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大唐之无冕血衣皇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星游夜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终端没反应,这在元初大陆是几乎不可能的,除非身处大陆边缘十大绝地这种地方,否则集合大灾难前后的顶尖科技,怎么可能出问题。

而就刚刚,还有几个筑基期的人御剑飞过,还有他身边那个小孩子就知道了。

这里并不是什么险境绝地。

但是他的终端却没信号!

调出了几个简单的功能,一切正常,所有单机功能,比如记事本,**等全部能用。但是通话,上网全部显示无网络。

更让广承允绝望的是指南针不能用了。

元初大陆还是存在磁场的,唯一和圆溜溜的地球不一样的是,元初大陆的磁场是会定时定期变化的。

规律大概是一个三角函数那样的波浪曲线。作为大陆尖端科技的终端上的指南针,自然不会被这点规律变动说影响。

但是现在……

广承允看着投射在虚空中疯狂旋转的指南针,只能无奈的承认这个事实——他,又穿了。

比起上一次的重获新生,这次的半路走人更让人难以接受。他的朋友,他的同学,他的老师……连学校里那位脑子回路不太正常的天才他都开始怀念了。

真不知道自己的失踪会变成怎么样一则灵异消息。

奚东八成会内疚死……但愿他别找洗浴中心的麻烦,他们是无辜的。

“我叫卫休。”当一个人发呆太久的时候,总是要有人把他的思路拉回来的。

上一次因为入学而放空思维,把他拉回来的是父母的声音制作的闹钟。

这一次因为再度穿越而失神却是这个和他一起躲在树洞里的小孩叫的他。

低头看着,小孩红红的脸蛋和闪亮的眼睛,以及那依旧在盘算什么的小表情……这个孩子刚刚还让他回想起地球上的生活呢。

而现在……感觉略微复杂。

比他感觉更复杂的自然是刚刚自爆家门的卫休。

他不是个甘于命运的人,被灭族,被囚禁,被打上奴隶之印,一下子从人人宠爱的大少爷变成了仙途无缘卑贱低下的奴隶。

一夜之间从幸福美满变成家破人亡。

这样的经历放在**中都很少有能撑得下来的心性,但是他一个六岁的孩子咬牙了下来。并且从没有放弃希望!

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接受不了打击,成了一个小疯子的时候,果断的策划了逃跑,并且,成功了!

六岁怎么了!六岁就不能牢记仇恨给自己的父母报仇吗?

奴隶怎么了?!奴隶就不能修仙,把这群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拉下神坛吗?!

看着一个房间的老奴隶看着他怜悯的眼神,耳边听着窃窃私语的同情以及那些病态的看着别人比他们更惨就欢愉的笑声。

卫休果断的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不是他不想策划得更仔细一点。

但是在第三次听到“谁来的时候都不甘心,可后来都不是一样吗?”这样的言论后,他就不得不提前逃跑。

他怕他在听下去,真的会和这话里的所有“前辈”一样,顺从,心死或者……疯狂。

不想再呆在那里,不想再听那样的话。卫休冒险的逃跑反而带着让看守者出乎预料的因素在。

这是个修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还存在奴隶制显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他就是这么合理的存在了。

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总是需要仆人的。

哪怕他们不需要食物,哪怕他们的衣服只要一个咒术就能光洁如新,但是有一两个仆人装装门面也是好的。也能处理一些他们的修炼外的琐事。

对于一些门派来说,这些奴隶的作用就更大了。

不到筑基期不能辟谷的弟子,需要的吃喝拉撒都要仆人来处理好的。有时候仆人的质量好坏,数量多少,反而很能反映一些大门派的底蕴。

高阶的修真者身边自然不会只有身为普通人的奴隶来做仆人,这样太掉价了,他们自有低阶的修真者愿意追随,鞍前马后,自有徒弟愿意安排各种琐事处理一切。

同样干仆人的活儿,追随者和奴隶完全是两个概念。

最大的区别就是……奴隶都是不允许修真的普通人。

是不允许,而不是不能。

那不是普通的纹身,所有被印上这个纹身的人都会被废了修为,所有有这个印记的人都会得到整个大陆人的封锁……

得不到任何灵石,得不到任何仙草,哪怕是暗市都没有人会给一个奴隶任何修真有关的东西。

也就是说,如果你要卖东西,把你的东西给你的奴隶,让他去市场把东西卖掉。那么……恭喜你,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奴隶和你的货物了。

没有任何人会买他们手里的东西,他们反而会一剑杀了你的奴隶,顺手把要卖的东西抢走,哪怕坊市内不允许动手,这点也是能例外的。

更可怕的并不是被整个修真界封锁,而是那个烙印,那个烙印有着很强的腐蚀功能。

腐蚀你的灵气,你的经脉,你的道基,你的天赋。

一个绝世的修真天才,哪怕修为不被废除,只要被烙印刻上百年,就是一个修真废柴,修为寸步难行不说,还会一点点倒退。

不过凡事都有一线生机,这种烙印并不是不能解除的,这种烙印自然是有解药的。解药的配方是什么,完全掌握在奴隶会盟手里,不过,整个修真界都知道……

这种烙印纹身的主要材料莫魂草有一种克星叫玄灵草。

但是野外采集玄灵草的地方,那是金丹期以上才能去的。

而人工贩卖的……呵呵。

还有就是……玄灵草不完全的等于解药。

所以,从古至今,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摆脱奴隶的命运。

卫休还小,他再聪明也就只有六岁,并不知道这个极少数的概率是多么的低。他只知道,他有希望,所以要逃!

他选的时机不是最好的,但是却又是最好的。小小的年纪一路摸爬滚打,还不忘记留下各种错误的线索声东击西。

也幸好,来追他的人,只有筑基修为,神识范围不大的他们,在搜索中还是都用肉眼看的。好几次的擦肩而过都被卫休聪明得躲过去了。

就在他精疲力竭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盖子没盖好(?)的树洞。

逃命的时候已经不考虑合理性问题了。卫休当场就钻了进去,并且把盖子盖好。树洞内的黑暗和对未来的无助都让他迷茫和害怕。

甚至一度产生了一种……我应该继续在外面跑的想法。

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一瞬间而已,他已经跑不动了,身体各种酸疼的反应告诉他,他需要休息,好在树洞内还有一个小小拇指大小的洞,总算是带来一丝光明。

卫休就趴在小洞那里往外看着,然后就看到了他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虽然他才六岁,不过这一幕相信在他往后悠久的人生中依旧是最不可思议的。

好好的绿树成荫中,突然空中出现了一道红光,先是一点点然后顷刻间红色的光芒就充满了那片空间。

红色的光芒没有停留很久,如同来时一样消失得也很快速,不过红光闪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人。

(⊙_⊙)

小卫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十分奇怪的衣服(浴袍)。

能够凭空出现,应该是大能才对,但是……但是……

下一刻,这个疑似大能的人做了更不像大能的事情,他……脱掉了那个奇怪的外衣……等等!那个怪人外衣里面什么都没穿!

因为看到有人就捂住嘴巴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下意识的呼吸让卫休吓了一跳,赶紧又捂住了嘴巴,不过更加确定,对方不是大能,甚至……水准一定不会很高。

否则的话,自己的呼吸声早就引起大能注意了。不,就算自己完全停止呼吸,也不可能逃过大能的搜索。

眼看着来人掐了法决做成镜子,似乎对自己背后的一块奇怪的红色胎记很苦恼,扫视四周然后朝着自己藏身的树洞走过来。

然后发现树洞,被自己攻击,轻而易举的解决了他的攻击。把他扔在了树洞门口,自己则是到了树洞里面。

随后的事情卫休有点记不清了,他只知道,在他动弹不得的时候看到天上的飞剑后,大脑就嗡的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他再度回过神来,自己却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周围是那树洞带来的黑暗。

本来带来恐惧的黑暗在此刻却是难以言喻的温暖和安全。若干年后,卫休回想起来,依旧会认可那份童年的感觉……那个破旧的树洞,那个陌生的怀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紧紧的靠着身边这个人,数着黑暗中的两个心跳。回神的卫休不可抑制的兴奋了起来。

他救了他!他救了他这个奴隶!他抱着他躲避追兵……

那是不是……是不是……

心里是这样的渴求救助,但是在两个人走出树洞的时候,他依旧在戒备,在警惕。内心很不希望这个刚刚给他希望的人,救他只是一个意外。

在对方疑惑的反问奴隶两个字的时候。

卫休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了。

不过随后的发展倒是和这个人突然降临一样的……出乎预料。

那个人脸色突然大变,拿出一个黑不溜秋奇形怪状的东西不停的摆弄,这个奇怪的东西时不时会有声音出来。

还会有影像出来。

那是……什么?

卫休自然是认为自己见识太少才不认识,不过现在那个奇怪的黑东西是什么不是重点,那个人为什么在摆弄一翻后脸色大变才是重点。

出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了吗?回忆着那个人离奇的出现方式……恐怕真的很严重。

“我叫卫休。”小小的轻轻拉一下那个人的衣摆。成功让停留在那里不动的人回神。

广承允深深的吸了口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现在第一情况是打听清楚现在周围的情况。

这个显然也是修真的世界,竟然还有奴隶这种东西的存在。

看着这只小狼崽张牙舞爪的模样,显然奴隶不仅仅是身份上的欺压那么简单。

“广承允,我的名字。”盘腿坐下来和小孩平视,“我来自一个比较封闭的地方,刚刚被……扔到这里来。”

面前的小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脏兮兮的小脸上竟然有点微红。

“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是实话,也是为了降低面前这个见面就捅人狼崽子的戒心。“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自然也会帮助你。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刚刚我救了你。”

卫休心里立刻充满欣喜,他希望这个人能帮他,现在这个人也有求于他不是更好?!

尽量绷着小脸保持严肃的点头。然后双方开始了答题时间。

整个世界怎么称呼,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几几年?最大的势力的门派是什么?最厉害的修真者是什么级别?还有……奴隶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制度!这里是修真界!”卫休还小,一些门派别类势力分布之类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奴隶制度倒是说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奴隶制度一直是这样……奇怪的是你。”这么些问答回答下来,卫休算是彻底明白广承允嘴里所说的“什么都不知道”是这个“什么”的范围有多广了。

不过卫休眼里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了。

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对自己更有利,不是吗?他也许会允许自己修炼……虽然说奴隶印记会腐蚀修为和天赋。但是如果近几年还是没问题的。

他会刻苦,他会奋斗,他会用一切自残的方式提升修为,然后他就能报仇了,只要眼前这个人愿意帮忙……

不求他直接替他复仇,因为他没有任何可以回报这个人的东西,他没有家传的秘籍,没有只有他知道的宝藏,他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只求对方,能作为中介,替他换或者买来点修真的东西。

刚刚试探性的提出这点,脑袋上就被狠狠的一敲。

“小小年纪脑子里竟是同归于尽的主意,事半功倍才是王道。运筹千里之外,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才是境界。”

“这不可能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不是有解吗?”随手弄来一点水,擦干净卫休的脸蛋。虽然受了不少苦,但是还看得出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孩子。脸上奴隶印记就审美来说也不难看,反而十分妖娆,很具有美感。

“玄灵草难得,而且只有配置这种药水才用得到,市面上根本没卖。无论是草药,还是解药的配方都被奴隶会盟牢牢掌握,传说中单单得到玄灵草的话,能解一部分,毒性。只会一部分!而且印记会一直在……”

这些一被抓住就被灌输的知识,卫休不想记也无奈的牢牢记住。无论是奴隶会盟的人,还是前辈奴隶们都是如此。

不过嘴里说得难得,玄灵草也的确是卫休的想要的,就算如同传说中解一半毒性都好啊。哪怕是一小半……

“总会有办法的……这个能遮掩吗?”

“?”

“带你去集市,你知道的情报太少了,我必须了解更多,而你……还在通缉中吧。”

“如果戴面具的话,太容易被看出来了,这个印记排斥幻术,排斥易容丹……除非你有出窍期修为。”

“BB霜也不可以?”

“那是什么?”

“…………试试看就知道了。”

戒指里拿出了一个漂亮的礼盒,感叹的摸了一下然后拆开,下个月是奚东妹妹生日,这早早买好的限量版的化妆品礼盒套装却只能便宜这个小屁孩了。

“让我看看……先是……定妆水,大概是吧?”

“…………”卫休看着一大堆奇怪的瓶子,和一脸犹豫挑挑拣拣的人,忍不住后退一步。

“跑什么,过来。闭眼。”轻轻摇匀喷雾,直接往卫休脸上喷。

“啊呀,好疼,什么东西啊!”刚喷上去卫休就叫了,快速的用手去擦。

然后两个人同时石化的看着卫休的小手上……那蓝盈盈的液体,以及卫休脸上有点花掉的奴隶纹身。

延伸阅读

外来神世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waxingmoon.cn/gbki.shtml
“不,暂且不要给我升级。”在说完‘升级’二字后,夜凡立即大叫了一声。“宿主,为什么?

艾墨的异界之旅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xingmoon.cn/a6go.shtml
眼见着同自己一起来访的几人,安分跟随着父亲进入客厅后,顾顺章侧身伸手拉起自己妹妹的手

重生学霸小甜妻疗伤  http://www.waxingmoon.cn/s2g1.shtml
“厉鹰···”“厉鹰哥哥···”厉鹰隐隐的听见有人在叫他,便再也没有了知觉。秦辰和张

辐射称王之练气(5)  http://www.waxingmoon.cn/6elq.shtml
坐在院子,缓缓行功,一刻钟后收功,这时父母也刚刚起床,看到桌上早饭,不禁一愣。“峰儿

你好,土豪!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waxingmoon.cn/siu1.shtml
白染见澈儿消失不见,大惊失色,忙站到她掉落之处,朝悬崖下面喊道:“澈儿,澈儿....

农门科举路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waxingmoon.cn/7l1.shtml
“厉少吩咐了,趁着她酒没醒,赶紧打一管镇定剂,她可是会功夫的!”是谁在说话?谁在动她

[综鬼灭]鬼中之屑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waxingmoon.cn/6j04.shtml
。虽然我是从小到大都吃过苦的,所以我不怕吃苦。但是我就怕孩子出生之后没有好的条件给他

鬼网三之回魂[剑三]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xingmoon.cn/nsk6.shtml
经过了一段时间惊喜之后,季天铭收起了所有的东西,从背囊里取出剩余的烤肉来,吃着烤肉,

太极元祖疯狂剧透的无节操群主  http://www.waxingmoon.cn/6d0b.shtml
作为一个已经转生过无数次,对一切的事物都感到厌倦了的终极大佬,笛木表示聊天群这种存在

重生之后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waxingmoon.cn/gr3n.shtml
只见白真仙气飘飘的飞向凤九,一脸温柔,却在离凤九不到一米的距离突然提起白鸳剑朝着凤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双/复问]全身而退在线阅读第2节

    “齐队。”刚刚走进警局,迎面走来一位女警员,看来是在门口等待已久。“这份是验尸报告,死者死于……”“死于什么?说啊?”“死于内脏碎裂,全身粉碎性骨折,像是被大货车撞了一样,但是外表……看不到一丝伤痕。”“这么奇怪?带我去唐警官那。”池渊站在门口看着忙碌的众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你也跟过来。”池渊打

  • 商韵在线阅读第5节

    大竞赛当天早晨,陶辛带着最得意的作品下楼,见周浩居然早早就在餐桌上。“师兄,起这么早啊?”“起啦,心情怎么样?休息得怎么样?”周浩殷勤地对他左看右看,还给他拿了一堆吃的,“多吃点,一会才有精力。”陶辛:“……谢了师兄。”魏姨也紧张兮兮,又给他拿了一堆蔬菜水果:“营养要全面!”陶辛:“谢谢魏姨……哎,

  • 初代教皇gl为民除害

    开车男子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看着马浩。“你认识他?”后者反手就是一个脑勺,“废什么话,赶紧倒回去!”马浩下车将方舟扶到车后座,自己坐在旁边,直勾勾地瞅着他,一脸淫笑,两眼冒光。“老板,终于让我再遇到你了!这次又带什么好货来换东西了?”马浩曾经在他手上换过一把射线手枪,手枪可以吸收太阳光中的紫外线,然

  • 洪荒:我能融合万物!第3章在线阅读

    等男孩们七手八脚收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后,厄俄斯才坐下来。“多谢。”她点点头。可是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隔间的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是三个男孩,有两个是大块头,与他们相比那个领头的苍白男孩显得十分小,但是这似乎没能隐藏他骄傲的优越感,他的嘴角带着坏坏的冷笑,似乎对哈利很感兴趣。“是真的吗?”他问,“整

  • 茉莉香屑之初窥修真(9)

    新买没多久的裤子裤口现在只到脚腕处,身高一下子高了五六厘米,而且浑身白皙光滑,和婴儿肌肤也不逞多让,原本瘦弱的体格,现在都有些鼓鼓的小肌肉,完全就是改造了身体啊!想到脑中还有吸收的淡金色菱形所形成的知识就急切的读懂。一息后坐在床上理解透彻这些关于修真信息的顾飞宇不禁嘴角开心的上扬起来。这下终于可以更

  • 韵致江南在线阅读不一样的地球

    王飞迷迷糊糊睁开眼,记忆中自己一家人当时正在安静用餐,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一团漆黑如凹面镜的东西,然后自己就感觉是重力失衡一般平行的滑了进去。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条马路边的高台上这条马路对王飞来说一点也不陌生,正是每每放假回家的必经之路,一条大约二三十台阶的楼梯横插在马路与高台之间。

  • 星陨落辰第10章在线阅读

    云飞瞧着这些小弟们摩拳擦掌的围了上来,这厕所的门只有一个,四周的退路都被堵死了,此时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不过以云飞的性格,如果换做之前他肯定会抱头鼠窜,跪地求饶都来不及,怎么可能选择反抗呢?但是现在有实力就不一样了,自信的笑容在云飞脸上浮现,今天这些送上门的小弟倒是一个很不错的练手,可以熟悉一下特

  • 晋末琐事在线阅读老爷子的叛变

    舞会草草收场。陈轩被送去了医院,众人也都散了。薛楚楚独自站在舞台中央,美艳绝伦的脸上,挂着零乱的泪痕,楚楚可怜。陆雪曼走了过去,轻轻把女儿揽进了怀里,温柔的道:“不哭了,为那么一个东西,不值得!等把那极品红钻拿回来之后,你就跟他分手!”“不!我才不要他的东西!”薛楚楚严词拒绝,很硬气。“傻丫头,你等

  • (虫族)安格,安格之一个眼神吓傻你(3)

    小女孩拉了拉爸爸,指着叶帅问道:“这就是出生的小孩吗?”。男子连话都说不出来,这种一出生就会走路,还会说话,早把这群没有文化的农村人给吓呆了。有文化的更是吓死人那么恐怖。他可不想因为多嘴说一句,明天就暴尸家里。小女孩却不是那么想,心中有一股力量引导着她,走到叶帅旁边问道:“你是刚出生吗?长大了我要嫁

  • 传说御兽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怎么不开灯?”霍呈关上门,将大衣挂在墙上,外面下了点雪,不大,绵绵的白色六角形被风卷着轻飘飘地落在他衣服上,在表面化成一连串亮晶晶的小水珠。没人回应,壁炉里烧着柴,哔啵哔啵地发出两记响声,跳动的火焰只照亮了客厅一小块地方。壁炉前的沙发里,一只纤细的手垂在下面,与地面要碰不碰的,指甲修剪得圆润可爱,