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朕的小酒鬼之此处有鬼,超凶

作者:觅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陪我朋友去找一个人,毕竟是头一次进男生宿舍,所以我们偷偷溜进了。

爬楼梯的时候心里在打鼓,生怕有个人发现。

但是千防万防,还是被发现了。

有挺多人出来观望。我和我朋友只能低着头连忙进来我们要找的那个人的宿舍。

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男生。

偷偷的看了眼宿舍号,没错,是这间。

外面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把我们进的宿舍号给念出来了,我们进去后他们宿舍的人一合计就把908改成了988。

进了宿舍后,我都不敢抬头因为我心里明确告诉我,这里面有有一个我撩了很久的网友。

虽然两人都没有看过照片,但我还是慌了一批因为聊天暴露太多我的小习性,我好怕他认出来,全程低头放东西。

然后和我朋友一起坐到我们要找的那个人的床边玩**。

期间我偷偷的看了眼宿舍的几人。

四个,一个我们朋友,一个小胖子,两个姓顾的兄弟。出于对网友好奇的心理,我其实挺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但是我也怕他认出我,毕竟聊天的时候真的暴露太多习性,同时是发自内心的熟悉。

我一开始定的是小胖子,因为姓顾的那两个气质长相都不错,不敢想不敢想。

然后我就旁敲侧击问我朋友那小胖子有没有一段时间捧着个手机笑成傻子。

我还没有等到结果,顾的哥哥顾承照告诉我们该走了。

怎么走?外面有人堵着还在疯狂拍门呢。

所以只能跳窗,九楼,用登山设备。

荒诞,却又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我让和我一起来的那个朋友先下去,我断后。

某种情况来讲,打心底里不信这四人。

这栋宿舍都透着诡异,外边的嘈杂声还在继续,我就静静等着他们帮我朋友弄好设备。

我站在窗前侧身靠墙看着我朋友下去。

等她安全下去后,我特意叫了我们认识的那个守着。

至于小胖子,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我。

无情!

然后顾城照(好像是这个城?名字这种东西很少出现)过来帮我弄。

真的感觉超熟悉,但是低头看见他的脸和发型我果断怂了。

怂了吧唧的我开始爬楼,还没爬几层,我抬头就看见朋友不知道去哪了。

顾家弟弟低头看着我微微一笑。撇开他的动作笑的挺好看一小伙。

但是他在割我绳子!!!

两根绳子断了一根后他就没继续了,人走了。

只剩我一个人在半空凌乱。

想想我前半生,我可以肯定我不认识他,更不可能结仇,可这人为什么要害我。

我毫无意外的摔下去了,诡异的是只是崴了脚?

不待我深思,等我再定神一看发现自己站在一条马路上,旁边是几个说话的人。

我就在旁边默默听着,大概内容就是:那边竹林有一所废弃的学校,里边有个厉害的东西但是拿不出来,因为有只厉害的鬼在那守着。

一路上危险的很,很多人在路上死于非命。

不能解决那就采取另一个方法:活祭。

早在古时,那地方比较迷信就每月用小孩来祭奠那鬼。

等到了现世人们就不继续了,那里就荒废了。

现在为了取那东西必须安抚好鬼怪,只能再次启用活祭。

这方法一出自然有一派反对一派认同。就在今天他们打算同时出发。

大概是善心大发,我想救那小孩,我提出要加入了做鬼的那一行列中。

一路上走走停停,在要穿越林子的时候,众人停下了脚步。

林子里毒物很多,贸然进去只能送死。

很快就有人拿出一个药丸子说是什么解毒用的,服下后继续向前走。

半路上,途径一块墓地。墓地很简陋,堆满了落叶看来是没人来祭奠过。一排排墓碑立在那看着渗人。

我们打算继续走,但是坚持活祭的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情况既然跑过去挖那些坟墓。

动作也快,几下那边便一片狼藉。

捉鬼的那群人看见了只骂了几句一群疯子。我站在后边只想着一句话,这些人活着的时候干了什么死了还要被人家刨坟。

这些都是次要,最恨的是不知道谁把要活祭的那个孩子往坡下推了下去???

孩子是昏迷的,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捉鬼那群人连忙跑下去查看,至于要活祭的那伙,还在锲而不舍的糟蹋墓地。

迷惑行径

大概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一群人便停止了向前走的脚步在附近找了间小破房住了下来。

看着一群人毫不犹豫进去的脚步我心里有点疑惑:大片林子突然出现一间屋子就不觉着奇怪吗?

而且....,还有一张完好无损的床。

房间里挤了挺多人,中间摆了张大床。一群人好像没感觉哪里不对一个个的都轻松的聊天说笑。

至于小孩被放在床上,我坐在一旁守着。

深夜,我起来时发现众人围着房间乱翻,还有人在敲床底。

我还没发问,床尾一个人抬头带着诡异的笑问我:“你不下来找吗?它好像在床底下。”

我心里发怵,连忙从床上下来。听他们说是小孩被鬼附体不知道藏在房间的哪个角落了。

我被安排在床边的一角蹲在那守着。

随着他们的敲打,床底下果然出现了小孩的身影。

它直接往我扑过来了,突脸的那种,我TM受到了一万点惊吓。

那脸我看到清清楚楚,眼睛全是眼白和红血丝,脸上僵硬死白。他想咬我不过被我掐住了脖子咬不动只能干瞪着我。

很快我力气就不够了,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要到了我只能安慰自己似的把头偏向一边。

我可以确定我另一只手的指甲已经掐进他肉了不过他没知觉。

它嘴里呼出一种白色雾体,我想着我肯定是什么不好的玩意试图屏气不呼吸。

我闭着眼等着周围的人把它拉开但是完全没什么动静。

然后我听见一阵风声就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已经到了半夜,我好像被控制一样往外走着。

感觉到自己还有一丝清醒妄图拉个行人叫他去找那群来捉鬼的人赶紧过来救我。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在不远处看见一个人站在灯火处。

刚好我也被控制着往那个方向走,走过去低着头快速说了句:“救我,去找后面屋子里的人出来救我!”

我还在和自己的意识挣扎的时候听见一声熟悉的笑,猛的抬头一看发现是见过的人。

顾城照?

我惊讶,“你!??”

话还没说完人就彻底被控制往前走着,不能回头。

但是他身上给我的感觉没错,他就是我被小鬼扑脸时待在我身边的人。

为什么不帮我?

我游离般往林子走着,很快就到了那群活祭的人发疯的地方。

我怕的要命,不再被控制自己瘫坐在一座墓地前。

手微微一动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眼是一块墓碑,还有几个被土遮住微微熟悉的字样。

用手把泥土抚开,看着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只感觉好笑。

可是又发自内心的感觉就是这样,这就是真相。

看了眼上面的日期,已经是七年前的。

出于不想死的心理,我想着有没有可能是七年前和我同名同姓的人。

我还在怀疑人生的时候感觉自己身边站着个人,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

只见他也蹲了下来抬手把木牌给重新立了起来,我也看见了下面的一行字:xx学校。

这不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吗?

他笑道:“还没想起来吗?”

随着他的一句话我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拉扯,最后停在了一个久远的地方。

我站在走廊上,望着下面很多学生都在逃窜,时不时有水泥砖块掉下来砸伤了奔跑的学生。

空地上有老师在大喊:“地震了!地震了!快到安全的地方去!!!”

有几个人穿过我的身体死命拍打着后面的门:“快起来!快点走!”

很快门开了,几人从里面匆忙向外跑起。

这时地震还没有很厉害。我抬头看了眼门牌号:“987”

那988呢?

目光向旁边移去,门上面是一把紧锁着的锁。

里面没人?可是我明明听见门上有微微的震动。有拍门的声音可是却被东西掉地上发生的巨响给掩盖住了。

楼道上传来争吵声,隐约能听见几句呵斥:“你不要命了!”“上去干嘛!988锁门了,里面没人!!!”

随后是很熟悉的声音,“放开,我上去看看!”

果然,他出现在楼梯口冲了过来,手里拿着把熟悉的小钥匙。

打开门的瞬间里面有两个女生缩在一个角落,其中一个帮另一个弄登山绳。

他冲了过去拉起两人打算往前冲,可是门却在这时被一块巨大的落石堵住。

这时我也看清了蹲在那里两个女生的模样,一个是我,一个是我朋友。

他和另一个我帮着已经穿好设备的人下去。

好不容易下到中间,绳子却断了一边,谁也没说话,就静静看着下面那个人。

等着那人安全落地时地震也越来越强,绳子已经不能用了。

他扫了眼周围拉着我往角落走:“*一把,我们去角落躲着好不好?”

我听见那个我回了句,好。

随着宿舍楼的倒塌,水泥块砸下渐渐掩盖了两人的身影。

我们好像没*赢。

我站在半空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最后把目光看向了门牌号。

数字是用铁块制成粘上去的,这么大动静下来,988中间的那个8变成了一个o,于是变成了个不伦不类的9o8。

很快地震平静下来,整栋宿舍楼倒塌。说来也奇怪,这场地震只是围绕着学校,而且就这9栋好像是地震的中心。

那时因为学校人太多宿舍有限,所以是男女混住,男生在下四层,女生在上四层。

这次地震前夕不厉害,有很多逃命的时间,很多人都出来了。可就有那么几个特殊,总共死了十三个人,里面有个熟面孔就是那小胖子。

这些人最后尸体搬出来却只有一两个有人来认领的,其他的校方决定埋在后山那片竹林里。

后面他们几个总会被一些学生聊起来,话题总是离不开几个字\'真倒霉\'。

唯独一个女生,看着眼熟好像是生前的室友。她和那个逃出去的女生一起来看我和他。

烧些东西顺便陪我说说话。

从她的话中我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女生看不惯我和另一个女的,就趁午休起床那段时间把我和她锁在宿舍里想让我们直接缺课。

而他之所以会冲上来是因为在空地集合时他没看见我过去找她问我去哪了的时候,发现这个女生脸色不太好逼问到了原因,然后就拿到钥匙连忙赶上来救我们。

尘埃落定,后面学校升迁这里成了旧校区很少有人过来也就渐渐荒废了。

他们之前救的那个女孩时不时后过来看我们,后来听她说家里要搬到城里后,就不会过来了。

时光荏苒,还有谁知道,

有一荒唐之举,赔上了两个人的命。

意识从回忆里抽出,我也接受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

毕竟为救人而亡这种英勇的事迹好像也不错,虽然没人知道。

只是...,我回头看向他,迟疑了会还是问了句:“你跑上来干嘛?是不是傻?”

他挑眉,没想到知道真相后这人不是先激动的抱自己竟然还责问他。

他当即抬手捏住我的脸,“再傻也傻不过你啊~,知道那群道士是过来干嘛的吗?”

我疑惑,“不是过来找东西的吗?”

他好笑着摇头,“他们啊,是过来抓你的,你还傻乎乎的跟着他们一起,要不是我在一边给你挡着,你早被他们给逮着了。”说完还敲了下我的头。

我满脸疑问,“抓我?为什么要抓我?那小鬼是你派来的?还有你弟弟呢?”

“嗯,不过那可不是我亲弟,就是一个虚构角色而已。还有,你还掐人一小朋友。你知道人过来怎么控诉你的吗?”他数落了一句。

我尴笑两声耍赖道,“这也不能怪我不是,我又不知道。”

听到我这样开脱,他盯着我左看右看啧了一声后开口道:“我怎么看都看不出你这人是个记仇。你知道吗?七年间你没有意识,然后跟着当年把你锁在宿舍的那个女孩好多年。不过你也怂,不杀她,就是时不时蹦出来吓人一跳。而且还挺执着,一跟跟了人七年,搞得她现在都神经衰弱了。”

我听他的话我忍不住\'嘿嘿\'一笑,“那也是她活该,没死就成。”

他点头,“是没死,现在还想着找道士弄死你呢。”

“她找的啊。”我淡然道。

也是,一只鬼跟了人七年能不疯都不错了,找道士来收了她也正常。

“那现在怎么办?”我问

他道:“道士赶走了,没事了。”

我\'哦\'了一声后面就不知道说啥了。一朝得知自己死了还挺怅然的。

只听他又道:“我们来算笔账。”

我,“算啥?”

他,“算一算我护了你七年,守了你七年,还废了好大劲把你意识唤醒,你打算怎么赔?”

赔?不存在的。

当了鬼的我早已身无分文还得靠着大佬罩我,“没钱!”

他看着我理直气壮的模样刚想说什么就见我向他扑去赶紧张开双臂抱住我防止我扑空。

我内心可惜道,既然没扑倒。

不管怎么样,先插开话题。

看了眼脚下的墓瞬间有了点子。

表情一变小嘴一撇委屈哭道:“顾城照,他们刨我坟!呜呜呜呜~”

窝在他怀里,只听他接了一句:“宝贝,他们也抛我坟了,旁边那个是我的。”

what?!我吃惊抬头刚好和他眼神对上,他笑的像个天使:“别岔开话题。说,怎么赔。”

我抹了把脸从他怀里起身,然后狂飘,空中只剩下我轻飘飘的回声:“没钱没钱没钱~!”

当然,还有他低声笑叹道:“傻子,都成鬼了还要什么钱啊。”

随后他站起慢悠悠的向我逃的那个地方追去,很快就看见了我逃走的身影。

女主:此处有鬼,超凶的,不要过来。

男主看向女主:对,此处有鬼,超蠢的,但我超凶。

——完

延伸阅读

北极光光触媒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665h.shtml
北极光光触媒系列产品以持续、安全、全面、有效的特性从根本上填补了国内室内环境治理技术

安娜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pmbs.shtml
安娜十字绣总部是一家从事高品质十字绣设计、生产的型企业,现已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来完善

带车指标公司转让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g23a.shtml
带车指标公司转让北京软件公司带2个车指标带车指标公司转让北京软件公司带2个车指标带车

康家橱柜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y50x.shtml
康家橱柜源自英国的时尚家居品牌,在中国市场经过四年多的发展积累,已在各地一百三十多个

雾花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xn9h.shtml
雾花化妆包总部经销批发的礼品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海镕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aemj.shtml
目前传统染衣还是采用原始大锅煮的方法,这样对衣物造成严重损伤、缩水、走型、色彩发乌不

雪芙莱干洗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sdff.shtml
雪芙莱健康干洗店加盟,免费培训,免费加盟,先学后买机器。雪芙莱健康干洗全套设备861

见福便利店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j0m.shtml
见福便利店是中国连锁百强企业,成立于2006年,经过11年的发展,门店总数突破100

卞卡美妆化妆品专卖连锁店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s28n.shtml
卞卡美妆化妆品专卖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卞卡——时尚的美妆专营店以专业、时尚为主要

联华铝箔袋加盟  http://www.art-space-africa.com/pwb4.shtml
天津联华彩印包装有限公司始建于2000年,占地总面积12000平方米,在职员工16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无限复活在线阅读第5节

    莫婉莱到京城才一天而已,可是,这一天的旅程就已经快要累死她来,身后一直都有追兵,人数一次比一次要多。为了可以成功进入“帝王”她真的是拿出来自己全部都本事,不然,早就被抓住了。从早晨过来到现在她已经一天都没有吃饭了,在看看周围的夜景,还不知道一会儿要住在哪里呢?她的脑袋里面还在想这两个问题,就看见一个

  • 幻堇之追梦小女生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曦曦,在B市不好么?偏偏还要去A市,”夏妈妈还是劝说着女儿,脸上布满不舍的说到。“妈妈,没事啦,没事的时候我会回来看你的还有爸爸,哥哥,我不想一辈子靠你们,还有哥哥,你们不可能永远在我身边照顾我啊,虽然我已经毕业了,我还有很多路,是要自己去走的,”夏颜曦看着自己妈妈说到,

  • 学霸逼我负责那些年之第四章

    岳清瑶拍完了戏回到化妆室,发现余欣洁也在。她记起来,这部戏的制片人请了她来客串了一个角色。余欣洁来了之后,两名化妆师都围着她帮她做造型。她坐的位置正好是岳清瑶化妆的时候坐过的,刚才剧务过来催促,她匆忙赶去了片场,把自己的包忘在了座位上。岳清瑶在化妆室看了一圈也没看到自己的包包,问正在给余欣洁化妆的化

  • 余闲历之总结与邀请(10)

    执行任务好累啊,还没有甜点吃。她不想出海了,真的不想出了。在波鲁萨利诺的船上呆了快三个月才再度回到本部,柯薇妮整个人瘫在柔软的沙发上,浑身上下都被这温暖熟悉的触感所封印住了。这三个月她充分体会到了独立带舰是种什么感觉,收拾完“鬼犬”帕尔默之后,波鲁萨利诺更放心地把所有事务交给了她,还美其名曰“这是对

  • 室友被我攻略了第4章在线阅读

    李选谨慎的说道:“回皇上,回皇后娘娘,其实七公主早在一年前就有失魂症的异象,不过当初臣还未干确定,失魂症乃是一种因某种因素致使人承受锥心之苦,血肉萎缩之痛,而七公主乃是听了望江赋才会这样的,可是七公主年纪轻轻,就连血气方刚的男子都不能经历这锥心之痛,血肉萎缩之苦啊,何况十七公主。”听完这话的慕容天昊

  • 救汉章不可一世

    我很想找个高处好好看看这个受人欢迎和追捧的“官人”,可惜这里所有的高处都被别人占了,我被挤在那些人中间,人小力微,根本就没办法和他们抢。不过我还是有办法的,因为我比较调皮,平时这里的很多人都有些害怕我。这个时候我心下一横,冲我身前站着的我的一位认识的堂兄大声喊道:“让我看看!”这堂兄回头看了我一眼,

  • 再来不死鸟第7章在线阅读

    时间2011-2-720:58:18字数:3793倒在血泊中的父亲,燃烧的家园。父亲最后的哀求,女人无情的狂笑。冰冷的铁板,凛冽的寒风。陪伴身边的只有莉拉,除此之外则是无尽的黑暗。恐惧填满了内心。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切都变化得这么突然。本来即将就寝

  • 周天第七章

    原来活死人墓虽然号称坟墓,其实是一座极为宽敞宏大的地下仓库。当年王重阳起事抗金之前,作为山陕一带的根本,外形筑成坟墓之状,以瞒过金人的耳目;又恐金兵来攻,墓中便布下无数巧妙机关,以抗外敌。义兵失败后,他便在这隐居,所以墓内有很多房舍,通道复杂,外人入内,即使四处灯火辉煌,也会迷路,更不用说这里没有一

  • 零号秘术师之紫袍玉带之诡异的火灾3

    早上八点,入职以来的第一次会议在办公室里准时召开,刘郁白一笔一划,在日志本的封面上写了姓名和电话,然后翻开第一页,等着记下上级领导安排的工作内容。赵庆田用两分钟时间主持了会议。“案发时,宿舍楼门岗和教学楼入口处的监控都被人提前移动了,那个高度不借助工具是够不到的,今天我就从这块儿入手排查一下,至于你

  • 圣庭学院第3章在线阅读

    把情书吞下去了?这还得了啊!白爸一听这话,坐不住了,将手机抛在一边,就风风火火冲上楼。和班主任交谈的是白爸,白妈什么都没听见,更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得一头雾水望着白爸的背影。丢在沙发垫的手机依然在发声:“喂,白先生,你有在听吗?白先生?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当家长的,难怪能交出这样的孩子。”“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