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焦土世界在线阅读小叔叔长短信

作者:豫中小徒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七章

经过一番讨论,大家决定还是去餐厅吃饭,以免给邵伯增加不必要的工作。

邵伯笑眯眯地称赞:“都是好青年。”

被夸奖了的好青年们都很开心,连关泽远身边的气氛都柔和了些,令闻均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五人落座,食物已经摆上了餐桌,各式海鲜美味散发出迷人的食物香气。

秦烨舔了舔嘴巴,盯着那道麻辣小龙虾眼神缠绵,望眼欲穿地等待寿星宣布开吃。

邵伯提着私房餐馆送的冰淇淋蛋糕,问什么时候拆。闻均扫视一圈,都是吃肉的狼,决定还是让邵伯放进冰箱,先吃海鲜。

在苏文钊的提议下,大家给刚刚上任的副队长闻均同学唱了生日快乐歌,闻均连连道谢。

朵岩一脸惊讶,点评道:“没一个跑调的,还不错。”

四个年纪大的又一次感受到了老小的嘲讽功力。

也算是天南地北的五个人,大家出于种种原因进入这个组合,坐下来给自己过生日,闻均诧异自己居然还有点小感动。想了想又觉得确实挺有缘分,于是倒了杯可乐站起来,跟大伙再次道了声谢。

苏文钊手里攥着个蟹钳,一嘴蟹肉,大声抗议:“没诚意!谁把可乐拿上来的?换啤的、换啤的!”

秦烨捏着半截麻小,也跟着起哄,“拿酒来,是不是男人!”

闻均看着秦烨的脸,想反驳又怕戳到小青年的玻璃心,只得无语凝噎。

邵伯神出鬼没,闻均就无语凝噎了这么一小会儿,桌上的可乐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罐罐冒着凉气的啤酒。

邵伯一定是留下过江湖传说的人。

关泽远先开了一罐,对着闻均举了举,没说话,喝了。

闻均笑了笑,举起罐子示意,回了一口,然后揪住了刚才起哄得最厉害的苏文钊,连敬三次,祝他当选队长。

苏文钊爱起哄,酒量却不行,闻均敬完第三回,他一脸求饶地看着闻均,眼神跟小奶狗似的,闻均乐得不行,放过了他。

可能是有些混熟了,气氛整一个活泼起来,秦烨撺掇不能吃辣的苏文钊试试麻小,苏文钊被辣得不停喝酒;朵岩要秦烨教他怎么剥龙虾,其实就是等着吃秦烨剥好的虾肉;关泽远见苏文钊辣得可怜,良心发现给他拿了罐可乐回来,被苏文钊抱着大喊三哥,差点没动手揍他。

正一团热闹,邵伯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个气场强大的戴墨镜的男人。

邵伯:“这位客人来找朵岩。”

男人摘下墨镜,对一桌的小年轻露了个帅气的微笑,说:“打扰了,不知道你们在聚会。我是朵岩的叔叔朵原,找他,有点事。”

活生生的影帝!

四个人全都安静下来。

闻均站起来,寒暄道:“朵原先生好,我们是朵岩的队友,我是闻均,这是秦烨、关泽远、苏文钊。大家第一次见到您真人,有些激动,请您见谅。”

剩下三个人反应过来,一一问好。

“客气了,你们好,多谢你们照顾朵岩”,朵原笑了笑,然后严肃起来,对着不看自己的朵岩说,“朵岩,我要跟你谈谈。”

朵岩站了起来,见桌上四个人都担心地看着自己,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露了个笑容,然后才转身看向朵原,“小叔叔,去我房间吧。”

叔侄俩离开餐厅,餐厅内的话题却围绕着“朵原影帝好帅”和“朵岩会不会有麻烦”这两个中心思想不断展开。

朵岩卧室。

一关房门,朵原完全没了刚才在楼下的气势,坐到朵岩的床上,当然,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严肃,对朵岩说:“我本来在美国跟你未来小婶婶一起拍戏,听说你去找轩辕老板要出道的消息,我一开始是想找我哥们跟你聊聊,后来我想了想,还是飞了十几个钟头回来。所以你跟我好好说说,你也知道我不是封建家长,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朵岩父母是一线医护人员,工作异常繁忙,从朵原记事起,就记得朵岩经常被他父母托付到他们家,朵原辈分高年龄小,作为表叔,其实是像哥哥一样带着这个小侄子玩到大。

所以朵岩一声不吭回国,还突然要出道,朵岩的父母因为长期的缺席,实在是都有些不知从何管起,到最后全家最惊讶也最关心的,是他朵原。

朵岩一言不发。

朵原也不着急,就坐那等他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我……”,朵岩终于开口,“我想当明星。”

朵原耐心地问:“为什么?”

朵岩张了张口,却提起了另外的事,“克莱因老师说,我的技巧练得再纯熟,音乐中却始终没有足够的感情。我不能理解这句话。”

“什么是感情?我从音乐中体会到的感悟,难道不是感情?我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我只是还没有兴趣去尝试一段感情,但我拥有的友情、亲情就不是感情吗?难道就因为我对爱情没有憧憬,我就‘没有足够的感情’?我不能理解,也没办法接受。”

朵原没料到朵岩一开口就要跟他探讨这种形而上的问题,一时有些懵,好在朵岩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克莱因老师说我这种心态无法成为专业的演奏者,给我放了无限期长假,让我体会生活,寻找一下平衡。我实在是不明白。但我去找了其他老师,他们都说我的琴声有缺陷。”

“回国之后,我听说**圈能够体会一般**会不到的大起大落,反正有你在,轩辕老板也不会坑我,我就去了洪荒**。”

朵原翻了个白眼,都已经被坑进了这种不着调的男团,这小鬼也好意思大言不惭。

朵岩没看他,问道:“你是下了飞机直接来这里的?”

朵原点点头。

朵岩面无表情道:“那有件事,可能家里人还没告诉你。我从德国回来那天出了车祸。”

朵原瞪大了眼睛,赶紧打量侄子。

朵岩却若无其事地继续说,“出了车祸,但其实我的手并没有受伤。我只是怎么都想不明白,所以不想头痛下去了。既然让我体验生活,我就好好体验一把”,说到这里,朵岩笑了起来,“我觉得队友都挺有意思的。再说了,男团的话,不是会遇见很多女孩子么。”

朵原一个大巴掌呼上他的脑袋。

“个熊孩子 ,还学会大喘气了。你就不能好好跟家里说清楚?连轩辕老板都以为你在车祸伤了手你知不知道?长辈你不想说,那至少先跟我打个招呼吧?你以为你是独行侠啊朵岩?我跟你说,你这种把别人当傻子的性格给我收敛一点,不然你迟早被你‘挺有意思’的队友们嫌弃。听到没有?”

朵岩抱着脑袋,若有所思,“难道这就是克莱因老师说的,我欠缺的部分?”

“我看你是欠揍”,朵原想起自己飞了十几个小时就有气,又在他头上糊了一把,警告道:“给我记住,严以待己,宽以待人。不要以为天底下你最聪明,秦烨那孩子就算了,其他三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总之你要想交朋友,就要诚心相待。但是进**圈之后,你有多少心眼就亮着多少个心眼,有备无患。”

“你从小主意就正得很,既然你手没事,这么大个人了,我也懒得管你”,朵原戴上墨镜,“注意安全,被群殴了记得抱住头。”

朵岩瘫着个脸道谢,“谢谢小叔叔关心”,然后露出了一个灿烂又阳光的笑容,“替我向小婶婶问好。”

这熊孩子又精分了,朵原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随口应了,朵原下了楼,去餐厅跟四位已经跟自家侄子捆绑销售的无辜青年道了别,然后直接去了机场。他要赶回去拍摄。

朵岩站在大门口,看着计程车开出去,松了口气,左手不自觉握住了右手的手腕。

身体上,没有受伤,精神上,却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手腕中的疼痛。

真是弱小啊,朵岩嘲笑自己。

这对叔侄一个帅气一个可爱,一个宽厚闷骚一个腹黑深沉,骨子里,却还是有一些相像。

关泽远手里拿着罐啤酒,听秦烨、苏文钊和闻均说相声似的你来我往,桌上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他一看,有未读短信,显示着陆雯的名字。

手机不断地震动,这条短信长得反常。

关泽远拿起手机站起来,走到餐厅外,坐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台阶上,深吸一口气,才打开了短信。

“关泽远。这条短信,我本想劝说你放弃那个浪费时间的出道计划,但如果,我确实希望你成长为对自己负责的成年人,那么再去专断地干涉你的决定,并不合适。”

“但我还是有话想要跟你说明白。在我的记忆中,你从小就是个温柔而害羞的孩子,你很关心身边的朋友,尽管有些敏感骄傲,那也是你的可爱之处。”

“然而随着叔叔阿姨对你的忽视,你渐渐变得易怒,任性地放大你的骄傲,无形中赶走了关心你的朋友们,却一直跟着我。我以为这是你还愿意接纳他人的表现。”

“我错了。我现在才明白,你是将对友情和亲情全都倾注在了我的身上。可是,泽远,没有人能够承受你这样不计后果的感情。”

“就算有人能承受,那样的关系太过脆弱极端,并不是健康的感情。你不是叔叔阿姨,你没有必要,也不可以变得像他们一样。你是你,你是关泽远。”

“你如果不能接受你自己,你如果不爱你自己,那么,你永远没有能力去爱别人,去经营一段良好的关系。不要再伤害你自己,去换取阿姨的注意了,这不值得。”

“我相信你能够成为一个为自己负责的人,我相信你能够找到你的方向。我作为一个亲人,永远站在你身后。但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不爱你。”

“好好选择你脚下的路,泽远,没有人值得你浪费生命。你还年轻,有无限种可能在未来等你。我相信你能好好走下去。陆雯。”

关泽远焦急地想要回复,打出一句话,删除,再打,再删,最终只得任手机的屏幕熄灭,双手搭在膝上,将脸埋进交叠的小臂。

她真的是一个好姐姐,也是一个好女人。

他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对她的爱意,可他想要反驳的时候,才发现,除了家族提供的财富,抛开这些,自己在这世上,竟毫无立锥之地。他还没有任何成就,也还没有任何成绩。所以他没办法证明自己可以给她未来,也没有证据说明自己足以经营一段感情。

甚至在内心深处,他不得不承认陆雯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不论是对父母的积怨,还是试图引起母亲的注意,都是对的。他简直像是被剖开,放在了显微镜底下毫不留情地分析成分,毫无反击之力。

关泽远从未如此清醒地看清自己的处境。

醍醐灌顶。

送朵原出去的朵岩走回屋内,经过走廊,见关泽远坐在楼梯上,脸色诡异,出声问:“你……在这干嘛?”

关泽远看向他,居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没什么,他们太吵,我出来玩手机。走吧,我们进去。”

朵岩背后一寒,几乎同手同脚地跟着关泽远往里走。苏文钊说得对,崩人设果然好可怕!

既然毫无方向,那不如顺着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

至少,这条路上,他已经有了一群有趣的同伴,而无限可能的未来,好像就在前方。

“陆雯姐,你说的都对。但是有一条错了。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是爱你的。今晚队友生日,拍个生日蛋糕给你看。”

苏文钊跳上了椅子,拿着两个空罐子敲敲敲,“人都齐了,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延伸阅读

keystone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yu5u.shtml
keystone建筑贴膜为各地500强3M公司大中华地区净水、劳保用品、研磨产品、胶

圣宝莱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a1zh.shtml
上海禧沁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本公司是位于上海市闵行区老北翟路的一家集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

众冠机电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n5yq.shtml
东莞市众冠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服务力、诚信力、创新力的经营理念,用良的产品、出众的技术

3D快立拍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gxov.shtml
3D快立拍是郑州度越科技自主研发的技术,可室内室外、影棚拍摄,现场把被摄者的图像提取

富士思源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dia7.shtml
“富士思源”来自日本富士山的天然矿泉水,目前在上海进行样板市场的销售,公司投资规模为

汇东精品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d5ua.shtml
汇东精品现有大量福娃批发(规格为30厘米,15厘米10厘米20套起批),奥运吉祥物,

卜卜树墙衣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s0tq.shtml
卜卜树墙衣加盟_公司简介莆田市天威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

丝蓓绮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nbuj.shtml
丝蓓绮洗发用品是目前的洗发水。排名第二的ASIENCE,在日本的代言人是章子怡。丝蓓

康思贝健除甲醛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nju.shtml
康思贝健除甲醛隶属于河南康思贝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空气净化业专业

蒙润水蜜桃罐头加盟  http://www.kaboglugroup.com/pqas.shtml
蒙润水蜜桃罐头坐落于中国山东省临沂市,位于山东省东南部,辖三区九县,面积1.72万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犬夜叉)奈落大人的愿望之第九章

    晃晃数日,上京即将迎来几位远道而来的贵客——西突厥汗国使节。突厥人数年来一直在边境各种作死搔挠,如今忽然派来使节求和,不少群臣直呼其中必然有诈,一个个群情激愤,要不是碍于不斩来使这规矩,那使节不知道死上多少回了。晋国皇帝元高帝缩在自己龙椅上,十分头疼的看着底下的几个群臣你来我往的互相辩论着,头上的冕

  • 玄魔孽之第十章(10)

    陆明早上在广场集合的时候,眼睛里就只看得到那个娇小的身影了,只是她一眼也没有看自己,心里不由有些失落。分工的时候,他特意跟负责挑水的二虎子换了,就是为了能够经过她负责的地面,多看她几眼。从她那边经过的时候,看上去他冷冰冰毫不在意的表情,其实还是偷偷瞄着她的,可惜她在专心地低头锄地,没有看到自己,不过

  • 长公主又被宠上天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夕痕在月神的带领下来到东皇宫前,走了进去.刚进宫殿,夕痕便看到宫殿正中摆着一方长桌,,其边放着座椅,而五大长老,星君,东皇依次而坐,月神也靠着东皇坐下。自此,阴阳家高层人物,聚齐!东皇看见夕痕进来,点头示意到:“斑先生不必拘紧,坐吧。”夕痕也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接着东皇便于阴阳家高层讨论起了阴阳家

  • 行走在人间的孤独者在线阅读子航来电

    从现在起,到秦雅芙实习结束,半个月的时间,她同辛然讲好了暂用他的时间,请他晚上在自己下班的时间,来教委大门口接她。还好辛然的课程不算紧,完全可以在她下班前赶来,辛然很愉快的答应下来。这算是一段美好而宁静的日子,有点像约会。有时,两个人还会去冷饮店吃点东西,或是去河边走走。但是,秦雅芙感觉不到真正恋爱

  • 宠物精灵之数据分析第七章在线阅读

    电视剧的筹备已然进行完毕,新出现的角色剧照陆陆续续在官方微博上贴出。其中一张照片下嗷嗷叫着神秘人三个字的粉丝不断增多,与其他人下方那疑惑和探究的评论形成截然相反的效果。“这个国师的衣装设计的好讲究,光是袖口的花纹看上去都很精致,剧组这一次一定下了大手笔吧!”“国师这种空架子人设,早就在小说和电视剧里

  • 皇帝他有点可爱第九章在线阅读

    十二等赵云澜走后,沈巍才开始使用黑能量正在治疗自己身上的伤口。他必须先用黑能量把杀生丸施加的能量,不对,是妖力先消除,不然他的伤口无法自行愈合。为了避免赵云澜担心,之前一直在忍耐。“盒盒盒,我亲爱的哥哥,看来你伤的不轻~”房间里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伴随着一片黑雾中,夜尊瞬移出现在房间里,凶狠的眼神

  • 浮光深处终遇你在线阅读第一章

    听说,这个世界在我心里;所以,你亦在我心里!我睁开眼,世界一片混沌,闭上眼也是一片混沌,后来我才知道我没有眼睛,没有任何的肢体器官。朦胧间听见有个男孩讲话:“快来看,这里有一把剑!”“锈迹斑斑的,应是没人要的。”又有一个男孩道。“哈哈,我们捡去玩玩不打紧。”后来,我沉睡了,好像很久很久……这是个一个

  • 剽悍古事记在线阅读第5节

    “这个说法会不会有点……草率?”我冷了一会儿问道。其实从鲁王宫的物质化力量起,很多东西是阴谋,还有很多东西是玄学,但没有玄到量子力学这个地步,我觉得古人很牛,但距离利用虫洞和时空扭曲来造一座墓葬还是有些距离的。小哥这句话真的让我无法接受,虽然他坚持这么说的话我肯定还是会接受的。他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和

  • 不知倾国与倾城之第五章(5)

    白杨脸上的警惕,以及干脆利落起身想要离开的举动,无一不在表达着他的不信。于承朗急了,别是把名片当道具,还以为他是骗子吧?连忙把人拉住。“别走啊,我不是骗子,真不是。”这要怎么解释他才会相信?好在自己是个公众人物,想到这,于承朗飞快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度娘自己:“你看,这上面的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吧?”

  • [综]恋爱暴君之帝国学院

    第二天一早,萧峰早早的就起来,拿出木剑到院子里认真的练了一遍蜀山的外门剑法,不过这个五阶剑侍的身体,根本挥不出来蜀山外门剑法的全部威力来,倒是给萧峰累得满头大汗。用手巾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萧峰心里忍不住苦笑,他知道古帝大陆上剑技十分缺稀,像他父亲萧天啸这种拥有天级中阶功法的已经算是站在金字塔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