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大唐:我在贞观捡宝箱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急弹语音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要酒吗,周寻?”

“不用,至少现在我不想喝醉了。”周寻道。

“怎么,之前你还和我一起喝酒撸串的,咋就怕醉了?不像你啊,哈哈。”说话的人笑着拍了拍周寻的肩膀。

“我说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还想着喝酒”周寻翻了翻白眼说道。

“怕啥,这里又没危险,有酒不喝岂不是亏了,我看这里,酒,应该是不收钱的,嘿嘿。”

“齐剑,咱们能先搞明白这是啥地方,再享受美酒吗?”周寻无奈的说道。

齐剑听完,放下了手里已经咬开瓶塞的酒,“好吧,不过弄明白了,你要陪我一起喝。”

“行行行,弄明白之后都听你的。”周寻说道。

俩人开始正式观察起四周,这是一间颇为宽敞的大厅,四周没有“门”、“窗”这类东西,照明光来自悬挂在四面墙体上的烛光和中间长桌上的烛台,暖光但微弱,勉强能看清四周。四面墙壁上各挂着一幅油画。

“能看出啥吗,周寻。”齐剑转头看着周寻。

“没,啥也看不出,好像就是个密室。”周寻有些懊恼说道。

“所以说,还是过来和我一起喝酒嘛,反正我们不见了,总会有人发现的,不是吗。”说完,齐剑拉开椅子坐下,拿起酒瓶就准备往嘴里灌。

“是嘛…我觉着这可不一定。”周寻咕哝着走向其中一幅油画。

“齐剑,等等!你快过来看,你没觉得奇怪吗?”周寻瞪大眼睛看着齐剑说道

“奇怪啥。”齐剑灌了口酒,满脸疑问的看着周寻。

“你看这幅画里是不是画的这间房间?”周寻有些惊讶的说道。

“啊?不可能吧,这间房就一张桌子有啥好画的。”齐剑放下酒瓶,凑到墙边眯着眼细看,“还真是啊!怎么会这样,这间房的主人也太没**吧,吃个饭还要画进画里。”齐剑抓了抓头。

“齐剑,你还记得我们怎么来这个地方的吗?”周寻皱着眉头问道。

“我们不是…呃,这咋说。”齐剑使劲揉了揉头。

“我们是类似闯入了某个幻境,然后各自遇到一个无面人,并且击杀掉他们,才出现在这个房间,对吧。”周寻冷静地说道。

原本有些迷糊的齐剑也有些明了了。“对对对,就这样。”

“我们要想办法出去,而且如果这是间真正的密室,那么总会到没有氧气的时候。”周寻继续说道。

“对,我们不能这样等待别人来救我们。周寻,我觉得既然我们莫名其妙来了这里,那么这个地方肯定有出去的路,否则我们咋进来的,你说对吧。”齐剑说道。

周寻点点头,他也认为这间房肯定有出路,只是俩人还没发现罢了。“之前我四处看了看好像这间房的确没什么会威胁到我们的安全,那么我们现在就赶快一处一处找过去,没准有什么机关能打开出去的路。不过那四幅画先别动。”

“好!”

时间走得飞快,半个钟头过去了,俩人绝望的坐回了椅子上。

“怎么啥都没啊。”周寻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除了画以外,全都搜了遍了,天花板我都一块块地方敲过了,搬椅子搬得我累死了!”齐剑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么,就剩下这四幅画了。”周寻皱着眉盯着面前的油画说道。

说实话,周寻下意识的不想去仔细探寻这四幅画,总觉得这四幅画处处透着诡异。

但是已经无路可走,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入眼。

首先确定的是东方墙壁上的画,画的是这间房间,甚至里面的装饰,长桌上的餐点、美酒都是一样的陈列,只是少了一个人。对,画上面首座坐了一位身穿长袍摊开双手,闭着双眼,微笑着的男人。瞧了半天没看出啥名堂,俩人走到下一幅画面前。

这幅画挂在南边墙壁上,画的上半部是明月当空照,万里无云,星辰暗淡,下半部分却是一张完整的蜘蛛网挂在树梢上,就像是在……捕获月亮。再仔细一看,树梢下,原本是漆黑的背景,却隐隐约约显现出一双猩红的双眼,正死死的盯着周寻和齐剑二人。

周寻和齐剑双双往后一跳,俩人对视一眼,吞了吞口水,回头再看,那双眼睛越来越明显,“我靠。”爆了一句粗口,当下俩人立马跑到其他地方,也没处可躲,就趴在长桌后面远远的瞥着这幅画。

也许是俩人离开了一定的距离,红光渐渐暗了下去。

“刚刚那什么玩意?”齐剑嗷了一嗓子。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应该是蜘蛛的眼睛。”周寻也是冷汗直冒。“好像没啥事了。”

“那我们继续?”齐剑转头问道。

“嗯,继续。”周寻无奈的说道。

俩人没敢再回到南边,默默地从北边墙壁上的画开始。

北边墙壁上,挂着一幅色调黑红黑红的画,乍一看是一团暗色的火,不过这幅画被什么东西给撕毁了,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破了个大洞。俩人再凑近仔细一看,齐剑和周寻俩人寒毛乍起,这,不就是那片诡异的枫叶林道吗!

“我靠,周寻,这画的是不是那片林子,你看这最下面还能看出那个林中小道!”

“是的没错,就是那片林子!”周寻确定的说道。心里隐隐约约想到一种可能。

“走,下一幅。”周寻狠狠的说道。

最后一幅是挂在西边的一幅画,这幅画很单调,就是杂乱漆黑的树木,然后中间也是破了一个大洞,不过像是被什么利器划开的。周寻到没什么太大反应,齐剑却是异常激动。

“周寻!这是我撒尿的那个林子,你看,大兔子!”齐剑指着画上右下角一个物体。

周寻凑近一瞧,的确像是一只兔子,可能也是石头。“你确定吗?”

“当然确定了!我差点挂在那呢!”齐剑点点头。

“哦?是这样嘛,我还以为,那幻境只是将我们分开解决,但是我进入林子没见到你,我以为是障眼法什么的。现在想来,也许当你走进林子里的时候,你就进入了另一个幻境。”周寻再看了看这幅画,又回头看看那幅枫叶林道的画。

说完突然沉默了很久。

“齐剑,你说我们……之前会不会在画里。”周寻有些不确定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当时假齐剑会先一步走到我前面了,毕竟画的空间是有限的,周寻这样想着。

“在画里?啥玩意,你确定?这画框,连你都不一定塞得下,怎么可能塞下我们俩人。”齐剑懵圈道。

“只是猜测,现在基本有俩种可能,一个是幻境假说,一个就是我们跑进了画里,毕竟之前那事太邪乎了。”周寻也是摇摇头,突然又很坚定的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从科学角度来说,并非没有第二种可能。”

“咋说?”齐剑挠了挠头。

“知道影子吧,我们人是三维的,但是影子是二维的。”周寻说道。

“对啊,怎么了,这和我们在画里面有什么关系?”齐剑越来越懵圈了。

“有个假说,叫做维度影子假说,它说影子是有生命的,每一个维度都是高一维度的投影,高维生物决定了低维生物的主观意识。也就是说影子是一种可从三维角度观测的二维生物。影子也就是三维生物的投影。”

周寻顿了顿,继续说道:“影子虽然是比三维低一维度的二维生物,但是我们即使能够看到,却无法触摸到,感受到影子的存在。因为影子没有厚度。影子不会投影在绝对平面上,可在影子看来,他们的世界就是平的,他们对世界的感受实际上就是被拉伸开的三维世界。三维生物也无法指挥自己的影子,只能通过改变自己的动作,来改变影子的动作。这是因为影子并不是自己的衍生物,而是另一个维度的‘自己’。也就是说,三维生物的意识会影响到二维世界中‘自己’的行为。那么在三维发生的一切就是四维中另一个‘自己’的举动所造成的。由此可以推出,一维是二维的投影,二维是三维的投影,三维便是四维的投影…每一个维度都是高一维度的投影。”

“呃……没听懂……所以你想说啥。”齐剑已经完全混乱了。

周寻吞了吞口水:“刚刚我们可能变成了类似我们的“影子”这样的存在,或者说是变成了二维生物进入了画中。我们其实可能根本没有进去,只是我们当时处在某种环境中,我们三维的“人”被某种力量投影到了画中。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没有了痛感,因为二维的东西无法影响我们三维的意识,但是我们奔跑起来或者快要死去却有正常感受,因为,我们自认为我们奔跑的累了,需要喘气,快要死了,所以精神萎靡。就是那句话,高维生物决定低维生物的主观意识。”

“痛感?对了,为什么你打我不疼,那个无面人拿着大宝剑刺我,我不但血冒冒地,而且巨疼?”齐剑迷迷糊糊的就只听见了“痛感”这个词。

“我其实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不过我这边打伤我的是一个银色拳套,我认为,这俩个东西可能也是投影,所以能伤害到我们。”周寻缓慢的说道。

“周寻,你好秀啊,这是你瞎编的吧。”齐剑一脸白痴的看着周寻。

“谁瞎编了!这些都是科学道理懂不懂!”

“我知道你平常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但是你这说的我怎么就不信呐。”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书啊,那些都是知识,知识知道吗!”周寻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哦。”齐剑贱贱的应了一声。

延伸阅读

微乐营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pofm.shtml
微乐营微信营销机项目介绍:手机扫一扫,小本打印美照;传输文字语音,个性化私人订制美满

天树木艺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dl79.shtml
天树木艺少售是一家木制工艺品的生产厂家。设有木材烘房,木工车间、拼装车间,喷漆车间,

婴心缘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x9ue.shtml
婴心缘连体棉衣由枣庄尚品服饰用品有限公司生产,这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

立信发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g7cy.shtml
立信发实业代浓缩玩具泡泡水、浓缩泡泡水,七彩泡泡水,泡泡油、雪花油、方便工厂自行加水

OUSSKO香氛物语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stsc.shtml

金靓日用化妆品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xau7.shtml
金靓日用化妆品批发部经销批发的化妆品、服装、百货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索菲特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xtn9.shtml
索菲特壁纸总部是墙纸、软包、窗帘、墙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莱欣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pnfb.shtml
莱欣餐具是一家设计、生产、销售酒店布草的现代化纺织企业及销售酒店、宾馆配套及旅游用品

我来洗共享洗衣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6x3q.shtml
“我来洗”致力于打造更安心、更便捷的共享洗衣平台,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与线下专有高品质

金利·莱斯加盟  http://www.ameetcon.com/bfev.shtml
金利·莱斯加盟详情石狮市金利莱斯服饰有限公司是夹克、单西、大衣、休闲裤、短裤、衬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棠月可期出战

    一大早的,汐儿和慕璃辰就被叫到宫里去了,正与皇帝聊的热火朝天,‘报,皇上,边疆遭到野人的袭击’‘什么’皇帝有点不可思议,毕竟边疆的野人已经百年没有发起战争了,‘报,皇上百里家族的人连夜出城,去投靠边疆的野人了’‘好你个百里家族,竟敢叛变’皇帝气的把杯子都摔了‘去,把各位皇子都叫来’‘不用了,皇上,汐

  • 未来奇遇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尚王朝,国姓司马。当朝三大势力:皇家势力,丞相势力,以及外姓王南宫一族。南宫一族世袭王位,开国皇帝称,尚王朝一日不灭,南宫一族一日不绝,王位就在,赐称夙王。当朝丞相姓沐,叫沐铭轩,当年文武状元皆被他夺,官至丞相后,力量在十几年来迅速发展。当今皇帝,名玮,世称宸帝。当今夙王,名琪。南宫琪自小体弱,疾病

  • 轻松城在线阅读第8章

    香酥鲜嫩的椒盐味炸鸡配上一杯可乐,阮语吃得一本满足。直到看见喻程把炸鸡残骸打包扔进了垃圾桶,她才回过味来,准备去洗手间洗手。不过在进洗手间之前,她迟疑两秒,特意悄悄把试卷压在了沙发的枕头底下。她今晚来之前只是想找喻子良要笔记,没想到最后成了喻程教她解题。这张卷子她没用心写,不仅写得烂,字迹还跟鬼画符

  • 修真家族崛起录莫须有的穿越

    我记得,我们班有个常年成绩在中下游的同学,叫罗威威,可是,也是那第三次月考,他突然考了一个全班第四,而且和第三名的肖蓝只差了几分,当时我们全班还有许多的怀疑声。按理说,他应该已经被抹杀了。可是在老师第三次月考后公布排名并抹杀同学时,他居然还是第四名?“浩然、俊杰,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很严重,你们醒一醒

  • 卿之莫离之黄虎(9)

    黄虎这个人,谢傲所知道的,绝对是一个善茬。甚至,这个人给谢傲的感觉,就是极度的危险,贪婪。前世,就连萧枭等人作为黄虎的手下,也会经常暗地里咒骂这家伙,就能够看出,黄虎这个人,是多么的不得民心了。而前世,谢傲见过一次黄虎,那个人,一旦盯上了目标,就绝对不会放手,而这件事,自己既然找了萧枭帮忙,那么,也

  • 大唐:召唤千军在线阅读第6节

    清晨,鸟鸣声从窗外传来,暖暖的阳光扑洒在房间里的KingSize大床上,乳白色的床铺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因为刺眼的阳光而蠕动,然后卷成一团。站在落地窗前,黑发男子穿着简单的家居休闲服,浅棕色的长裤搭配上一件单薄的衬衫,原本是恢复在冥界的长发,只是在人界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习惯的用那层假象的碎发。鬓角微短

  • 网王一个会打网球的英语代课教师在线阅读第八节

    王皋驾驶着车,朝着威市最著名的医院奔驰而去,笔直的马路被太阳照耀得十分明亮。裘骏闭目坐在车上冥冥中,他的心像急流漩涡一般,他觉得还有事情要发生。裘骏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他唯一能想到的是:唉!真可惜,赢到手的一餐盛宴就这么悲惨的错过,而自己还付出了痛苦的代价,真是倒霉透了。此刻王皋的心情可是大不一样

  • 承天之上在线阅读第10章

    “大王,娘娘心疾却是由外因引起,想解此症,唯有解决这因由……”申公豹捻着胡须道。“那国师快解决掉这因由啊!没见到孤的美人儿很痛吗!”帝辛袖袍一甩,焦急的道。“诶~大王,贫道之前为大王解毒,是为大王就在贫道跟前,可苏妃娘娘这……”申公豹欲言又止。“美人儿如何?!”“苏妃娘娘这妹妹并不在跟前,贫道便是想

  • 都市之被惹就变强大开眼界

    谢思瑶和小九被眼前的厨房惊呆了,只见四座三层的小楼紧紧挨着,楼之间全用回廊联通,四座楼间可以来回走动。每座楼上都有一个牌匾,标着楼的名字,谢思瑶目光来回一遍,记住了四←楼的名字,分别是望江楼、得月楼、晓寒楼和锦绣楼。此时此刻,楼与楼之间来回穿行着各式杂役,间或有穿着厨师服装的人急匆匆走过,整个楼看似

  • 眸之第四章

    赵玹轻功卓绝,早在听到爆裂声时便直觉不对,但还是在爆炸中受了伤。从河里爬上岸回头看了一眼河上惨状,赵玹揉了揉眼角:“真是疯了。”脱下破烂又湿漉漉的外袍,还没等喘口气,赵玹便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从地上抓起两颗石子,夹杂着内力,一道劲风裹着石子破空而去。“谁?!”对方似乎是避开了,知晓自己被发现便匆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