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成为豪门总裁的替身情人后我被宠上天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拆字不闻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众人扬着兵刃,将自己的名号一个个地通报上来,原本热闹的茶铺,此时更是变得****,杀机四伏。先前围观的三人见状,默默地向后退去,逐渐远离了众人的眼线,开始拔足逃窜。

李仙崖皱着眉头,摆了摆手,场面一度开始安静下来。

“你们的人太多了,我记不住。不过我也没打算为你们立碑,不记也罢。”

李仙崖说罢,龙吟剑缓缓出鞘,那双明目顿时变得冷漠无情,“就让此剑,来送尔等与同门相聚。”

众人大怒,眼看就要上前将李仙崖乱剑分尸,百里鹏大手一挥,止住了喧闹的场面。

“李仙崖,你可有遗言?”

李仙崖冷笑,“你就这么自信?”

百里鹏哂笑道:“当然,你喝的茶里,有我师侄亲自调的毒。”

“哦,没听说巴山剑派擅长用毒啊,你师侄又是哪位?”

“是我。”葛凌岚向前说道:“和一个擅用毒的朋友学了很多,中此毒,你必死无疑。”

李仙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已有定数,师父曾教导过他,六重天的高手,其内力可自行化解寻常毒药,但用毒也分品级,品级之高的毒师,在与人以死相博之时,即使内力不如对手,也可凭借诡异难测的毒功杀人于无形。

此时李仙崖只觉胸口气闷难解,内力流通不畅,显是中毒之兆。且不说他能不能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力化解,单是看眼前形势,这些人也不可能给他运功疗毒的时机。

莫非今日真要丧生于此?李仙崖在心中这样问自己,他定了定神,左手迅速封住胸口几处大穴。他握紧剑柄,他知道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疗毒,否则毒入心脉,神仙难救。

“怎么?鬼谷派的弟子,也开始慌了吗?”空林派的伍岳涛阴阳怪气地叫嚣道:“不妨我们做个交易,你告诉我们鬼谷派所在,我们给你解药。”

李仙崖冷笑一声,将剑一横,“我赶时间,尔等一起上吧。”

“动手!”随着百里鹏一声令下,众人提着兵刃,齐齐向李仙崖袭去。

五大门派残余势力,面对无尽的仇恨,毫无退路的绝望,都将李仙崖视为必杀死敌。其中既有巴山剑法,亦有空林剑式,既有金刀门的金刀,也有罗汉拳的劲道,以及孔雀山庄的雀翎镖,李仙崖剑光闪烁,一时间血肉横飞。

“撑住!尔等今后若想翻身,必先杀此贼!”随着众人节节败退,身位发令者的百里鹏忍不住喊道。

于是众人继续前仆后继,向李仙崖再次发起进攻。

人群中有人大声喊道:“他越是运功抵抗,毒便越容易侵入心脉,兄弟们一鼓作气,宰了他!”

这话并没有错,反观李仙崖的局势的确不容乐观,李仙崖已经能明显感受到一股由内到外的麻痹感,他的心智竟出现模糊,眼中所见时不时也变成了血红色,剧毒已经开始扩散,这样下去,迟早他会握不住剑而惨死于乱剑之下。

必须想个办法,可是又能怎样呢?要逃吗?李仙崖在心中问自己,逃跑这种事,他还真的不擅长,而且眼前局势,众人将他围得水泄不通,附近也没有树木,还真是插翅难飞。

李仙崖只好咬着牙,继续挥着剑,论剑术,这里没人能奈何他,只可惜,下毒这种下九流的行为他在鬼谷接触甚少,加上他极少下山,空有一股自信,经验极度缺乏,这才着了葛凌岚的道。

终于,随着麻痹感扩散全身,李仙崖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百里鹏抓住时机,在背后偷袭了他一剑,只可惜剑还未刺进他体内半寸,便被李仙崖反击,只好拔剑,鲜血从李仙崖的伤口处慢慢渗出,这是自李仙崖下山来第一次在战斗中受伤,就是七日前,他独战几百名巴山弟子的巴山剑阵也未曾伤过。

“好!”人群中开始大声叫好,百里鹏彻底鼓舞了士气,死伤过半的众人对李仙崖的攻势也愈发凌冽。

孔雀山庄的阮休,趁李仙崖拼命招架之时,几枚雀翎镖朝李仙崖眼睛射出,然而李仙崖听力极佳,迅速用剑弹开,雀翎镖却飞向一名提着鬼头刀龇牙咧嘴的罗汉门装束弟子的面门,正中他的左眼。

那人顿时丢弃鬼头刀,倒在地上,痛得大叫。

褚荆山大怒:“阮休狗贼!你伤我师弟做甚?”

阮休窘言道:“不是我……”

“狗贼,爷爷我今天不会放过你!”褚荆山盛怒难忍,竟朝着阮休冲来。

“你这是干甚?”几名孔雀山庄弟子见状,纷纷冲上前拦住。

“滚开!”褚荆山双手蓄力,当时便要动手。

“褚兄息怒!大敌当前,不可自乱阵脚。”空林派的伍岳涛连忙劝道,好在罗汉门有人及时向褚荆山解释明白,孔雀山庄弟子也奉上了解药,这才把褚荆山这莽汉劝住。

就是这么一会儿功夫,围攻李仙崖的众人开始出现空挡,李仙崖抓住这难得的时机,拼死杀出重围。

还是老辣的百里鹏及时发现,“金刀门的兄弟,拦住他,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锃锃锃数声,五柄金刀相接,在阳光下显得灿烂生辉,拦在李仙崖的面前。

金刀连环阵,金刀门的看家本事。

噗嗤~李仙崖的衣襟被一柄金刀划破,此时李仙崖眼前一片昏黑,无奈之下,只好闭上眼睛,听声辨位。

又是两剑刺中的声音,李仙崖前胸后背同时中剑,他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一手扶着剑,半跪在地上。

众人停止了进攻,将李仙崖团团围住。

百里鹏迎面走来,嘴角不禁带着得意的笑。

“你的确很强,论剑法,我们没人是你对手。”

李仙崖不答,浑身颤抖着。

金刀门的章离秋狂笑道:“可这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要命丧于此。”

伍岳涛笑眯眯地说道:“李仙崖,先前说的还算数,只要你告诉我们师门所在,我们就给你解药。”

“不可能!”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声音叫道,众人看去,正是百里鹏的师侄,巴山剑派掌门葛长缨的独孙,葛凌岚。

伍岳涛哂笑道:“葛少侠,不必在意,我与他说逗呢。”

葛凌岚咬牙切齿地说道:“行走江湖,讲究的是一个‘信’字,此人灭我宗族,岂能放言绕他性命?”

“是是是,葛少侠一言九鼎,义盖于天,实乃我辈楷模。”

葛凌岚没有理会这个一脸奸笑的老头,他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始终盯着紧闭双眼的李仙崖。

葛凌岚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举起了长剑,“李仙崖,今日,便要你血债血偿!”

突然,一缕悠扬的琴声从远处传来。

“什么人?”

人群开始朝着琴声方向望去,只见远处,一名白衣青年一手端着琴,正朝这缓缓走来。

百里鹏极为镇定地问道:“阁下何人?”

那白衣青年微笑道:“陆倾安。”

“你也是鬼谷派弟子?”

“非也。”

“那你为何来此?”

“救人。”

百里鹏冷眼回头看了李仙崖一眼,“来救他?”

“自然是。”

“你是他什么人?”

“嗯,怎么说呢?也不是很熟,前几日,在巴山后山,曾见过一面。”

葛凌岚冲上前来,神色激动,“杀我族人的,也有你的份?”

陆倾安摇摇头,“葛公子误会了,在下并未参与,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在下曾在事后劝说过李少侠,饶过你族人家眷。”

葛凌岚闻言,神色稍缓,他已得知巴山剑派遭遇浩劫后,家眷却得以保全,现已离开巴陵。

“葛公子如要感谢,便谢李少侠在最后时刻高抬贵手吧。”

葛凌岚怒极反笑,“你是在和我说笑吗?我恨不得食其肉,嚼其骨,想让我原谅他?做梦!”

陆倾安叹气,“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章离秋耐不住性子,大声斥问道:“姓陆的!你到底是哪派的?为何要替这贼子说话?”

陆倾安答道:“在下目前无门无派。”

百里鹏阴沉地问道:“你执意要救他?”

“正是。”

百里鹏纵声狂笑,“那便一并杀了!”

“杀!”众人提剑大呼,向陆倾安渐渐逼近。

陆倾安提着琴,叹息道:“诸位,稍安勿躁。”

“少废话!看拳。”

褚荆山运气,一招刚猛的罗汉拳招式向陆倾安袭来。

锃的一声,陆倾安拨动琴弦,琴发剑音,褚荆山只觉一道无形的墙挡住了他的拳劲。

褚荆山大怒,“什么玩意?你在搞什么鬼?”

伍岳涛见多识广,当时便认了出来,“弦音化剑,阁下莫非是南阳·竹林君的门下?”

陆倾安微微一笑,“阁下好眼力,我这弦音化剑的确是得到了竹林君的指点,但我却并未拜入其门下。”

“荒诞!世人皆知,竹林君归隐山间,一手琴弦剑出神入化,是他的不传之秘,你说不是他的弟子,为何他会指点于你?”

“故人而已。”

伍岳涛哼的一声,“小子,就算你有竹林君做靠山,今日也别想从我等手中把人救出。”

“一起上!”

百里鹏大喝一声,众人皆提着刀剑,意欲一拥而上。

阮休瞄准了陆倾安的面门,几枚雀翎镖射了过来,陆倾安还是轻轻拨动琴弦,雀翎镖在距陆倾安一尺外便被击落在地。

随着冲上前的敌人越来越多,陆倾安的琴声也变得急促起来,众人皆疲于招架,却没有人于弦音化剑中丧命。

伍岳涛悄悄来到正在督战的百里鹏身边你,附耳说道:“这个青年似乎在有意避免杀生。”

“此话怎讲?”

“你看他的琴弦化剑,弹奏的音调声度极高,但音调却低,虽作洪钟之声,但据我所知,弦音化剑,在于快速切换音调,寄内力于琴音中,以达到杀人于琴音之中的目的,这青年只是借弦音化剑的击退效果来抵御我们,他的目的只是避战,不是杀人。”

“有意思,对敌人的仁慈,这是何等的愚蠢!”百里鹏阴险一笑,对看守李仙崖的章离秋说道:“章兄,将李仙崖宰了!”

章离秋闻言,点点头,金刀亮起,便朝着李仙崖的脖子砍去。

金刀快速地落下,在距李仙崖一寸的距离时,只听锃的一声,一道弦音化剑斩到,那柄金刀顿时化作两截。

“诸位,对不住了!”

陆倾安的眼睛顿时变得异常锋锐,他的指尖在琴弦上轻轻滑动,突然,一曲慷慨淋漓的琴音由他的古琴中弹出,四周顿时变得杀音四起,仿佛有千军万马踏马而来。

百里鹏等人再也无法站立,他们不由自主地匍匐在地,顾不得捂住双耳,皆紧紧抱住头,仿佛脑袋要炸裂一般,眼前一片昏花,而且似乎每个人都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断……断肠曲”伍岳涛艰难地声嘶力竭地喊道。

“不……不可能……怎么会……”

金刀门的章离秋倒在地上目光呆滞地自语道。

众人中有知道这个招式的人顿时浑身发软瘫倒在地,眼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而操纵琴音的陆倾安,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随和,他脸色惨白,嘴角间竟微微渗出血来,他用颤巍的右手在琴弦上向前猛地一挥。

随着琤崆一声,琴音顿时消散。

良久,众人才相互扶持着站起,只觉头晕脑胀,耳中蜂鸣声不绝,眼前事物皆存在重影,调息后得到了缓解,却早已不见李仙崖和陆倾安的身影。

延伸阅读

橙红年代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lyhfhg.cn/az1.shtml
这个男人长的真心的妖孽,一双大大的桃花眼,配上这嘴角完美的弧度,足以颠倒众生。忽然身

大唐诗家夫子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yhfhg.cn/s25v.shtml
丽水别墅里,柳灵竹只着一身薄薄的睡裙,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她赤脚走到主卧房门前,深吸

[综]认真做火影之第三章  http://www.lyhfhg.cn/g82j.shtml
“这个……”两个女孩面面相觑。余馥看出了她们的迟疑,倒也爽快的将话挑开来说。“你们老

古代奋斗日常(种田)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lyhfhg.cn/d20r.shtml
九卿一阵害羞的说:“啊啊啊,我们才刚见面,你就求婚啊。我都还没做好准备呢。”九卿的一

冒牌强少之女人脸(5)  http://www.lyhfhg.cn/goms.shtml
敲门的不是我爷爷,而是已经死去的张虎。我看到张虎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张虎还是和

我真不是女主[穿书]之遇见(10)  http://www.lyhfhg.cn/xumc.shtml
又到了月底,各地区城市经理和促销督导都到西安开会,小会议室里,分公司刘经理正在对三个

洪荒之武破苍穹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lyhfhg.cn/6vcd.shtml
张诗涵和叶萧俩人往会所门口走去。忽然,一辆红色的跑车奔着张诗涵径直开了过来。“小心!

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lyhfhg.cn/gkgb.shtml
三个人回到家的时候,王一博爸妈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带王一博启程回家去了,他们两家虽然

同行迷糊的热吧!  http://www.lyhfhg.cn/guwa.shtml
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前往爱情石的渡口。没错,爱情石实际上是一处小小的孤

阳界灵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lyhfhg.cn/sobb.shtml
日月轮换,岁月如歌,当叶子再一次铺满了山谷,又是一年深秋到了。这一年,小山竹两岁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凩兽在线阅读第3节

    关于我是一个私生女的事,我早已经隐隐约约地猜测到。所以当那个男人找到我谈话,并且告诉我他是我的父亲的时候,窗边的阳光照在我们的脸上,我的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眼里闪烁着隐隐的兴奋的目光。那是对摆脱臭水沟,破屋子以及那些低矮屋子里的臃肿的妇人们闲言碎语的欣喜之感。那个精明的男人察觉我情绪的变化,他的手指

  • 网王-玻璃美人鬼神之左手

    即将进入位面:生化危机位面等级:f位面人数:5主线任务:存活十天完成奖励:500位面点,f级任务完成证明失败惩罚:无“呼!呼!”楚寒大口的呼吸着,刚刚他做了一个古怪的梦,出现在虚空之中,不见光明也没有黑暗,只有无尽的虚无。“啊!救命啊!”突然,楚寒耳边一响,耳膜震荡,不知何处传来女性的尖锐叫声,魔音

  • 一眼订终生:教官请让让第2章在线阅读

    曲陵之国,有族青尊。青尊一族世代皇爵,称帝五世。先帝青尊霸天,有九子。先帝病危,太子之位虚空。众皇子相争,记,九龙夺嫡。天命所致,八子暴毙。唯九皇子青尊云天继位。——《青尊记》“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床上的女子似正酣梦,一旁宫女轻唤,美人儿才有渐醒迹象。青尊完倾缓缓睁眼,看着熟悉的床榻与垂缦才意

  • 斩头就变强在线阅读第10节

    宁馨接了电话:“唐先生?”电话那边有键盘敲击的规律声音,应该是唐景川在打字。听到宁馨喊的称呼后,键盘声一顿。“不用那么客气。”唐景川叹息着说:“叫我景川就可以了。”宁馨在前世的时候,和同学们之间称呼都很随意。对于三个字的同学,大家都习惯于截掉姓后直接喊后面两个字。亲近一些,也很方便。现在面对着唐景川

  • 一觉醒来世界末日了第十章

    八月里,最是炎热的时候。这一日,贾府的下人却比之以往时候要略繁忙一些。而贾母院子的里的丫头婆子更是赶早又把院子里外都细细的打扫了一番,房内俱都添置些刚刚采摘下来正盛放的各色花枝。一番收拾下来,本就比别处雍容华贵,富贵风流的院子,更是显得一片花团锦簇,繁荣富贵。“老祖宗,刚丫头们不是说表姐和表弟已经进

  • 我的运气好到爆在线阅读第二节

    “栓好了啊,怎么这么问?”“栓好了,那怎么还有狗在这里吠?”叶秋一脸奇怪地说道。“噗”看着叶秋一脸认真的样子,林右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来,而王子明脸色变的很难看。“叶秋,奶奶已经把若雪许配给我了!”王子明咬牙切齿地说道。林右雪又紧张了,是啊,叶秋尽管回来了,可奶奶已经发话了,她能反对吗?“我回来了

  • 从漫威开始的假面骑士在线阅读第5章

    一听江姨娘这么说,梅云就想起方才在福宁居里安宁侯夫人说的话了,一时间心直口快,就道:“那安宁侯夫人说可惜咱们姑娘是庶……”梅云这是替谢安娘委屈,在她眼里,她们姑娘就是最好的。谢安娘倒有些不舒服了,她自己听着是没什么,不想让江姨娘心里不痛快,皱眉扫了梅云一眼,梅云慌忙住了嘴不敢说话。而江姨娘听了,看起

  • 贞观赢家在线阅读第1节

    程天宇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莫名其妙的生柳晴的气,对她有强烈的占有欲,不许她和异性接触,就在昨晚他霸占了她。经过昨天疯狂的一夜,大家都很累。“太太,这是今天的报纸。”下人把报纸拿过来,放过桌子上。没有人去拿桌子上的报纸,大家都若无其事的吃自己的饭,其实程家几乎没有人看报纸,之所以订报纸不过是为了显示他们

  • 我要这亿万家产有何用?之第五章(5)

    木宛童缩在袖下的手紧握成拳,下颚角崩得紧紧的,把头埋下,竭力屏蔽他们的交谈,将自己麻木了,装作未曾听见夏侯召的话。“谁的妾?你的还是夏侯銮的?”夏侯召问的这句话,像施了咒一样,在她心间脑海上上下下翻涌个没完。她若再自私懦弱些,干脆撞死在柱子上,免得受辱。“我的?”夏侯召呢喃了句,半眯起眼睛看着下方站

  • 拂云意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肯德基这天晚上,陈舟远果然不负众望的又一次梦到了公共汽车上的那个姑娘,美丽的容颜似水,轻轻淌过陈舟远的心田,在梦中如此切近,可是又仿佛远在天涯。盈盈一笑,落英缤纷中的点点繁华,犹如流星一样,幽深而又短暂。眼前的女子这样看着陈舟远,双目如画,映衬着斑斓春秋,轻掠于天地之间,抚平这一梦喧哗。陈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