我……没座位,能在你这儿借座吗?”

她抬头,来人白净肤色,蓝衣黑裤,衣摆微微露出一截里面的灰色长T。戴着一副大框金属边眼镜,遮住上扬的丹凤眼,脸上的笑——她就姑且称为讨好吧。

看着的确朝气蓬勃,只是再多的青春气,也遮不住骨子里的痞气。

不过笑容还算可观,所以她没有直接拒绝。

“不方便?”他倒是很好说话,“要不借我一片土,我坐地上?”

态度诚恳,歪头笑的样子有点邪。脸侧的酒窝很深,看着晃眼。

不知道心里盘算的到底是什么,但宋拂晓决定暂时叫他为小酒窝。

摸不准在卖弄什么玄虚,但是她有样学样地摇头:“方便,这儿没人。”

他就很不客气地走过来,坐到了她的对面。直直看着她拆封一盒六只装的蛋挞,问:“美女,一个人来还包场,你很阔绰啊。”

她已经打开,顺势礼貌地推过去:“我好像有会员卡。”

他不免多看她两眼,“那不是内部卡吗?”

“嗯。”她点头,“我男朋友是择艺社的演员。”

小酒窝拿蛋挞的动作一顿,忪愣的表情显得有点木,脱口而出:“谁啊?”

宋拂晓笑:“不方便。”

他嘟囔一声“切”,拖出长长的音调。食指关节微曲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自顾咬过一口,咦了一声:“好吃,哪买的?”

宋拂晓有些好奇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改为偏头打量。透过厚重镜片看不到眼,她问:“听到这话你怎么还不走?”

她料定他有猫腻。这都说有男友,拒绝的意思足够明显。

去哪?他好像在听笑话:“底下没座位。”吃得真专心,已经开始来拿第二只。

她不理解他忽如其来的戏精附体,明明恨她只差入骨,偏偏装作若无其事。

话有几分道理,但她仍旧不相信他是真的只为看演出。

坏人不会在脸上写字,但是保不齐有的人长得就像一肚子坏水的,比如眼前这一个。

哎,再不拦着,自己的晚饭就要没有了!

于是她果断拉回了纸盒,他也赶在最后时分取走第三只。

桌上空余的水杯颇多,他拿起来甩一甩里面的余水,递过来一只:“有点渴,你的果汁也分我一半呗。”

这是一个陈述句,并不在疑问。

如果手上有凶器,她想剪掉那一头招摇的粉色头发。

没人叫停,**还在继续。两个人暗自较劲。

小酒窝隔着桌子来取她外带的大杯果饮,被她拎着袋子向身边一拉。他两个胳膊都撑在了桌面上,看着她说:“小气。”

宋拂晓抬眉:“坐回去。”

他悻悻然,但也真的听话地归座。

还有几分钟开场,她照例拿出笔记和录音笔。小酒窝对她的一举一动都很好奇:“你常来吗?”

“不常。”

“和你讲个有意思的事儿。”

她嗯了一声。

“你说现在票是越来越难买了,剧场都得控制人流。”他的手上拿着那只水杯在玩,“规矩就太多了,就像‘身高一米二以下不得入内’、‘宠物不得入内’,前天刚出了一条新的,你猜是什么?”

她头都没有抬起:“说。”

“姓宋的不得入内。”

“……”她写字的动作停下,撩眉看他。

小酒窝笑得纯良又无辜:“美女,你贵姓?”

故弄玄虚,无赖本色,原来一直就在这儿等着她。宋拂晓沉沉看他两眼,又低头:“贵姓王。”

“……”短暂失语,他揉揉额角,听到她问:“那你呢?”

你什么?他明白了,干干笑一下,反击:“好巧,我们是本家。”停顿一下,“嗯,我叫王重阳。”

这么冷的话,难为她还能笑出来。虽然那个笑,看起来讽刺意味十足。她点头:“我叫王子乔。”

讲完又是一阵难言的沉默,对面的人专心看书,不为所动。

他推推眼镜,摸出衣兜里的手机,悄咪咪地百渡一下:[王子乔,姬姓,名晋,字子乔,是东周春秋时期周灵王姬泄心之子]。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揉揉头发,滑着页面再向下,关键的一行字出来了————[被奉为王氏始祖]。

始祖。姓王的祖宗。

很好。

大爷的!

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他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哑巴亏。抿着嘴唇看着对面那个头顶,忽然严肃认真道:“冒昧问一句,你男朋友谁啊?有名吗?”

不明白社里谁瞎了眼,能看上这么一个人,在老子的地盘都敢为非作歹。

宋拂晓无波无澜地回应:“很有名,姓豆。”

“呵!”他嗤笑,“我猜,是不是叫豆御林?”

“认识?”她居然好意思反问。

字句都像从胸腔里发出,缓缓说:“真巧,我也叫豆御林。”

她问:“你不是叫王重阳吗?”

“……”

崩了,没得玩。宋拂晓知道,他只差在心里问候了她祖宗十八代。

前晚以一个“干”字成功震慑他脆弱的内心,今天又用一个“王子乔”碾压他绝顶的智商,豆御林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脱下长衫大褂的他,不再是老艺术家,而是一个少染俗世的大男孩。

演出其实已经开始了。择艺社六个队是分场次演出,今天晚上是六队的云字辈新人的表演。相比于底下的笑意,他们这个包厢里安静的有些过分。

对面下笔如飞,让他不由好奇,“不是,你一直刷刷刷地写什么呢?”

忽然想起大块头给他的警告,她不会真的是什么晚报记者吧?

“宋……”救命,关键时刻卡壳,他忽然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了,“宋什么来着?”

她没抬头也没停笔,空着的左手伸到面前的盘子里,一抓一把,往他那砸去。

“……”豆御林莫名被一堆瓜子袭击,果然爆发,“我……”

啪—— 又是一把,全都砸在脸上。

她平平静静:“闭嘴。”

好几粒都进了领口了,他拽拽衣摆从下面抖出来。“狂躁症。”他断定。她不说,他还就偏想知道,推着椅子就站起来,走到她旁边,看到纸上满满当当地写着外文。

她写字很快,蓝色的墨水从笔尖清流而下,夹杂着很多看不懂的符号。原谅他才疏学浅,实在没办法从潦草的字迹中判断出到底是哪国语言,但是就在他走神的功夫,她已经又写好一张开始翻页。

下笔很重,墨迹未干,纸张看起来有些皱。

低下头侧过来看她的表情,寡淡地显得有些肃穆,豆御林险些觉得她在进行一场神圣的法事。

中间换场的时候,她才终于抬起头。放下笔随着大流拍拍手,没有喝彩,并且从头到尾未见丝毫笑意。

他敲着桌子看她:“一丁点都没笑过,你来听的什么相声?”

宋拂晓实话实话:“我只是找个地方,练练听力。”

闻所未闻。

豆御林好像听到了一个无比荒唐的事情,沉默了可能有半分钟,回想笔走龙蛇的姿态,难以置信:“你一直在翻译吗?这些段子、这些梗,你还能翻译?你、你这是侮辱中华艺术!”

“我没有。”她没有太大起伏,“翻译也是要讲究技巧的,会意、转移,让自己适应在极快的语速下做到字句精准……”

他听不进去,并且不想听,不客气地哼了一声:“你怎么不去听周节轮。”

不投机,他没有发出下一句刻薄的话,宋拂晓淡淡回答:“豆霖,你把天给聊死了。”

宋某某,请问是谁先开始的?

下一场的报幕已经开始,她却收起书本和笔,很明显是离开的架势。

“走了?”

“走了。”

这才几点?

算了,这种人不懂欣赏的人早走早好。

他没有过多关心她的行踪,她却在出门前转头:“我去玩牌,赢了钱给你买蛋挞吃。”

“嗯?”豆御林没听懂。

她却只是对着小酒窝拜拜手:“明天见。”

徒留他一个人在包厢里发愣。

这个人太奇怪,说话做事没有规律。他本来是要给她下马威的,怎么才过了半个小时,她就和他亲昵成这个样子?

这个王子乔就是有意来接近他的。一定是。

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就不会简单地认为这个“明天见”是随口的一句话。事实上,再见的时刻比想象中来得早太多,也比想象中来得更为悬疑莫测。

至于她的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日后再想想,实在是太正常了。

延伸阅读

我意凌云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bmaca.cn/dqmd.shtml
“哇,好臭哇,这身上是什么东西呀?”李一涵往自己身上瞧了一瞧。“啊,不对啊,身上原来

[家教]彼此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bmaca.cn/dpq8.shtml
“叶姐,你没事吧?”ANN凑过来关心的问道。叶怡摇摇头,“没事。”她接连几晚整夜未眠

伪装学渣一千多个亿  http://www.bmaca.cn/bo0.shtml
莲泽市维多利亚风情别墅区,一栋三层别墅内。将近晚上七点钟了,霍海扎着围裙靠在餐桌前,

穿书之大师姐的修仙日志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bmaca.cn/a311.shtml
将军。菀儿小声唤了一声。容姝回头,看见司马妥站在门外,满脸怒气。他站在那里有多久了。

天兵系统之西游最强天将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bmaca.cn/66c5.shtml
延长时限第二天乔少爷第二天倒是义务性的来上课了,一上午莫烁就跟着他在各大不同的教室里

综影视之完整结局之第九章  http://www.bmaca.cn/r51.shtml
孟南星看了下时间,不耐烦地告诉他相机是圆圈,弧线代表不好修,直线是好修。方块是照片,

[系统]皇上做不到啊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bmaca.cn/s5va.shtml
公元前202年夏,乌江边。三伏天,娇阳的照晒下,岸边上那一个个身着暗红色军服的汉军士

魔帝之都市归来在线阅读成长 1  http://www.bmaca.cn/gnvc.shtml
和太阳系一样,平原星的星系中央同样是一颗燃烧着的巨大恒星。由于海洋占了百分之六十的面

你是我的人间期许之你做我保镖》(5)  http://www.bmaca.cn/slsj.shtml
寒韵檀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林梦夕说道:真的吗?林梦夕不懈的看了寒韵檀一眼,说道:当然啦

我家总裁超可爱[重生]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bmaca.cn/ngnh.shtml
乔良觉得身体里有一团火在燃烧,整个身体都快要融化,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可以依靠的冰块,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混入英雄联盟的SCP基金会在线阅读第10节

    慕容清风来到白晴院子的时候,白晴睡的正香,示意小桃去拿件衣服,虽是夏天,院子里的风还是不小的。小桃快步取来刚要盖上,白晴便醒了,看着旁边笑意融融的慕容清风,揉揉眼,伸个懒腰,把他拉到身边坐下,诺诺的说道:“表哥,可不可以把你的小师妹请来参加我的婚礼啊?”“你把我叫来,就是要说这个?”慕容清风揉揉白晴

  • 太古祭之第二章

    第二章许是为了营造暧昧的氛围,洞房花烛夜这个主题房间并不是很大。除却了各式各样的摆设之外甚至有点狭小,推开门来根本无法忽视那张大得过分的红帐暖床。而此时,一对婴儿手臂粗的红色龙凤烛正好照亮了床前,红衣雪肤的女子看了过来。微微睁大的杏眼映着烛光潋滟动人,唇角一丝勾人的笑,妖冶美丽,宛如黑夜里出来惑人的

  • 山海间之来到了异世

    “哗,哗,哗”动听的流水声,耳悦的鸟叫声。仙雾笼罩的大山,这切是多么的美好,漂亮。炎南凡听到这动听的流水声,耳悦的鸟叫声中醒来。炎南凡醒来大叫到“啊,头好疼,这是哪里?”炎南凡努力的回忆着发生了什么。一会儿,炎南凡的脑中闪烁阿这一些画面,玉台上,“彩彩,你一定要等我。”,发光的隧道里,“别闹了”“你

  • 开局小混混怒造金融帝国之你以为我好欺负吗?(二)(3)

    这是一家小餐馆,开在马路边的,店里的环境不是很好。林语跟在周嘉宏身后一步远的地方,他微微低着头,手里的书包带子捏的死紧。他不怕周嘉宏打他,这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也快要毕业了。但林语怕另外的事。他怕周嘉宏把昨晚的事儿捅出去,怕所有人都知道了。林语是个胆小的人,只要一想到他在外打工的爸妈知道这事儿,学校的

  • 城中央第九章在线阅读

    元暇心里想了一会儿,又跟他提道:“还有一点我希望你能答应我,那就是只要我没犯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你就不能纳妾。除了我以外,你不能碰别的任何的女人,除非我出什么意外死了。”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小心眼,魏徴挑了挑眉心里有些不痛快:“哦?你告诉我这是为何?男人有三妻四妾不是常事吗?”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漫不经

  • 特级厨师唐三藏[西游]第七章在线阅读

    门口的丫头将白玉领到正堂,就看到沈子音正在皱着眉头听于鞍说着什么。沈子音一侧脸看到他竟是这么快就回来后,惊讶的问道:“于夫人怎么样了?”白玉坐在沈子音身旁,随意的端过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命应该是保住了。”于鞍听后惊喜的站起身来,看向白玉:“这...这...白公子说的可是真的?”“怎么,你不信?”白

  • 这豪门贵妇我不当了[穿书]在线阅读第4节

    当皮特罗和旺达知道,犬夜叉居然是因为不想上学才离家出走时看着他的眼神,已经由高大帅气的救命恩人,改成了熊孩子的救命恩人。犬夜叉:这个等级降的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为什么不上学呢?”旺达坐在犬夜叉旁边问。“我们是因为不想和父亲站在对立面打起架来太过尴尬才不去x学院的,你又没有这种顾虑。”旺达不解的问。

  • 等天明在线阅读第7节

    洛风轻咳以引起众人注意:“洛某在此说几句话,望各位豪杰海涵。盟主夫人是否是罪魁祸首?又是否参与了那场屠杀?”众人听后骚动起来,他们的恨意不会随着时间消失,如今有人能让他们报这个仇,他们又怎么会放过这个人,放过这次机会。但若不依不挠,又有辱江湖正义四个字,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众人的纠结尽收洛风眼底,

  • 别惹她(GL)在线阅读第2节

    此时的大厅吵闹不已,有人受了伤躺倒在了一旁。易寒之拉着小红绕过那一群人,来到正厅之处。家仆们正站作一圈,手中拿着长剑,将一人围在中间。易寒之踮起脚尖去看,却始终看不到中间那人的长相,易寒之轻咳一声。“你们都让开。”家仆闻声,才回过头来看他,皆是一愣,随后便自两排站开,让出道来。白君见了他,也是一愣,

  • 一梦山河第九章

    月光安静地撒在办公桌的桌面上。塞勒斯坐在自己黑暗的办公室里,低着头。他修长的手指拿着一块手表。这块男士手表摸起来就是很劣质便宜的地摊货,它的受众是普通学生们,仿照款型的是这个时代的奢侈手表品牌ZR最经典的一款男士表。塞勒斯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表身上挂着的那家店49块钱的标签,他一向脸上没有表情,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