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愣头小子成长记九九八十一年

作者:十月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悬天浮地骑豹郎

腰二

第一章九九八十一年

这是一座名叫万古神山的高山,它巍然地耸立在苍茫的大地上。昨夜一场小雨洗过,树木葱茏,早晨的的阳光温和地洒下,丝丝烟气袅袅缭绕,使万古神山平添了许多神秘。一只鸟儿震动着翅膀,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引来百鸟合唱。一缕清风袭来,花草摇了摇头,吐出阵阵清香。一条小溪哼着小曲,跳着小脚,欢快地向山下跑去------这一切是那么的恬静,那么的美好。万古神山真是方外天地,人间仙境。

然而,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它将被一个神秘的不速之客打破了。因为这时,遥远的天际正向这边急速飞来一个圆球。圆球在空中打着转儿,穿过空气的摩擦使它发出嘶嘶悦耳的叫声,时而有一团火焰腾空而去。这圆球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在撞击万古神山山顶的一刹那,圆球爆炸了,无数碎片似千百只蝶儿在空中起舞,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巨大的轰鸣声震天动地,万古神山摇摇晃晃,无数的树叶簌簌落下,又被风卷起,扬扬洒洒如乱雪飞渡。大小不一的石块从山顶和山腰被震落下来,惊慌失措地翻滚跳跃着向山下跑去。浓烟升起,地面上赫然站起一个青面獠牙的魔鬼,红色的头发随风舞动,双眼射出幽蓝的光芒。他张牙舞爪,对着天空哈哈狂笑,随即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喊:“龙威,我终于出来了,哈哈哈——”“龙威,你也不是不可战胜的!”狂笑声狰狞恐怖,让人毛骨悚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魔鬼名叫沫星。他可大有来头。盘古开天辟地时,竭尽全力地一声大吼,分开混沌,清者上悬为天,浊者下浮为地,他创造的世界也就是悬天浮地。盘古这一声吼,也喷出了一口吐沫星子。他的身体发肤随即化为万物,大地始有山川江河,花草树木。而这一口吐沫星子在空中穿行漂浮,直到九九八十一年,被邪恶的魔头石厄发现了。

躲在苍茫宇宙南方边缘黑暗角的角主——石厄,是这个世界黑暗和邪恶的制造者,是悬天浮地之间一切妖魔鬼怪的统治者——浊源的大弟子。他看着在空中穿行漂浮的吐沫星子,发出了一阵阴冷的笑声。他站稳身形,运足力气,从嘴里使劲吐出一股黑气,这股黑气急速在空中蜿蜒穿行,一段时间后,黑气与吐沫星子相遇,便迅速将这吐沫星子团团裹住,成为一个黑气团,然后被石厄闪电般地收拢于双掌之中。石厄用力运气,双手搅动,黑团随之上下翻滚,外面的黑气渐渐被他炼化成一层坚硬的壳,随后,石厄用力一抛,黑团在黑暗角上空悬住,兀自翻滚旋转,那情形就如同地球自转一样。就这样,经过了九九八十一年的炼化,黑团突然自爆,层片乱飞,黑烟腾腾,从里面跳出一个魔鬼,青面獠牙,张牙舞爪。

石厄大喝一声:“沫星!”然后用手一指,一道黑光向魔鬼身上迅疾射去。被唤作沫星的魔鬼,浑身一激灵,当时双腿下弯,扑倒在地,“小魔谨遵法旨。”

“你原是开天辟地者盘古的一口吐沫星子,本当瞬间灰飞烟灭。本座念你有些灵气,故施法炼化于你。现你成魔,根据你的来历,本座为你取名‘沫星’。现命你速去人间大地,代为师完成逆天逆地逆人间的千秋魔业!”

“是,弟子谨遵师傅法令!”沫星领命起身,化作一股黑烟,离开了宇宙黑暗角,向人间奔去。

这股黑烟像一条巨蟒出洞,直奔人间而去,惊动了宇宙另一端——东方紫来山上的龙威。那是红日喷薄而出的地方。正义力量之神——龙威正巍然的屹立在紫来山上。他见阴暗角走出一道黑光,知是石厄搞的鬼。便张开双臂,迎着万缕霞光,从嘴中吐出一缕清气,呼呼地向那股黑烟奔去。这团清气乃是正义和力量的精髓,叫做九阳真气。这九阳真气很快在空中截住了沫星,烟气交融,各显神通。但沫星没有挣扎几下,就被九阳真气牢牢裹住,旋即凝成一个气团。沫星在气团里一边拼命撕扯挣扎,一边大声嚎叫。但他每挣扎一下,气团就厚了一层,每嚎叫一声,气团就坚硬了一层。就这样,过了九九八十一年,九阳真气团炼化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沫星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了。龙威大叫一声,用手一指,这气团旋转着被他吸到紫来山中,定在高高耸立的柱仙石上。

石厄蹲在宇宙另一端的阴暗角里,脸色苍白,牙咬得嘎嘣直响。但他却束手无策。因为地球还是混沌如同一枚鸡蛋时,为了争夺宇宙的霸主地位,石厄就和龙威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这是一场正义和邪恶的较量,那是怎样的一场鏖战啊!双方足足打了九九八十一年,直杀得宇宙无光,鬼神失色。最后,石厄吐出邪恶之魄,龙威喷出正义之魂。魂魄在苍茫的宇宙中相撞,引发了宇宙大裂变,造成了太阳黑洞。石厄的魄被龙威的魂击得粉碎,他全身虚脱,踉跄着跑回了黑暗角,再也没敢出来。因为他没有了魄,他要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修炼元神,凝气为魄,再复魄还身。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不忘抓住机会,兴风作浪。这回,他好不容易抓住盘古喷出的吐沫星子,炼化成魔,想重掀风浪时,却又被龙威慑服了。眼看着沫星被牢牢地裹在真气团里,他冥思苦想,怎么才能让真气团离开紫来山,怎么才能打开真气团,放出沫星呢?他冥思苦想了九九八十一年后,终于想出了一条办法。他想起了在苍茫的宇宙的另一端,还有个西方,西方有个大罗山。于是,他急急地向西方大罗山奔来。

大罗山山上,住着一位怪神。说他怪,是因为他只有五六岁幼儿般大小,细皮嫩肉,童声童稚,整天咯咯的笑着,似乎永远长不大,似乎永远不谙世事。他虽如稚童,却神通广大,他汲取了宇宙间最大的能量,成为道法高深的一位金钻级大神。但这位金钻级大神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他只管掌握宇宙之间的平衡,却不知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就好像我们孩提时代玩的一种**,其中有个角色叫“老捎子”,哪方分数落后,老捎子就帮助哪方。因此他叫婴捎。婴捎手下有个侍女,叫强英。这强英照顾婴捎的饮食起居,帮助他处理日常事务,是其贴身秘书兼大内总管,婴捎对她格外倚重。

石厄只听说婴捎的威名,却没有见过其人,但和强英却有一面之缘。那是婴捎过千年大寿时,宇宙间各方神圣,无论是白道的还是黑道的,都来拜寿,想结交一下婴捎,也好得到他的庇护。但石厄登不了大雅之堂,便走关系找到了强英,送去了宇宙银行最大一笔支票,还有在银河里一座面积广大的水晶别墅。虽然没有见到婴捎,却和强英扯上了关系。这回要救沫星,看来只好请婴捎助一臂之力了。

石厄很快来到了大罗山,乔装拜见了强英。送上了一笔丰厚的贿赂之后,又假惺惺地掉了几滴魔泪:“大仙啊,我的徒儿平白无故地被龙威掠去,正在紫来山上受着酷刑煎熬,请大仙通融,救其一命,胜造万级浮屠啊!”

收了巨额贿赂,爱财的强英一口应允,便颠倒黑白,添油加醋地向婴捎叙述了龙威的所作所为。婴捎咯咯地笑着,点头答应往紫来山走一趟。

婴捎和强英须臾来到紫来山,见龙威在山头威严地屹立着,婴捎也不搭话,只是咯咯地笑着。强英上前,对龙威说:“龙威,当年你和石厄争斗,已经波及了大罗山。我们主人看在你的面子上,并未追究。这几个八十一年过去了,料想你们双方各守其境,相安无事,也就罢了。石厄也没为害宇宙,偏安一隅,你怎么自恃高强,再生嫌隙呢?”

龙威见婴捎他们到来,已然知道来意,虽然争斗起来,他还不是对手,但他岂能轻易屈服。于是,据理力争。“上仙有所不知,石厄为恶,由来已久。他在黑暗角是苟延残喘,等待机会。”便把石厄收盘古的吐沫星子炼化成魔欲为害人间的事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

强英脸红一阵白一阵,便强词夺理:“石厄收徒理所当然。你怎么知道他就是要危害人间呢。即使都如你所说,那也是劫数所定。人魔终有一战,世界要重新调整秩序!”

“既然上仙如此说,我龙威职责所在,虽然技不如人,也要誓死捍卫正义和真理!”

强英听罢,心中懊恼,她求助似地看了一眼婴捎,婴捎咯咯地笑了两声,童稚童音地说道:“本座不听你们争论谁是谁非,且先救了沫星再说!”话音刚落,小手一伸,一道金光就将龙威罩住,任凭龙威怎么挣扎,硬是走不出去,功力也发不出来。

婴捎又咯咯笑了两声,小手又一伸,一道金光直奔仙柱石。咔嚓一声,仙柱石顿时裂为两截,那真气团忽地弹跳几下,升到空中,稍停片刻,便翻滚着呼啸而去-------

婴捎望着飘远的真气团,又看了看罩在金光里的龙威,依旧咯咯地笑了两声。强英得意地扬起脸庞看着龙威,那意思好像在说:怎么样,这年头要靠实力说话呀!

放走沫星,婴捎收回金光,和强英返回大罗山。

走出金光的龙威,忙运气恢复功力,一双眼睛牢牢地盯住渐滚渐远的真气团------

第二章神山在侧

离万古神山不远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村庄百十户人家,基本上都姓杨,所以叫杨家庄。杨家庄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耕女织,小日子过得挺滋润。那时,没有重工业污染,天青青,水蓝蓝,生产的作物都是纯天然绿色无化学添加,所以,杨家庄的人个个结实健壮。尤其是庄主杨德财,虽然五十开外,身子骨特别硬朗。那时候的人人均寿命是多少,五十岁可不同于现在的五十岁呀,那是一个不小的年龄啊!

杨德财虽为一庄之主,家境殷实,衣食无忧,美中不足的是他娶的第一个老婆,即原配夫人刘氏不生育,夫妻虽然恩爱,但膝下无子,生活显得清汤寡水不说,就连这偌大个家业也无人继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时的人对这个非常忌讳。这样,他们俩口子整日郁郁寡欢。屋漏偏逢连夜雨,许是忧伤过度,刘氏竟恹恹生病,虽多方延请名医,但病情一直没有多大起色,刘氏竟撒手人寰,一命呜呼了。

百天之后,大伙就劝杨德财续弦。杨德财还没有从丧妻的悲痛中解脱出来,他断然回绝:“发妻尸骨未寒,我就另娶新欢,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呀。”众人一见,便不再劝。

万古神山依然高高地耸立着,四季依旧有条不紊地更替着,时光不知不觉地流逝着。转眼三年已过,这时,亲朋好友便对杨德财不依不饶了,说什么也让他把婚事解决了。不少人竟自作主张把未婚女子或丧夫新寡的少妇领到杨家,应让杨德财下决断。一方面亲朋好友苦苦相逼,一方面杨德财也确实需要个女人来疼来爱来照顾,于是,千挑万选,杨德财和邻村的张氏少女结为了夫妻。

一阵唢呐,一阵喧闹,张氏过门。杨德财老树开新叶,对娇滴滴、粉嫩嫩的张氏疼爱有加。未出月余,张氏就有喜了。这下可把杨德财乐坏了。他觉得生活是那样的美好,他看什么都顺眼惬意,上天垂爱与他,他岂负上天。于是,天天烧香拜佛,祈求平安。

万古神山依然高高地耸立着,四季依旧有条不紊地更替着,时光不知不觉地流逝着。转眼之间,张氏到了临盆之日。杨府上下一阵忙碌,杨德财在书房来回踱步,管家王良站立一旁。王良对杨德财说道:“老爷,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哎呀,我能不躁吗?”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兴奋和激动让杨德财内心确实焦躁不安,他感觉时间过得太慢了。

“老爷,不好了,夫人难产了。”一位女佣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禀报。

“什么?”杨德财脑袋嗡的一下,他觉得天在旋,地在转,他甚至没了呼吸。他跌跌撞撞、慌慌张张地向产房跑去。

产房里,,接生婆满头大汗,手忙脚乱,几个女佣焦躁地站立一旁,胆战心惊,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啊?”杨德财气喘吁吁。

“孩子是横着生的,老爷,母子怕是不保啊。”接生婆回过头来,说出的这句话如五雷轰顶,让杨德财一下子呆住了。半晌,他才猛地醒过神来,“老嫂子,求你想想办法,让她们母子平安,我分你一半家产。”说完,杨德财跪地磕头,双手合十:“菩萨,可怜可怜我吧。看我一心向善,潜心念佛的情分上,让她们母子平安吧。我天天给您烧香,我为您重塑金身,菩萨啊——”说着说着,杨德财失声痛哭-------

管家王良和几个女佣急忙上前拉起他,连推带劝,将杨德财送回书房。这边,接生婆拼尽全力往出顺孩子,弄得两手鲜血淋漓。

过了好一会儿,产房终于传来了婴儿来到人间的第一声响亮的啼哭。但,张氏却因大出血,香消玉殒了。

杨德财一喜一悲,百感交集,涕泗横流。喜的是老年得子,悲的是暮年丧妻。

襁褓中的婴儿浑然不知他的到来,让人喜悲参半,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透着机灵。杨德财擦了擦眼泪,为儿子取了个名字——杨龙威。他希望儿子能健健康康地活着,具有男人的龙之气,威风凛凛,长大**,光大门楣。只可怜张氏,十八九岁,正是花样年龄,刚尝到生活的甜蜜和快乐,十月怀胎,未及品味做人母的滋味,就同丈夫、儿子阴阳两隔了。

幼子嗷嗷待哺,丧妻之痛隐隐,杨德财心焦力瘁,他觉得上天也不公平,给了他满足,却又剥夺了他的快乐。亲朋好友见状,又力劝杨德财续弦。不为别的,为了杨龙威,也要再娶一房,不能让孩子投生他这里,一睁眼,就没有个妈呀!

杨德财想了想,觉得这话有些道理。于是,就点头应允了。

那时,男人,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说个三房四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很快,又一个女人走进了杨家大院。她叫钱莲莲,一个死了男人的少妇,三十来岁。

钱莲莲生得如花似玉,一双杏眼顾盼生辉,窈窕身段,颤颤巍巍,让人一见就想入非非,尤其一开口说话,那腔调都带着钩钩。“老爷——奴家为您熬了莲子粥,您喝一碗吧”。“王管家,去给我扯上三尺绸布,我要做一个小衫——”

自从钱莲莲进了杨府,王良的心就如百爪抓揪,又痒痒又有些疼。有事没事他就和钱莲莲搭话,没多久,俩人就从眉目传情到动手动脚、打情骂俏,再到双双滚到床上,干起了好事。可在杨德财面前,俩人装得一本正经,做得滴水不露。时间一长,俩人的欲望就急剧膨胀。

“莲,咱俩就这样偷偷摸摸一辈子?”从钱莲莲身上爬下来的王良气喘吁吁的说道。

钱莲莲懒散地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恨恨地说:“你以为我愿意呀?一个老干柴棒子,还有一个磨人的小犊子,闹死我了!”

“咱们得想一个长久之计。”王良若有所思“怎么个长久之计,你到说呀,啊?嗯?”钱莲莲扳着王良的肩膀头,浪声浪语。

“这么办?”王良和钱莲莲耳语起来。

“啊?”刚听了几句,钱莲莲就大叫起来,显得十分害怕。

“你怕什么?纸里包不住火,早晚有一天,咱们也得被老东西发现,到时候也是死路一条。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王良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奸情出人命,*博出贼星,这话一点也不假。王良想一箭双雕,既能达到和钱莲莲长期通奸的目的,又能霸占杨德财的家产,便和淫妇密谋毒死杨德财。

杨德财就这样轻而易举、不知不觉地死去了,在他喝了一碗莲子粥后,那粥里的砒霜让他脸色铁青。

杨德财的丧事办得也很匆忙。尽管族人对他的死都持怀疑的态度,但作为主根儿的夫人钱莲莲不说什么,旁枝末节又有什么作用呢。

钱莲莲的演技足可以与好莱坞明星媲美。她披头散发,悲痛欲绝,有几次竟哭昏于地,让旁观者大大地陪着飙泪了一把。

王良不露声色,跑前跑后,也尽到了一个管家的职责。

杨德财入土为安了。催泪的一天终于落幕了。夕阳滚落进了万古神山,黑暗很快掩盖了一切。杨府的油灯熄灭了,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深深大院。卧房里,吱呀的床板摇晃声告诉人们,罪恶和淫欲开始上演了------

日子如流水在无声地淌过。人们各自为生计忙碌着,杨德财的故事被庄上的人渐渐淡忘了。钱莲莲和王良也慢慢地由幕后走到了台前,他们明火执仗地做起了夫妻。庄上的人似乎明白了一切,但,敢怒不敢言。官府已被他们用大笔的钱财买通好了,即使有人站出来,大喝一声,顶多也就吓奸夫淫妇一哆嗦,还能有什么结果呢?

最可怜最无辜的是幼小的杨龙威。他转眼失去了双亲,这回又要失去生存的权力了。他成了钱莲莲和王良的眼中钉,肉中刺。弄死他吗?老实说,这两个家伙确实想过。但已经沾满了鲜血的双手此时也颤抖了。再这样把事情做绝,恐怕会引起众怒。那怎么办呢?王良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弄死不行,弄丢了可以吧。

第二天,王良和钱莲莲大张旗鼓地去万古神山脚下一座庙里去进香。然后,王良威逼利诱一个女佣,偷偷将杨龙威抱到了神山里,丢在一处灌木丛中,便逃也似地跑下山去。回来的路上,钱莲莲大喊一声:“不好了,刚儿不见了!”王良对着几名女佣大声斥责,显得十分焦急:“快去找哇,找不到看我不扒拉你们的皮!”

上哪去找啊。寻找半日无果,钱莲莲哭红了双眼,王良唉声叹气,一阵作秀后,进香的人回到了杨府。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万古神山,灌木丛中,杨龙威天真地眨着眼睛,他完全也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更想不到,危险已经一步一步地向他逼来。不远处,一头斑斓花豹踱着方步,慢悠悠地向他走来。花豹走到灌木丛边,突然停住了脚步,调转豹头,又原路返回。正当我们为小杨龙威庆幸时,花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若有所思,猛地转回身,蹭地窜入林中,几步就跑到了杨龙威跟前,张开血盆大口向杨龙威咬去-------

给读者的话:

新手上路,求点击,求收藏,求帮助

延伸阅读

金凰珠宝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gy0l.shtml
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的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

诚简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xkek.shtml
诚简银饰总部是银饰品、银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厦门诚

拓蓝普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prww.shtml
拓蓝普汽车用品是香水、钥匙扣、DAD、挂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

执业医师培训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gtnr.shtml
北京环球天泽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培训专职有:执业医师、口腔,临床,中医,中西医,执业

爱依尼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agtr.shtml
爱依尼汽车用品总部主营:汽车坐垫脚垫头枕抱枕方向盘套后备箱垫挂件以及数码产品等:生产

吖咪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nucp.shtml
吖咪饰品总部是韩国饰品、发饰和节日头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企业吖咪饰品总部主要致力于合金

彩壳飞扬手机彩壳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gors.shtml
“彩壳飞扬”微店连锁加盟营运模式,创新中国手机彩壳销售市场的新一轮购买狂潮,打造中国

京港世家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pfpr.shtml
京港世家皮草毛领加工厂创立于2002年,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及毛皮清洗保养为一

祺彤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amsv.shtml
祺彤茶叶为了让众多消费者品尝到铁观音上等茶,先后在长坑、感德、剑斗、祥华等地建立茶叶

奥比萨克加盟  http://www.hedvalaw.com/asid.shtml
奥比萨克葡萄酒连锁店遍布法国各地,拥有各类尊贵酒庄的代理权,向国内外各地输送产自博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抱走剑灵小哥哥.gif在线阅读第四节

    与那面馆师傅的闲聊,让的一下午的时间变得短暂起来,不知不觉便临近黄昏,觉得口有点干燥的张黎起身向面馆师傅要了杯茶水,见时辰差不多了便朝醉梦楼去了,面馆师傅看着张黎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开这面馆也有两三年了,还没想过要找个伙计,今天看这小子顺眼,等下要从老黄那儿把他给弄过来。”酒楼掌柜的人很瘦,下巴上

  • [阴阳师]与你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进行的很快,不大功夫就轮到了叶天翔,做了一个深呼吸缓和看一下忐忑的心境,来到测试仪的面前把手缓缓的放了上去,不过问题来了,接下来该干什么?由于叶天翔时间有些长负责测试的人员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这位同学,麻烦你快一点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呢!”这我也知道啊,可接下来要怎么做啊,混蛋你倒是告诉我一下啊

  • 吸血鬼骑士之玖兰榆还手机

    “师傅啊麻烦开快一点。”万飞扬说道。“超速交警会瞄上的啊,我可不喜欢和他们打交道。”师傅说道,不慌不忙地把着方向盘。“师傅啊,实话跟你说吧,前面的车里有我老婆,跟人家大款去了,你要是不帮我追上,我们就完蛋了,”万飞扬煽情地说道,“我这下半辈子的幸福就在你手上了。”师傅听完,瞄了一眼万飞扬,心里想着这

  • 南风知我意好好关照

    “另外那个林曼溪,是楚小姐同父异母的姐姐……楚小姐先动手打人也是因为她辱骂小姐母亲。”楚琋月的母亲顾斓心是顾霆钧的养母,顾霆钧自小被顾家收养,众所周知他跟这个养母的关系极好。“呵。”顾霆钧犀利的冷眸幽然转深,唇角勾着莫测地弧度。明明是六月的天气,冯峰身处在诺大的客厅里,脊背被这一声淡漠冷笑寒意四起,

  • 圣域永生女帝套装

    第007章女帝套装“糟糕!”韩东立大惊失色,想不到女帝海盗团的人还没有全部撤走,居然留下了一个善后。那可是凶残的海盗啊,对韩东立这样第一次迈入战场就被团灭,信心几乎被完全击溃的家伙来说,就算只是一个海盗,也足以让他吓得魂飞魄散了。“洞察术!”李玄夜第一时间发出了洞察术。“鹰人罗迪:武灵一阶,女帝海盗

  • 石为媒之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2)

    我叫陈小垚,在这个重生和穿越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年代,万万没想到,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唯一的亲人。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胡渣的男人,陈小垚简直泪流满面,“兄dei,你知道吗,我找你找得好苦。”哪想到两个男人见了陈小垚,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吓得面色大变,立刻掏出了枪。“陈警官,别来无恙啊!”胡渣男粗狂的声音道:“

  • [FGO]石头号是坏文明在线阅读第八节

    刘备见此情形,心中道了一句“果然如此”,接着举起马槊,大声喊道:“执戟!”士卒闻言,纷纷正握长戟,做出冲刺的姿势。大汉传承至今,冶炼等技术蓬勃发展,钢铁兵器逐渐取代青铜兵器,成为军队中的主要武器。如今,铁制长戟就是骑兵、步兵的主要武器。骑兵使用的戟称为马戟,步兵使用的戟称为步戟。汉代每十里设一亭,每

  • 我的身体里全是大佬在线阅读谢谢惠顾

    ……【已传送至目的地】【目的地区域空间能量特殊,玩家将随机分批投放】【分批投放时间,空间未知(时间误差已限定在15~30分钟内)】【您已到达目的地:童话镇】【玩家在童话镇内死亡后将复活于童话镇外随机空间,无法再次进入】【正在修正复活点……】【修正已完成,玩家复活点已限定于:圣赛尔帝国.赛鲁小镇】【警

  • [香蜜]邝露重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世界上没有窝囊和怕事男人,男人之所以看起来窝囊和怕事是因为他没有处理问题的能力,当一个男人拥有绝对实力处理一件他所要面对的事情时候,他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林修远作为一个年轻人很容易冲动,但是因为当时冲动留下的后遗症,他知道自己是没有能力解决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躲藏。每个人都有冲动的时候,当我们因为冲动犯

  • 我在万界跑滴滴在线阅读第1节

    “砰,砰,砰”烈日下,一个少年正在用拳头不断地击打着那插在地上的靶子。这少年估摸十七八岁上下,长相清秀,赤*着上身,那带着汗水的古铜色肌肉泛着光。陈宁到这个世界已经满整整一年了。一年前,他因为在路上遭遇了车祸,本以为必死无疑,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陈宁之前的身份是一个退役特种兵。他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