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素染伊伊 来源:小说阅读网

告白的戏,终于因为女主角的出场,变得热闹了起来

秋白祭刚一出现,人群的嘈杂声音就小了许多。不少人不自觉的降低了声音,生怕惊扰了秋白祭一般。

而当秋白祭走到告白的男人面前的时候,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倒不是因为秋白祭的出现,秋白祭常年被人告白,这样大的阵仗也不是第一次了,她有时候会出现,有时候又全然不见,围观过的人都已经习惯了。

他们倒吸气的原因在于,这周寒实在是太丑了点。

对于周寒的长相,围观的人说法不一,有的说虽然不是正统的帅哥,却格外有魅力,也有的说周寒长得实在是有碍观瞻,可是等到秋白祭下来的时候,两个人一对比,那些说周寒好看的人,就再也没了声响。

甚至,还有人开始嘀咕了,自己之前,怎么会觉得周寒长得好看呢。

美的越美,丑的越丑。

这样的场景是周寒的预料之外的。

不过对于他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秋白祭的喜欢,而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路人,他对着秋白祭伸出手中的花来,正要说话,却被秋白祭抬手阻止了。

秋白祭看着周寒,看着他即使被众人非议也极为淡定自信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趣味。

在秋白祭的眼里,周寒浑身上下的运全是扭曲的,时有时无,时而浓郁,时而淡薄。因为自己的来到,他身上的运似乎被冲淡了些许,可很快的,又恢复了诡异的波动。

秋白祭遗憾的发现,因为不知名的压制,她无法凭空看出在周寒身上发生了什么。

不过,也快了。

看着周寒,秋白祭缓缓说道:“我是来拒绝你的。”

这个答案不出所有人的意料,却唯独出乎周寒的意料。

周寒的手僵了僵,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却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他对着秋白祭点了点头,说道:“我不会放弃的。”

秋白祭随意点了点头:“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负责拒绝。”

即使是这样无礼的话语,周围的人也没有生出一丝异议来。众人只觉得秋白祭的回复,符合极了她应有的态度。

那些曾经觉得周寒相貌堂堂的人,也仿佛忘了刚才自己的态度一般,连连点头——秋白祭这样的大美人,怎么可能会答应这样的长相的一个男人。

周寒并不理会他人的评价,他直直的看着秋白祭,勾着唇,丑陋的面上满是光芒,竟然显出了几分魅力来:“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

这样一句堪称嚣张的话,在这周遭的人眼里就是一个笑话。甚至有人不小心偷偷笑出了声来。

秋白祭看着周寒,摇了摇头:“不会有这一天的。”

说完,她愉悦的转过身离开,不再理会周寒的反应。

真是有趣,刚才在周寒的身上,他的运达到了以他的命运线绝不可能达到的浓郁程度。

回到了寝室,庞巧巧已经不见了,而原本还对着周寒春心萌动的闻盼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之前的异样风过无痕没有留下丝毫存在过的迹象。

迟柔回到寝室的时候,人群才刚刚散了没多久。

看到迟柔的时候,闻盼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原本还想要凑到秋白祭身边搭话,在见到迟柔之后,她很快的就收拾了话头,想要避开迟柔。

迟柔却不准备放过闻盼。看着闻盼这心虚的模样,她“嗤”的冷笑了一声:“心虚?”

闻盼自然是心虚的。

她一直知道自己嘴巴多,所以重要的事情,常常暗自告诫自己不要胡乱说话。

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以前没遇上事,没吃过苦头,哪里改的掉这恶习?

今天上课前,和自己朋友聊天的时候,不小心就把迟柔和人开房的事情给说了出去,可谁知道,那朋友是个比闻盼都八卦的,三下五下的,就得到了一手消息。

可以说,迟柔和别人睡了,还把人给恶心吐了,这个消息的传播,还有着闻盼的一份功劳。

迟柔当初和闻盼说秋白祭和人开放就是看中她的大嘴巴。

可这大嘴巴害了她自己的时候,她就无法忍耐了。

迟柔迟迟没有等到闻盼的回答,心头怒意升腾,她愤怒的走到了闻盼的身后,一把把闻盼给掰了过来,和闻盼面对着的,眼底满是怒意:“我说话呢,你没听到么?”

闻盼一时不备,被扭了个正着,肩膀隐隐发痛。也不知道迟柔这么小的身体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闻盼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原本还有点心虚愧疚,可面对着这样的迟柔,她也没有了道歉的心思,怒道:“我心虚什么?我你开房又不是我开房!有脸做没脸让人说么?再说了,我又不是罪魁祸首,你找我算账是怎么回事?”

迟柔和闻盼打过交道,知道这人又傻又天真。

可遇上这样的事情,得到闻盼这样的反应,却让迟柔忍不住呕出一口血来。

闻盼却真的觉得委屈了。她那朋友追根究底去八卦的时候,闻盼也知道事情闹大了,阻止过,只是失败了而已。

闻盼对于迟柔的反应却是心底有着怨气的,这事又不是她一个人的错。她明知道自己是个大嘴巴,还特意告诉自己秋白祭和老男人开房去了,可轮到她自己,她却嫌弃自己话多了。这不是双标么!

可闻盼也知道,这件事终究是自己理亏,也只能忍了一肚子的话。

不过……闻盼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肩膀,心底还是觉得生气:“你明知道我嘴多,还告诉我秋秋昨天和别的男人去开房了。昨天我没想到,今天看到你这么生气,总算是明白了,你就是想要借着我的嘴传秋秋的坏话,可没想到不小心自己掉坑里了却又怨上我了!”

说到秋白祭,迟柔的脸色一变。

刚才看到闻盼的时候,怒火冲昏了她的理智。被闻盼这么一说,倒是让迟柔想起了自己回来的目的……

迟柔看向了秋白祭的右手手腕,那里被衣袖遮掩着,也不知道那手镯还在不在原地。

思索间,迟柔当机立断——不能再和闻盼纠结之前的事情了,她必须得尽快把手镯交给那个人才行。

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摸一摸自己的脸,却意识到了自己的脸早就恢复了以往粗糙平凡的模样,她硬生生的停住了手,看向了秋白祭:“秋秋,我送你的手镯,还在么?”

秋白祭似笑非笑,冲着迟柔抬起手,露出那个银色的绞丝镯子来。

迟柔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喜悦,她很好的掩饰了自己脸上的急迫,对着秋白祭说道:“秋秋,镯子先借我几天,可以么?”

原主很少拒绝迟柔的请求,迟柔也没有想过秋白祭会拒绝。她甚至没有婉转一点点,直截了当的就这么问了。

秋白祭看着迟柔,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没有几天前好看了。”

闻盼被晾着还带着气呢,听到秋白祭的话,凉凉的加了一句:“哪里是没有之前好看了,这脸,丑了。”

迟柔最不能被人说的,就是“丑”字。

她猛地看向闻盼,差点张嘴想要和她吵架,然而,想到这个镯子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她只能勉强压抑住了自己的脾气,好叫秋白祭放心的把镯子交到自己的手里。

她扯了扯嘴角,就当是笑了:“最近遇到的事情比较多,皮肤有点差了。秋秋,镯子……”

秋白祭没有理会她的言语,直视着迟柔,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带着冷淡的挑衅:“你和别人开房的事情,是我告诉闻盼的。”

迟柔的话头死在了喉咙口,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秋白祭,眼底带着震惊。

秋白祭的言语和行动,显然都超出了她对秋白祭的认知。可是,紧紧牢记自己回来意图的迟柔却丝毫不敢和秋白祭撕破脸,下意识的就赔了个笑脸。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举动的迟柔,整个脸活像是吞了个苍蝇一样恶心。

闻盼看着迟柔这低三下四的模样,哪怕是个猪脑子也知道这人不对劲了。

冷冷笑了一声,心底对迟柔多了几分防备。

被闻盼讥讽是迟柔无法忍受的,可是她更想知道的是:“你告诉闻盼的?我们不是朋友么?”

秋白祭直视着迟柔的脸,勾了勾唇反问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告诉闻盼我和别的男人去开房了呢?”

一句迟柔已经忘却的话,在这个时候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样的时候,所有的辩驳都变得那么无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秋白祭做的,不过就是迟柔做的事情的翻版而已。迟柔清楚这一点,因而更清楚她再也没有立场诘问秋白祭。

她的目光渐渐的移向了秋白祭的手镯。

自从昨天开始,一切都开始失控。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秋白祭手上的这个手镯。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迟柔一定要拿到这个手镯。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辩解,可是她心底很清楚,手镯,比现有的一切,都要来的重要的多。

秋白祭的手缓缓地抬了起来,露出洁白手腕上的银色镯子。

她看着迟柔,问道:“你想要这个镯子?”

迟柔抬头看着秋白祭,等着她的条件。

不管是钱,还是男人的资源,只要秋白祭提出来,迟柔哪怕去死,也要取来换这个镯子。

秋白祭勾了勾唇,看着镯子上那奄奄的灰色死气,轻声说道:“可我,却偏不给你。”

延伸阅读

PUBG网恋掉马现场第四章  http://www.kaxkjr2.cn/ubih.shtml
薛瑾夏绞尽脑汁地哄着吕氏好一会儿,待准备离开,却撞上了刚刚外出归来的薛义谦。瞟了眼屋

都市:巨星设计师富家公子道情缘  http://www.kaxkjr2.cn/x0h4.shtml
两人一脸茫然,把手里的东西搁在门口后,也挤了进去。希叶生的高大,房间里小,容不下他,

剑行天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kaxkjr2.cn/n2ww.shtml
神殿之上的盛雄四人看着莫非的身影,满脸的不可置信,但是却相信这种找死的事情是没有戏可

灵气复苏:我献祭了亿万魔神!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xkjr2.cn/bnrt.shtml
只听外面传来开锁的铁链声响,公孙无恨低声道:“赶快退回牢里!”沈笑衣、詹云龙只得背着

好巧,原来你家也有矿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kaxkjr2.cn/bl3u.shtml
我说,你跑哪野去了?知不知道我在那等了你好长时间。虽然,在那里我只等了一小会就离开了

天之骄子小侯爷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kaxkjr2.cn/bl2r.shtml
听到花脸说要去寻找仙人帮忙,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仙人,无忧无虑,长生不老,驾驭着法宝在

现代灵植师的位面红包群之第二章.陷害(下)(5)  http://www.kaxkjr2.cn/pjn0.shtml
虞朝的教育制度在中央设国子监,国子监为全国最高学府,国子监以下设省、府、县三级儒学。

卡魂主宰之拦路(2)  http://www.kaxkjr2.cn/pfgo.shtml
孔神医重重点头道:“是的。”岳崇信顿了一下,脸色沉重之极,道:“惊魂岭太危险了,整个

五十年代营长夫人第十章  http://www.kaxkjr2.cn/d7jh.shtml
头晕眼花的郑毅醒了过来,浑身无力是最直接的感受,看到坐在病床前的帕克,陌生的地方,郑

洪荒之多宝逆袭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kaxkjr2.cn/d0e3.shtml
一觉醒来,想起自己前世千年记忆,眼前还有一个前世好友相候,恐怕大多数人都有些怔然,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门科举在线阅读第10章

    转眼又是秋天,几场秋雨过后,暑热暂退。自从得知许臻结婚还有了孩子,郑允浩又投入了新一轮工作中,自己一个人没事把明年新歌自己的部分给录了,然后又琢磨起新歌的舞蹈,反正就是不让自己闲下来。安静的咖啡厅内,郑允浩坐在那一边用手机看新闻一边等友人。“吴明贤光州警、察厅长今天被检察官起诉,矢口否认隐瞒8个月前

  • 别追我,没结果第七章在线阅读

    上午的时间过的飞快,转眼第四节课就下课了。虽说朱自豪没能流下眼泪,但是聂小天还是履行了约定,带他去吃肯德基。俩人骑车来到学校附近的肯德基后,聂小天点了一份全家桶,外加两个香辣鸡腿堡。朱自豪啃了一口鸡腿堡,又喝了一口可乐,看着一脸愁容的聂小天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哭呢!”聂小天也喝了一口可乐说道:“

  • 他们都在试图惹怒我第七章在线阅读

    早上,魏无羡罕见的早起,而且没有补觉!这因为他实在是太兴奋了。没办法,魏无羡是绝不可能在课堂上老老实实坐着的,一会儿扔个纸团,一会儿骚扰旁边的同学,要不就干脆睡得昏天黑地。可怜的老师就像当年的蓝启仁一样,气的七窍生烟。他该感谢诺丁学院不像云深不知处一样有那么多家规,只是罚他站到门外吗?好不容易让他逮

  • 大秦:扶苏蒙恬去造反在线阅读第四节

    【系统,怎么回事?】他果断的回绝让时景确定,陆湛行也有上周目的记忆。系统跟他想到了一块儿去:【……你让我查查。】系统一溜烟跑去后台查询数据,这边白青心被挂断电话以后也没再打过来,时景侧身抬眸,目光偷偷扫过陆湛行淡漠的脸。没什么表情,好像刚才挂掉的真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陆湛行的视线捕捉到了偷看的时景

  • 稻魅玩家在线阅读第六节

    夜里,他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很奇怪。梦中他和一人肌肤相亲。万般旖旎,醒来他才恍然,原来自己是喜欢他的。如果开始的照顾让他感谢上天垂怜,那么后来这点点滴滴才是埋在生命中的绳索,将自己与这份感情牢牢困住。有一人朝夕相伴,嘘寒问暖,就连默默地对视也让人心生欢喜。那么该是多么高兴的事呀。困惑于自己,他也曾仔细

  • 都市:开局伪装富二代奖励一个亿在线阅读第6章

    白阳的长胳膊撑着墙,像一条栏杆,高度几乎与她的头顶平齐,兰兰小小的一只,被圈在中间。她不敢抬头,也不敢抬眼。白阳的体温和沐浴露的味道,笼罩了这一方小天地。每呼吸一次,那味道就好像吸进了身体里,心越来越难以控制地慌张。这件事,她其实想了很久。他们算什么的?比陌生人熟悉一点而已。不是亲人,不是朋友。白阳

  • [秋蝉]夜莺与玫瑰在线阅读第8章

    开阳跟着黎柔走进办公室,她的第一件事是安抚公司员工,叫来公司主管进行宣传安抚。说明那场事故属于谋杀,并且凶手已经抓住。秘书见她们忙着,于是去倒水泡茶。开阳不解,黎柔说道“捉鬼我不如你,可是公司管理我不输谁。我从小就是接受这样的教育。这样不仅可以安抚员工也可以稳住罪犯。”开阳不语,他对这行确实不懂,毕

  • 每次重生都是暴君白月光[穿书]第8章在线阅读

    魏婆婆小心翼翼在旁伺候着二位贵客用餐,满心期待能再赏下一颗银锭。结果事与愿违,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捏着鼻子吃完的饭菜。嫌弃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掩饰。二位贵客严肃寡言,晚饭过后早早睡下。搬出正房睡在偏房的魏婆婆彻夜难眠,她想不明白,如此豪华的饭菜,客人怎么会不喜欢呢?“这并不奇怪,皇宫内吃惯山珍海味,而且皇

  • 大佬女配她世界最强在线阅读第8节

    “博士,我们去吧!这件事我们也算是曾经直接参与过!我们和禁卫军的人交过手!也算是熟悉他们!”若祺第一个就申请前往事发地点!“是啊博士,我们现在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安然,甚至可以去帮助别人!”思涵也保证。“你们两个的实力我们倒是不担心,我们担心的是他们下一次要去哪里,要在什么时候动手!”红豆杉博士将一

  • 都市修真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五章

    从赵家脱身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豫让都是窝在家里没有出门,他知道,经过这次事件,赵襄子是放过了他,但暗地里却加强了防备,赵襄子并不是不想杀他,只是不想落一个杀害忠良的骂名,如今放过了自己一马。一旦自己轻举妄动,再落在他的手中,他是不可能轻易的放过自己的。他也想过放弃报仇,赵襄子毕竟是一位仁义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